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波澜/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仲言伸出一只手,环住了乔蕊的肩膀,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抚着她的背部,嘴边不停的在安慰着她,“别怕,还有我在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辆警车停在了地皮前的马路上,几个身着警服的男人从警车上走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浓眉大眼,留着青色胡茬的中年男人,他瞅了瞅站在原地的景仲言等人,微微欠首,接着便直起身子,颇有气势的问道。

“你们谁是这块地皮的负责人?”

景仲言将乔蕊轻轻推开,上前走了两步,听到男人颇为不善的问话,眉头不禁蹙了蹙。

“是我。”

“哦,我接到报案,说是这里出了一起人命,怎么回事?”

男人似乎对于景仲言的身份很是不在意,依旧蛮横的语气,看向景仲言的双眸,似乎也带了点审视的味道。

景仲言只当他是职业病犯了,也懒得和他做过多的计较。

便指了指一边已经被铲车挖出的大坑,“就是那里,里面好像有一具男尸。”

景仲言拉着乔蕊,闪到了旁边,看着几个警察先将周围拉起了一圈警戒线,然后进到了土坑内,仔细检查着那具尸首。

罗欣蕾此时也已经从恶心中回过神来,大概心底还是害怕,不由的离景仲言靠近了一些,身体也如乔蕊般贴到了他的身上。

“景……景总,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声音颤抖着,她躲到了景仲言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脑袋,边看着警察们的行动,边含糊不清的问道。

“我怎么会知道!”

景仲言把乔蕊箍到了自己身前,却似乎很是不喜欢其他陌生女人近到身侧,又向前走了两步,远离开罗欣蕾的身体。

乔蕊则完全沉浸在了面前的这幕场景中,思考能力早就已经为零了,更不要提注意到罗欣蕾的所作所为了。

“你们,有谁认识这个男人吗?还有,负责人同志,对于这件事,我觉得你有必要跟我回局里,录一下口供。”

景仲言倒是颇无所谓,毕竟这也算是走法律程序,省的到时候又出现更大的麻烦。

“我们连身份都不清楚,何谈认识不认识。”

他满是不屑的瞅着面前的刑警,现在的警察团体,基本都是一个作风,甭管究竟是不是事实,只要能结案就好。

什么冤不冤屈的,压根就和他们无关。

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比如说殷临,就算是警察中很负责任的那种了。

景仲言跟着男人走到了警车旁边,男人一屁股便坐到了副驾中。

乔蕊站在原地,看着景仲言的身影,双眸深锁着,警局也并不是什么龙潭虎穴的危险地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乔蕊就觉得放不下来心。

景仲言回头望着乔蕊,微微摇了摇头,用嘴型说着,“我没事,放心。”

看到景仲言已经坐好,警车立刻发动了起来,顺着公路向远处驶去,一路上掀起了不小的尘土。

慕沛菡自从上次领着付尘参观完自己的住所,便被付尘直接带到了他现在一直居住的公寓中。

公寓不算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两间卧室分别位于客厅的两端,主卧比客卧大了将近一倍,装修风格似乎有些偏金属质感,整个色调是灰黑色,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这是慕沛菡第一次踏入这间公寓中的感觉,当然现在和之前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付尘将自己的副卡交给了她,让她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来装点整个公寓。

而她也不负众望,将整个公寓重新装点了一遍,添加了许多小女生的色彩,粉色的窗帘,紫色的被单,红色的柜子。

付尘对于她的品味颇具微词,但是也没有过多的进行阻拦。

这个时间,按照平常的惯例,付尘将车子停到了公寓的楼下,慕沛菡则简单的画了个淡妆,穿着居家的运动装,从楼上走了下来,坐到了付尘的车中。

车子直奔向了附近的一家小饭馆。

因为两个人都不太会做饭,所以也没有开火的习惯,平时也就是四处找寻些特色的小饭馆来填饱肚子。

才刚刚迈上饭馆前的台阶,付尘就觉得身后似乎有微光闪过,回头四处望了望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怎么了?”

慕沛菡看着他奇怪的样子,不禁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一时错觉。我们进去吧。”

说着,两个人就走进了饭馆中。

而就在这家饭馆对面的拐角中,一个抱着单反相机的男人躲藏在阴暗中,他抬手打开了相机的记录模式,刚刚拍摄的照片似乎角度刚刚好。

算上之前跟踪时拍摄的,应该是可以交差了。

这样想着,男人从角落中走了出来,嘴角含笑,跳上了不远处的黑色商务车中,车子疾驰着,瞬间便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付家别墅中,身着黑色中山装的老爷子坐在书房中,前面摆放了一个棋桌,桌子上是一副残局。

象棋这种东西,果然是越思来越觉得有意思。

老爷子似乎很是沉迷,略微思考了一下,将一个棋子向前推了几步。

管家站在门外,轻轻扣了几下门,得到老爷子的同意后,走了进来。

他将一个牛皮信封递到了老爷子的跟前,接着便覆在他的耳边,压低音量说道,“上次派出去的人已经将照片寄回来了。”

付老爷子一听,立刻接过信封,将里面的照片全数倒在了桌子上。

一张张照片,上面全部都是付尘和同一个女子的合照,有的亲昵,有的暧昧,明显这两个人的关系很近。

“查了吗?这个女人是谁?”

