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再起风波/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尘环顾着整个屋子,过道的尽头只有一间不算大的房间,其中简单的床铺摆在了窗户的旁边,一两个布偶散落在床边的简易沙发上,四周的墙壁一部分已经脱落了下来。

他皱着眉头又走到了厨房中,冰箱里什么都没有,灶台上很是干净,明显很久没有开过火了,厕所中冲水马桶已经完全坏掉了,整个房间都给人一种破败邋遢的感觉。

慕沛菡紧跟着付尘走到了房间中,将手包扔到了沙发上,瞅了他一眼,从桌子上将茶杯翻了起来,又摇了摇茶壶,里面空空如也。

“你等我一下,我去做水。”

说着,她就往厨房走了过去,却被站在过道上的付尘拽住了,他的面容被阴影完全遮蔽,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表情。

“别弄了,我带你走。”

“走?去哪?”

慕沛菡听到他的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好笑的望着他,脚步却停在了原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带你回家,我自己的家。以后我来照顾你。”

付尘很是郑重的许诺道。但话落在慕沛菡的耳朵里,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收效。

她在X集团中学到最多的就是对于男人这种物种的了解。

承诺这种东西,能够相信的不过是在脱口而出的那瞬间,她相信此刻付尘的真心,但是这份真心能够维持多久,却是值得怀疑的。

不过……还是有所收获的,至少离付家别墅又近了一步。

“好……我跟你走。”

慕沛菡点了点头,很是温顺的将脑袋枕在付尘的肩膀上,纤细的手臂环抱住了付尘的腰际,声音中有丝颤抖,似乎对于付尘的所作所为很是感动。

但隐在黑暗中的脸庞,自始至终都平静无波,暗黑的眸子中如深谭般冷冽,嘴角还挂着抹讥笑……

从上次的会议后,购物天堂的后期建设便正式拉开了帷幕,乔蕊和项目组内的人,由于是这个计划案的提出方,所以也被囊括进了后期建设案推动团队中。

新的项目逐渐涌进项目五部内,大约也是因为这几次五部的表现都颇为突出,和以前相比,组内的工作更加繁忙,每个人都怀抱着十二分的信心来对待每一份项目案。

“罗欣蕾,你同我一起去施工地看一下。”

乔蕊一手挎着背包,站在五部工作区中,冲着罗欣蕾的座位喊了一句。

这一喊不要紧,沈夏晶冷冰冰的视线扫射到了她的身上,一时间让她不禁有些颤栗。

会议之后的转天,沈夏晶按时来上班,听闻到项目会议上不仅自己缺席被乔蕊顶替了,而且项目后期最终使用了罗欣蕾的方案。

当即便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摔倒了地上,嘴中连连控诉着乔蕊偷窃她的项目方案,又说罗欣蕾趁她不在赢得有失公平,闹了整整一上午,几乎所有人轮流劝慰,最后才算作罢。

乔蕊最怕这种根本不讲理的人,如果能够听得进道理,那还好办,但遇到这种胡搅蛮缠的,还是能躲则躲比较好。

罗欣蕾懒得去搭理沈夏晶,任凭她怎么闹,自己不闻不问才是最好的冷处理办法。

她将桌子上的东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这一去估计多半就没办法回来了,把需要带走的东西通通塞到了包中,她扭头冲陈新打了个招呼,示意自己有事先走了。

看到陈新点了点头,就将背包跨到了肩膀上,大步走到了乔蕊的身边,似乎是在故意展示自己与部长的关系很好般,用胳膊圈住了乔蕊的手臂,揽着她便向外面走去。

乔蕊皱了皱眉头,面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毕竟对方是个小丫头,自己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她的亲昵,但身后窃窃私语的嘟囔声,却没办法令她无视。

只怕这么一来,流言蜚语又要四起了。

赵央坐在位置上,耳边源源不断的传来各种议论声,看到乔蕊和罗欣蕾已经离开,她将手中的文件微微有些重的敲在了桌子上,冷眼扫视周围各种各样人的嘴脸。

乔蕊平时对所有人都很好,这可好,果然是最冷不过人心。

“部长,我们怎么去啊?”据说那里可是很偏僻的地方。

罗欣蕾跟在乔蕊的身后,有些担忧的问着。

“当然是坐车去了呗。”

负一层到了,乔蕊率先走了出来,熟悉的黑色捷豹停在不远的地方,司机位置上的男人,望着她的身影,不禁浮起了一个微笑。

乔蕊招呼着罗欣蕾上车,自己则习惯性的打开了副驾的车门,罗欣蕾走到后车座边,也将门打开钻了进去。

景仲言表情颇为无奈,上次计划案的事情,因为他没有提前知会乔蕊,导致自己彻底沦为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独家司机”。

还美其名曰,要他用行动来赎罪。

不过景仲言倒觉得,乔蕊赖皮的时候很是可爱,也算心甘情愿的答应了下来。

今天正好她们两个人要去到施工地视察,乔蕊自然就叫了自己的专有司机来接送了。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车子最后在一块已经动工的地皮前停了下来。

一部分的土地已经被铲车翻了起来,连带土上附着的杂草和树木一起被连根拔起。

三个人从车子上走了下来,一旁的监工看到了,立刻取了三顶安全帽,一溜小跑来到了她们的面前,点头哈腰的形态将谄媚表现的淋漓尽致。

景仲言瞥了他一眼,将安全帽戴到了自己的脑袋上,抬步就要向施工地内部走过去。

“哎呀!景总您小心点,这地方都是土坑,一不留神就容易跌倒!”

