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订婚/闺蜜如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爸爸决定的事似乎也就改变不了了,我和我妈想去劝,毕竟风险太大,我爸却一眼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他说:“你们不用再说了,你们想说什么我都知道,这人活着谁没有一个死,早死晚死还不都一样。药物也治疗不下去了不开刀我迟早也要走,倒还不如试试,至于风险·······做什么事没个风险呢?要真下不来了也是我命!”

话虽说到如此,但真正做的时候还是难受的。何珊从进了这个房间开始就一直沉默,直到听到父亲说完这个的时候才缓缓地抬起了头。

她眼睛里裹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不透也道不明。忽的她向前走了几步,对着我爸问道:“你真的决定了吗?”

显然我爸也没想到何珊会过来,于是迎上去的目光既有欣喜也有期待。

“爸决定了,你不用担心!是福是祸都是躲不过的”

何珊立马扭过头,辩驳道:“我才没有担心!”可她收回的视线里明显夹杂了点点晶莹。

我爸向她招手,她咬着牙愣在那里依旧一动也不动,好久我爸爸终于放弃才缓缓道:“珊珊啊,爸爸有一件事要求你!”

“什么事?”

“你能答应爸爸吗?”

“你不说什么事我怎么答应!”何珊态度依旧不好,不仅让人觉得她说话态度冲,而起还总觉得她浑身都带着刺似得。

其实那一刻我真的是无法理解她了,之前因为醉酒我还对她有了些小小的改观,谈不上彻底但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怀着恨意了,可是如今我却觉得她当真是铁石了心肠。若不是我知道我爸会护着她,我想以我的脾气我早就应该把她轰出去了。

直到后来吧我才真正的去理解这种感觉,其实谁都没有资格去给一个人下定义,更没有资格去给谁规划他的态度,很多时候你觉得可以的事到了对方身上很有可能就成了一种禁忌,你无法去揣测对方的心情和想法,更无法去体会那样的一种心境。就像很久以后何珊和我说的,她不是没有心软过,只不过过去的那个自己把现在的自己束缚得太深,以至于她走不出去,别人也进不了。

爸爸问何珊和宁建结婚的事,何珊无言了好久,然后却把目光投向了我。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也觉得不应该和我扯上关系,于是避开她的目光走到了邱左杰身边。

邱左杰会意,含着笑把我揽了过去,他的手贴在我的腰上,掌心的温度隔着衣服从最外层的皮肤透入,我扬了扬脑袋对着左杰看了一眼,也就那一瞬间顿时觉得踏实了好多。

是的,只要有他在,我就不怕什么。

何珊扬了扬嘴角,不是笑,而是一种表情的牵扯,像是无意又像是有意,她的视线始终都停留在我的身上甚至没有挪开分毫。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只好开口提醒道:“爸在和你说话呢!”

何珊想要的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我也曾试着猜测她会用什么话来回答,但事实证明对于她我真的猜不到。

“珊珊,爸········爸时间不多了!”

“所以呢···········”

“爸想看着你和夏夏结婚,你们都是我心上的一块肉,不看着你们有个归宿,我走得也不安心!”

何珊没有回应,于是我爸就接着说了下去,“你之前和我说你和那个叫宁建的孩子在一起,爸······知道他,是个好小伙子,既然你都想结婚了那能不能快一点,爸爸想参加你的婚礼!”

何珊苦笑一下,略带讽刺地说道:“以前怎么没见的你这么在乎我?我的人生你都缺席了20几年了,也不在乎在缺席这一次了吧!”

“何珊,不许你对爸爸这么说话!”

我终是忍不住了出来制止,当然她也自然不是我一句不准就真的会停下了的人。

当然这一次她没有再和我吵,像是压根就忽略了我的存在似得,她只不过仰着脸冷冷地站在我爸病床前。

听到她这么说我爸自然难受,于是原本蜡黄的脸上又染上了一层白。他的身子因为疾病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病号服裹在身上显得宽大的厉害。良久他颤巍巍地抬起头声音里夹杂了些许凄凉。

“珊珊,你不愿意爸爸也不勉强你,只要你喜欢什么都可以!”我想我爸对她的宽容已经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了,也可能是他觉得欠何珊太多了,所以想弥补。起初我并不能理解,甚至会因为这种过度的弥补而吃醋,后来想想何珊的经历,想想我爸的经历,于是大概也能理解几分。

人心都是肉长的,不得不承认何珊的童年过得不好有一大半原因是因为我爸和我妈,即便我没参与在里面,可我偶尔也会也一种罪恶感,即便这种罪恶感不是很严重,可是也足够让我对她保持一些怜悯。

何珊没再说话,只是沉默着,这一刻她的表情显得很是平静,两颗乌黑的眼珠子也深邃的犹如一湾潭水。

她终是挪了挪步子却不是走过去,而是径直掠过我们走到了病房门口,她伸手打开门背着我们说道:“我想想吧!”

