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熟悉的背影?/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果然不出景仲言的所料,各大报纸上纷纷刊登出了关于殷氏企业的新闻,几乎瞬间殷氏便陷入了倒闭的境况当中。

殷氏企业的总裁和法人均涉及人命案被带到警局中,而这两人居然就这样认了所有的罪。

而运营企业的资金也突然之间像被抽离了一般,由于资金链断裂,殷氏暂定的负责人对外宣称,殷氏企业正式宣告破产。

乔蕊坐在办公室中,这一系列的变故早就传入到她的耳畔,怪不得最近景仲言的心情似乎很好,看起来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与此同时,景氏的地皮项目后续建设重新启动了起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着。

乔蕊看了看桌子上的日历,似乎离福福满一周岁的生日已经很近了。

当初福福的满月宴,自己和景仲言已经答应了景撼天要举办一个盛大的生日party,算着如今的日子,差不多也应该开始准备了。

其实乔蕊是多虑了,景撼天作为福福的爷爷,怎么可能忘记这么大的日子,早在前几天,景撼天便和景仲言通过电话了。

景仲言也答应了景撼天,这次大办福福的生日宴,满足景撼天的心愿。

下班后,乔蕊坐在景仲言的车中,似乎有些担忧,瞅着旁边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福福马上就要满一岁生日了,之前答应过爸,福福的生日宴要盛大举办,咱们是不是……应该着手准备了?”

“爸之前已经和我说过,这件事他想要全权承办,我们就不用插手了。”

景仲言扶着方向盘,眼睛扫了一眼侧视镜,边将车子调头,边很是随意的回答着。

“啊?你怎么都没有告诉我呢?”

乔蕊很是哀怨的瞪了景仲言一眼,害的她白白担心了一个下午。

对于景撼天,直到现在她都还很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做的哪件事会让他不够满意。

景仲言瞅了瞅她的表情,噗嗤一声乐了出来,“我怎么知道你居然这么上心啊,放心吧,我爸肯定能把这个生日宴办好的。”

乔蕊一听,也就不再说话。

既然由景撼天自己亲自操刀整个生日宴,那乔蕊也就不用再过多担心了。

这对她而言,也算是个好消息了。

很快,景撼天不仅选好了酒店,还将生日宴的喜帖广发了出去,邀请了各大名流来参加自己孙子的一岁生日宴。

报纸上也刊登出了这个喜讯。

当然,这么一来,社会各界便都会知道这个消息,而这里面也不免包括了一些隐藏在暗处的人。

乐菱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握着一份报纸。

坐在躺椅中的男人,此时正闭着眼睛,外面的阳光自窗棂照射进来,温暖的光线打在他白皙的脸上,晕出一片暖黄的色调。

她将报纸递到了男人的面前,“景氏要为小少爷举办一岁生日宴,各大报纸已经刊登出了这个消息。我们要做什么吗?”

其实她并不明白,为什么X会选择帮助高翔玉。

只记得当初在国外,X尚未创立这个集团的时候,有一日,他在街上遇到了高翔玉,两个人交谈了很长时间。

她不知道两个人究竟谈了什么,但那之后X就放弃了回国的念头,开始执着于X集团的创立和发展。

尽管这样,X却仍旧派人密切留意着慕海市时局的变化,直到高翔玉入狱,受到他的委托和邀请,X才从国外回到了慕海市中。

“不用了。我有我的打算。”

X没有睁开眼睛,整个人仍旧被阳光包裹着。

冬日的季节,真是难得有这么温暖的日光了。

乐菱看着X的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究竟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对,也只能转身向外面走去。

却在转身的瞬间,听到了身后X低沉而悠远的声线。

“乐菱,生日宴那天,我想去探望位旧识,你同我一起去吧。”

“是,X。”

很快,便到了生日宴的当天。

福福的周岁生日宴选在了城市中心酒店最豪华的宴会厅举办。

据说那里光是租金,就有将近七位数字,景撼天为了自己的这个孙子也是下了血本。

乔蕊和景仲言早在宴会的前一天,就特意去到海信广场,挑选了合适的礼服和西服。

两个人均是盛装打扮,景仲言身着Anderson-Sheppard全手工定制西装,手腕上戴着一块PatekPhilippe的机械手表,加上本就精致的五官,更加显得高贵而冷傲。

