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不是亲媳妇啊!/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你说什么?”

慕沛菡似乎听到了一些动静,她将耳朵向着付尘的方向又凑近了一些。

谁知道,对方却没有回答,整个人都倒在了她的身上。

慕沛菡手指着已经熟睡过去的付尘,哈哈大笑了起来,还醉言醉语的抱怨道,“你不是很能喝吗?怎么现在不行了呢?”

将他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推,她又继续灌着酒,直到最后自己醉倒在了付尘的身上,两个人一上一下,完全陷入了不省人事的状态中。

翌日一早,李丽就来到医院中,将出院手续办好后,景仲言和她一起乘坐黑色商务车,开往景氏大楼。

总裁这几日不在,景氏中流传着各种版本,从闹离婚到被绑架,层出不穷,而且有越传越烈的趋势。

景仲言刚一踏入大厅,整个大厅中的人齐齐的看向他,怎么打量似乎都是毫发未损的,当然那些传言自然也不攻自破了。

李丽走在他左侧,将已经整理好的文件资料递到了景仲言的面前。

“九点半的会议,这两份是项目部上交的计划案。”

景仲言扫了一眼大厅中的挂钟,距离会议时间只有不到一刻钟了,计划案的具体内容恐怕是来不及看了,只能等到会上再仔细翻看一下。

“通知项目部,九点半的时候来会议室做计划案陈述。”

什么?!

李丽听着景仲言的吩咐,就这么点时间,根本不够项目部的人做任何准备,但是总裁已经说出口了,她总不能不去执行。

“好的。”

李丽叹了口气,紧跑了几步,来到了项目五部的工作区中。

恰好,乔蕊和赵央刚刚从茶水间打完水出来,看到李丽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很是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快,九点半的会议上,总裁要你们项目组进行计划案陈述。”

乔蕊听到李丽的话,一双眼睛瞪的如同铜铃一般。

不是亲媳妇啊,不是亲媳妇啊。

心底反复的抱怨着,腹诽着,但是总裁下达的命令总不能说不去吧。

只能硬着头皮先答应了下来,罗欣蕾的计划案比较好办,相信她能够自己阐述完整。

但是沈夏晶今天请假了,乔蕊和赵央合计了一下,恐怕派其他的人也未必能表述清楚,还容易引发部门内部的矛盾,也只能乔蕊亲自出马了。

九点半,会议室中景氏高层都围坐在圆桌后面,李丽站在会议室门口焦急的等着,在看到乔蕊和罗欣蕾后,忙迎了过去。

“就等着你们了。”

乔蕊点了点头,带着罗欣蕾推门走到了会议室中。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门口,出奇一致的都在打量着刚刚走进来的这两个人。

景仲言坐在所有人的中间,深深地看了乔蕊一眼后,将视线收回,沉声对所有人说道。

“今天主要为了殷氏地皮转让项目,后期工程的计划案需要在会上确定下来。这两位是项目部负责计划案的人员,下面请他们来对这两份计划案进行简单的阐述。”

语毕,景仲言就低头翻开了手头的计划案,仔细的看着。

乔蕊和罗欣蕾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决定由乔蕊先做最初的计划案阐述。

“首先,我们先要了解这块地皮周边的情况。西南角方向有些高档别墅群,而剩下围绕地皮一周,基本都是一些普通的住宅小区……”

乔蕊波澜不惊的阐述着整个计划案的制作过程,从原因目的到预测收益,每一个部分都表述的清晰而具体。

就连仔细阅读计划案的景仲言,都不由得抬眸,露出了一个肯定的表情。

经过这些事,乔蕊的成长远比他想象的要多。

罗欣蕾站在乔蕊的旁边,表情很是淡然,等到乔蕊全部说完后,她才向前迈了一步,语气平静,声音洪亮而有自信的说道。

“我的计划案,主推的工程是建造一个景氏的购物天堂,从商业街到商厦,无论是奢侈品牌还是中小品牌,都可以入驻进来,从而满足了不同消费人群的需求……”

罗欣蕾的嘴角微微翘起,整个人显得很有气势,不同于平日里那个小心谨慎,藏在人后的小丫头,变得格外笃定,冷静。

说出的话,逻辑性很强,让人无法反驳。

直到两个人的阐述全部结束,景仲言才又重新看向所有人,“各位,觉得哪一个计划案更为满意?”

“我觉得商业街的构想不错!”

“确实!很有想法!”