并不算气愤,老爷子将照片收了起来,这才又看向旁边的管家,沉声问道。

“恩,这个女人的来历似乎……有点复杂。”

“哦?”

付老爷子挑了挑眉毛,对于管家的话似乎很是好奇。

这管家少说也跟在他的身边将近三十年了,这三十年中多大的波澜也都经历过,如今两个人都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纪,说句不好听的,半只脚已经迈进棺材中了。

难得还能有什么人,让他用“复杂”这两个字来形容。

“这女人和老爷似乎有点渊源……他父亲是慕远风……而且……这女人似乎背后有什么人在操控着……其他的资料什么都查不到……”

“什么?!慕远风?”

这个名字付老爷子并不陌生,多年前,在自己尚且年少轻狂的时候,遇到过这个人,虽然身份地位不同,但也算得上是莫逆之交。

然而在某一天,付老爷子却亲眼见到慕远风死在了自己的面前,甚至因为这件事摊上了不小的麻烦。

麻烦倒是没什么,最要命的是他过不了心里这道坎,觉得慕远风出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存在。

原本付老爷子也并非想要拆散付尘和这个女人,自己儿子什么品性,他比谁都清楚,难得能够守在同一个女人的身边,加上这女人居然是慕远风的孩子,自己就更是赞同了。

老爷子将目光凝在照片中女人的面容上,从抽屉中取出了一个相框,里面是年轻的自己和慕远风坐在餐厅中拍摄的照片。

这样对比着瞧来,女人的面容的确和慕远风有几分相似。

“想办法把付尘和这个女人带回来。我要亲自见见她。”

他看向旁边的管家,低沉的吩咐道。

管家闻言,点了点头,便从房间中退了出去。

从景仲言随警车离开,已经有将近四个多小时了,可是直到现在景仲言依旧没有回到家中。

乔蕊坐立不安的在家中反复踱着步子,已经从医院中回来的小天,则不明状况的怀抱着福福,瞅着客厅中的乔蕊,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蕊姐姐,究竟出什么事了?”

乔蕊摇了摇脑袋,现在的她没心情解释这些事情,只盼望着景仲言能够早点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诚,许的愿望居然真的实现了,门口传来了扭动钥匙的声音。

乔蕊立刻迎到了门前,看到走进来的人确实是景仲言,双眸中涌出了泪水,整个人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

两只手臂紧紧的环抱住了他的腰际,似乎生怕他会消失一般。

心中的担忧,紧张,以及不明状的纠结痛苦,全部随着见到他的一瞬,消失殆尽了。

“傻瓜,我没事的,别担心了。”

景仲言抚着她的脑袋,紧紧的回抱住她,一下午的疲倦,如潮水般袭来。

永远在人前需要保持冷静头脑的他,也只有在乔蕊的面前可以卸掉伪装,还原成最真实的自己。

“事情怎么样?那个人……确定身份了吗?”

景仲言复杂的紧蹙了下眉头,这一下午除了录口供,警方一直在调查死者的身份。

在众多失踪的男性中,似乎只有秦显的可能性最大,比照着秦显最后一次出现时的穿着,与死者完全一样。

几乎是立刻,警方便通知了秦显的姐姐秦诺来到了警局。

出乎他意料的是,秦诺当场便认定了这个人就是秦显,凭借的似乎是亲人直接的纽带关系,而警察们自然也不会质疑她的判断。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只靠肉眼来判断,在他看来还是太过武断了,DNA出具的证明才是最可靠的,能够判断死者身份的证据。

“算是初步判断出来了吧……”

知道乔蕊太过善良,恐怕很难接受这个结果,景仲言顿了一下,双手将怀中的小女人又揽紧了几分,这才又继续说道。

“是秦显……”

“什么?!”

乔蕊震惊的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明明之前还见过的大活人,此时居然成为了深埋土中的尸首,的确很难说服自己,从心里上接受这个变故。

“秦诺呢?秦诺怎么样了?”

毕竟是姐弟,想必秦诺知道这件事一定更难接受吧。

“她……还好……”

景仲言侧头看向窗外,脑海中回忆着秦诺下午时的种种表现。

的确哭过,但是双眸中却没有任何震惊的情绪,好像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