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敢碰我兄弟者,死!/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虎虎目闪动着逼人的光芒,握住拳头快若闪电犹如子弹般的出击,直接砸在了刘家成的手关节上,就听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只见刘虎的这一拳轰碎了刘家成手关节,下一刻直接把刘家成的脑袋狠狠的按到在酒桌上。

砰的一声,脑袋撞击酒桌的声音格外的响亮!

全场所有人直接呆住了!

用一句简单的成语来形容就是呆若木鸡,不少人嘴巴张的似乎都能连续吞下好几颗生鸡蛋。这TM的没有开玩笑吧,堂堂滨海市第一大势力铁血兄弟会的老大,居然被人用手按住脑袋狠狠的砸在了酒桌上!

一想到这个令人眼球都要爆炸的事情,滨海市大大小小势力代表此刻全部呆滞住了!

幻觉,绝对是幻觉!不可能的,刘家成不可能弱成这样地步啊。

然而,事实就这么活生生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恶虎那粗壮有力的手臂青筋弥漫,一只手狠狠的按住了刘家成的脑袋,砸在了酒桌上。

刘家成想要挣扎,可是他如何是刘虎的对手,只是单手就被控制住了!“小辈,在老夫的眼皮子底下还这么嚣张,你算是第一个人!”坐在首座位置的白谷秋开口,声音没有多么的愤怒,仿佛是一潭古泉流动的声音,让人有一种安静的感觉。

只不过,在这安静的底下,却隐藏着数不尽的可怖杀机。

恶虎松开了手,刘家成身躯微微一晃,额头隆起了一个巨大的疙瘩。他用愤怒到足以杀人的眼神瞪着刘虎,随后走到了白谷秋的后面。

“恶虎,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刘家成愤怒的说道,今日不能输赢,他已经输了一筹了。至少自己永远在恶虎的面前抬不起头来!

刘虎淡淡睹了他一眼,嘴角翘起一抹不屑的弧度,直接无视了!

刘家成在他眼中看来根本不算什么,刘虎自认为自己如今的实力已经接近气劲巅峰了,等闲的气劲后期强者在他眼中跟一名气劲中期的武者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

“敢问阁下是?”刘虎抬起了双眸,盯着坐在首座的这个中山装老者,开口问道。

“老夫白谷秋!”中山装老者回答道。

听到白谷秋这三个字,刘虎的双眼陡然一变,而后双眼变的阴厉起来,冷冷开口道:“白谷秋,原来你就是家父所说的白老贼,今日我恶虎一定要杀你这个老贼!”

全场诸多人见到这幕都是愣住了,怎么,这恶虎居然跟白谷秋前辈还有仇?

白谷秋双眼闪动着奇异的色彩,开口说道:“哦?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刘蟒河!

刘虎一字一句道。

听到刘蟒河三个字,白谷秋直接站起身来,双眼闪动着愤怒的神色。

目光再看向刘虎时,已经带着杀意,冰冷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刘蟒河那个老王八的儿子,小子,今天你遇上了我,就是你的死期!”

刘虎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父亲在他小的时候曾跟他说过,他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仇人,而白谷秋就位列其一。

早些年的时候这两人原本是朋友,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利益而产生了分歧,最后和大多数人一样,成为了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两人成为大敌还有着一段很长的故事。

只不过这不是重点,刻在刘虎脑海中的记忆就是,白谷秋此人就是父亲的仇人!

既然是父亲的仇人,自然也就是他这个做子女的仇人!

“白老贼,今天我恶虎就算豁出去这条命,也要将你拿下!”刘虎冷漠开口道,表情狰狞,充满了杀意在里面。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小的气劲高手,如何能杀的了我!”白谷秋淡然一笑,丝毫没有把刘虎放在眼中。

在他看来,气劲后期的存在无非就是一只比较强壮一点的蚂蚁罢了,他挥手之间便能击杀。

“哼,看招!”刘虎低喝一声,犹如虎啸山林,下一刻伸出手臂,五指变爪,双眼闪动着可怕的杀气。

“猛虎爪!”

爪声呼啸,似乎可以撕裂空气,快的带起了一连串幻影。刘虎这一强大的招式直接轰在了白谷秋的面前。

白谷秋的神色依旧是那么的风轻云淡,开口淡淡笑道:“实力不错,天赋也比你老子刘蟒河强多了。可惜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算天赋再强也是白搭!”

