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秀恩爱/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仲言听到时卿幽幽的声音,心底不由得浮起了几丝怪异。

这个X集团的所作所为似乎是故意在针对景氏,围绕着景氏,他先后收购了高氏,注资了秦氏,又制造了一个莫须有的殷氏。

目的不过为了将景氏企业扳倒,而将一个企业完全扳倒,有很多途径,X却偏偏选择了收效最慢的那条,不得不让人心中升疑。

但是如今,这些表面的迷雾恐怕一时还无法消散,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在这个包围圈中打开一个缺口。

“殷氏,你这边调查的怎么样了?我手下的人正在多方排查,寻找证据。”

景仲言重新看向时卿,虽然不想承认,但时卿手下的人明显效率要更高一些。

“过一会应该就能有消息回来了……”

时卿看向旁边的挂钟,以凌宇一贯的速度,最晚,明天早晨应该也可以拿到些蛛丝马迹了。

慕海市郊区很偏远的地带,身着纯黑色紧身套装的男人,来到一处企业围墙外。

他撇了撇嘴巴,又习惯性的抬起一只手捏了捏自己的鼻头,接着走远了一些,提速冲向了围墙,几下便翻上了墙头。

从墙壁上跳了下去,凌宇回头望了望那个两人高的围墙,以他的身手,不做小偷真是可惜了。

他左右环顾了一下,院子中并没有人,甚至连一点灯光都没有,坦白说,这次的任务他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毕竟对于这个地方,自己的了解几乎为零,完全都靠着瞎猫碰上死耗子的运气。

这样想着,他不再犹豫,一溜小跑,闪身进到了那白楼之中。

一层除了大厅,还有几间会议室,凌宇挨个会议室翻找了一下,一般这种地方是不会有什么绝密资料的。

但秉承细心周密的原则,他仍是没有放过一个角落,全部好好搜索了一遍。

一无所获……

接着他顺着楼梯来到了第二层,同样的排列当时,只是,其中有一间屋子的门上,挂着一把粗大的锁链。

凌宇将耳朵紧贴在门上,里面没有一点动静。

他从背包中翻出那把万能钥匙,插到锁孔中,轻轻一扭,钢制的大锁应声便打开了。

屋里很黑,只能透着月光,勉强认出屋中的陈设,要说不同之处,除去一个狮子模样的巨型石雕立在书桌旁边,剩下的都是些在普通不过的家具。

以凌宇敏锐的洞察力,立刻就觉察出石雕的不对劲,他走上前,仔仔细细的瞅着这个狮子型石雕。

似乎是舞狮,脚下踩着只绣球,口中还衔着个小球,狮鼻上拴着一个圆环,似乎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但是这里怎么会摆着这么个东西?

凌宇用手拍了拍狮子的身体,很坚硬,应该是用整块巨石雕刻而成,嘴巴中的小球映着月光,闪着些许微光。

他用手握住那枚圆球,缓缓的向外拉了一下,谁知道圆球居然与一条铜线相连。

随着铜线被拉扯出来,旁边的书架打开出了一个可以容一人进出的缝隙。

凌宇迟疑了一下,接着便走了进去。

很长的走廊,尽头是一片开阔的区域,放着几台一看就价格不菲的台式电脑,想必当初凌宇查到篡改监控的源头就是这里了。

环顾一下四周,在右侧的墙壁上有一个木门,除此外没有其他的多余东西。

他先从包中将数据线掏了出来,随便打开了一台电脑,以他电脑方面的天赋,筛选处理这台电脑中的有用信息,分分钟便能够搞定。

将手机扔到了电脑桌上,让它自动传输着,凌宇的注意力就又集中到了那扇木门身上。

以他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木门后必有蹊跷,几乎是与此同时,他便一把将门栓从外面抬了上去。

接着便将木门推开了。

出乎他意料,门后居然是一个监禁的房间,一个陌生男人此时正躺在床上,身上着了件单薄的布衣,呼吸很均匀,似乎正在熟睡。

“你……你是谁?”

凌宇看向床上的男人,有些震惊又有些兴奋的问道。

等了半天,也不见男人回答,他这才察觉似乎不怎么对劲,走到床边,用手推了推男人的肩膀。

“嗳,醒醒!”

难不成是死了?!

