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为爱说谎/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小镇中都寻不到乔蕊的身影,景仲言和殷临立刻下意识的领悟到,这有可能与X集团有关,但彼此都选择缄默,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赵央却心心念念觉得是自己的莽撞冲动,才导致了乔蕊的失踪,整个人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中。

几乎在同一时间,景仲言收到了大秘书李丽的电话,电话中李丽将详细的情况一一汇报给了景仲言听。

秦氏在这段时间内,迅速拓张吞掉了很多小型创意公司,涉及到的领域也不再仅仅局限于房地产领域,如今不到一周的时间,从资金和涉及领域上与景氏已经不分上下。

而景氏在很多的地产项目上,居然会落在了秦氏的后面,加上社会的舆论烘托,立刻秦氏就变得高大了起来,甚至如今在一些的心中,俨然已经超越了景氏,成为了慕海市最大的集团公司。

就李丽所知,现在一部分的公司高层和管理精英都有收到秦氏发来的聘书,工资待遇比景氏高出了整整一倍,而其中的几个人也已经与这两日向公司内递交了辞呈。

当下景仲言便立刻赶回到慕海市,赵央和殷临则先在小镇内就乔蕊失踪报了警,接着也一起回到了慕海市中。

殷临知道这件事恐怕牵涉颇广,而他因为之前的案件,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刑警的职位,所以也只能拜托自己的其他同事,帮忙调查乔蕊失踪这件事。

慕海市景氏总裁办公室中,景仲言坐在宽大柔软的大班椅中,大秘书李丽很是恭敬的站在他的对面,头微微低着,似乎在等待着他的问话。

他低头看着李丽呈给自己的报告,眉头逐渐越锁越深。

片刻后,他抬起头,直视着李丽,冷冷的问道。

“这个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对于这个消息的来源似乎有些怀疑,既然是秘密进行的,怎么可能会如此简单的透露给她,尤其她又是这样的职位,告诉了她,自己也肯定就会知道了。

除非——

“景总……其实……前两天我也收到了秦氏的聘书,但是我在景氏已经这么多年了,对这里已经有了感情,所以就没有答应……”

李丽边说,边打量着景仲言的表情,出乎她意料的,景仲言在听到她的话后,并没有露出惊讶的模样,似乎自己所说的他早就已经猜到了。

和自己预料的果然一样,这样的话,秦氏恐怕不单单只选择了公司内重要位置上的人,而是广散邀请,目的就是为了抽空景氏内部的人员。

“除此外,公司的股票开始小幅度下跌,但是现在这个幅度似乎有逐渐升高的趋势,最新的华智地产项目,秦氏又先咱们一步谈拢了合作关系,这样下去……”

李丽没有继续说下去,相信不用她说,景仲言也是能够判断出来的,公司是由资金运转来支撑的,如果没有新的项目带动,极有可能致使资金链断裂,如此一来,景氏可能就陷入瘫痪的局面。

“这些事情昨天我已经知道了,临时召开的紧急会议中,很多股东都对现在的局面感到担忧。所以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先拿下一个项目,让公司内的人明白,景氏和之前并没有变化,从而安抚住人心。”

景仲言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一份项目案递到了李丽的面前,“这是一份新的项目案,立刻交给项目部去处理。记住,提醒他们一定要完成好这个项目。”

李丽将文件接了过来,便从办公室中退了出去。

景仲言靠在椅背中,仔细回忆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乔蕊失踪,景氏股票下跌,景氏内人才流失,种种的一切都和秦氏脱离不开关系。

其实包括他刚刚交给李丽的这个项目,也是他昨天用了很长时间才谈下来的。

秦氏的动作比他想象的要快,早在他之前,秦氏就已经开始接触这个项目负责人,只不过,自己和这个人有过多次的交道,对方对他的信任更多一些,这才从秦氏手中夺下了这个项目。

但如果仅仅以秦诺的本领,恐怕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到如此缜密的规划,一步接着一步,丝毫没有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

在回慕海市的途中,他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与时卿做了沟通,几乎是相当一致的,时卿立刻便认定,乔蕊的失踪就是X的所为。

