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梗月坡(大结局)/大隼宫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浓烟滚滚,万马奔腾,平原两边的黑影正以对冲的方向慢慢逼近,迅速交融在一起,距离太远,根本看不清人脸,从衣着上也无法辨认出来是哪一方的军队,只能够清晰的听到杀声震天。

暮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古代战争惨烈,血肉搏杀之间的残忍境况远远超乎自己平日所能想象。到处都是浓烟和纷乱,幽怨哀声充斥着耳膜,只看着脚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顷刻之间残忍定格。如果是置身其中,只怕就算是亲生父子也会觉得是累赘一般。

暮云突然腹痛难忍,瘫坐下来,脸上惊出一阵阵冷汗,无力抬手过来薛穆忙接过握紧,也蹲下来低声询问她是否身体不适。

暮云突然眼泪布满,声音无力,透着些许绝望,说:“萧逸哲在哪里?他在哪里啊?”

薛穆侧头幽幽看着激战的远方沉默不语。

千里迢迢的赶来,却恍然发现,自己的力量太过渺小,只能够眼铮铮的看着这一切惨烈发生,没有半点可供转寰的余地。

这一场争斗从上午持续到黄昏,杀斗声才慢慢低了下去,看不清楚战况,不知道胜负如何,只看得天空乌鸦不肯远离,好像在等着有人无力躺下之后飞来饱餐。

乌鸢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这词里面说的场面也不过现在境况的残忍。

待战火消弭,暮云和薛穆忙顺着小道慢慢滑下山坡去,指甲里面全是干涸的泥土,脸上头发上全是灰渣滓,脚下几次险些踏空,全靠薛穆在下面托手接应,才没有掉落下去。

终于接触到平实的地面,暮云还没来及站稳,便起身想要朝人际混乱的地方奔去,薛穆将她扶起紧随其后一言不发的跟着过来。

脚下踏过的土地,皆是鲜血淋淋,不知道是鲜血布满了整片土地,还是霞光的邪惑,踏在上面的感觉触目心惊,像踩踏正在去阴曹地府的路上。

“萧逸哲……你在哪里?我是暮云,我来找你了!”

暮云扯着嗓子喊着,几次感觉声音几乎都被喊破了,地上还在挣扎蠕动的士兵几乎对这突兀的声音充耳不闻,只顾着等死。

薛穆几次拉扯暮云,想要劝她不要待在这里,暮云都奋力挣开,越往前走,心中不详预感越明显。

“暮云,别找了,他不可能在这里的。”

暮云倏然回头,许是已经红了眼,陡然听见薛穆说出这番话,突然转身上前抓住他的衣领,睁着眼说:“你知道他在哪里?为什么不告诉我?”

薛穆握紧暮云的手指,她指尖用力很重,他说:“你冷静一点,你心里太过紧张了。”

暮云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路上都是薛穆在精心维护,任劳任怨,自己不但对他没说一句感激,反而处处呵斥为难,可眼前此情此景,这句道歉的软话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这是两军厮杀,不是攻城略地,我想皇上应该不会亲自率军出征,不如我们到后方营帐处找找看。”

犹如一语惊醒,暮云急忙点头,胡乱伸手抹干眼泪,薛穆很自然的搂过她的肩膀,护送她小心翼翼的行走。

不远的土丘之后,暮云听到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忙极力拉扯薛穆的衣角,一脸透着希望的惊愕表情,薛穆示意她不要出声,两人埋伏在土丘侧面,观看前方的情形。

姚俊臣高坐于骏马之上,身穿金软铠甲,映衬着霞光显得格外光芒万丈,只是仔细看过去,他眼神黯淡,嚣张轻狂的模样更像是极力伪装出来的。

他朗声大笑道:“萧逸哲,枉你自诩为真命天子,如今卷土重来,还不是败在我手下,你还是认输吧,我们双方各自都省一点气力。”

与他的骄傲鲜明对比的是萧逸哲,他手臂似乎受了重伤,脸上也出现好几道血痕,在几个将士的保护下徒手站在不远处,面对姚俊臣的挑衅不动声色的说道:“你以为治理天下就跟打仗那么简单吗?若不是你偷袭在先,我未必会输给你”

姚俊臣仰头哈哈大笑两声,突然翻转手中长枪,直指萧逸哲的方向,说:“古来兵不厌诈,是你思虑不周,怪不得别人!”

萧逸哲冷笑道:“格格尔大军临近,你集中全国精兵良弹,不与敌人正面对抗,却只顾自残同胞,如此侥幸得胜,还有面目立存于这天地之间吗?”

