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大结局上/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算符合,我们也没有百分百的证据,所以就要等到她自己露出马脚的那刻。小蕊被X集团内的人带走,说明X已经开始出击行动了,这个时候,罗欣蕾作为棋子就必定会有所动作。”

景仲言在提到乔蕊的时候,心里仍旧是一阵波澜,但他立刻就平静了下来,只要他尽快找出X,将所有的事情最终了结了,那么乔蕊也就能安安稳稳的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找到了!”

对面的凌宇突然叫了出来,一下子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

时卿和景仲言先对视了一下,接着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凑到了凌宇的旁边,果然,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是整张慕海市的地图,而一个红色的闪光点在地图的某个位置上不停闪烁着。

“这是X慕海市总部的位置?”

景仲言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经过了这么多事,居然这么简单就可以找到X的位置。

以X一贯谨慎小心的作风,似乎……不太可能。

凌宇挑了挑眉毛,正视着景仲言,虽然他是很尊重boss的,但是boss旁边的这个男人明显在怀疑他的能力。

这就让他颇为不爽了。

“我确定。在电脑领域,还没有人能超得过我。”

景仲言点了点头,接着便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机,拨通了殷临的电脑,通知他可以进行逮捕了。

很快,几个警察便冲进了景氏大楼中,因为有景仲言的帮助,所有人畅通无阻的抵达了景氏总裁办公室中。

此时,罗欣蕾仍旧坐在大班椅中,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突然冲进来的一行人。

蓦地,扯扯嘴角,露出了一个很是怪异的笑容。

她将U盘拔了下来,走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收起平日来的小白兔模样,她的双眸中阴沉而不带有一丝感情,目光环顾了一周,最后落到了景仲言的身上。

“景总,你果然没令我失望,这么快就查到我的背景了。”

景仲言皱了皱眉,冷冷的盯向对面的女人,声音不高,但强大的气场却令在场所有的人心中不禁一颤。

“说,乔蕊是不是在你们手上?”

罗欣蕾呵呵乐了出声,似乎一点都不奇怪他会这么问,等到笑容消散后,她重新将视线凝在了景仲言的脸上。

“别做梦了,如果X自己不想出现的话,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他。当然,你也永远不可能找到乔蕊!”

殷临给那几个警察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立刻将罗欣蕾押解下去,以免景仲言情绪过于激动,而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但出乎他意料的,景仲言只是站在原地,面容有些不悦,但却并没有再次开口说话。

景氏对面的咖啡厅中,时卿站在凌宇的旁边,两个人将地图放大后,想要查出那个红点所在地究竟是慕海市的哪里。

然而,两个人在认清那里是什么地方后,都不禁愣在了那里。

“你确定没错吗?”

仿若没办法相信一般,时卿看向凌宇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确定……”

可是怎么会在付家别墅之中呢?难不成付老爷子就是X的真身?

时卿摇了摇头,这根本不可能,付正霖、景撼天是多年的好友了,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X确实在付家别墅内,此时多半已经控制住了付老爷子。

他不清楚究竟X想要做些什么,但是这么看来,恐怕这次X是故意将自己暴露出来,想要真正的面对面做最后的了结。

等到景仲言回来后,几个人便立刻动身向着付家别墅的方向出发。

与此同时,付家别墅中。

X坐在客厅中,大拇指抚着戒指,眼睛则看向对面那两个已经接近花甲之岁的老人。

“你们没想到吧?我居然回来。”

“早在那次给我小孙子举办的生日宴上,我就多多少少猜到了你已经回来了。否则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和他如此相像的人?

