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我是你老公/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周围的名流,乔蕊不很感兴趣,也就是和几个稍微熟识的人打个招呼,倒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桌上的糕点和一些五颜六色的鸡尾酒上。

她挑选着自己喜欢的颜色,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了下去。

慢慢有些微醺了,面颊上浮起了两片红晕,眼前的人影似乎也变的有些颤动。

景仲言的视线一直追随着乔蕊的身影,看到她的样子,同身边人道了句抱歉,接着便立刻走到了她的身边。

他瞅了瞅桌面,居然有十几杯鸡尾酒已经喝空了,别看鸡尾酒的颜色很漂亮,但也是有度数的,尤其是酒会上的,度数还都不低。

由于味道类似于饮料,常常就会被人忽略掉其中的酒精含量,而饮用过量。

明显乔蕊就属于这种。

“怎么喝了这么多,还能走路吗?”

乔蕊笑呵呵的瞅着他的面颊,感觉很是熟悉,但无论怎么睁大眼睛,眼前都是一片模糊。

“咦,你——是谁啊?”

抓着他的衣襟,乔蕊才能勉强站稳,她伸出一只手探向桌面,来来回回的摸了几下,终于触碰到冰凉的高脚杯壁。

她端起了酒杯,摇晃了一下,发觉酒杯中居然是空的,表情立刻变得疑惑了起来,口中也呢喃着。

“怎么没有了呢?”

景仲言看着她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你站在这里别动,我去和爸打声招呼,先带你回家。”

乔蕊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双手扶在长桌上,努力控制住摇晃的身子。

景撼天此时正在和几个老朋友亲昵的闲聊着,景仲言匆匆走到他们的跟前,微微欠身,凑到了景撼天的旁边,耳语道。

“小蕊喝醉了,我先带她回家了。”

景撼天听了,视线环顾着四周,最后落在了不远处摇晃的女人身上。

他深锁着眉头,眸子中有着愠怒。

原本他就不很喜欢乔蕊,后来对她的态度有了些许变化,也是因为她生下了孙子福福,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个乔蕊一点长进都没有。

但碍于旁边还站着其他人,他也不好发作,只能点了点头,先让景仲言把乔蕊送回家,省的继续留在这里,再惹出什么麻烦来。

他可丢不起这个脸。

景仲言见到父亲已经同意了,便又走回到乔蕊的旁边,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向宴会厅外面走去。

“哎,你要带我去哪啊?我又不认识你!”

乔蕊有些挣扎,她可是有老公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同陌生男人离开呢?

景仲言瞅了瞅她,手上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要是这小女人平时也像现在这样机警,他也就不用天天担着心了。

“别乱动。你好好看看,我是景仲言,你老公!”

景仲言是谁?

乔蕊拍了拍脑袋,对对,景仲言是他老公,那个霸道又凶巴巴的男人。

她贴近到他的脸庞,仔仔细细的凝视着他,眼前模糊的人像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虽然好像还是有很多重影,但是至少可以分辨出面前人的样子了。

“老公!你怎么在这啊!”

大概是喝醉了的原因,乔蕊一改往日的作风,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景仲言,脸也向景仲言的怀中蹭了蹭,语气很是亲昵而温柔。

如同树袋熊般,她将整个人都挂在了景仲言的身上,脚下还大大咧咧的将鞋子褪了下来,一甩,将鞋子踢到了前面几步的地方。

“鞋太高了,还是这样舒服!”

景仲言叹了口气,将乔蕊扶到沙发旁,让她坐了下来。

自己则把鞋子捡了回来,一只手抓着她的小脚丫,动作很是轻柔,重新替她穿上了鞋子。

“这么冷的天,不穿鞋会冻感冒的。”

看着她迷迷糊糊样子,生怕她又再次把鞋子踢没了,便将她打横饱了起来。

乔蕊靠在他的怀里,感觉很安稳,渐渐的停止了呢喃,陷入了熟睡中。

回到家,景仲言先将她放在了沙发中,又从旁边拽过来条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接着就走到了厨房中,打算亲自为她做碗醒酒汤。

听到楼下的动静,小天从上面探出了个脑袋,瞅见乔蕊和景仲言回来了,立刻沿着楼梯走了下来。

“哎呀。景总,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我来我来!”

