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幕后操纵者/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看来,秦诺背后的这个人必定是和这件事脱不开关系的。

之前殷临提到过的X集团,会不会就是这种种事件背后的操控者?

如同毛钱球般,所有的线索都交织在了一起,想要捋顺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转日,景仲言和乔蕊一起抵达了公司,没想到,大秘书李丽破天荒的已经等在了大厅中。

一见到景仲言,便迎了过去,将手中的各式报纸递到了他的面前。

“今天早晨看报纸的时候,发现景氏地皮惊现尸首的这则新闻,占据了报纸的大半个版面,之后我就去到报刊亭中,将其他的各种报纸,都买了一份,发现几乎所有报上都用最大的版面刊登了这个消息!”

景仲言将报纸翻了翻,眉头不觉间紧皱了起来。

她说的果然没错。

但是昨天才刚刚发现的尸首,怎么会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慕海市的报刊媒体?

这种情况,恐怕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有人故意将这个消息泄露了出去。

“暂时将后期建设方案搁置下来,等这件事的风波过去以后,再继续进行,另外去查一下,这个消息是怎么走漏出去的。”

景仲言边说着边走向了电梯间,脑中飞快的搜寻着最有效的处理方式。

“找人,去和这几家大报社进行协商,将这则新闻买断下来,防止其进行后续报道。”

李丽听着景仲言的吩咐,点了点头,便立刻着手去办。

乔蕊回到项目五组的工作区中,几乎所有人都围在了罗欣蕾的身边打听着,昨天那件事的具体情况。

当然除了赵央和沈夏晶。

“你们都没事做吗?有空打听这个,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把项目案处理好!”

乔蕊明显生气了,音量比平时大出将近一倍,目光很是冰冷的瞪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所有人自然是很少见到部长这么严厉的一面,都很知趣的从罗欣蕾跟前散开了,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中。

乔蕊回到办公室中,还没有坐稳,赵央便从外面钻了进来。

“你没事吧?这个事情看起来好像挺严重的,我看各大报纸都有刊登。”

“恐怕不仅是报纸……”

乔蕊说着,将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在浏览器中将一些关键词输了进去,果然齐刷刷的跳出来无数个网页链接。

“报纸上的内容可以花重金买下来,但是最难堵上的却是众人的嘴巴……”

的确,事情远比所有人料想的还要严重。

在消息报道出来的当天,景氏的股票便一线飘绿,一些正处于销售中的楼盘也出现了退订的状况。

坐在总裁室中的景仲言,听着不同部门负责人的汇报,冷静的给出不同的应对方案,并当下调整了后续的销售方案。

“铃……”桌子上的手机不识时务的响了起来,景仲言微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所有人出去。

接着便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这件事闹得很大,你处理的怎么样了?”

景撼天低沉而严肃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响了起来。

“正在处理,应该很快就能解决了。”

景仲言边翻看着桌子上近期的销售记录表,边随意的回答着。

企业毕竟交到了他的手上,而他是不怎么喜欢自己的父亲出面干预企业运营的。

“一些股东,对于这个突发状况,心里很是不安。最近我已经接到了不止一个电话,这次的事情直接影响了整个公司的后续发展。我听说是有关于一个殷氏企业的地皮,你之前做过调查吗?这个企业……”

没等他说完,景仲言就不耐烦的出声打断了他。

“够了,你已经多久没插手公司的事情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不用过多过问了。”

说着,景仲言将电话一把挂断了。

关于殷氏,时卿已经安排手下正在调查它的背景,而自己也在这段时间中得到了一些资料。

这个企业虽然注册资金很足,但实际不过是个空头公司,并没有什么正在运营的实业,而这块地皮的得来多半也是通过非法竞争的手段。

现在他需要的是关于殷氏运营漏洞更多的证据。

另一边,付尘和罗欣蕾刚刚将车子停在了公寓门口,就看到站在旁边的那几个身着纯黑色衣服的保镖。

管家看到自家少爷,立刻微微欠身,很是恭敬的说道。

“少爷,老爷请您和这位小姐一同回家中聚聚。”

付尘瞅了瞅旁边的慕沛菡,似乎这样子将她带回家,也不是什么坏事。

便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付家别墅位于慕海市最为僻静的地区内,整个建筑都采用中式复古的风格,黑色的铁栅栏将整个区域分割来。

进门最先经过的是一个偌大的花园庭院,庭院中间是一块不大的水池,几座石雕环绕着整个水池,清澈的水流从石雕的缝隙中溢出,激起了些许的雾气。

慕沛菡的手被付尘紧紧的握在手中,两个人向着那栋白色别墅走了过去。

付老爷子此时早早的就坐在了别墅一楼客厅的白色羊绒沙发中。

黑色的拐杖握在手中,面容看起来既担忧又有些期待。

“爸,我带你儿媳妇来看你了!”

