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别让我轻看你/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一个字都落在了赵央的心房上,如同石子般激起层层涟漪。

如果前一天她没有见过付尘的新女朋友,也许现在就已经丢盔弃甲,将心声袒露出来了。

然而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如果,实际已经发生了,她又怎么催眠自己去相信他的真心?

“清醒?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吗?那好,我问你,你女朋友怎么办呢?”

赵央冷笑着,直视着付尘的双眼,眸子中的嘲笑之意很浓。或许他是喜欢她的,然而他也是喜欢那个女人的吧?

付少的花心果然是名不虚传的。

“她……我……”

听到她的问题,让付尘一时语塞,慕沛菡的样子浮现在脑海中,如同致命的诱惑一般,吸引着他接近她,了解她。

他并不确定,自己对她究竟是一份怎样的感情。

所以也没办法给赵央任何的承诺。

最后也只能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连自己都觉得好笑的话。

“我……我要对她负责……”

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一个巴掌落到了付尘的脸侧。

清脆的响声,瞬间让两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赵央用力的咬着嘴唇,甚至可以看到牙齿下流露出的一丝血迹。

她冷冷的看着付尘,不带有一丝感情,眼中的厌恶不禁让他的心中一惊。

“付尘大少爷,女人不是玩物,请你认真对待你自己的感情,不要让我看轻你!”

说来说去,他的意思不就是,两个都想要,根本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更爱谁吗?

付尘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竟忘记做出任何反应,任凭赵央将自己推开,跑上了楼梯,远去的脚步声回荡在他的耳畔。

许久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抚上自己火辣辣的右脸,嘴角边浮起了自嘲的笑容。

打得好。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他站在赵央的角度,说不定会将自己揍一顿。

付尘将西服脱了下来,甩到了肩膀上,脚步微微有些踉跄的从楼道中走了出来。

这个时间,他能去的地方不多。

找景仲言恐怕也是会被他一顿数落,倒不如去酒吧,买醉一场,将今天晚上的事情全部忘记的好。

打定了主意,付尘便一头钻进自己的座驾中,车子以极快的速度驶向了S市的左栏酒吧。

赵央站在窗边,看着那辆酒槟色的卡宴在夜色中划出一道闪电般的线条,转而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她将两只手臂怀抱在了胸前,双眸中噙满了泪水,终于似乎难以承受如此的哀伤,晶莹的泪珠从眼眶中滑落。

墙上的表针已经指向了九点,她将泪水擦拭干净,从桌上把手机拿了过来。

不知道现在乔蕊在做什么,可她现在的心情实在需要找一个人倾诉才好。

迟疑了片刻,最后她还是从通讯录中翻找出了乔蕊的号码,按下了绿色的拨通键。

病房中的乔蕊,刚刚从小天的病房中回来,的确如景仲言所说的那般,小天的伤并不严重,她也算能放下心了。

握着手机的手心中感觉到轻微的震动声,乔蕊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赵央。

她抬眸看向斜靠在床头的景仲言,将手机屏幕冲他晃了晃,接着便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赵央?”

赵央努力做出平静的样子,但是声音却仍旧有一丝微不可见的颤抖。

“你在做什么?忙吗?”

听惯了赵央的调侃,突然听到她这么严肃的话语,尤其里面似乎还夹带着哭腔。

乔蕊立刻感觉到不对劲,“你怎么了?哭过了吗?是不是又因为付尘?”

一提到付尘,乔蕊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么短的时间,赵央因为他已经吃了多少苦头了。

她狠狠地瞪了景仲言一眼,对方明显一头雾水,很是无辜的撇撇嘴,示意和自己没有关系。

“没有啊,就是一时心情不好,和你说了几句话后,现在心情好多了。”

赵央不愿意过多提到今天晚上的事情,连忙将话题扯到了其他地方。

“别转移话题,是不是因为付尘?”

乔蕊太了解赵央,怎么可能轻易就让她给蒙混过去,感情的事情最没道理可讲。

明明知道对方并不是最适合自己的人,偏偏还如飞蛾般,奋不顾身的向着火光扑去。

即使心中所有的道理都明白,但作为朋友,乔蕊也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她往火坑里面跳。

“这么晚了,不说了。你早点休息吧!”

