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大结局下/婚然天成:景少的秘制爱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菱将手枪从腰间拔了出来,立刻来到了X的身边,双眸警醒的注视着屋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也只有她明白,以X现如今的能力,怎么可能将自己治愈如此被动的地步,除非——

他不仅仅要的是整件事的终结,也是他自己生命的终结。

想到这里,乐菱的额头上不禁浮出了几滴汗珠,她茫然的看向身边的X,似乎想要确认自己的想法是否是正确的。

与此同时,凌宇从别墅的侧面翻墙进入到了院落中,客厅的尽头恰好有几扇尚未完全关闭的窗户,他轻轻的将窗户推开,接着一个利落的翻身便进到了别墅中。

远远的便望见,客厅中对峙的几个人,他蹑手蹑脚的靠近那几个彪形大汉的位置。

以他多年来的判断,不要看这几个大汉似乎身体很健壮,但实际上却是最不堪一击的。

时卿已经看到凌宇的身影,想要吸引X注意力般,很是大声的说道,“既然你想复仇,什么的结果你会觉得最满意呢?心中的仇恨太多,活的就会越来越麻木,趁现在还来得及,回头是岸!”

一如最开始的他,心中怀抱着满满的仇恨,也是直到最近他才从景仲言的口中知道,景撼天其实并没有杀死自己的母亲,真正将母亲置于死地的是薛莹,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果然,X扭转头重新看向那三个人的方向,冷笑着,刚想开口说什么。

身后便传来了打斗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声枪响。

凌宇从客厅内跳了出来,出拳极其迅速,几乎是立刻,那两个彪形大汉便各自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而脱困的付尘却并没有离开,而是没有一丝犹豫的向着X扑了过来,想要趁他不注意,将他直接制服。

但却没想到,乐菱也几乎在同时便立刻反应了下来,迅速开了枪。

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屋内的形式却大不相同了起来。

乐菱震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可置信般的看着跌倒在地面上的那个女人。

“你怎么这么傻呢?”

眼泪从面颊上缓缓滴落了下来,乐菱慢慢蹲下了身子,一只手抚了抚女人的面颊,哀叹的说道。

“你不是也一样……爱……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

慕沛菡深深的望了X一眼,眼神内的含义,再明显不过了。

付尘似乎完全没有反应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依旧呆愣在原地,傻傻的望着已经陷入到血泊中的女人。

刚刚……是她救了自己的性命?

他颓然的跌坐在了地上,一手握住了慕沛菡已经逐渐苍白的面容,“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

慕沛菡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几乎用尽全部力气挤出了一个略显灿烂的微笑,她仔仔细细的凝视着付尘的面容,接着便微弱的说道。

“忘了我……答应我,你和赵央一定要幸福……”

话音刚落,她的脑袋便耷拉了下去,整个人的温度也如在一瞬间被抽离了,浑身陷入到刺骨的寒冷之中。

X站在原地,看着这一时间的变化。

他的手中早就已经染满了鲜血,生离死别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是这一次,却是头一次在历经父母伤害后,心中有了愧疚和不忍。

景撼天摇了摇头,他看向X,终于还是决定将当初的真相讲出来。

“沐阳,当初我们几个人确实因为贪恋做了很多的错事,但是你却并不是因为幸运而存活了下来,是我和正霖,隐瞒了高翔玉将你带了出去……”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X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支离破碎的一切逐渐拼凑完整,而那次高翔玉在见到自己的时候,那个极度震惊的表情也有了解释。

原来他并不是吃惊于他居然逃了出来,而是吃惊在当年明明下了杀手将白氏斩草除根,自己却居然在景撼天和付正霖的掩护下,保下了一条命。

杀父仇人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这才是命运给他的最大的玩笑吧。

X站在原地,怔了一下,接着便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无穷不尽,似乎怎么都止不住。

凌宇将仍旧呆立在地上付尘拉了起来,拼命的将他向外面拖去。

殷临和时卿则扶着两个老人家,尾随着他们也出了别墅。

景仲言跑到了乔蕊的旁边,松开捆绑住她的绳子,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中,一只手抚着她的脑袋,口中不住的安慰着她,“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待到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别墅,X停止了笑声,他看向旁边的乐菱,“你也走吧。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乐菱将手枪重新别到了腰间,她走到了X的旁边,无比深情的凝望着他。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无论生或者死……我都希望,我能陪在你的身边。”

