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怨恨升级/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穆宁珠笑颜如花,穆念慈同样高深莫测的样子,其余九大世家的人立即明白过来,原来是她们偷偷去请出秦家老祖的。

秦无缘心中一沉,老祖放弃闭了二十多年的死关,今天居然出来了,可见对这事的重视。他彻底明白了,现在想要当场格杀秦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老祖,您不是说闭死关吗?您的身体要紧,还是不要操心这些……”

秦天殷却根本没有理会儿子关切的话语,由秦无念推着轮椅走到了秦若面前,满是皱纹的一张脸庞,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火狼纹身。

“你……就是秦家老祖?”秦若有些不知所措。

他之前配合大师兄说自己是秦家人,完全是相信后者不会害自己,到底是不是,他顶多只有四成的把握。现在出现一个或许可能是自己亲爷爷的老者,秦若百感交集,不知该说什么好。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全场鸦雀无声,气氛凝重。

一只蜡黄的枯骨缓缓伸了出来,斜斜向上,朝秦若胸口摸去。越是靠近,那只手掌的速度就越慢,虽然只是不到两尺的距离,却仿佛万里之遥。

“火狼……焰纹……”

含糊不清的话从秦天殷口中吐出,颤抖从手掌蔓延到手臂,然后遍布到全身。

所有人都能够看清楚秦天殷的神态。

这个虽然下身瘫痪,但依旧拥有强大无比的修为的老者,随便说句话都能够让整个上京震动的秦家老祖,而现在,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筛糠一般抖个不停。

激动,无以复加!

已经可以肯定秦天殷会说什么了,十大世家的人,除了秦无缘等少数几个,都在等着从他口中听到决定性的那句话。

“这火狼……我已经二十多年不曾见到了啊!”秦天殷老泪纵横,泪珠滚滚而下。看着秦若的脸庞,记忆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全场沸腾!

夏妃暄喜极而泣,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庞,激动的潸然泪下。

“妃暄,这下好了,看来秦若真是秦家人。”夏腾飞心中也放下一块大石,调侃了妹妹一句:“你们有希望哦!”

龙无道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如果仔细的话,还是能够从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中看出点热切。至于天炎小队以林炎为首的几人,已经兴奋的当场跳了起来,嗷嗷乱叫。

“祖爷爷,当心有阴谋!”见势不妙,秦风哑着嗓子喊了一句,还冲到秦天殷的轮椅前跪下。

“对啊,老祖,要谨慎啊!”秦无缘也大急,忍着被老祖责罚的危险,宁死也想扭转事态。

他知道自己要是不拼一把,恐怕彻底无法挽回了。无论是当年的事,还是今天发生的,他和秦若已经是不死不休。

使了个眼色给支持自己的两个长老,秦无缘走到秦天殷面前,三言两句将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不过话从秦无缘口中说出,秦若自然成了捣乱婚礼,强抢他儿媳妇的凶狂之徒。贪图秦家的权势,垂涎夏妃暄的美色,目无尊长,肆意妄为等词语,统统强加在秦若身上。

“老祖,事出突然,要仔细调查才是啊。”秦无影和秦无火自然帮着家主,对秦若怒目而视。

一扫众人,秦天殷面露不悦:“我秦家儿郎岂是这样的人!”

“祖爷爷,这小子根本就不是秦家人,他是冒充的!”秦风指着秦若大喊。

“胡说,当年我亲手纹的火狼,难道会不认识吗?”秦天殷终于暴怒,狠狠的一掌拍向轮椅扶手。

“轰!”

千年黑铁木制成的轮椅,坚硬程度比钢铁还要强三分,在被秦天殷这个面容蜡黄的老者随手一拍之下,竟然化为碎块,四散飞溅。

不止如此,秦天殷在狂怒中爆发出的真力,仿佛没有被压制一般,化作一股无形的气团,朝四面八方散去。凡是被波及到的人或物,统统排山倒海般朝后倒去,惊呼四起,烟尘大作。

秦家老祖,虽已老,不可敌!

叶家、吴家、夏家、刘家、王家等所有的家主,心中暗生警觉。秦家有老祖秦天殷在,排名第二,实至名归啊!

亏得留在场的基本都是修为不错之人,虽然慌乱了一阵,毕竟秦天殷发怒的对象不是他们,也还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一阵混乱之后,好容易重新平静下来,秦天殷的轮椅只剩一半了,他却依旧稳如泰山的坐着,毫不在意。

“老祖息怒!”秦家人终于胆怯。

不敢再乱说话,秦无缘低垂着头,恭敬道:“既然老祖为此事出关,那么验证之事就交给老祖定夺,孩儿们绝不敢有丝毫意见。”

炯炯有神的双眼扫过众人,注视到百变阎王钟大勇的时候,秦天殷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最后依旧放到秦若身上。

淡淡的语气传了出来:“无念,我秦家中人的火狼纹身,是能够随意被人仿冒的吗?”

