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让我出手,你不配!/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慢着,我让你喝酒了吗?”汪晨看了一眼胡大亮,胡大亮闻声停止了动作,苦笑的看了一眼汪晨,随后缓缓放下了酒杯。

汪晨鼻子冷哼了一声,随后目光放在了秦若身上,眼中流转着不屑和轻蔑的目光。淡淡的开口道;“小子,我汪晨在南阳省纵横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在酒桌上不给我敬酒,你很嚣张啊!”

听到汪少的话,四周不少人都是感觉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从汪晨身上散开。一想到汪晨的恐怖,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作为南阳王的儿子,龙帮的少东家,汪晨在南阳省可以说的上是只手遮天。他说今夜谁那人就活不到五更天。

看着秦若,一些原本人甚至有些开始同情他起来。

“小子,你惹谁不好,偏偏要惹汪晨,这下你要倒血霉了!”

“真嫌命活的不够长了,在南阳省汪晨就是阎王的儿子!”

此刻,就连胡大亮也妥协了,轻轻对着秦若说道;“老大,你就站起来给汪少敬一杯酒吧。不然您今天真的很难出去。”说着,胡大亮目光忌惮的看着外面站着的七八名保镖。

华夏一些有钱有势的富二代出行,身边都伴随着保镖。胡家也给胡大亮安插了几名保镖,不过胡大亮这个人广交朋友结善缘,倒是没有惹过仇家。也就拒绝了家里人的提议了。

不过自己的两名保镖和汪晨的这些保镖有着天壤之别。一般公子哥们的保镖是一些退役的军人,有钱的呢会选择比较昂贵的退役特种兵作为自己的保镖。然而据说汪晨的保镖,一个打十个特种兵都没有问题。

据传说,这些人都是武者!

胡大亮虽然不清楚自己这老大的底细,虽然觉得秦若比较神秘。可是和汪晨比起来,却也是差的太远太远。

秦若目光平淡的看着一样汪晨,脸色始终带着古波不惊的神情,淡淡开口道;“让秦某人敬酒这并非不行,不过,阁下你还不够资格!”

说着,秦若独饮一杯酒。

全场气氛一瞬间寂静了下来,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听到,一些滨海市飞富二代们都瞪大眼睛看着秦若。他们如何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这样跟汪少说话!

简直是太出乎他们的意料。

就连坐在汪少腿上的高玲玲此刻美眸都闪烁着惊愕的神情,自己这个老同学真的有这么大底气,连号称南阳省第一公子哥的汪晨都不放在眼里吗。

说实话,高玲玲内心还是有些偏向于秦若的。毕竟是三年的同窗情谊在里面,可是现实告诉人如何做人。

秦若,根本不可能是汪晨的对手。

胡大亮吞咽了一口吐沫,他此刻真的有点害怕了,秦若也简直太不把汪晨放在眼中了吧。内心说实话都有点后悔喊秦若来了。

汪晨的脸色有点黑,他觉得眼前这小子纯粹是在挑战自己的耐心和底线。

“你说我不够资格?那么我就问问,我汪晨作为南阳省第一少爷,到底有没有资格!”汪晨一双眼露出阴沉的目光,缓缓开口问道,语气越来越阴冷冰寒。似乎是暴风雨来的前奏。

整个包间内一片安静,全场除了心跳声外便没有了其它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放在了秦若的身上。

秦若看着汪晨,漆黑的眼眸看着汪晨,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说;“你确定要我说实话吗?”

“呵呵,你今天说不说实话结果都一样。”汪晨开口道,他已经决定不放过眼前这小子了。

秦若点了点头,轻轻喝了倒满一杯酒,看着纯白如玉的酒液,目光轻挑的看着汪晨,说道;“那好吧,我就跟你说实话吧。你算什么东西?不就是依仗着你父亲南阳王在外面作威作福而已的东西。要敬酒,除非你是汪凯,不然,一个小小的南阳省第一少爷,还不够我敬酒的资格!”