看到景仲言站在水池前,似乎在清洗着什么东西,小天连忙走了过去,伸出两只手就想将他手中的东西接过来。

“没事,我来吧。”

景仲言微微蹙眉,没有退让,有些命令的口气。

小天一看,大老板的话,自己自然是违背不得的,便站在了一旁,想着似乎他要是回到房间中有些不合适,也只能愣愣的望着景仲言。

好像真正和乔蕊有交集,就是有一次他喝醉了,乔蕊以为他要酒驾开车,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就做到了自己的车中,非要将他送回家。

想到这里,脑海中不禁掠过乔蕊当时气鼓鼓的表情,扑哧笑了出来,眼中也变得柔软了起来。

好像那次,乔蕊在他的家中,为他做的是杂豆醒酒汤。

“小天,你会做杂豆醒酒汤吗?”

景仲言微侧头,看向仍旧愣在原地的小天,问道。

“会啊,就是把所有豆子先洗干净放到锅上蒸20分钟,等到豆子软了,就将所有的豆子放到锅中小火煮,直到闻到豆子的清香味,就可以出锅了。”

在这里做了这么久,小天也自学了很多的烹饪书籍,好像在某一本中看到过介绍这种醒酒汤做法的,也就照猫画虎的说了出来。

景仲言听得很认真,点了点头,就将盆中的豆子滤净水,开始放到锅中蒸。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醒酒汤终于做好了,景仲言让小天先回房休息,自己则端着醒酒汤,来到了乔蕊的跟前。

他将瓷碗放到玻璃茶几上,转而凝视着此时正在睡睡的小女人。

乔蕊将身体整个团成了虾米状,面庞很粉嫩,嘴巴还不时抿了抿,似乎正在做某个甜美的梦。

看到她如此可爱的模样,景仲言探身吻了吻她的额头,乔蕊似乎有丝感觉,动了动身体。

“醒醒,先把醒酒汤喝了,不然明天肯定会头痛的。”

景仲言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唤着。

“我怎么回来了?刚刚不是在生日宴上吗?”

乔蕊揉了揉眼睛,看向四周,所有的家居都很熟悉,睡了一会酒也醒了不少,但怎么回来的,在酒会上发生了什么,却全都记不得了。

“恩,你有些喝多了。先把醒酒汤喝了吧。”

景仲言将茶几上的瓷碗端了起来,用勺子搅弄了一下,接着便盛了满满一勺,递到了乔蕊的嘴边。

曾几何时,景大总裁居然会这么细腻的照顾她。

心中有些震惊,她低下头看了看碗中的杂豆汤,很是熟悉,暖意慢慢涌上了心头。

“你怎么会做这个的?”

好像他在厨艺上一直都不怎么精通,但看着这碗杂豆醒酒汤,豆子都煮的很烂,香气扑鼻,感觉很是好吃的样子。

“我让小天交我的。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我喝醉了酒,你做的就是这种醒酒汤。”

景仲言有些忐忑的看着她将勺中的杂豆全部吞了下去,开口询问道,“怎么样?味道如何?”

“不错啊,如果是十分的话,可以打到九点九分!”

他听着乔蕊的话,脸上逐渐浮起了笑容,但转念一想,怎么还差了零点一分?

“哪里扣得那零点一?”

乔蕊神秘的笑了笑,看着他无比认真的样子,心里顿时觉得很过瘾。

总算有一次,她也能成功戏弄戏弄他了。

“这个嘛,因为我做的醒酒汤是第一啊,那你的自然就要被扣掉零点一分的。”

乔蕊拍了拍景仲言的肩膀,就如同自己是米其林特级厨师,而他则是刚刚升上来的小厨子般,语气里有种说不上来的奸诈。

“哦?”

景仲言挑了挑眉毛,故意忽略掉她得意洋洋的表情,将脸凑到了她的耳边,“看起来,我今天要好好教育教育你了。大厨师!”

乔蕊一听,心里立刻就浮起不好的预感,景仲言口中的“教育”,她可是真真切切比谁都清楚的。

她抬起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眼睛则透过指缝可怜兮兮的望向景仲言,戏码做的倒是很充分。

“哎呀,我突然觉得……头好痛啊,我需要睡眠,充足的睡眠。”

边说着,边小心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沿着沙发的边缘站了起来。

刚踏出两步,没想到身后的男人直接将她扛在了肩膀上,大步就向着卧室走去。

“运动完,睡得会更好的,说不定还会做什么美梦。”

乔蕊对于他的这种说辞,不置可否。

但是自己的男人自己心疼,她也不想让他憋着,便尽力配合着他……

夜越来越深,街上的人也变得很稀少,墨般的天际上,一丝星光都没有。

乐菱看了看旁边的男人,自从见过景撼天后,他便一直沉默不语。

心里思忖了一下,却仍旧问出了口,“X,之前你说的旧识,是景撼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