赵央怕乔蕊继续追问下去,匆匆应付了两句,没等乔蕊回话,就将电话一下子挂断了。

乔蕊紧皱着眉头将电话放到了桌子上,景仲言自然也注意到了她此时不悦的表情。

“怎么了?”

他捉住了她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了手中,似乎想要安慰她此时的心情,口中随意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怎么了?问你的好哥们去!”

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景仲言和付尘这么要好,多半也会沾染些习气吧?

这样想着,乔蕊就将双眸紧紧凝住景仲言的脸庞,似乎想要盯出什么破绽来。

景仲言看着她的表情,立刻便明白了过来,将双手举到了头顶两侧,犹如投降的姿势般,“我可是大好人,你别因为付尘和赵央的事情,就来怀疑我啊。”

乔蕊冷哼了一声,虽然面上好像还是生气的样子,但是心中对于他还是很相信的,毕竟这么久过去了,中间出现过这么多的变故,景仲言也没有放弃过她,离开过她。

“对了,明天我要出院了。今天我已经让李丽帮我去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出院是没问题的,就是要按时复查。”

景仲言一边说,一边小心的留意着乔蕊的表情,不出所料,乔蕊在听到他要出院的时候,脸色瞬间便黑了下来。

“不是让你好好在医院休养吗?怎么突然又要出院呢?”

而且还是都决定完了,才来通知她。

“明天上午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作为总裁肯定是必须到场的。”

景仲言只是模糊的将大概的事情告诉给了乔蕊,其实这会就是关于计划案的,晚上的时候看到乔蕊很是轻松的样子,他就知道她已经将两份计划案完成了。

会议是早就敲定下来的,这也是为什么他急于让乔蕊在一天内赶制两份计划案的原因之一。

“可是……你身体还没好了啊!”

听到是公司的事情,乔蕊知道她也没有理由去阻拦他,但是心中却对他的身体很是担心,毕竟刀子入大腿这么深,如果不好好休养,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景仲言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一只手将乔蕊拉到了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她,嘴覆在乔蕊的耳边,呢喃的安慰着她,“我没事的,放心吧。”

左栏酒吧中,舞台上的歌姬扭动着身躯,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照耀在人的面庞上,营造出一股暧昧的气氛,舞池中的男男女女身体的距离极近,但是心的距离,却隔得无比遥远。

付尘坐在整个酒吧的角落中,边喝酒边看着旁边形形色色的面孔。

有的妖娆,有的妩媚,有的清纯亮丽,但是无论哪一种,却都唯独少了那颗真心。

而一直以来,自己流连于酒吧,大约也是为了用夜夜笙箫来排挤心中空旷的寂寥吧。

他轻笑了一下,从桌子上拿起了酒瓶,对着口中便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水顺着嗓子直达胸腔,热热的温度,仿佛将刚才的寒冷,慢慢融化掉了。

“怎么?又一个人在这喝酒?”

熟悉的声音从旁边的位置上传来,付尘扭过头看向身侧,嘴角木然的掠过一丝浅笑。

还真是够巧,每次他来左栏酒吧,居然都会遇到她。

“慕沛菡,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怎么每次我来这里都能遇到你呢?”

似乎已经半醉,付尘伸出一只手,捉住她的脑袋,左右摇晃了一下,两只眼睛冷冷的看着她依旧精致的面庞,口中的声音因为酒精的关系,有些朦胧让人听不真切。

慕沛菡将他的手拽掉,从手包中,拿出了一盒香烟,取出一只递给了付尘,见他接了过去,自己又拿出一只叼在了嘴里。

“如果我说是巧合你信吗?你也没提前通知我,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会出现在这里呢?这个呢,就是缘分,有的人有缘无分,有的人无缘有分。”

“那你和我属于哪一种?”

付尘吸了一下手中的香烟,雾气腾起,一圈圈扩散开来,他侧头看向旁边的女人,随口问道。

“都不属于,你和我属于有缘也有分的那种,哈哈。”

银铃般的笑声从慕沛菡的嗓间,断断续续的发出,似乎也没想到自己会说这样的话,她摇了摇脑袋,将桌上的酒端了起来,一饮而尽。

两个人的醉意逐渐加深,付尘看着面前朦胧的人影,女人的形态和赵央的面容相重合。

他瞅着她,无论怎么晃动脑袋却都看不清晰,口中痴痴的呢喃着。

“赵央?你怎么会来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