乔蕊身着dior定制的纯白色晚礼服长裙,裙身上镶嵌着超过百颗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释放出夺目的光芒,头发被很好的盘成公主发髻,妆容并不浓重,反而将她的美丽衬托到了极致,周身散发出优雅而清远的气质。

她本来是邀请小天一起出席生日宴的,但是小天却推说那种场合并不适合像他这样的人参加,还是在家中休息一天比较好。

乔蕊也就不再强求,自己带着福福坐上了景仲言的黑色捷豹,向着会场出发。

景撼天和时卿站在中心酒店的门口,招呼着参加生日宴的来宾。

两个人面上均挂着得体而疏远的标准化微笑,来的人多是商界的朋友还有一些在慕海市很具有社会地位的人。

一辆接着一辆的豪车在酒店门前停了下来。

景撼天同来宾,边握手,边简单的寒暄着。

隔着一条马路的对过,X与乐菱站在那里,穿着都很是简单随意,X依旧穿着全黑色的套装,乐菱则着了件褐色的大衣。

她看着X表情复杂的样子,又瞅了瞅对过正忙碌着的两个人,那个年纪显得有些大的男人,她是知晓的,应该是景氏的前任总裁景撼天。

“X,我们不过去吗?”

旁边的男人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紧紧的盯向对面的那两个人。

眼中的恨意层层叠叠的涌出,杀意密布,他永远记得父亲去世的那一天。

仿若自己曾拥有的一切都被人剥夺了。

景撼天突然感觉到两道冰冷的视线,他看向街道的对过,空无一人。

难不成是自己的幻觉?

心里有些不安,他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在街道的尽头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那个背景像极了脑海中挥散不去的那个人。

可是,他明明亲眼看到那人在自己的面前被杀害。

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景撼天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再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那个影子已经消失了。

“爸,怎么了?”

时卿看着旁边老爷子怪异的动作,有些奇怪的问着。

景撼天摇了摇脑袋,大概是自己岁数大了,看走眼了吧。

便又重新挂上了笑容,继续招呼着陆续到来的客人。

在宴会即将开始的时候,乔蕊和景仲言总算赶到了。

福福在乔蕊的怀中已经睡着了,口中还含着自己的指头,一阵阵微弱的呼声从他的嘴巴中传了出来。

景撼天瞅着孙子可爱的模样,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实这种宴会,多半也不过是为了宣传景氏在慕海的地位罢了,说是给福福办的生日宴,但主人公福福却自始至终都熟睡着。

乔蕊对于这种场面仍旧很不习惯,但好在景仲言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为她介绍着身边的各色名流。

大部分她通通都不认识,不过大概因为她现在好歹也是景氏总裁夫人,所以大部分的人对她都很是客气。

乔蕊远远的看到了站在角落中的方征秋,便走了过去。

“你怎么待在这里?”

看着他紧蹙着眉头的样子,似乎心情并不好。

“太闹了,我现在比较喜欢安静。”

方征秋看着乔蕊精致的面容,和初识她相比,乔蕊现在就仿若出生的凤凰,逐渐绽放出了越来越强烈的光芒。

也许,有的人早就注定了这一生的不平凡。

“对了,秦显的事情……你还好吧?”

“没有什么好不好。秦显跟在我身边已经很长时间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比任何人都难过。但是再难过又能怎样?人死已经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却仍旧要好好的生活下去。”

方征秋冷笑了下,将手中的酒杯举到了嘴边,抿了一口红酒,看向乔蕊,眼神幽深的说道。

这话倒让乔蕊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原本是想要安慰他,但她却忘了,以方征秋如今的位置,又怎么可能拘束在小小的忧伤中无法自拔。

他比谁想的都通透。

景仲言和时卿站在一起,两个人都各自端着一杯香槟。

“高紫萱和孟琛好像没来?”

时卿环顾着全场,的的确确没有看到这两个人的身影。

但按说老爷子几乎给大部分知名企业家都发去了请帖,高紫萱和孟琛不会没有收到。

“恩,看起来高氏的确发生变故了。殷氏已经被扳倒,不知道后面X集团又要掀起什么样的事端。”

景仲言深锁着眉头,高紫萱和孟琛的缺席,他早就已经料到了,所以现在一点也不觉得震惊。

“我怕的倒是他什么都不做,他做的越多,那么暴露的就会越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