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回击开始/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慕沛菡,她很熟悉,也算是在X集团中唯一的几个与自己的关系,还能称得上算是朋友的人。

但如果X下命令,真的要处置她,乐菱也一样会按照吩咐行事,因为做她们这行的,最不该有的就是怜悯和同情。

等了许久后,X才幽幽的开了口道,“既然这样,修整一段时间后,你就回来X集团吧。”

语毕,X就像外走去,乐菱跟在他的身后,眼睛中充满了惊讶。

X并不信任慕沛菡,所以一直都有人在暗地里监视着她的行为。

就在前几日,X得到了线报说慕沛菡已经成功进入到了付家别墅,可是之后的一连几日内,都不见慕沛菡回到X集团交差。

这才有了今天X带人的直接登门。

走出房门后,乐菱跟在X左侧距离一步远的位置上,想了想,仍旧有些不解的问道。

“X,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东西在慕沛菡的手上,为什么您刚刚不将这件事说出来?反而任由她……”

X听到她的话,停下了脚步,他招了下手,让旁边的几个壮汉先上车去,接着便缓缓开口将自己的目的告诉给了乐菱。

“既然她并不想说出来,那么强逼是没有任何意义。倒不如放长线钓大鱼,你派几个身手不错的人,随时留意她的动向。”

乐菱听了X的话,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敬佩,也许过去中X能在那么多的生死关头,都活了下来,与他这种冷静缜密的思维是脱不开关系的。

“是,X。我立刻安排。”

尽管景氏内人心惶惶,很多人都在等待着公司内政策的调整。

然而景仲言却并没有实施任何相关的政策,而是将今年的招聘人数做了调整,以便弥补上之前被秦氏挖走的人才缺口。

再加上一些刚刚谈下来的新项目已经正在推进过程中,这就不免安定了一下人心。

之前公司闹得沸沸扬扬的,景氏要倒闭的传闻也不攻自破了,很多人都拒绝了秦氏的邀请,选择了留在景氏。

人都是有劣根性的,有时候越是求着,将工资提高将福利提高,他们越会蹬鼻子上脸,不仅要求越来越好,想要压制下来,也会变得极其困难。

而景仲言自然是深谙此理,所以他没有选择留下他们,而是用招募新员工,来说明,景氏就算缺了这些人,也一样运行正常,甚至还比以前更好了。

“景总,按照您的吩咐,项目已经推行下去,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也没有改变。今天我又查看了一下,人事那边最新制定出来的表格,离职率的确降了下来。”

景仲言坐在大班椅中,边看着手中的文件,边听着李丽的汇报。

“秦氏那边有什么新动向?”

“暂时没有新的发现。”

景仲言点了点头,将最后一份文件签好后,扔到了所有文件的最上层,又将那摞不算规整的文件推到了李丽的面前。

“好了,你下去吧。”

李丽将文件全部抱在怀中,微微颔首,便退了出去。

罗欣蕾坐在项目五组自己的位置上,眼睛狐疑的瞅向乔蕊的办公室,旁边的人都围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乔部长已经三天没来上班了,你们听说了吗?好像乔部长和景总的婚姻亮红灯了,而且最近景总也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那感情好,咱们岂不是有机会了!”

几个人正嘿嘿的笑着,赵央却突然将手中的本子扔到了桌子上,眼神冷冷的扫视着那几个人。

“都撒泡尿照照镜子,真以为自己倾国倾城了?有这嚼舌根的工夫,还不如好好上班干活。”

正巧,陈新刚开完会从外面回来,看到这个场面,眉头皱了皱,声音有些锐利的说道。

“乔蕊不在,从现在开始我代理部长一职,你们该干活干活,都好好的把那些天马行空的乱想给我收起来。还有,最近会有几个项目下放到咱们组内,都警醒着点。”

说完便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罗欣蕾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乔蕊失踪正好给了她最好的机会。

她手中玩味的转着一个黑色的U盘盒子,嘴角边露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

夜幕降临,街上灯火通明,景氏大厦陷入到了一片漆黑之中。

临下班的时候,罗欣蕾特意拒绝了陈新想要送她回家的提议,和几个人一起出了景氏大厦,看似好像坐着公车回家了。

但她却特意等到公车已经开过两三站的时候,下了车,在那里等待着。

就她这段时间来在景氏的观察,基本上等到晚上八点的时候,整个大楼中就会空无一人了。

虽然景氏保安体系很完整,但是自己拥有着工作卡,进出景氏大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她,刚刚同那几个人走,顺道将其中一个人的工作卡顺了来。

