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赵央喜欢的人/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了,除了这些外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殷临将剪报收了起来,重新看向景仲言,但眼睛中却有些躲闪,似乎有些很难开口,但表情中又有些羞涩,不好意思。

“问什么?”

景仲言也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神情,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将胳膊枕到了自己的脑袋后面,大咧咧的坐在床头,审视的瞅着他。

“就是……赵央喜欢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你自己去问她不就好了?”

景仲言挑了挑眉毛,看起来殷临的的确确很喜欢赵央,不过这种事情他还是不好插手的。

他能断定的是,赵央的心中肯定是有付尘的,但是究竟有多重恐怕谁都不清楚。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种事,还是去问当事人比较好。

殷临叹了口气,自从婚礼回来后,他和赵央一次都没有见过,自己也给她打过很多电话,每次想要约她,都被她以各种借口搪塞了过去。

所以趁这个机会,才想从景仲言的口中探探口风。

毕竟乔蕊和赵央是最好的朋友,赵央的心事乔蕊总不会不知道的。

“既然这样,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殷临拍了拍景仲言的肩膀,又站在朋友的角度,嘱咐了他几句,要他好好注意身体。

从病房中出来,殷临坐在车中,微微有些愣神,脑海中那个熟悉的面孔再次浮现出来,过了一会,如同下定了主意般,扭动了一下方向盘,向着景氏大楼的方向驶去。

这样一等就是一个下午,殷临站在车门前,如同雕塑一般,双眸紧紧盯着景氏大楼的门口。

周围人来人往,不少女学生看到殷临的模样,不禁泛起了花痴,窃窃私语着,但碍于他面容的冷冽,始终都没有人敢上前打扰他。

仍旧坐在会议室中敲着键盘的赵央,一连打了两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头,表情有些费解。

桌子上的手机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这几日殷临总会等到快下班的时候,给她打电话约她一起吃饭,但每一次都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不是对他没有好感,但是心中既然已经装了一个人,她就不想再因为自己的心软,而伤害到无关的旁人。

“完成了!”

陈新的声音从旁边传过来,赵央看了看他电脑中的计划案,所有应该补充和完善的地方都已经添加进去了。

连续工作了36个小时,两份计划案终于全部完成。

乔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将两份已经打印完成的地皮后期计划,拿在手中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一遍,确认已经没有任何问题后。

她看向在场的每个人,“谢谢大家这两天的努力,计划案我们已经按时完成了!”

听到她的确认,所有人都开始欢呼起来。

连续的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是和完成这项艰难工作所带来的成就感相比,明显很是微不足道。

“大家可以下班回家了。”

乔蕊回过头提醒着,接着便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将两份计划案锁到了抽屉里。

赵央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将背包跨到了肩膀上,便向外面走去。

时间不算晚,但是天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冬日的晚上气温很低,赵央将自己的外套又裹紧了几分。

“好冷啊……”微微嘟囔了一句,她从景氏大楼中走了出来。

却在刚刚迈下第一阶台阶时,不远处突然亮起了车灯,刺眼的昏黄色灯线,让她不禁抬起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双眼。

“谁啊?”

赵央不悦的拧了拧眉头,感觉到车灯暗了下去,便将手臂放下,双眼看向车子的跟前,一个很熟悉的高大身影,此刻正含笑望着她。

“殷临?你怎么会来?”

她微微迟疑了一下,接着就向着他站的地方走了过去。

果然是如同缩头乌龟,无论是殷临还是付尘,她觉得只要不见面就好了,就不会伤害到谁,也不会受到谁的伤害。

可是到头来,她哪一个都没有躲开。

“怎么,不高兴我来吗?”

看到她双眸中的震惊,殷临有些受伤的反问道。

“没有啊,很开心啊。我们很长时间没见了吧?”

