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原来我没死/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早年跟随在老不死的身边,对于针灸这方面的研究颇有水平,老不死说他是天下第一,秦若便一直认为自己是天下第二。

而且当初老不死的为了考核自己的医术,抓拿来深山老林里最为恐怖的七八种毒蛇,其中秦若记得有三种毒蛇是变异的。

老不死把七八种毒蛇的毒液滴落在一个碗里,然后很霸气的一口吃着一个大蒜头子,端着海碗一口干了!

然后老不死的就躺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口吐白沫的对着秦若说道:“我的好徒儿啊,你可一定要按照为师教导你的方法救救为师啊,不然为师就驾鹤西去了。”

秦若当初很感动,感动的眼泪溢满了小脸,用老不死的教导他的针灸医治了他。最后终于不负所望,成功了。

然后老不死的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了秦若面前,并且为了奖励秦若学有所成,煮了一大锅肉。

秦若吃得饱饱的,第二天清晨的时候秦若上茅房的在后面发现七八条蛇皮,正是那七八种可怕的毒蛇。

他当场就吓傻了,对于老不死的恐怖再一次有了全新的认知。

当初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就算不用针灸医治老不死的。这家伙恐怕也不会死,有谁见过一边喝毒一边吃着大蒜头子的人吗。

“秦若,他的脉搏开始有节奏的跳动了!”一旁仔细关注牛德利的夏妃暄连忙惊喜的说道。

秦若呵呵一笑,点头说道:“我刚才用的是清血针灸法,他体内的毒液已经被我气劲给逼到了银针上。”

秦若说着,便是拔出一根银针放在了旁边的一盆清水里。

就见原本清澈见底的清水瞬间黑了起来,秦若很快便拔掉了所有银针,就在这时牛德利忽然挺直了身躯,一口黑色鲜血直接喷吐在了一旁的水盆里。

接连吐了几口后,红色的血液出现了,刘虎脸色一喜,道:“活了,活了!”

牛德利睁开了一双疲惫的双眼,他之前只感觉自己浑身无比的疲惫,神志不清,本以为就要死去了。

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有幸看到这世界最后一眼。

“这便是回光返照吗?”

牛德利嘴角溢出一抹苦笑,对着面前的秦若道:“帮主,恕我老牛没有办法陪您一起战斗了。”

转而,他又把目光放在了刘虎身上,苦笑了一下,说道:“刘虎,你这家伙,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你一起大口喝酒了,愿我们来生在做兄弟!”

听到牛德利的话,对面的秦若三人却是一阵哈哈大笑,尤其是刘虎笑的前仰后合,肚子都要笑抽筋了。

看到面前三人脸上所露出的笑意,牛德利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最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老脸一阵尴尬,聂聂小声道:“我我还以为要死了,原来我没死……”

秦若笑着摸了摸牛德利的肩膀,重重拍了几下道:“有我在,你想死都难。”

听到秦若的话,牛德利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只是重重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红魔帮总部,气氛寂静的可怕……

余灼坐在椅子上,堂主以上的高手全部到齐了。

毒蝎和杜冷站在场中间,低着头,似乎犯错了似的,剩余的几名堂主级高手则是在一旁小声的议论着着。

“杜冷,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派你们三人击杀蛮牛,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回来了?胖子呢?”余灼开口问道。

杜寒踏出一步,脸色带着一丝痛苦,和一丝对自己幸存下来的侥幸,说道:“帮主,胖子死了!”

“什么!”

听到这则的消息,四周五名红魔帮堂主级高手脸色哗然一变,仿佛听到什么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如果是一名普通的红魔帮成员开口说出这样的话,绝对会被处死,可是这句话是从仅次于帮主的高手,寒刀堂的堂主嘴中说出来,那么就不得不重视对待了。

而坐在椅子上的余灼双眼只是微微散发出一丝波澜,便很快恢复了平常的神色,以一种领袖般的口吻非常冷静的问道:“怎么死的?”

杜寒苦笑了一下,说道:“本来我们三人击杀蛮牛绝对是很轻松的一件事,哪怕是遇到恶虎也绝对不会输。可是另我意想不到的是,对方居然有一尊超级高手,他太可怕了,一招就秒杀了我。”

顿了顿,杜寒眼中带着一丝前所未有的惊恐表情说:“我怀疑他可能是化劲高手!”

什么,化劲?

听到化劲这两个字,在场所有人只感觉浑身战栗,这种级别的存在完全和气劲不同,一个是蝼蚁,一个则是高高在上的强者。

杜寒的话,使得五名堂主一脸惊骇!