景撼天叹了口气,所为的债,但凡欠下,始终都是要还的。

其实这么多年来,无论是他还是付正霖,心中都是明白的。

旁边的付正霖则将目光集中在了立于X身后的慕沛菡身上,上次保险柜失窃,他并不是不知道。

而之所以保守这个秘密直到现在,多半也是因为心中的愧疚,无论是对慕沛菡还是对X,如果当初他能够多努力一下,现在恐怕也不会是这个结局了。

“怎么?是不是后悔当初没有连我一起解决掉?反而被我给跑掉了。”

付正霖和景撼天对视了一眼,却都没有开口说话。

也许有些事,深埋在心底会更好一点,而那些应该他们还的账,由他们来偿还就好。

“如果你想要报复,就冲我和正霖来,何苦要牵扯这么多人,他们和这整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X笑了笑,走到了乔蕊的身边。

因为手脚全被捆绑着,所以她无论怎么挣扎却都没有办法躲开X手中的动作。

他抚摸了一下她的脸庞,接着便一只手捉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口中却冷冷的道。

“谁让她是你的儿媳妇呢?识人不清,只能自认倒霉了。”

付尘被几个壮汉按住了手臂,整个人半弯着腰,他冷冷的看着慕沛菡的方向。

原本还为自己对她的伤害而心底不安,现在看到她居然那么冷静的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那一瞬间,他就忽然清醒了过来。

什么爱啊情啊的,不过就是利用的工具罢了。

慕沛菡知道付尘此刻的心情,心中很是复杂,她没有想到再次见面,居然是在这种情形下,这大概是命运对她开的最大的玩笑了。

X走到了付尘的身边,冷眼瞅着他怨恨的目光,哈哈大笑了起来。

紧接着便伸手指向了慕沛菡,扭过头来瞅着他,说道。

“知道吗?这个女人从刚开始出现在你的身边,就是因为我的命令。你应该谢谢我,不然你们可能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呢!怎么样,算是人间尤物吧?!哈哈。”

付尘呸了一下,接着便偏头不再看他。

正在此时,乐菱从屋外走了进来,很是恭敬的对X鞠了个躬,接着便覆在他的耳边轻语道,“他们来了。”

X看向依旧立于原地的那两个老家伙,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人齐了,所有的事情过了今晚便都可以了解了。”

不知道是说给他们听,还只是自言自语,X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中,看向屋外。

景仲言,时卿和殷临三个人,从外面正缓缓走进来。

“欢迎来到付家地狱。”

X看向他们三个人,幽幽的开口说道,没有变声器的作用,他的声音很是清远,仿若的确是来自冥界的催命符一般。

景仲言扫了他一眼,立刻便关注到乔蕊此时也在这间屋子中。

不仅这样,似乎景、付两家所有的人似乎都集齐在了这里。

他环顾了一周,紧接着看向坐在沙发中的男人,开口问道,“你就是X?”

X笑了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很是绅士的走到了景仲言的面前,伸出了一只手,“没错,另外容我来介绍一下自己吧,我叫白沐阳,父亲是白氏总裁白振轩。”

见到景仲言毫无反应,他却丝毫不生气,而是将停留在空中的手落了下来,继续说道。

“这就是你们的父亲,估计你们都不清楚吧。当初就是他们,与高翔玉一起合谋将白氏的资金转移到自己的腰包中,并派了杀手残忍的将我的父母杀害了。而我很幸运的活了下来,独自一人漂泊在国外,忍受了那么多,为的就是今天!”

当初在国外遇到高翔玉,高翔玉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砝码可以威胁到他,但是却不知道以他现在的能力,岂是区区一个高翔玉可以胁迫的了的。

之所以他故意做出一副受制于人的样子,为的不过是瞒过那只老狐狸,从而不会将自己完全暴露在太阳之下。

报仇本就急不来,他要好好的一步一步的将整个棋局铺满,而最终事实证明,他的的确确做到了。

景仲言不可置信的看向不远处的父亲,眼神中满是询问。

谁知道景撼天却认命般的点了点头,没有一丝犹豫的将所有的事情都承认了下来。

“那又如何,商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能被人算计,只能说明自己不够聪明!”

一直站在旁边的时卿突然开了口,早在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凌宇便从车子上下来,绕到了整个别墅的后面。

为的就是在最后的关头,能够将整个局面挽回。

只不过,无论是他还是景仲言都没有想到,原来事情的背后居然隐瞒了这么多的恩怨纠葛。

殷临的同事也早就带队远远的围住了整个别墅。

提到今晚可以将闻名一时的X集团负责人逮捕归案,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是兴奋。

但是他们却都遗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X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让他们逮到呢。

“屋内的人!屋内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团团包围住了,赶紧缴械投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