赵央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觉出可能是自己的态度太过冷淡,便尽力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至少,殷临是没有错的,她不可以伤害他。

“别笑了,这么难看。你是不是真的开心,我怎么可能觉察不出来呢。”

男人也不是傻子,尤其是面对心爱的女人,对方的每个微表情,背后的不同心情,他都可以清晰的判断出来。

听到他有些失落的话语,赵央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本来前一天遇到付尘和他的新女朋友,就已经让她不知所措了,今天又要面对殷临。

赵央毕竟是一个女人,就算心里再强大,也难免有脆弱,想要彻底消失的时刻。

“我送你回家吧。”

殷临不愿再为难她,大概也看出她此刻的心情很低沉,便开口提议着。

看起来,离革命成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但是对于这个女人,心中却无比笃定,她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最适合自己的那个。

赵央点了点头,便一头钻进了他的车子中。

纯黑色的车子缓缓从原地启动,沿着街道向远处驶去。

而在街角没有人留意的地方,一辆酒槟色的卡宴,静静停在那里,透过侧视镜,里面的男人看到了整个过程。

嘴角紧紧的抿着,双眸中绽放出了慑人的冷意。

赵央坐在车子中,双眸盯着窗外的风景。

殷临边开着车,边不时用余光瞧着她的表情,平静又疏远,就像是在两个人之间凭空伫立的墙壁,让他怎么都没办法越过。

本来就是刑警,嘴笨的他也不知道究竟说什么才好。

一路上两个人相对无言,车中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终于经过了漫长的半个小时,车子在一栋住宅楼前停了下来。

“谢谢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殷临听着她不温不火的话,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头。

赵央将车门重重的甩上,站在原地冲他挥了挥手,面上挂着浅浅的微笑。

他叹了口气,扭转方向盘,将车子掉头,冲小区外面驶去。

赵央抬起一只手,抚了抚胸口,见到殷临离开,自己也算松了口气。

她将背包提在手中,向着楼栋中走过去,不过才刚刚踏进楼栋,手臂突然被一个人拽住,力气之大,让她根本没有力气反抗。

高大的人影将她压倒在墙壁上,熟悉的气息立刻包裹住了她。

对方的怒气很浓,但周身却没有酒气。

赵央皱皱眉,盯向面前阴晴不定的男人,在看清楚他的面容后,心脏蓦地漏掉了一拍。

“付尘?!”

她推了推男人的手臂,但对方不仅没有松开,反而又箍紧了几分。

付尘将她的手臂按到了墙壁上,嘴唇慢慢靠近了她的脸庞,在距离她还有一厘米的距离上,停了下来。

晦暗莫测的双眸紧紧的盯着赵央,他冷笑了下,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说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那你和他就有关系了?”

“不是……不是你想的这样!”

赵央将脑袋扭向一边,不愿再面对他,嘴里却仍旧在为自己辩白着。

“不是我想的这样?呵呵,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样的吗?”

付尘抬起一只手,捉住她的下巴,强逼着她重新正视自己的双眼,眼底起伏不定的感情,让赵央的心中一惊。

他顺势将手抚上了她洁白的面颊,动作很是轻柔,仿若手心下是易碎的珍宝般。

“你到底想做什么?”

对于面前的付尘,赵央觉得很是陌生,完全拿捏不出他的目的。

如果说他对自己有感情,又怎么会在那晚之后就同别人确定了关系。

如果说他对自己没有感情,那现在这一幕又怎么解释?

赵央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快要炸裂开了,完全搞不清楚现在是一个什么状况。

“我会让你知道我想做什么的。”

阴冷的语气,付尘直直的凝视着赵央的面庞,心底却暗自在骂自己真是疯了。

清冷的唇贴上了赵央温暖的唇瓣,付尘倾身用双臂环住赵央的腰际,将她向自己的怀中又揽紧了几分。

赵央在付尘吻上自己的那刻,颤抖着闭上了双眼,如果这是梦,就让她沉沦在里面,永远不要醒来。

双唇交织,反复揉捻,不知道究竟过了多长时间,付尘将赵央放开了。

他后退了两步,从怀中掏出了香烟,点燃,整个人靠在了墙上,黑暗的楼道中,寂静无声。

片刻后,赵央轻轻笑了一下,她瞅着对面的男人,声音里有一丝颤抖。

“今天的事情我会忘记的。我知道是你一时冲动,犯糊涂了。”

付尘将香烟扔到了地上,抬起一只脚捻了捻,他走到赵央的面前,一只指头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

“如果我说,我很清醒。完全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你还能找出什么借口来逃避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