白谷秋轻描淡写的拍出了一掌,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的剧烈,一掌就把刘虎给拍飞了七八米远。魁梧犹如野兽的身躯,直接被砸在了一张酒桌上,那酒桌也被那强进的内力劈成了两半。

刘虎艰难的起身,咳出了一口鲜血,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双眼之中红光弥漫,脑海里面的杀意从未有过如此的强烈!

“白老贼,我要你命!”刘虎怒吼道,迈着沉重的步伐,狠狠冲向了白谷秋,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白谷秋的神色微微一滞,自言自语道:“能抵挡我一成力量的气劲后期,居然没有死也没有重伤,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这个小家伙的生命力还真的是很可怕啊,至少在气劲这个境界,能杀死他的几乎不可能了!”

顿了顿,白谷秋的双眼立刻变的阴冷了起来,笑道:“不过很可惜,老夫早在五年前就突破到了气劲二重天,不要说一名气劲后期的小辈了,就算是同级强者,老夫都有必胜的信心!”

刘虎挥手,带着可怕的杀气,低吼道:“虎魔掌!”

呼啸声犹如猛虎掠地一般,带着惊人的气势,深白色的拳头仿佛拥有无尽的力量。直接轰向了白谷秋。

“破!”

白谷秋口中只是平平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两人拳掌相撞,刘虎那魁梧的身躯直接飞了出去,这一次摔的更惨,伤的也更重。

噗!

刘虎嘴角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一拳他受到了内伤,脸色有些苍白。艰难的爬起来看着远处对着自己露出似笑非笑的白谷秋,他知道自己和他的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

内心苦涩的一笑,刘虎看着慢慢向自己走来的白谷秋,眼神却又陡然便的的犀利了起来。带着那股对自己生命的漠然!

“小子,今日你必须要死,于公于私我都要杀了你!”白谷秋缓步走来,淡淡开口道。

于公,铁血兄弟会花了极大的代价请自己,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杀掉刘虎。而于私,此子乃是自己仇人的儿子,如何能不杀!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老贼,你别嚣张!”刘虎呸了一句。

白谷秋距离刘虎越来越近,就在这时,两个男子抵挡在了刘虎的面前。

“小辈,滚!”白谷秋脸色冷淡的看着面前阻挡自己脚步的两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老匹夫,你想要杀我兄弟,先从我的身体上迈过去!”牛德利粗声憨气的说道。

“休想杀刘虎!”鲁源也是冷哼一声道。

“哈哈,笑话,你们以为就凭你们两个气劲后期的小辈能抵挡住老夫的步伐,给我去死!”白谷秋阴冷的眼眸里流转着杀气,话落便是直接挥掌向着面前的牛德利和鲁源二人击杀!

“霸牛拳!”

“战雷锤!”

牛德利和鲁源两人一上来便是动用起了自己最强的招式,两人合二为一的招式就算是一名气劲巅峰的强者都要占比锋芒。

不过很可惜的是白谷秋拥有着压倒性的绝对力量,两人直接被砸飞了出去!

看着摔倒在地上的二人,白谷秋的双眼露出一抹冷笑,说道:“两个废物也敢阻挡老夫的步伐,待会和你们二人算账!”

说着,白谷秋离刘虎的脚步越来越近,看着一脸刚毅神色的刘虎,白谷秋笑着说:“小子,你还是在我手中第一个能在生死面前面不改色的人。不过很可惜,你是我仇人的儿子,所以你必须要死!”

话落,白谷秋猛的挥手,一股无形的气势释放了出去,手指尖凝聚出了一丝金色的光芒。下一刻眼中杀气毕露,低吼道:“去死吧!”

“住手!”

就在白谷秋手指即将要落在刘虎身上时,远处忽然传出来一声戾喝,这股喝声充斥着狂猛霸道在里面。震人心魄,使得人的脑袋不由自主的产生眩晕。

白谷秋收回了手,缓缓抬起头,全场也随着这句话而把目光放在了门外。

只见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英俊男子走了过来,脸色冷淡,眼神深邃如浩瀚天空的星辰。渐步走来,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白谷秋谨慎的看了一眼迎面走来的男子,他感觉到此人对自己有非常大的威胁,而一直坐在酒桌旁看戏的余家二少爷和余伯等人则是直接起身,脸上写满了惊骇。

是他!

“你是谁?”白谷秋开口问道。

秦若没有回答,只是安静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香烟,默默点燃,吸了几口。

悠哉的吞吐着云雾,突然鹰眼瞪向白谷秋,“敢碰我兄弟者,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