……

转天,乔蕊按时来到了项目五部中,所有人在见到她后,都先是一愣,接着便都涌到了她的身边,不停的询问着她这几日来究竟去了哪里。

昨天的事情,她仍旧心有余悸。

当所有人都离开了别墅后,警察们刚想要踏进别墅中,却没想到整个别墅轰然爆炸,强大的冲击波,将所有人都甩到了地上。

慕沛菡,白沐阳,乐菱全部都死在了别墅中。

而从别墅中成功脱困的他们,却都没有一丝开心的感觉,有的只是深深的不忍和同情。

无论是X还是慕沛菡,其实本质上都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而是因为恨误入了歧途,越走越远,而在最后的时刻中,却又都因为爱,获得了真正的“解脱”。

夜幕缓缓降临了下来,昏黄的路灯逐渐将整条街道点亮。

赵央和乔蕊从景氏大楼中走了出来,抬头便望见了不远处的两个男人。

“去吧。有些事情总是要说清楚的。”

乔蕊拍了拍赵央的肩膀,覆在她的耳边说道。

黑色的路虎与香槟色的卡宴停在距离赵央几步的地方,车上的男人都已经走了下来。

赵央先走到了殷临的面前,似乎也不知道究竟说些什么会比较好,呆呆的站在原地上。

殷临怔怔的看着面前人白皙的面容,抬起一只手想要抚摸她的脸庞,但手抬到一半,却又颓然的落了回去。

“你……喜欢的人是付尘吧?上次你说喜欢我,也完全是为了刺激他的,对吗?”

殷临的表情很复杂,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却偏偏还要问出口,询个所以然。

心底的最深处,隐隐的有着一丝侥幸的希望。

他是刑警,他太了解这种心理。所以现在他需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可以让他死心的答案。

“对。我喜欢的人是付尘。”

赵央面无表情,吐出的话却无比残忍,冰冷的语气不带有一丝温度。

“好,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殷临并不是一个磨磨唧唧,纠缠不清的人,既然已经知道了她心有所属,哪怕心中再不舍,他也会逼自己做一个了断。

而这个了断就是,从今天起退出她的人生,以后相见,彼此陌路。

赵央看着那辆越驶越远的路虎,心底中掠过深深的内疚感。

然而下一秒钟,整个身体突然落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付尘早就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看到她仍旧怔在原地的样子,伸出胳膊将她圈到了自己的怀中。

“赵央……其实我不知道如何表白会比较好,但是请你相信我。在以后的日子中我会用尽我所有的一切来照顾你,保护你。”

赵央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她一下子转身扑到了付尘的怀抱中,手用力的击打了他的胸口两下,接着便闷闷的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

不远处,乔蕊坐在黑色的捷豹中,面带笑意的望着那对相拥的人儿,她拽了拽旁边人的胳膊,将自己挤到了他的怀抱中。

“相爱的人最终在一起了,这种画面果然是很感人啊!”

景仲言捏了捏她的脸蛋,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

脑中似乎飞掠过了什么,突然开口说道,“今天殷临传回了最新的调查进展,秦显已经获救。另外……在X集团的通讯记录中找到了一条关于赵央的。似乎当初X是想要带走你的同时,也将赵央一起带到付家别墅中。但是因为赵央心系你的安全,并没有顺着他的想法继续进行下去,也就没有成功。”

乔蕊好奇的扬起了小脑袋,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景仲言,语气中有些疑惑。

“通讯记录?是什么内容啊?赵央怎么会和X集团联系呢?”

男人明显直接将她的问题忽略掉了,他将脑袋俯了下来,嘴巴靠近乔蕊的小耳朵旁,牙齿微微有些用力的咬了咬她的耳垂,声音酥酥麻麻的令乔蕊浑身一颤。

“福福自己一个人有些孤单,不如……我们给他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吧……”

话音刚落,黑色的捷豹便如一道闪电在街上飞驰而过。

这个夜晚,乔蕊再次沦陷在了景仲言的温柔中,也许正如景大总裁所愿,在他夜以继日的辛勤劳作中,他俩的第二个孩子很快就能来到这个世上了。

不久后,赵央和付尘举办了婚礼,婚礼格外浩大,乔蕊原本已经结婚了,但却仍旧穿上了伴娘的服装,陪伴着赵央出嫁。

重案组中迎来了一个小丫头,在她爱情的攻势下,也成功的将殷临拿了下来。

秦诺的公司由于资金链的断裂迅速的萎靡了下去,但因为秦显的回归,让她终究发现了亲情的可贵,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

当然最最重要的乔蕊和景大总裁,依旧继续幸福圆满的生活在一起,共同期待着第二个孩子的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