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绝不辜负你/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京夏家。

一栋豪华的中式别墅矗立在香山脚下,占地百余亩,背靠山,临翠湖,难得的一处绝佳风水宝地。

这栋别墅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之前是一位王爷的府邸,后来被夏家得到,从此夏家家主就居住在此,代代传承。

夏仁义坐在上首位置,心中思绪万千,他早就料到秦若会来夏家,只是没有料到他会来得这么快。

事情才过去几天,他还没有想好对策,面对秦若的来意,他作何回答?

小辈们倒是相谈甚欢,夏腾飞更是打趣妹妹,直接开口叫秦若妹夫,弄得夏妃暄满脸通红,不停的用拳头锤打哥哥。

“讨厌,哥你瞎说什么啊,信不信我叫秦若收拾你?”夏妃暄装出凶巴巴的样子,实际上心里却仿佛吃了蜜一样,甜滋滋的,说不出的幸福。

“我哪有瞎说,那天在婚礼上,你见秦若来了,你当众都说了些什么?”夏腾飞翻旧账笑道3A“心里巴不得早点嫁给他,偏偏口是心非,还不承认?”

“秦若,你说是不是?”他转头去看秦若。

“现在说这个,只怕还早了些。”一个违和的声音响起,犹如一盆凉水浇下。

三人一看,说话的竟然是夏仁义,夏妃暄脸色立即变了,冲过去道3A“爸,你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愿意我和秦若在一起?”

夏仁义看着父亲严肃的神情,也劝道:“妹妹和秦若是真心的,爸,你怎么忍心拆散他们?”

女儿的心意,做父亲的如何不知?只可惜,夏仁义不但是夏妃暄的父亲,更是夏家的家主,他不但要为女儿的幸福负责,更要担负起整个夏家的荣辱兴衰。

“秦若,我问你,你可知道我夏氏家族的情况?”夏仁义不答反问,态度颇为凌人。

秦若自然不是会向权贵低头的傲然性子,听夏仁义这么问,还以为他是炫耀夏家的财富地位,暗示他配不上自己女儿,当下也有些不高兴了3A“夏家在上京是赫赫有名的十大古武世家,这是谁都知道的,用不着你给我强调。”

“那你知道我夏家一共有多少口人,在华夏一共有多少家公司,和多少个地下势力有联系,有来往?”

夏仁义丝毫不顾秦若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更不理会女儿已经通红的眼睛,继续道3A“我夏家有多少功法绝学?收藏有多少珍贵武器,丹药,每年夏家的产业收入有多少亿,你心中有没有数?”

够了!秦若打断了夏仁义的话,冷冷的道3A“你是想说我配不上妃暄对不对?”

“原本妃暄嫁给秦风,我夏秦两家永结之好,夏家的声势可以更上一层楼,但因为你的原因,让这一切都成为泡影,你可明白?”

夏妃暄已经哭了起来,不住的摇晃着父亲的手臂3A“爸爸,我不喜欢秦风,我不要嫁给他!我要和秦若在一起……”

夏腾飞心疼妹妹,也帮忙劝道3A“别这样,爸,我夏家虽然比不起秦家,但还犯不着用妹妹的终生大事去交换。你难道就不希望妹妹幸福……”

“腾飞,你难道也不懂爸爸的意思?”夏仁义腾的站了起来,眼中爆射出精光直视秦若3A“你当真认为我是因为门第而阻止你和妃暄?年轻人,你想的太简单了。”

难道不是?

看夏仁义严肃的样子,丝毫没有市侩的感觉,秦若不禁怀疑起自己之前的想法来。或许,自己真有什么没有考虑到的地方?

“秦若,如果妃暄出事,你会如何?”夏仁义突然换了个话题。

秦若心中一突,立即道3A“不会的,我绝对不会让妃暄出事,即使让我付出!”

看着女儿,夏仁义又问3A“妃暄,如果秦若死了呢?”

“爸,你胡说什么?秦若如果有事,女儿绝不独活!”夏妃暄被父亲的话骇住了。

“秦若,你明白我的意思没有?”夏仁义的面上浮现出难得的凝重3A“你现在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秦家人还有待证明,如果你不是,秦家老祖已经当众发话,一定会亲手杀了你!难道你以为你能够敌得过秦家老祖?”

摇了摇头,秦若心情顿时沉重起来。

听到父亲不是因为家世而反对,夏妃暄心中升起无限希望,一抹眼泪道3A“爸,秦家老祖已经当众说明那纹身是他亲手纹上的,秦若怎么可能不是秦家人!”

“就算他是,你没看到那天秦无缘和秦风的态度吗?”

