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绝佳机会/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间书房并不算大,一个很大的纯木书架立在左侧的墙边,右边的墙上挂着一张大幅的油画,画面上似乎是某一处的风景,看起来栩栩如生。

偌大的黑木雕花桌位于落地窗的前面,一把紫檀椅摆在书桌之后。

整体感觉依旧是颇具有古风色彩。

书房中并没有开灯,慕沛菡只能借助落日的余晖,勉强将整个房间环顾一遍。

她从衣服口袋中取出一个针孔手电筒,这种手电体积虽然小,但照明的效果却极好,按下开关后,一道明亮的白色光束从手电中照射出来。

保险柜……

慕沛菡手举着手电筒在房间中四下寻找着,除了简单的陈设外,似乎就没有见到其他多余的物品。

她走到书桌跟前,桌面上只有一些空白的纸张,两只毛笔架在了笔架上,砚台是很普通的样式。

至于桌子上的抽屉,均没有上锁,想必付老爷子也不会傻到将那么重要的东西,就这么放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地方。

慕沛菡怀抱着手臂,站在原地,再次仔仔细细的扫视了整个房间。

没有任何监控设备,说明主人对于东西的安全度很是笃定。

那么,这东西就有可能藏在表面根本看不到,或者留意不到的地方。

会是哪里呢?

慕沛菡先走到了书架前,用手抚过每一本书籍,想要看一下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比如说一些微不可见的机关。

等等……

刚刚取出第一本书,握着书本的慕沛菡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将书本重新插到了书架中,回过头,一双冷眸扫射向了对面墙壁上的画作。

这间屋子的整体风格都是复古风,怎么会突然摆放这么一幅风景画放在那里?看起来有点格格不入。

她将手电光束聚集到了油画上,这画的色彩使用很是大胆,几乎都采用了对比色调,鲜红翠绿天蓝,让人猛地看去,感觉有些别扭。

画框是完全实木的,仔细看去似乎有一些不容易察觉的刮痕。

当下,慕沛菡立刻将手电叼在了口中,两只手小心翼翼的将画作取了下来,重量不算轻,但是比起在X集团内接受到的魔鬼训练,并不算什么。

墙壁上露出了一整块内嵌空间,大小大约和这幅油画差不多。

慕沛菡将手电挪了挪,照射到这块黑色的区域中,光束穿破黑暗,其内的银色金属保险柜显露了出来。

“果然是老狐狸,可惜,藏得再深也还是被我找到了。”

撇了撇嘴角,慕沛菡讥笑着自语道。

她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粉饼盒,将耳机插到了表面凸出的一个孔眼中,又将盒子贴合在了保险柜的锁轮上。

这种保险柜,根本就不消费力便可以打开。

一只手缓慢的转动着转轮,她集中所有注意力仔细聆听着耳机中的动静。

“咔嚓——”

极小的声音从保险箱中发出,传入到了她的耳畔。

她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将保险柜上的手柄拉了下来,不过十几秒钟,这个保险柜便被她打开了。

慕沛菡冷笑了下,用手电照射到保险柜中,两层的空间,在第二层上摆放着一个牛皮纸保密袋,里面是一沓有些年头的文件档案。

这东西,恐怕是带不出去了。

如今的唯一办法,也就是将里面的内容先拍摄下来,回去之后再好好研究一下。

X费了这么多的力气,要她将这东西取出来,拿到他的面前。

想必肯定是极其重要的,关于X的身世和背景,几乎是X集团内的一个谜。

她又不傻,虽然想借助X的力量将付家扳倒,但是就这么把东西拿给X,估计付家扳倒之前,自己就先没命了。

还是需要好好盘算一下的,至少手中有这个东西,自己就有了和X谈判的资本了。

她取出了一个微型照相机,一页一页将文件内的内容拍摄了下来。

接着便将一切又小心翼翼的还原到最开始的样子,临出门前回头最后望了一眼,确认没有问题了,这才从书房中走了出来。

她看了一眼腕上的机械表,还好,刚过去了十分钟。

女佣在第二层中焦急的等着她,见到她身着粉色长裙从上面走了下来,微微愣了一下,便尾随着她回到了客厅中。

付尘和付老爷子此时正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对方,手中的筷子已经放在碗边上,似乎都在等着她的回归。

“这件……”

付尘很是诧异的看着慕沛菡身上的这件裙子,如果他没记错,这是母亲当初亲自设计,并请来意大利最知名的裁缝师制作而成的。

母亲很是喜欢这件裙子,而以付老爷子宠溺母亲的程度,自然也觉得这件裙子是最最珍贵的宝物。

“怎么了?这裙子有什么问题吗?”