他伸出一只手,探到了男人的鼻尖下,还活着,应该是吃了大量的安眠药,才会导致现在这个样子。

凌宇取出一个微型照相机,将男人的面孔拍摄了下来,虽然心里很想把这人救出去,但是boss说过,不可以打草惊蛇,他也只能作罢了。

“哥们,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运气不好。”

将整间屋子又搜罗了一番,没有什么更多的线索,凌宇便从屋子中走了出去,恰好文件已经传输完毕,他将东西收好,便沿着原路向外撤了出去。

时卿和景仲言相对无言的坐在书房中,客厅里的乔蕊终于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走到厨房好歹弄了个果盘,端着便敲开了书房的门。

乔蕊将果盘放到了书桌上,瞧了瞧时卿,又瞅了瞅景仲言,难得这两个人居然可以和平共处。

这种世纪画面真应该刻录下来,留作纪念。

景仲言拽过乔蕊的手臂,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旁,两只手顺势环绕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脑袋靠在她的身上,景仲言将眼睛闭了起来,似乎想要靠着她休息一会。

平时这样就算了,现在毕竟有时卿在,乔蕊挣扎了两下,奈何自己一个小女人,力气太小,也只能任他耍赖般的紧贴在自己的身上。

“我说,你们真是秀得一手好恩爱。能不能也关注下我这只单身汪的感受?”

时卿摆弄着手中的手机,半有意半无意的说道。

“时哥哥……不是……哎……我还是出去吧。”

乔蕊将景仲言的脑袋推到了一边,脱离开他的怀抱,边向外退,口中边念念有词的嘟囔着。

那可爱的表情,让在场的两个男人都噗嗤一声哈哈笑了起来。

“看起来,你们过得很幸福。”

时卿收起笑意,双眸中有些隐隐的羡慕和欣慰。

羡慕是因为到头来,陪在乔蕊身边的并不是自己。

而欣慰,大概是看到乔蕊如今这么幸福,油然而生的一种情绪。

“肯定。因为她从始至终只爱我一个人。相爱的人在一起才会幸福。”

景仲言丝毫不客气,傲慢而自负的神情,让时卿恨得牙根痒痒。

正想说什么来反击他,握在手心中的手机却震动了几下。

莹蓝色的屏幕上出现了邮件的图标,时卿看了景仲言一眼,心里有些紧张的将邮件点开来。

关于殷氏的信息很全,之前时卿和景仲言的猜测也基本都应验了。

殷氏果然是一个皮包公司,根本没有任何运营的项目,至于那块地皮,是殷氏使用非法手段,从一家小型项目公司手中收购得来。

收购得资金不过是这块地皮市面价值的五分之一。

那家公司也完全是上了殷氏的当,导致自己负债累累,不得不宣告破产。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邮件中存在着大量证据,想要扳倒殷氏,这些信息是十分重要的。

然而最吸引景仲言和时卿的倒不是这些东西,而是邮件附件中的那几张照片。

照片中的面孔,他们两个人都很熟悉。

那个人是秦显……

刚刚被认定死亡,已经开始料理后事的市长秘书秦显。

时卿和景仲言对视了一眼,原本以为事情到这,一切都应该清晰起来,却没想到似乎迈进了迷雾深处,让人更加觉得复杂而危险。

酒槟色的卡宴在街上疾驰着,男人坐在方向盘前,似乎心情很是不错,嘴中还哼着不成调的曲子。

但旁边的女人明显就有些神情凝重,倒不是为了今晚见了付尘的父亲,而是为了衣服兜中的那些绝密文件。

心中的好奇心层层叠叠,让她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回自己的房间中。

但是付尘明显并没有感受到她急切的心情,仍旧陶醉在刚刚的晚餐中。

老头子难得对自己身边的女人,表现出这么大的热情,似乎很是赞同自己和慕沛菡在一起。

心中虽然有些许的奇怪,但更多的却还是欣喜和兴奋。

这么一来,是不是他付尘也要步入婚姻这个巨大的坟墓了。

老听身边人念叨结婚有多么多么悲惨,但是他看人家景仲言和乔蕊过得很是美满,至于他和慕沛菡,肯定会比他们更加幸福的。

美梦逐渐放大,付尘偷偷瞥了一眼旁边的女人,“你觉得我爸爸人怎么样?”

慕沛菡有些诧异的看向旁边的男人,似乎他对于自己今天跟着他回家的行为,有些误解。

但是她总不能直接说,我跟你回家,只不过为了偷你爸保险柜中的绝密文件吧?

略微思考了一下,慕沛菡才说道,“挺好的啊,人很和蔼,对小辈也很关照。”

正说着,车子恰好驶到公寓门前,停了下来。

慕沛菡当下便从车中走了下来,率先走上了楼梯,打开门后,她微微有些歉意的瞅着付尘说道。

“我有些困了,先睡了。”

话音刚落,她便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中,顺便还将锁落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