第四百六十八章 嗨,真巧/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远处的赵央似乎也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将脑袋扭向了他们的方向。

却在看到付尘的那刹那,怔在了原地。

自从上次两人将话说清后,就再没见过面,没想到在这里,机缘巧合下居然碰到了。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她的目光越过付尘,自然也看到了站在付尘后面的女人。

他喜欢的人应该就是这个女人吧?果然算的上女人中的尤物,而她相比之下,就如同丑小鸭一般,根本上不得台面。

也算败得心服口服了。

“嗨,真巧。”

已经见到了,总不能当做没看到。

赵央尽量大方的冲付尘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

本来以为这样就算过去了,却没想到付尘压根没想放过她,径直走到了她的面前,两只眼睛紧紧的凝视着她。

“是很巧,赵小姐来这是吃饭吗?”

一句赵小姐,将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度拉到很远,就如同陌生人般。

慕沛菡走到了付尘的身边,面上挂着华丽丽的笑容,她用手圈住了付尘的胳膊,瞅着赵央狼狈的样子,笑的越发灿烂。

“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赵小姐说了和我从来就没有任何关系,想必这任何里面也包括了朋友关系吧?”

付尘一字一顿的强调着,那天晚上赵央的话日日夜夜徘徊在自己的耳边,仿若刻入心脏般,让他疼痛到难以自拔。

罗欣蕾瞅着这一男一女咄咄逼人的气势,不顾旁边陈新的拉扯,走到了赵央的前面,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她。

她直视着面前的两个人,“我不知道你们和赵央姐姐有什么关系,但是别太过分,没看到她不愿意搭理你们吗?人贵有自知之明,别给脸不要脸。”

不知道罗欣蕾究竟是想要平息事端,还是在故意挑起新的矛盾。

虽然句句向着赵央,但明显将事态引向了更加极端的地步。

“赵小姐真是人缘不错啊,不过就是叙叙旧罢了,都能冲出来一个人替你出头。那我倒是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付尘没有搭理罗欣蕾的话,依旧紧紧盯着那个低着头,仿若鸵鸟般的女人。

她是觉得只要不联系,躲避就算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罗欣蕾还想说什么,赵央却从她身后走了出来,将她往旁边推了推。

双眸直视着付尘,但目光中却没有一丝感情,白茫茫的冰冷,如同皑皑雪原般,让付尘不禁感到阵阵寒冷。

“付尘大少爷,何苦在这咄咄逼人。那天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至于朋友,哪里有我选择的余地,你觉得我们是朋友,那我们就是,你要是觉得我不配做你的朋友,那我们就是陌生人。”

服务员将已经打包好的焗饭和咖啡从后厨拿了过来,看着这几个人面色不善的样子,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将塑料袋递到了赵央的面前。

赵央招呼着罗欣蕾和陈新把打包好的塑料袋拎好,又扭头看了付尘和慕沛菡一眼,“我们先走了。”

说着,就向外面走去。付尘看着她背离着自己越走越远,不知怎的,手不自觉的伸了过去,将她的胳膊拽住了。

似乎也很惊诧自己的行为,但碍着面子,却仍旧很霸道的嚷嚷道,“我让你走了吗?”

赵央紧蹙着眉头,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出门的时候脑袋被门挤了。

明明如花般的女朋友就站在他的旁边,为什么偏偏一直揪着她不放。

“付尘大少爷,不为别的,你女朋友还在那,你这样做真的合适吗?”

付尘听到她的话,仿若才回过神,连忙看向旁边的慕沛菡,本来以为她会生气,却没想到她的脸上一副风淡云轻的表情。

就好像这些事全然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手上的力道不禁松了几分,赵央趁这个时候将胳膊抽了回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扭头从西餐厅中走了出去。

付尘一副很是颓然的样子,他不知道究竟自己哪里做错了,怎么好像一夕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变了。

他爱的人不肯接受他,说自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有好感的人完全不在意他。

而那些围绕着他讨好着他的女人,他没有任何感觉。

慕沛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有些讥笑般的说道,“付尘大少爷还真是哪里都留情啊。不过作为我的男朋友,你难道不想解释一下吗?”

听到她的话,付尘扭过头来,双眸放空般的瞅着她。

这么说,她还是很在乎他的?