时卿要他在明处好好演好这出戏,而自己则在暗处顺着这些线索将一切都调查清楚。

景仲言明白,离真正面对面与X正面交锋的日子,不远了……

另一边,付尘早在乔蕊失踪前,就已经同慕沛菡一起回到了慕海市的公寓中,那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景仲言并没有和他说过,而他也丝毫不知情。

两个人坐在桌子旁边,已经很长时间了,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最后还是付尘表情复杂的看向慕沛菡,语气中有着一丝迟疑一丝不忍。

“沛菡,我有话和你说……”

慕沛菡笑了笑,通透的眼神令付尘心中一震。

她手托着下巴,仔仔细细的端详着他。

五官还算端正帅气,但也不是那种绝顶帅哥,性格不算好,很花心,一点都不专一。

好像优点很好,可是为什么自己却好像动心了。

付尘想和她说的,她全部都能猜到,也就是什么他喜欢的人是赵央,他其实不喜欢她之类的。

她不是一个没有旧历史的人,进入到X集团中,这不是第一次利用感情去完成任务,但这却是唯一一次,居然在任务的进行中,不知觉间也将自己的感情沦陷了进去。

而这代表了什么,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想说什么?说吧。”

付尘皱了皱眉,两只手交叉到了一起,有些不安的反复揉搓着,其实他真不喜欢这种严肃的气氛,但是既然已经决定说清楚,无论怎么样都已经不能后退了。

“沛菡,我不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感觉,之前的时候,我也的的确确被你吸引了。说起来还要感谢乔蕊的这次旅行,让我看清了很多。我对你……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大概……就是一时的错觉和误会……”

他揉了揉脑袋,很明显并不擅长这样的话题。

错觉?误会?

慕沛菡勾了勾嘴唇,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原来这么长时间来,两个人的相处在他的心中不过是一时的错觉和误会。

她直视着付尘的面庞,双眸中仿若飘起了漫天大雪,整个人也仿若变得格外清冷而陌生。

“然后呢?你是想说,其实在你心底,你喜欢的人是赵央吧?”

付尘看着她的样子,有些迟疑,蓦地,才终于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明天我就从这里搬出去。”

慕沛菡的嘴边勾起了一个弧度,她看着付尘,语气似乎有些哀伤,说完后便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顺带将门也一起关了起来。

转日,慕沛菡一早便离开了这间公寓。

不过刚刚踏入到之前自己独租的房子中,便立刻感觉到似乎这屋子里还有其他的人在。

还没放下行李,便从屋中走出了两个彪形大汉,将她的两只胳膊架起,带入到了卧室中。

X身穿着黑色的长衫,背对着她,站在窗户前,丝丝缕缕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晕起了黄色的光圈,但周身的气质却无比冷冽而清远。

乐菱站在X的旁边,身着黑色紧身衣,头发全部梳了起来。

慕沛菡知道,乐菱这样的装束是为了活动方便,更有利于她保护X的安全。

“X。”

她微微颔首,语气很是恭敬。

X扭转过身体,依旧是巨大无比的墨镜,将他的半张脸全部遮盖住。

但不知道怎么,慕沛菡却能感受到,那黑色镜片之后传来的冷意。

“我们亲爱的慕小姐,是不是有点乐不思蜀了。让你办的事呢?东西拿到了吗?”

“对不起,X。是我无能,直到现在都没有机会能够进入到付家别墅中。”

自从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付尘的时候,她就已经放弃复仇了,也许当初母亲说的很对。

上一辈的恩怨纠葛,不应该由他们继续下去,执着了这么久,没想到最后的放弃却是因为爱情。

尽管这样,慕沛菡的心中还是没有多少把握,X为人太阴冷狡猾,这样的谎话不知道究竟能不能蒙混过关。

X扫了一眼她交错的手指,此时正在微微发抖着,面部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既然这样,你应该继续留在付尘的身边,怎么现在回来了?”

“我对付尘的吸引力已经消失了,是他把我赶回来的。他以后可能都不想再见到我了。”

慕沛菡尽量想要把事情编圆,目的也不过是为了让X放弃从付尘的身上下功夫。

X没有说话,而是仔仔细细的凝视着她,似乎在思忖这话中的可信度有多少。

乐菱站在X的旁边,眉头紧紧皱着,也在等待着他的最后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