监工见到他的动作,立刻大叫了起来,好像是为了他好,但是其内的讨好因素恐怕是更重。

“行了,别一惊一乍的。”

景仲言冷睨了他一眼,将他欲伸过来搀扶他的手臂打落,接着就继续边走边环视着四周。

乔蕊和罗欣蕾看着监工的样子,不禁乐了起来。

这年头拍马屁没拍好,拍到马蹄子上的人比比皆是。

她俩人从监工的旁边走了过去,顺带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扔下了一句“您好自为之吧”,不消说,嘲笑的意味占了很大比例。

但谁知道,监工还以为是在安慰他了,连连摇头,示意自己没关系的,不会生总裁的气,接着便走到了这两人的身旁。

“我跟你们说,我可是总裁的粉丝呢,虽然……见到他的机会很少吧……但一点也不影响我对他的崇拜!”

说着监工将双手合十放在了自己的胸前,一副很是陶醉的样子望着前面几步的景仲言。

乔蕊看着他的样子,不禁浮起几道黑线,难不成她不仅要和女人抢男人,凭空还多出了这么一个同性情敌……

怪也只能怪景大总裁的魅力太大了。

正想着乔蕊走到了那块很是怪异的土壤跟前,铲车已经停在了那块地的后面,看起来马上就要将这块地皮铲起了。

依旧是翠绿色的颜色,明明已经入冬了,怎么可能还会如此繁茂,仔细看来,也仅仅在杂草的表面看到有些微微泛黄。

罗欣蕾见到乔蕊愣在了原地,铲车上的工人正冲她挥着手,便连忙伸出一只手将乔蕊拽着,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景仲言发觉到乔蕊的异样,紧走了几步来到她的身边,语气满是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可是乔蕊却完全忽视了旁边的两个人,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铲车的动静,只见那偌大的铲勺一下子就将土地全部挖了起来,

而就在那个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每个人的表情出奇的一致,全部都是惊愕到难以言表的样子。

因为就在那块地皮的底下,不深的地方,似乎埋着一个人,大概因为也有一些时日了,尸首的面容已经腐烂,没办法辨认出五官来。

但是从衣服来看,这个人身着着男士西服套装,应该是一个工作很体面的男人,不仅如此,以这套西服的整体裁剪,应该价格不菲。

罗欣蕾瞅着面前的这具男尸,已经堆在旁边,对着杂草丛不停的呕吐起来。

而乔蕊却依旧愣愣的站在原地,只是抬起了一只手,抓住了景仲言的衣袖,面色极其惨白,她将头扭向景仲言,声音颤抖着问道。

“这个人……是……秦显吗?”

她不是专业的法医,没办法据此来判断这个人的身份,但是联想起之前坐在景仲言的车中,听到的关于秦显的失踪新闻。

似乎这段时间以来,警方也没有找到关于秦显的蛛丝马迹。

难不成,这么巧,秦显被人加害后恰好就埋在了这片地中?

“不一定是的,先别想的这么多。”

景仲言将手心覆盖在乔蕊的手背上,温热的暖意立刻传递到了乔蕊的心田上。

她看向旁边的男人,略微调整了一下心情,这才又开口问道。

“这件事我们怎么处理?”

无论这具尸体是谁,毕竟是在这片地中发现的,如果不报警恐怕是说不过去的。

但是报警的话,只怕事情会越闹越大,这就直接影响到地皮后期的建设和销售。

景仲言似乎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双眸紧皱着,他看了看土地中的那个尸首,又瞅了瞅周围已经被吓呆的工人。

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并没有表现出和他们相同的惊慌来。

而很是沉稳淡定的开口道,“先报警吧,不管怎么样,我们肯定还是需要借助警方的力量来将这个尸体处理掉的。”

守在一旁的监工这才反应了上来,立刻用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所有的人都守候在了原地,等待着警察们的到来。

乔蕊将身子紧紧靠在了景仲言的胸膛上,回想起刚才的那幕,似乎还有些浑身发颤,刚才没觉得害怕,是因为把所有的念头都集中到,判断这个尸体是谁上了。

但现在,明显已经度过了那个阶段,害怕,惊慌,恐惧这些情绪从内心中升腾而出,交织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