“不会!”秦无念平静的道。

平静中却带着无比的坚定,丝毫没有犹豫就回答了,仿佛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如同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秦无念是秦家六长老,平时一直都是跟在老祖身边服侍,做端茶更衣的这些琐事,看起来就跟普通下人一样。

但因为他常年跟在秦天殷身边,虽然修为只有化劲七重天,但却没有任何人敢得罪他。不只是他没有争权夺利之心,而是除了秦无为之外,老祖秦天殷最看重他。

双手扶在只剩半截的轮椅后背上,秦无念一边支撑着老祖的身体,一边解释道:“凡是我秦家儿郎,均会在出生的一月内,由老祖亲手纹上特殊的纹身。纹身配合我秦家的九转灭世诀,修炼起来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只要运起九转灭世诀,火狼额头上的火焰就会发红光,仿佛一团真正的火焰一般。”

“没人能够仿冒!”

“哼!如此简单明了,竟然不知道如何辨真伪?”秦天殷冷哼一声,语气中透着强烈的不满,像是感觉自己的后人越来越不成器。

见此情景,钟大勇哈哈大笑:“还是秦家老祖睿智,看似无解的难题,一瞬间就看的如此透彻!”

霎时,一团精光爆射而出,直逼钟大勇。后者狼狈的往旁边一闪,已经使出了全身本事,却还是被波及到左臂。鲜血瞬间透过衣袖留下,染红了一片。

动手的秦天殷如同看一只蝼蚁一样,平静的道:“别以为老朽老眼昏花,你的意思老朽看的清清楚楚。如果不是知道你没有恶意,就凭刚才你这句话,你就不能活着走出这个大门!”

“嘶——”钟大勇捂着左臂,飞快的点穴止血。

“大师兄!”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秦若,终于喊了一句,冲过去急切的道:“没事吧,伤的如何?”

拍了拍秦若的肩头以示宽慰,钟大勇丝毫没有怨恨,认真道:“秦家老祖,只要你能够给我小师弟一个公道,要打要杀我都认了!”

一个娇美清甜的声音插话道:“秦爷爷可不是老糊涂,他才不会冤枉人呢,你别说话来挤兑人!”穆宁珠撅着樱唇,一双纤手伸到秦天殷肩头上揉捏着,一边柔声道:“秦爷爷,别跟他这个粗人一般见识,珠儿知道你老人家最公道了!”

“嗯。”秦天殷居然没有反驳,反而还点了点头,看的一众人等几乎没有掉了下巴。

穆念慈似乎已经有了什么打算,上前一步站在中间,道:“虽说今天这是秦家的大事,不过我也想做个中间人说句。”

她看着秦若,缓缓道:“是真的就假不了!既然有验证的法子,那又何必喊打喊杀呢?好端端一个婚礼,不要平白乱了套。”

转头看着秦天殷,穆念慈笑吟吟的道:“如果能够证明这年轻人就是秦大哥的亲生儿子,那么更是皆大欢喜。我看夏家闺女和他正是情投意合,岂不是天赐良缘?”

一句话说的夏妃暄满面绯红,又羞又急,却又不愿意反驳,只能飞快的躲到了夏仁义背后。

“咳咳!”夏仁义干咳几声,也不知道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在众人都没有看到的大厅一角,秦风怨毒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秦若,恨不得当场将他的肉一块块咬下来吃掉。

如今老祖出现,六伯父秦无念还说明了纹身的验证方法,看秦若和钟大勇的样子,用脚猜都能够知道他们没有说谎。

他果然就是那个秦若,大伯父秦无为的儿子!

没想到秦若一出现,不但搅乱了自己的婚礼,抢走了夏妃暄,而且还会学到他们秦家最厉害的九转灭世诀!

怎么可以?怎么能够秦若这个半途杀出来的贱种夺走他的一切?

杀杀杀杀杀!

指甲已经深深的陷进了皮肉中,秦风却丝毫感觉不到痛楚,眼前的事实不断提醒着他,那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年轻人,很快就要夺走属于他的一切了,包括秦家大少爷的位置。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似一切已经成定局,秦无念看了一眼老祖,发现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道:“既然这样,那就让秦若学习我们秦家的九转灭世诀来验证他的身份,如果他真能够让狼头的火焰发光,他就是我秦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