不过,说到解释,他连自己都说服不通,又能怎么同她解释。

解释这东西本来就没什么意义,信任你的人不需要解释,而不相信你的人,解释的再多也没意义。

“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付尘从椅子上将自己的外套拿了起来,又从钱包中掏出了几张钞票放到了桌子上,便向外面走去。

慕沛菡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赵央和陈新,罗欣蕾回到工作区中时,乔蕊也已经从医院中赶了回来。

见到他们回来了,立马就迎了上去,将塑料袋打开来,里面焗饭的香气瞬间便扑鼻而来。

“这是NaNa’scafé的焗饭?真香啊。”

那家餐厅在公司很是闻名,距离景氏大楼有几公里的距离,如果坐公交的话大概就是三四站的距离。

公司内很多人都喜欢趁着午休的时间,去那家餐厅休憩一会。

但是她却一次都没有去过,闻着这焗饭的味道,馋虫都被勾了起来。

等以后景仲言伤好了,她一定得拉着他去那家餐厅,好好品尝一下。

“乔大部长,这里面可没有你的份!”

赵央看着她的魔爪就要伸到了焗饭的餐盒上,连忙一把拍掉了她的爪子。

“为什么啊!”

乔蕊瞅着周围的人一人一盒的领着,满是不甘的抱怨着。

她不过就在医院陪了景仲言一会,怎么回来之后连饭都没得吃了。

“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万一买了,结果你已经吃过了呢?那不就浪费了嘛!”

赵央从塑料袋中将最后一个饭盒取了出来,瞅着乔蕊有些失落的面容。

拱了拱她的肩膀,“算了,谁让我这人好呢,分你一半好了。”

说着,两个人就想乔蕊的部长办公室中走过去。

将门关好后,赵央把饭盒放到了桌子上面,乔蕊也从抽屉中将筷子拿了出来。

“味道真不错!”

乔蕊夹了一筷子塞到了自己的口中,不禁感叹着。

但是旁边的赵央却似乎没有听到般,一声不吭。

吃饭的动作也很是机械,甚至完全没有发觉到筷子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夹到。

“你怎么了?”

怎么又是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用问,多半肯定和付尘有关系了。

赵央猛然回过神,茫然的望向旁边的乔蕊,“什么怎么了?”

乔蕊揉了揉眉心,将她的筷子一把夺了过来,放到了桌子上,又将她的身子扭了过来,使自己可以完全看到她面上的每一个表情。

“别装傻,刚才出什么事?是不是碰到付尘了?”

赵央知道自己什么都瞒不过乔蕊,轻轻点了点头。

说不清楚此刻心中的感觉,对于付尘的纠缠,有些窃喜,又有些难过。

尤其在看到他身边的女人时,那种如同溺水般的绝望感,是她从未有过的。

“刚刚在西餐厅碰到他了,还有他的女朋友。”

这么说,赵央已经见过慕沛菡了?

乔蕊不禁叹了口气,三角恋果然太过复杂了,还是她和景仲言比较好,从始至终只有彼此,虽然也有过误会,有过矛盾,但是大体的方向还是不变的。

最重要的恐怕还是付尘的想法。

拖泥带水,反而伤害了两个女人。

“别想得太多了,都会好起来的。”

想来想去,乔蕊也只能抛出这么句没啥意义的话,安慰的话总是好说的,毕竟她不是当事人,也无法替赵央来做决定。

赵央点了点头,沉寂了片刻,好像已经平复心情般,重新看向乔蕊。

“对了,怎么突然之间要在一天之内交出两份计划案呢?”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还不都是景大总裁的决定,但是对于工作,乔蕊并不喜欢过多的抱怨什么,上头怎么安排,她尽力完成就好了。

“估计是时间太紧吧,你们这一下午进度怎么样?”

赵央摇摇头,陈新在接到乔蕊短信后,已经将组内有经验的人集中了起来。

加上她,一共是四个人。

这一下午也就搞出了计划案的大体方向,而且四个人中还有人对于这个有所质疑。

“不太好,人手还是不太够,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抽调几个人来帮忙,就算没有太多的经验,但是大家一起出谋划策,总比我们几个人绞尽脑汁的好。”

虽然她已经提前通知了陈新,但今天很快就要过去了,剩下的时间只有明天一天了,后天一早就要将计划案呈上去。

光是加班明显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

“可以的。再加上我,今天我和你们一起加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