慕沛菡一心惦记着从保险柜中拍摄下来的文件内容,所以也没太留意刚才女佣的神情。

但看到付尘和付老爷子也露出了同样吃惊的表情,难道这件裙子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你穿着很合适。坐下吃饭吧。”

付老爷子微微回过神,语气很是和蔼的对着慕沛菡说道。

仿佛刚刚不过是她的一时错觉般。

付尘瞅着自己父亲的脸色,不禁撇了下嘴巴,这老头子就对他那么苛责严厉,当初这裙子可是让他碰都不能碰的。

这倒好,现在都穿在慕沛菡的身上了,也不见他神色有异。

这顿饭吃的慕沛菡如坐针毡,不光是老爷子时不时投递来的目光,更是为了那份绝密文件。

无论她如何猜测,都没办法猜透文件的内容,也只能面上努力敷衍过这个晚上,等到回到公寓自己的房间中,再将内容完完整整的仔细阅读一遍。

公寓中,乔蕊坐在沙发上,手握着遥控器,无聊的切换着频道,眼睛却时不时的扫向书房。

自从福福出世,景仲言便将书房搬到了一楼,此时房门紧紧关闭着。

大约傍晚的时候,时卿突然出现在门口,吃完饭后,这两个人就进到了书房中,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过。

而她也实在是不好去打扰,但心底的好奇却如同泡泡般连连升起。

书房里,景仲言坐在一把黑色的木椅中,时卿将一个U盘摆到了景仲言的跟前。

“这是什么?”

景仲言很是肃穆,眉头紧蹙着,这东西必定是很重要的,否则时卿也不会亲自跑这一趟。

“这是关于上次绑架案查到的资料。我手下的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段音频拿到。另外还有一些关于高氏和秦氏的资料。”

景仲言将U盘和电脑连接起来,桌面上立刻弹出了一个对话框,他略微迟疑了一下,将鼠标移动到了音频文件上,双击打开了来。

怪异而扭曲的男声自电脑中传了出来,“萧婷离开你,都是因为一个叫景仲言的男人。你难道不想替她报仇吗?我知道一个绝佳的机会……”

景仲言听着音频中两个人的对话,不难看出痴迷萧婷的男人,判断力很差,没有两句话便被对方完全说服了。

“你这个音频从哪来的?”

既然电话中的声音都要经过变声器处理,如此缜密的人又怎么会把这么大的漏洞,摆到时卿和他的面前。

“当初小天和那个男人一起坠崖,我手底下的人,在悬崖下一连寻找了好几日,虽然没有找到男人的尸首,但却在河中凸起的大石上发现了一部手机。”

说着,时卿从兜中将一部已经有些掉漆的老式手机掏了出来。

原本他并不抱任何希望,毕竟手机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了下来,又泡了水。

但没想到凌宇仍是从这部手机中将所有的数据还原,从而获得了这么重要的线索和证据。

“那个男人也不是一点脑子没有,至少知道在接电话的时候,将内容录下来留存为证据。除此外,还在手机中发现了一个电话号码。”

时卿尝试过拨打那个号码,电话早就已经成为了空号。

再傻的人也不会在发生这么多事情后,还用着这个号码。

景仲言并没有再说话,面色也越发的凝重了起来,他转而看向电脑屏幕,除了那个音频文件,剩下的便是几张文字资料。

时卿说过这些和秦氏高氏有关,秦氏还好说,突然涌出来这么大的资金流入,他一开始就觉得有问题。

至于高氏。

孟琛和高紫萱那边,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他随手打开了第一张图片,是一张股权转让合同的扫描件。

景仲言作为企业总裁,这种东西早就已经不陌生了。

他抬眸看了时卿一眼,接着便将光标下拉到合同的最末页。

转让人上的签字是高氏的一个小股东,至于股权接收人,居然是——

X。

居然又是这个集团,上次殷临的话语还回荡在耳边,看起来这个X集团已经将目光投到了慕海市几个知名企业的身上。

“就像你看到的,这样的股权转让合同不只有一份,现在的高氏多半已经落入到X手中,成为X集团的附属企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