秦若说着,点起一根烟,缓缓吸了起来。

全场又再一次震撼了起来,只不过这次震撼已经带起了惊骇的倒吸声。

不少人都是互相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脸上读出了一个答案,那就是这小子绝对是疯子。

对,不要命的疯子。

居然敢在汪晨面前说他的资格不够,除非他老子汪凯也就是南阳王过来,这小子才会敬酒。

这,这简直就是太不把汪晨这个南阳省第一少爷放在眼里了。

胡大亮此刻吓的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双腿在轻轻的打着靶子,他认识汪晨也有些许年了。这期中也曾见过有人不把汪晨放在眼里,可那都是在不知道汪晨背景的前提下。当听到人说出了汪晨的身份后,那些人都是跪在地上不断磕头祈求原谅放过。

可自己这‘牛B’的老大,居然一点都不把汪晨放在眼中。如果秦若今天能够平安的走出去,胡大亮绝对此生一辈子都要拜秦若为老大,把他的雕像放在自己的屋子,每天要拜三拜保佑自己一切顺利。

可是显然,秦若一点机会都没有。

不论是在场的汪晨那群可怕的保镖,就说汪晨自己,传说也是一名实力非常强大的武者。普通人根本进不了其身。

“小子,当你说出这句话后,你再我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汪晨开口道,目光里面的秦若的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尸体了。

秦若淡淡吸了一口烟,坐在原地说;“就凭你还有你那几个垃圾保镖,也学阎王判生死?”

秦若的语气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汪晨站起身来,一巴掌直接拍在了桌子上,就见坚硬的桌面居然被活生生的打碎一块出来。汪晨阴郁的低吼道;“给我把这小子打死!”

“是少爷!”在门外的保镖们早已经等候多时了,当听到主子的一声令下后,便是毫不犹豫的向着秦若冲了过来。

八名保镖,五名气劲初期,三名气劲中期。

八道惊人的气势散出。

秦若坐在原地未动,一名气劲中期的武者已经冲了过来,一拳狠狠的向着秦若的脑袋砸去。距离秦若的脑袋不足十厘米。

“哼,小小气劲之辈,也敢向老夫出手!”秦若一杯酒喝完,缓缓起身,庞大的化劲三重天气势骤然释放,那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气劲中期武者直接被这股可怕的气势弹飞了出去,就连剩余七名武者也都是站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

全场一片愕然!

那名被气势弹飞的气劲中期武者口吐了一口鲜血,虚弱的躺在墙壁上目光看着十几米外的秦若。震惊的吞咽了一口吐沫。

此人,居然是传说中的化劲武者。

绝对是化劲武者,也只有化劲武者才能控制如此可怕的气势,并且能让气势伤人。

好可怕,我居然像一名化劲出手!

一想到这个结果,该气劲武者就感觉到内心一阵胆寒,真是不要命了!

气劲和化劲虽然一字之差,但是实力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根本不能够用言语来形容。一名最弱的化劲强者,都可以辗压一群强大的气劲后期武者,更不要说自己一个气劲中期的菜鸟了。对方一根手指头就能让自己毙命!

而另外七名武者此刻也都是带着惊骇的目光看着秦若,根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秦若目光冰冷的扫视着几名武者保镖,保镖们对视了秦若的双眼后纷纷的低下了头颅,跟不敢与之对视。此人的眼神虽然平淡,可是在平淡中却蕴含着可怕的杀意,这股杀意能令人胆寒,唯有在龙帮的堂主和金刚中看到过如此可怕的杀气。

难怪此人根本不把汪少放在眼里,化劲级的武者就算是一个毫无身份的人,也会被人尊敬。因为本身就是代表着势力,哪怕是南阳王的儿子,也不能随意得罪一名化劲武者。

汪晨此刻见到这幕也是露出了一脸惊骇至极的表情,未曾想到眼前这个普通年轻人居然是如此可怕的一尊存在。很快脸上就浮现出了掐媚的笑容,弯腰说道;“前辈,这这是误会。”

汪晨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被秦若挥手打断了,目光冷淡的看着汪晨。汪晨只感觉浑身冒着深深寒气,秦若开口道;“你认为我再跟你开玩笑,一个气劲中期的武者,你有什么底气像我出手?”

听到秦若的话,汪晨内心苦涩一笑,以他这个年纪气劲中期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也不低。毕竟是二十出头的模样,虽然比不上父亲嘴中说的上京那群华夏最可怕的天才,但至少在南阳省这个小地方来说,也是罕有对手的。

可如今,一个年纪和自己相差无几的人,光是凭借着自己的气势就压倒了自己所有人。这令汪少备感打击,一时间有些痛恨自己这些年没有不努力修炼,把自己的修为提上去,反而整日花天酒地干一些无意义的事。

“前辈,我错了!”汪晨低下高贵的头颅说道。

“自掌三次,我替你父亲训你!”秦若冷冷说道。

“你说什么,让我自己打自己三个巴掌?这绝对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