刚一进门,付尘便大大咧咧的喊着,慕沛菡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拽了拽他的手臂。

“没事,他不介意的。”

第一次见到慕沛菡害羞的样子,付尘坏笑着,捏了捏她白皙的面颊。

付老爷子看到两个人都来到自己面前了,却还在打情骂俏,有些严肃的咳嗽了两声,但心中却有些欣喜。

这慕沛菡总好过那些酒吧中的风尘女子。

尤其她的父亲慕远风,自己是十分了解的,想来,女儿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他仔细的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

妆容很是淡雅,嘴边挂着抹浅笑,白色的外套是那种贴身裁剪,将她姣好的身段完全展现了出来。

“你是慕沛菡。”

似乎应当是疑问的句子,从老爷子嘴里发出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对,我就是慕沛菡。您好。”

波澜不惊的面容,慕沛菡冷冷的盯着面前的老人,将心中的恨意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如果父亲没有出事故,现在应当也是和他差不多的岁数。

可是没有如果,当初的肇事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她却什么办法都没有,甚至为了完成任务还要努力的去讨好他。

“难得回来一趟,付尘你先带着她四处转转,饭菜一会就好了。”

付老爷子露出了一个无比慈祥的微笑,看的付尘倒是很不习惯。

这种笑容,他活这么大见到的次数屈指可数。

如果除去自己降生的那天话,剩下的时间好像也就小时候见过两次,长大后,这老爷子对着自己,就没再笑过。

“走吧,我带你去我房间看看去。”

付尘拉着慕沛菡的手,顺着木质楼梯走到了二层。

这层一共并排有四间房间,听付尘的介绍,他的房间就在这层。

慕沛菡对于他喋喋不休的话语并没有太多的兴趣,既然已经进到别墅中,东西自然是要想办法搞到手的。

她环顾着整个别墅,除去这两层在,似乎还有一层,从她的位置看也只能勉勉强强看到一个紧关着的房间。

“付尘,那个……是谁的房间啊?”

她拽了拽旁边人的胳膊,打断了他的话语,有些好奇的问道。

“哦,那个啊……好像是我爸的书房,他不允许别人随便进出,所以我也几乎没有进去过。”

和他比起来,好像管家的特权更多一些,至少管家可以随意出入书房,而他却不行。

“这样啊……”

慕沛菡微笑着,两只眼睛紧紧盯着那个房间,想必x所说的保险柜也肯定在那里了。

两个人在二层又随意转了转,便又下到了客厅中,菜肴都已经满满的摆放在了雕花紫木桌上。

付尘将其中的一个椅子拉开,慕沛菡顺势坐了下去,脑中却仍旧在思索,怎么能够顺利进到那间神秘的书房中。

刚刚已经观察过,洗手间每层都有一间,如果找这样的借口,似乎也没有理由越过一二层,而跑去三层的洗手间。

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刚刚付尘的介绍,好像说她母亲有独立的衣帽间,就是在三层,那个书房的旁边……

正想着,慕沛菡恰好看到佣人正端着两杯果汁走了过来,在接果汁的时候故意,一个不小心,将杯子打翻在了地上。

佣人立刻连连道歉,看到老爷不善的目光,更是觉得自己惹了大祸。

“怎么回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付尘看着慕沛菡的裙子已经被果汁全部淋湿。

这么冷的天气,如果不换衣服的话,肯定会冻病的。

他看向旁边的付老爷子,语气尽量不太生硬的问道,“让沛菡去妈的衣帽间选件衣服换上吧?”

付老爷子点了点头,冲刚才的那个女佣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一只手伸到了身子前面,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慕沛菡按捺住微微有些激动的心情,面上仍旧礼貌的道了句“失陪一下”,便跟随女佣走上了别墅的三层。

巨大的衣帽间在过道的最里面,而过道相反的另一侧就伫立着那间神秘兮兮的书房。

慕沛菡冲女佣挥了挥手,有些抱歉的说道,“我换衣服的时候不喜欢旁边有人,你不用跟着我了,去下一层等我吧。”

对于府中的佣人而言,所有来到别墅中的人都是主子,没什么区别,便听话的从三层离开了。

慕沛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机械表,换衣服的时间不可能超过十五分钟,要在十五分钟内换完衣服,进入书房,还要打开保险柜将文件换出来。

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慕沛菡扁了扁嘴,立刻冲到了衣帽间中,随意的从架上取下了一件裙子,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接着便蹑手蹑脚的闪身进到了书房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