暮云双手扶在地面,指甲不断用力掘土,照目前看过去,姚俊臣的人马占据绝对性的优势,萧逸哲身边几乎只剩下残兵剩将,若是姚俊臣一会发动攻击,那萧逸哲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这可怎么办?

姚俊臣冷眼笑道:“少废话,我既然决定不顾一切来讨伐你,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什么青史留名完全是废话,我姚俊臣要做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今日就要杀了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暮云听到这话心中一颤,不顾一切的硬是站起来朝两拨人马的中间奔去。薛穆发现时已经拉扯不及,也只好跟着她一起跑到两拨队伍中间。

姚俊臣面前整体蹲着的一排弓箭手见到突然有人闯入,忙拉紧弓箭,就要发出。薛穆见情形不对,忙将暮云护在身后,顷刻之间,便已经身中两箭。

暮云却没有发现薛穆已经受了伤,大叫着:“萧逸哲,我是暮云!”

萧逸哲和姚俊臣同时一脸不可思议,姚俊臣见是暮云,忙命令弓箭手不要轻举妄动,睁大眼睛,似乎并没有把握,想要将来人看得更加真切一些。

薛穆难以抵御腿间袭来的阵阵疼痛,被迫跪地下来,暮云很快跑到萧逸哲的身边,双手捧着他布满鲜血的脸,嘴角蠕动着,说不出来一句整话,突然张开怀抱紧紧抱着他,在他怀里痛哭起来。

萧逸哲像是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紧抱着暮云,说:“你怎么来了?这里这样危险,你为什么还要来!”

像是找到了宣泄点,暮云听了立刻反驳着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危险什么是安全,我只知道若是没有你,我的人生便了无乐趣。”

暮云这一席话清晰的传到姚俊臣的耳边,他闭上双眼轻轻别过脸去,只感觉心跳仿佛漏掉了一拍,暮云重新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眼前,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欢喜,迎接着自己的,不过又是一个失望而已。

“暮云,我以为我对你的这一片真心,总有一天会将你感动,我原以为我只消再坚持一刻,我总能够看到希望谁知道等待着我的,始终是一个又一个的失望!”

暮云回过头看着一脸忧郁的姚俊臣,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萧逸哲紧握着暮云的手,只觉得此刻天地之间除了她再也没有别人,感动欢喜充斥着他的神经,虽然怨她为何不顾及自己,就是这怨也是由浓浓爱意织成的。

萧逸哲那淡淡的笑容直穿姚俊臣的耳膜,将他激战之后好不容易得到的决定性胜利顷刻土崩瓦解,他再也没有一丝丝喜悦,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小丑,拼尽全力,得到的却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突然大声说道:“给我杀了萧逸哲!”

姚俊臣脚下的军队听到命令皆蠢蠢欲动,暮云慌了神,忙将自己柔弱身躯横挡在萧逸哲面前,薛穆也艰难爬了过来,三人紧紧依偎在一起。暮云正眼对视马上的姚俊臣,说:“你若非要赶尽杀绝,且先杀了我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们一家三口就在这里,你干脆全部都杀了吧!”

“什么……你竟然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这些日子过后,现在却见到暮云和萧逸哲两人在一起,心里早隐隐有这种感觉,亲耳听她说出来,还是大吃一惊。

暮云点点头,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哀求,我就堵你姚俊臣还有一丝丝念旧之心。姚俊臣就这么和暮云凭空对视,心中皆是五味杂陈。

萧逸哲反抱过来,欢喜的在暮云耳边说道:“暮云,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我之间有了骨肉?”

暮云回头,一脸柔情对他说:“我们有了孩子,你是不是很高兴?”

一滴泪水悄然在姚俊臣光洁的脸上划过,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味这其中的苦涩,很快,他身边一位副将突然神色凝重的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像是发生了颇为严重的事。

接着便听见他喃喃的喊了一声,“姐姐……”突然调转马头,命令全军向京城方向驶去。

脚步声渐行渐远,只余留地上一滩滩已经干涸的鲜血,许久之后,四周才逐渐恢复宁静,暮云微笑着抱着萧逸哲,伸手轻抚他脸上的伤痕,额头相对,柔声说道:“我们回家吧!”

萧逸哲眼中的笑容慢慢蔓延开来,他轻揽暮云腰肢,望着天空的落霞,这画面真美,顿时想起山林间渡过的那些平静日子,内心十分怀念。

他淡淡的回应着:“好,我带你回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