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价值千万的回馈/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秦若发现肖若琳的脸上,顿时荡漾起了开心的笑容,一张绝美的容颜使人看上去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肖若琳绝对拥有着一张倾国倾城闭月羞花般的容貌,此刻近距离的打量着她,秦若一时间不由得呆住了。

还是身后的夏妃暄见到秦若的模样,立刻用手在他腰间使劲的捏了一下,秦若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立刻歉意的一笑。

“秦先生,这是您的家吗?”肖若琳淑女的坐在真皮沙发上,目光打量着这座别墅,美眸之中露出惊讶的神色说道。

这座别墅骤然看起来不算太豪华,但是布局却是非常的有具有大家风范,而且用具摆放的位置也都是很讲究的,低调中带着尊贵,尊贵中拥有着不一般的奢华。

这座别墅的主人,想必也是一个非常具有品位的人。

秦若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呵呵,真的很不错呢。”肖若琳很欣赏的说道。

林嫣儿这时候说道:“肖小姐,这次您来我们滨海市开演唱会,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没有想到遇到这事情,真是太抱歉了。”

“林警官,您不用这么说,我来这里反而给你们添麻烦了,甚至还拖累了你。”肖若琳知道滨海市警方因为救自己损失了很多人,内心也是有些过意不去。

“好啦好啦,你们两位大美女只要没事就好。肖小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魅力芝集团的总裁洛静雅,你有没有兴趣来给我们公司拍一个广告,价钱随便你开!”一旁的洛静雅笑着说道。

“洛姐姐,你的魅力芝化妆品我也是有所耳闻哦。这样子吧,等我有空,专门来一次滨海市,给你拍广告怎么样,并且免费给你拍,我下午就要乘坐飞机离开了。”肖若琳笑着说道。

“真的吗,好啊!”洛静雅开心的点了点头。

以肖若琳的身份和名气来为魅力芝集团打广告,那效果简直是不敢想象的,对于公司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尤其是听肖若琳要免费给自己公司拍广告,那简直就是中了五百万大奖,不对,五千万大奖一样!

以肖若琳的名气,随便接一个广告,一年都得大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笔钱省下来可以做许多事情。

几女处于一种非常和谐的气氛中洽谈着,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仿佛认识了许久一样亲密,不时传出铃铛般的清脆笑声。

聊天的内容也很快就涉及到女人方面了,比如化妆品啊,冬季的时尚衣服啊,秦若听了一会儿便是笑着起身离开了。

秦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肖若琳赠送给自己的礼物。

看到是一块黑色的手表后,心中的一丝期待感也一下子下降了不少,一块手表有什么大不了的。

虽然这是一块造型看上去很耐看的黑表,欧洲中世纪的复古风格加上纯机械调控,看上去是那么的死板,毫无性格可言。

不过秦若却是惊奇的发现,这块手表越看越吃惊,看了一会儿发现这块黑表低调中却透露着尊贵的奢华气质。

秦若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块手表后,连忙打开电脑输入了自己资料,当看到页面关于这块手表的介绍后,秦若的嘴巴不由自主的猛的的张大。

下一刻,他不敢置信的惊呼道:“天哪,居然是劳力士最昂贵的奢华品牌贵歌华诗雷图,丫丫的,赚了,真是赚大发了!”

男人都希望拥有一块好表,而这块手表正是秦若一直很喜欢的一款,只不过因为价格是原因迫使他没有购买。

这款歌华诗雷图被誉为表中之王,用的是欧洲曾经最著名的家族歌华诗雷图命名的。据说这个家族是欧洲中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一个家族。出现了五个公爵甚至还有一个亲王,尊贵性毋庸置疑。

这块表由经验最丰富的师傅纯手工打磨制造,一块手表往往需要几十个人历经一年多时间才能够完成。其造价成本之高昂和机械机芯之精确,至今仍难以企及。

就算是电子发达的今天,准确率依然没有这块手表精准!

秦若有些兴奋的带上了这块手表,走到镜子前照了照,十分的满意。

据说这块表,每年劳力士公司只限产九百九十九块,一块手表的价格就高达一百万美刀。

虽然手表的价钱是死的,只有一百万美刀,但是喜欢这款中世纪贵族风味手表的有钱人实在是太多了。导致这块手表的拍卖价格从来没有低过一百五十万美刀以下的。

在华夏,这块手表甚至能卖出一千万华夏币的天价!

