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请老祖赐个女婿/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风,从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

在秦家大长老秦无为一家失踪之后,他的父亲秦无缘终于接过家主之位,更是让他一时之间成了秦家耀眼的下一代接班人。

一直被誉为是华夏天才中最璀璨的一颗新星,秦风甚至期盼着有朝一日,自己将九转灭世诀修炼成功,一举将龙家龙无道拉下马来,成为当之无愧的古武世家杰出第一人。

渴望了多年的梦想,没想到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得不到,更别说以后超越龙无道了,落差之大,差点让秦风承受不了。

看着眼前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仇人,秦风却不得不咽下心中那口恶气,皮笑肉不笑的道:“死?别说的那么严重。”

他晃了晃食指,倨傲的道:“刚才老祖不是承认你胸口的纹身是他当年亲手纹上去的吗?从这一点就能够证明,你有七成的可能是我们秦家的血脉。面对有可能是自己弟弟的人,我身为秦家家主之子,是不会那么没有容人之量的。”

环视了四周一拳,秦风一副主人的架势,点头道:“也罢,虽然还没有百分之百证明,不过我们秦家也不是容不下你一个人的,能够住在这里,也算是你的福气了。”

“这瓶是上品玄元丹,能够提高你的内力,算是我送给你的,不用还了。”

秦风接过白色的小瓷瓶,瓶中轻微传来丹药滚动的声音,估计有七八颗的数量。要真是玄元丹,那可绝对是好东西,如果在地组的积分殿中兑换,起码是一千积分一颗。

这么好的东西,他会送给自己?

伸手不打笑面人,秦若也假惺惺的道:“如此,多谢了。”

这种客套话谁不会说,不过他是绝对不会服用这些丹药的,谁知道秦风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要是不小心上了当,那才麻烦。

言罢告辞,刚转身走了几步,秦风又回过头来,充满了威胁的口味道:“有件事我先告诉你,妃暄的事,别以为我放弃了。”

“呃……”

不容秦若回答,秦风带着跟班,转眼消失了。

等拐了几个弯,估计秦若听不到声音的位置,秦风面上虚伪的笑意立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浓浓的仇恨。

“二少爷,那么珍贵的上品玄元丹,你怎么就给那小子了?”跟班不解的问道。

“啪!”

一个暴栗狠狠打在他头上,只听秦风阴沉的道:“你懂个屁!”

如今的最大计划,已经放在了造假的九转灭世诀上,只要等秦若修炼,就能够除去他们的心腹大患。明知道秦若对他们秦家人没有什么好感,如果不明摆着耍一些手段,转移秦若的注意力,他会放心收下九转灭世诀吗?

换了他秦风,在这种情况下也绝对不会服用仇人给的丹药吧?

回到书房间中,迎面就是父亲询问的眼神。秦风会意的点头笑道:“爸,放心,我已经把东西给他了。”

秦无缘黑着脸道:“嗯,我会派人监视他的,绝对不会闹到老祖那里去,你只管动手,别的由为父来做。”

提到秦家老祖,秦风似乎也打了个寒蝉,忍不住道:“爸,要是老祖真的发现我们……”

“不会的!”

秦无缘笃定的道:“今天如果不是因为婚礼的事情,我们怎么会忽略了老祖闭关的地方,以至于让穆家的人偷偷溜了进去,还惊动了老祖?”

他狠狠的一抚袖,似乎要将心中的烦闷一甩而空:“如果不是穆念慈那女人,今天也不会……算了,算他命大!要弄死这小子,还怕不容易?想当年他父亲……”

这似乎是充满了禁忌的话语,即使是身为家主的秦无缘,情绪激动时冲口而出,意识到后立即闭口不言,只阴沉的看着儿子。

缓和了一会气氛,父子二人又商量了一些计划,这才放心的各自离去。

一晃三天过去,距离选定好的吉日,还有两天。

这几天时间里,秦若一步也没有离开秦家,无论他到什么地方,身边都跟着有秦家的仆人和子弟,美其名曰是为了随时照顾他,听从吩咐,实际不过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更防止他去到不该去的某些地方。

不过秦若并不是很在意,他知道自己初到此处,身份也没有验明,在秦无缘的命令下,那些人也是不得不听从。

让他宽慰的是,秦家三长老和四长老对他态度还算不错。虽然没有直接视他为子侄,但言语间却多有提携,很是照顾的味道。

“这两天住得如何?”秦无法问道。

此时,二人正在秦家随意走动,有了秦无法这个四长老跟着,身边那些讨厌的下人也暂时消失了。

秦若不置可否,淡淡的道:“后天就是吉日,你们真的……肯将九转灭世诀交给我?”