何珊走了,没有给回答,甚至什么也没说,她把所有的事情都断在了这里,后面的剧情似乎要全凭我们想象。我爸一直扳着脸,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难过,缓了好久才从自己的情绪里走出来,然后对着我说:“夏夏,你和小杰······”

还没等我爸说完,我就抢着回答,“我和左杰准备订婚了!”

邱左杰拉着我的手,走到我爸面前,然后把我的右手抬了起来,“叔叔,我已经向夏夏求婚了,准备近期就订婚,结婚的话再缓缓,不过也不会太久,今年刚工作太多事情忙不过来,我想给夏夏做好的生活,所以两年内我一定会让自己成功!”

换了别人我爸可能不信,可是这些话从邱左杰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了,第一邱左杰的家世我爸知道,第二,邱左杰的为人我爸也清楚,所以有了这个承诺我爸爸自然也放心,他伸手对着我们招了招,示意我们两个人走近点。

我拉着邱左杰迈过去,然后把我们的手都伸了过去。三只手我在一起,我爸的掌心一点温度都没,却泛着湿湿的冷汗,我心疼,想哭,可是想到我哭了我爸只会更难受,于是就硬生生地把眼泪给吞了下去。

“夏夏,至少爸还能看着你嫁人,也算了了爸爸的一桩心事,就算爸爸走了,也能安心的多!”

我抽了抽鼻子,立马嗔怪道,“爸你胡说什么呢!什么走不走的!小时候我就说过爸爸你一定长命百岁,你不光要看着我结婚,还要看着我生孩子,你不是说想要个外孙吗,那我生了你可爱帮我带!”

想着不哭的,这么久大家也一直坚持到了现在,结果我这句话一说所有人都忍不住了,我妈妈一下子瘫坐在了一旁的陪护床上嚎嚎大哭了起来,而我们也则不禁地落起了泪。

生命的短暂,世间的瞬间万变我想我也是到这刻才真正的理解,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面对生死,即便这种生死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可是还是疼的喘不过气。

既然决定了手术那么就要抓紧时间,犹豫风险度太高,最后还是决定先办我和邱左杰的订婚宴再动手术。其实说的好听是为了凑个吉利的日子,但是实际上只是怕我爸爸没多少时间了。

左杰压根就没有向我求婚,或者说压根就没有时间,知道爸爸这个病后我就和他在私底下商量,我想着要是爸爸真的这么一走这是会有多少遗憾,于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我不结婚我爸爸一定会放不下心。

戒指是急急忙忙去买的,也来不及挑款式,现在戴在手上才觉得竟然不是自己想要的样子。邱左杰安慰我这只是权宜之计,以后所有的都会给我补上。我自然也不是真心在乎这个,只是忽的觉得人生中最重要的场合竟然这么冲忙,这样会多少有些遗憾。

邱左杰和他父母说明了情况,他们自然不会反对,知道我们俩谈的时候他们就极力地支持,现在因为我爸爸的病要订婚他们也表示理解。于是纷纷把工作处理了下专门请了好几天假回来和我们一起商量。

订婚宴没必要太隆重,可是我妈不让,说我爸爸等不到我和邱左杰结婚,所以要用婚礼的形式来办理订婚宴。我想了想觉得的确是这样,于是把想法告诉了邱左杰和他父母,他们都说没问题于是就交给了婚庆公司。

婚庆公司说这个的情况其实蛮多见的,于是给我们看了几个计划方案,我和邱左杰选了一个签了协议后就开始着手他需要我们办的事,其实也无非就是准备参加人员名单和节目人。

这里虽然在忙碌不堪,可是我爸的情况却更加不好,现在几乎已经进不了食了,我妈私下里哭着和我说怕是快了,我心脏一个劲地揪着疼,最后只能对着邱左杰说,“要不咱们再提前几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