这样,即便是真的查到什么,也不会有人联想到她的身上。

八点整,罗欣蕾重新回到了景氏大楼中,熟门熟路的直接坐上了抵达总经办的直梯。

她从身后的背包中掏出了一个手电筒,昏黄色的灯束自手电筒中照射出来,成为了整个景氏大楼中唯一的光源。

她很是机敏的听着耳边的动静,确保四周真的空无一人后,就将总裁室的门推开,闪身溜了进去。

总裁室很大,进门的地方是白色的沙发和玻璃茶几,再往里面走便是景仲言日常办公的地方。

桌子上有一些文件,除此外便只有一台白色的笔记本电脑。

罗欣蕾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又将不久前从乐菱那里拿到的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

在景氏中,如果她想要窃取景氏最机密的信息,首选的必然是景仲言的电脑。

不仅如此,这台电脑就如同身体中的大脑中枢一般,其余所有的工作电脑都与这台电脑相连,只要将病毒植入到这台电脑中,那么转天整个景氏都会陷入到瘫痪的状态中。

其实她不懂,刚开始的时候,乐菱的命令只是让她潜伏在乔蕊身边,尽量不要暴露自己,这一次怎么会突然让她直接出手。

但是在X集团中那么长时间,她最先学会的一件事情就是,少提问,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这样想着,她就将U盘中的病毒文件拉到了电脑桌面中,双击将文件打开来。

这是乐菱针对这次的任务,特意让集团内的电脑高手连夜搞出来的,在给电脑注入病毒的同时,会将电脑中所有的文件全部扫描一遍,发回到X总部中。

罗欣蕾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进度条,忐忑不安的坐在大班椅中,等候着……

而她所不知道的是——

楼下警车已经将整个景氏大楼全部包围了起来,只等着最后的命令便可以冲入到楼内,将她抓捕归案。

凌宇坐在景氏对过的咖啡厅内,双手在键盘上不停的敲击着,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连串令人难解的代码。

景仲言和时卿则悠闲的坐在他的对过,边喝着咖啡,边看着对面的动静。

殷临此时正在那些警车之间,估计正和负责这次抓捕行动的刑警聊的不亦乐乎了。

据说,那两个人在军队的同一个班中,一待就是三年,后来又从同一家警校中毕业,并一起分配到慕海市的重案组中共同工作。

时卿瞅着外面几乎将街道照亮的大片警灯,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微笑,他回过头看着旁边的景仲言,“你怎么确定罗欣蕾的身份的?”

“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奇怪,这个女孩子突然出现在乔蕊的身边,而且每一次在我们有麻烦的时候,都会出现。那么多的巧合放在一起就不是巧合了。接着我就派人开始调查她的背景,不出所料,看起来似乎很合理,但是中间却有三年的空白期……”

景仲言敛了敛眉毛,双眸有些复杂的说着。

其实刚开始他并没有往X的身上联想,只觉得这个女孩子的目的并不单纯。

后来殷临将关于X的剪报拿给他看,他才忽然发现,剪报上关于X集团的介绍,有一段就写着,所有进入X集团内的人都会经过三年的封闭训练。

因为身份的销毁和重建,所以X集团虽然身上满满都是大案要案,但却没有人能够真的逮捕到集团内的人。

这样对比下,他立刻就有了初步判断。

“然后,我就将罗欣蕾的资料发给了殷临,让他拿去和重案组内部尚未破解的要案嫌疑人进行对比。如果罗欣蕾真的是X集团内的人,那她不可能是一个旧历史空白的人。果然,殷临立刻发现,罗欣蕾所有的信息都与其中一件重案嫌疑人相符合。”

时卿将咖啡杯端了起来,边听着景仲言的推理描述,边悠哉的品尝着咖啡。

其实他一点都不奇怪,景仲言在这件事情上的判断,否则在此之前,他又怎么有资格能成为与他相匹敌的对手呢?

在听完他所有的话后,这才幽幽的开口问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之前不抓她呢?还要等到现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