而一直平在椅子上的余灼也终于沉不住气了,唰地站起身来,脸上带着一丝畏惧和惊疑的神色,“你确定真的是化劲高手?”

杜寒点了点头,却又是轻轻摇了摇头,开口道:“我也不敢确定,总之他实力非常的强,就算是十个我面对着他,我都没有胜利的一丝希望!他只用一击就把我击败了,不过并没有对我动手的念头,可能我在他眼中还不够资格死在他手里。”

“此事我知道了,但愿他不是化劲的强者,否则对方要屠杀我们简直如同探囊取物。”余灼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该死的,这种可怕的存在平日神龙不见首尾,怎么会出现这小小的滨海市,难不成恶虎真有如此大的背景,背后居然有这种存在坐镇。”

杜寒向前一步开口道:“不过帮主,还有一件事喜事,就是那叛徒重了毒蝎武器上的致命毒液,恐怕也没机会活命了。”

“没错,重了我那个毒的除非是气劲后期以上的强者可以运功逼出来,气劲中期必死!”毒蝎对自己的武器上涂抹的那些毒液非常的有信心,冷笑了一声说。

余灼点了点头,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不过脸色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蛮牛和恶虎现在走在一起,背后居然牵扯出了化劲这个等级的高手,还使得帮中第二高手杜寒受伤。

前者的事情在他眼中不足而虑,可是后者却是令他寝食难安,如果真的是化劲的高手在背后暗中协助恶虎的话,毒蝎的那点毒还真的弄不死蛮牛。

余灼的双眼凝重,他觉得这件事还有蹊跷。

如果对方真的是化劲高手,那么只需要报出自己的名号来,滨海市地下世界的老大就是他来坐。一个化劲高手根本不需要这般低调,他们在地下世界就代表着无敌。

由此可能推断,此人应该不是一名化劲的高手,他应该有所顾忌。不过实力轻易的击败气劲后期的杜寒,并且使得他连抵抗的实力都没有,对方很有可能是一名气劲巅峰的存在。

不得不说,余灼还真是一个人物,只是通过杜寒的寥寥几句话便是推测出秦若的真正实力出来。

顿了顿,余灼稍微平静的开口道:“那个血狼帮来历调查清楚了没有?”

一个堂主站出来,抱拳道:“回禀帮主,血狼帮的主要当家人就是恶虎和蛮牛。”

“哼,胃口倒是不小,莫非真以为自己的翅膀硬了不成!”余灼冷哼了一声,开口道:“好了,现在先不用和血狼帮作对,毕竟对方可能有那种层次的高手。”

又一个堂主站出来,一脸不不忍的开口道:“帮主,难道我们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地盘被那群砸碎抢走了?”

“是啊,不能啊。”

“千万不能,毕竟地盘可是我们红魔帮全体上下的兄弟们用鲜血打下来的!”

余灼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表情,说道:“此事我知道,哼,既然对方有高手,那么我也只有请真正的高手来了。”

几位堂主听到帮主的话,顿时放下了心中那份担心的神色。

余灼目光看着杜寒,说道:“杜寒,把击伤你的那位高手身份调查清楚,哪怕对方真的是化劲级别的存在,我也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让他知道得罪我们红魔帮的下场!”

“是帮主!”杜寒点头,内心对于余灼开始产生了一种本能的畏惧。

帮主连那个年轻人这种存在的人都不畏惧,红魔帮真的要在这个男人手中彻底的崛起吗。

……

牛德利睁开了惺忪的眼睛,睡了一整天使得他浑身都带着酸痛的感觉,穿着人字拖向着三楼的阳台上走去。

牛德利发现秦若正在阳台上躺在椅子上看报纸,表情一愣,随后连忙走过去道:“帮主。”

秦若转身,看到牛德利后呵呵一笑,说道:“醒来了,身体感觉好些了吗?”

牛德利重重点了点头,兴奋道:“已经好多了,帮主您简直是太神了!”

秦若笑道:“既然好了,那还死在我这边干什么,还不去干正事。”

牛德利嘿嘿一笑,一手把缠绕在右臂伤口的白色崩掉撕掉,就见原本伤口的地方已经结成了疤,他活动了一下筋骨道:“帮主,属下这就告退!”

秦若点了点头,在阳台上目送着牛德利的离去背影,嘴角轻轻噙着笑。

秋季的白天往往都非常的短暂,秦若看了一小会儿报纸,天色便黑了下来。

戴可妮第一个回来,不多时夏妃暄开着一辆红色炫酷的法拉利也回来了,令秦若感到惊讶的坐在车里的居然还有洛静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