夏仁义一字一句的道:“秦若,你如果是秦家人,他们必杀你!”

如此沉重的话一出口,三人都狠狠的吃了一惊。

夏妃暄兄妹二人是根本没有想到,秦若成了秦家人竟然还要被家主杀,而秦若虽然早就有这样的认知,但却没有料到夏仁义看的如此透彻。

转念一想,凡是十大世家的家主,哪一个不是心机深沉,手段无比的人?要不然也坐不到这个位置了。夏仁义现在看着像个慈祥长辈的样子,那不过是在儿女面前,换成他要诛杀的仇敌,只怕狠心不会比秦无缘差!

“你说,这样的情况,我如何能够放心将女儿交给你?”

沉思片刻,秦若便做好了决定,他伸手过去拉着夏妃暄的纤手,无比坚定的站起身,二人一起走到夏仁义面前。

只听他道:“夏伯伯,你的心意我明白,也理解。”

秦若举起左手,竖起三指,庄重严肃的道:“我秦若,今天对天发誓,此生此世绝不辜负夏妃暄。我会在三年的时间内在秦家站稳脚跟,排除一切不利因素,堂堂正正的迎娶妃暄。如有违背,天诛地灭!”

“秦若,不可!”

刚听到前面几句,夏妃暄心中还甜丝丝的,可听到秦若说要在三年时间内排除秦家的对他的不利因素,这哪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你怎么这么傻,发这样的毒誓?秦家是连我们夏家都要忌惮的庞大世家,你想在三年时间内……”

和妹妹的想法不同,夏腾飞知道她是关心则乱,不过他却很看好秦若。

从婚礼那天当众抢婚,表迹,再到后来打败秦家天之骄子秦风,纵使面对秦家老祖,也丝毫没有胆怯。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岂不是他最好的妹夫人选?

“秦若,我相信你!加油,我等着你当我妹夫的一天。”夏腾飞拍拍他的肩头。

冲着夏腾飞报以善意的笑容,秦若等着夏仁义的回答。

就在三人都提心吊胆的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终于听到夏腾飞长身而起,发出一连串爽朗的笑声3A“哈哈哈……好,不愧是秦无为的儿子,我看好你!既然你也这么说,那我就拭目以待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在必要时候,我们夏家可以给予你一些帮助,不过前提是不能对我夏家有损的。”

“多谢秦伯伯。”秦若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

大清早,秦家上下就忙碌起来了。

换了平时,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日子,用不着这样小心翼翼。但是今天,却是秦家家主传授九转灭世诀给秦家子弟的重要时刻,任何一个秦家子弟都不敢掉以轻心。

最为特殊的是,今天能够得到九转灭世绝的年轻人,还不能完全说是秦家人,只因他的身份实在太特殊了——秦若!这是百多年来,秦家也不曾有过的事。

家主秦无缘的书房中,秦风手中拿着一新一旧两本册子,看的直皱眉:“爸,不会有问题吧?差的太多了,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一旁的秦无影嘿嘿干笑了两声,道:“二少爷,我亲自动的手,你难道还不放心?家主已经检查过了,除了关键的地方有改动之外,其余口诀心法完全一样。就算是老祖亲自翻看,如果不逐字逐句阅读,也绝对不会发现的。”

“哼,你就是看外表吧!”秦无缘很是不悦。

他一贯看重这个独子的,以前也没有什么让他操心的地方,但最近因为一个女人和一个孽种,竟然连脑子都少了几分。

“难不成你以为我会做的一模一样的给他?九转灭世诀的原谱,一向存放在藏武阁最严密的地方,如果不是我,连你都看不到!等会我拿一本手抄的副本给他,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秦风这才知道父亲的心机,不由地佩服道:“好好!那我现在就等着,看这杂种是怎么死的了!”

再嘱咐了几句,秦无缘放好伪造的九转灭世绝,率先走了出去。

大殿上,香烟袅袅,散发着沁人的幽香,所有秦家子弟已经沐浴更衣,连同秦若一起,恭恭敬敬的等候家主的到来。

秦若仿佛丝毫没有察觉他已经坠入圈套,低垂着头面无表情,既没有惶恐,也看不见兴奋。

“你小子就装吧?我看你装的到什么时候。”秦风腹诽了一句,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秦无缘环视一周,沉声道:“人都到齐了吧?”

“回禀家主,到齐了,只差老祖没有来。”

此时,秦家六长老赶到,淡淡的道3A“家主,老祖说他身体不适,就不来了,一切照旧!”

心中一顿,秦无缘按捺下激动,平静的道:“既然如此,授诀仪式开始!秦若,出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