肖若琳赠送给秦若的这块手表诚意十足啊!

接近一千万的回馈!

秦若平复了内心激动的心情,望着窗外又缓缓飘落下的雪花,他站在透明的玻璃外静静的看着外界的大雪,面色冷淡。

夏妃暄今天和秦若说的话,他一直都记在脑海之中。

秦若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从自己的身上抢走她!

妃萱,你放心,你要去上京,我陪你一起去!

秦若的眼神露出无比坚毅的目光。

一直站了许久,直外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开到别墅外,肖若琳被几女送到门外时秦若的目光才放到了下面。

看着肖若琳离去的背影,秦若嘴角露出一抹微微笑意。

黑车上。

一名上了年纪的中山装老者对着后车座的肖若琳说道:“小姐,到底是哪个混蛋敢雇佣残豹佣兵团绑架您,这件事老爷已经派人彻查,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小姐您放心,只要我在一定不会让您受到任何伤害。”

肖若琳微微一笑,说道:“肖伯伯,若琳麻烦您了,您大老远跑过来专程保护若琳。”

老者连忙说道:“小姐,老夫是从小看着您长大的。您在我心目中就是我最亲近的人,这次您回家后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嗯嗯。”肖若琳点了点头,最近她也有些累了,尤其是经历了绑架这件事。

“小姐,你这次不是拜访了一个救您的人吗,那个人您感觉怎么样?”老者笑着问。

“他啊?很年轻呢!”肖若琳笑着回答。

“哦,有多年轻?”老者惊讶的问。

“才二十多岁,比我大一两岁估计。”肖若琳认真的回答道。

“天哪,这么年轻的人就能从残豹佣兵团的手中,把您给救出来,不敢想象。华夏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啊。”老者惊讶的感叹了一声,未曾想到几十年没有踏入华夏这块古老的地方,居然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

黑色的轿车慢慢消失在了无尽的雪花之中。

雪越下越大,银装素裹下的滨海市别有一番美景。

原本热闹的路道也随着冬季的到来变得安静了许多,路上鲜有行人,依稀几个也是裹紧棉袄快速的走过。

在这个冰天雪地天气,没有任何人愿意出门,都是躲在温暖的家里和家人渡过寒冷的冬天。

一处不起眼的巷子口,出现了一名怀中抱剑的少年和一名穿着道袍的老者。

少年的年纪大概只有十岁,长相十分的清秀。个头也属于消瘦,很文质彬彬的那种。

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是他的一只眼睛紧紧的闭合着,不知瞎掉了还是什么原因,而且面部表情非常的木讷呆板,和清秀的气质完全不符合。

对面的道袍老者发须皆白,看起来很有仙风道骨的味道。一张脸丝毫不见任何老态,更别谈皱纹,看起来道骨。

道袍老者对着少年道:“狂歌,这次你下山,师傅就只送你到这儿了。日后在红尘中历练,一切的造化就要看你自己了!”

“弟子谨记师傅之言!”少年木讷的回答道。

“恩,你去吧。滚滚红尘中别看眼前都是凡人,说不定你拐个弯就能遇到高手!”道袍老者摸了摸花白的胡须,笑着说道。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听着道袍老者在说。

“好了,师傅要离开了,狂歌,你好自为之!”道袍老者笑了笑,在少年木讷的眼神之中,老者很快的便是消失在了漫天大雪里。

少年怀中抱着一把古朴的青色长剑,一个人静静的走在漫天雪地里面。

依稀间,他发现前面有着一家武馆,武馆的牌匾龙飞凤舞的写着云飞武馆,不少人来来回回的出入着。

年轻少年眼神一亮,他自言自语道:“师傅跟我说了,这个世俗中高手不少。我在红尘中历练也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实力,不知道在这家武馆会不会遇到高手呢,我得去试试。”

少年带着好奇的想法走进了武馆里面,武馆里的人不少,数百个穿着运动服的男子在打着沙袋,嘿哈之声不断在武馆内回响。

不少人发现了这名怪异的少年都是露出了惊讶的眼神,少年的打扮很朴素,这倒没有什么。可怀中抱着一把长剑这就显得很奇异了。

一名教练走过去对着少年说道:“你是来报名参加我们云飞武馆的吗?”

少年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可不可以和你们这里的高手较量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