秦无法颔首道:“这是老祖的意思,没有任何人能够违背,你放心好了。只要证明了你是我大哥……证明了你的身份,那一切都没问题。”

“呵呵,即使有问题,你们也不会放在心上吧?”

秦若明白,如果证明他是冒充的,秦天殷会亲自动手解决他性命,绝对不会让九转灭世诀流传出去。

看着远处某处院落,隐藏在花木中的青石小径,尽头是一扇乌黑的大门,在阳光下似乎闪耀着灼灼的亮光,仿佛乌金一般。秦无法心中一凛,顾左右而言他,带着秦若从另一条路离开了。

那个院落,正是秦家老祖秦天殷闭关的地方。

秦家子弟,没有命令不能擅闯,违者杀无赦!

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跟随在秦天殷身边的秦无念,此时,这个清冷的院落中,竟然还有其他客人。

“今天我是来给老祖赔罪的。”

皓白的一双玉腕,丝毫看不出这双素手的主人竟然已经年过五旬的美妇人。

穆念慈端着一只白玉杯子,微笑的看着秦天殷道:“我虽然不是秦家人,可也知道秦家的规矩,老祖的乌金院,非请莫入,擅闯者死,上次不得已而为之,念慈心中颇为不安,今天特来给老祖请罪。”

说着请罪的话,穆念慈面上却丝毫没有紧张的味道,眼神中也只有晚辈看长辈的恭敬,微微带着一丝讨好。

“何必说这话呢!”秦天殷苍老的面容浮现一丝笑意,接过那杯茶饮了一口道:“整个上京城中,谁不知道你穆念慈是胆子最大的,谁都惹不起,你不过是来看看我老头子,我能把你怎样?”

再看了看旁边乖巧坐着的穆宁珠,秦天殷笑道:“如果真是赔罪来的,你怎么会带着女儿?早该负荆请罪了。”

一旁的穆宁珠呵呵笑了起来,不依的道:“妈,我就说了,做戏也应该做真点,让你背几根麻绳在身上,你就是说不好看,不愿意。”

“要真让你们如此,老头子我日后归西,九泉之下见了你奶奶,她不把我骂死啊。”秦天殷爱怜的摇摇头。别说其他人,就连他也那穆家这两女没办法,谁让当年他欠了她们长辈的一份情呢。

穆家的人也的确会说话,处事也好,由不得他不喜欢。有他秦天殷撑腰,加上穆家的面子和穆念慈难缠的手段,谁见了穆家人都要礼让三分。

“好了,说吧,你们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穆念慈一笑:“果然瞒不过老祖,除了给老祖赔罪之外,难道老祖想不到我们为什么会来吗?”

“秦若?”

“老祖有什么想法?”

仅仅见了一面,那年轻人的面孔却深深的刻印在脑海中,秦天殷点了点头,半响才道:“他的确很像无为年轻时候,还有他身上的纹身,做不得假。”

二十多年前,秦无为带着妻子和刚刚出世半年的儿子秦若,离开了秦家,说是有重要事情,必须出去处理一下,连父亲秦天殷的六十大寿都没有来得及参加。

可是他一去不回,再也没有消息,不久后发现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刺激得秦天殷当场走火入魔。

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往事历历在目,仿佛昨天。

“当年处理这事是秦无缘和几位长老,现在看来,似乎有几分可疑,老祖就不想调查清楚?”穆念慈灵舌巧嘴,几句话就说到了秦天殷心里。

如果秦若就是他亲孙子,那么秦无为呢,是生是死?当年不足一岁的孩童都还活着,身为秦家猛虎的秦无为怎么可能死了?

穆念慈再抛出一个重磅消息:“我已经调查出,百变阎王钟大勇是西蜀剑派的人,看那天的情况,他分明是知道点什么,老祖要不要让我代你去一趟川西省,查个清楚?”

“你呀,这么殷勤,是不是又看上老祖什么东西了?”秦天殷也心动了,嘴上却如此打趣。

“老祖的东西,我哪敢觊觎,不过我家宁珠嘛……”穆念慈眼珠一转,呵呵笑道3A“要是以后我看上了你们秦家哪个后辈,你可要做主赐给我当女婿。”

“妈,你说什么呢!”

“哈哈哈……”

爽朗的大笑传来,听得不远处伺候的秦无念大为惊讶。

西蜀剑派?他也听到了这个名字,如果能够查清楚当年的事情,解开老祖的心结,即使让他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心甘情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