不约而同的,几乎所有人都将票投给了罗欣蕾的购物街计划案,乔蕊听着每个人的意见,面上始终挂着欣慰的笑容。

无论最终通过的是哪个计划案,都是整个部门的心血,作为部门的负责人,乔蕊都觉得很值得高兴。

“好,既然这样,就确定下来,以购物天堂这个设想作为后期建设的最终确定方案。”

景仲言不高的音量回荡在会议室中,有些不容人抗拒的权威感。

另一边,付尘和慕沛菡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两个人均是晕晕沉沉的,完全记不清前一晚发生了什么。

付尘环顾周围的环境,有点陌生,又好像不是在酒店里,两个人虽然躺在同一张床上,但是衣服都没有乱,明显并没有发生什么。

“这是哪里?”

他将头扭向旁边,看着慕沛菡问道。

慕沛菡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这一次她不是故意将他灌醉,加上自己也喝的不省人事,对于现在的状况也是摸不清楚头脑。

“你俩可醒了!”

一个有些尖锐的男声突兀的响了起来,接着一个身着机车服,打扮很是朋克的身影闪身进了房间。

“今天早晨服务生收拾卫生的时候,发现了你们两个,酒气很重,一看就是喝多了,睡得昏天黑地,无论怎么叫都醒不了。”

男人捏着鼻子,似乎现在还能闻到浓重的酒味一般,表情很是夸张,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也是个好心人,总不能把你们俩丢到大街上吧,这一看就先扛到酒吧后面我自己的房间中吧。”

付尘听了,也算放下心了,还好不是着了什么道,但是这酒,恐怕以后还是要少喝为妙。

“那就谢谢了。”付尘扭头看了看慕沛菡,似乎状态还算不错,“既然这样,我们就不打扰先走了。”

说着,付尘从钱包中又掏出了一打子钞票,放到了床边的桌子上。

没想到男人看了他的举动很是激动,一下子冲到了付尘的跟前,将钞票塞回到他的手中。

“你这就看不起我了。我可不是这么爱财的人,举手之劳而已。”

见到男人这么执着,付尘也不好再说什么,将钱收起来,就从床上走了下来。

慕沛菡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从酒吧中走了出来,酒槟色的卡宴依旧停在昨天的位置上。

付尘走到车旁,先将副驾的门打开,看到慕沛菡坐了进去,呵呵一笑。

试探性的问道,“送你回家?”

慕沛菡略微思考了一下,瞅着付尘期待的表情,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车子立刻发动了起来,闪电般的速度直奔向了慕沛菡所居住的公寓。

大约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车子在一栋看起来有些破败的公寓楼前停了下来。

付尘微微有些皱眉,这个小区看着也不算多差,怎么里面还能有这么老旧的建筑?

慕沛菡看着他的表情,讥笑了下,“付大少爷这辈子都不曾见过这种旧楼吧?含着金汤匙出生就是不一样,本来还想请你上去坐坐,这么看来,是不用了吧?”

“谁说的!当然用。走走,我和你一起上去!”

听到她这么说,原本打消了的念头,再次被激了起来,从车上下来后,付尘打头走进了旧楼。

慕沛菡站在他的身后,冷笑了下,也尾随着他的步伐,踏进了楼栋中。

的确年代久远,楼栋中堆满了杂物,上面落了厚厚的积尘,楼梯也已经磨损的很厉害,稍不留意就容易跌倒下去。

“这种地方真的能住人吗?”

付尘瞅着周围的环境,不无抱怨的嘟囔道。

“习惯就好。”

简练的四个字却透着深深的无力感,没等付尘反应过来,慕沛菡便指着中间的门说道,“到了。这就是我家。”

她从包中掏出来钥匙,走到铁门的跟前,扭转钥匙孔,将门打开来。

付尘则皱着眉头,站在原地,瞅着大门旁边的窗户,窗户打开了一条缝,外面有一个铁架子,看起来摇摇欲坠。

他走到窗户旁边,抬起手握住铁架子上的两根护栏,微微一用力,整个铁架子都落了下来。

这个女人,居然就住在这种地方?!

连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遇到坏人怎么办?

他拽住刚刚想进到屋子里的慕沛菡,双眸中满是担忧。

“这种地方根本不能住人,你跟我走吧!”

“走?跟你去哪?这才是我的家!”

慕沛菡将门敞开,留出一个人的距离,等着他进去。

付尘叹了口气,或许自己太武断了,兴许里面装修的很漂亮呢?

这样想着就从门中走了进去,但刚一踏进屋子,他就发现,自己刚刚的想法完全是错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