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自爆修为/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京城的五星级饭店、酒楼多不胜数,但是王府饭店依旧是最出名的。

无论是位置、环境、服务人员,还是酒水、菜肴、大厨的质量,无一不是顶级之选。

据说王府饭店任职的御厨就有三位,全都是以前给国家元首们亲自掌过厨的,其中一位祖上九代都是干这一行,据说曾经给康熙爷做过满汉全席。

请天炎小队的几人吃饭,秦若肯定会找最好的地方,在问过秦无法之后,他就选定了这里。

论交情,秦若和林炎几人已经经历过不少,算得上生死之交。但上次抢婚的事,涉及到太多利益和危机,稍微不慎就有可能小命不保,甚至连累家人,自己的感激之情怎么也应该表达一番的。

“虽说今天我做东,但我毕竟初到上京,一切都不熟,这菜还是要麻烦几位大哥来点。”秦若一边说,一边将菜单推到林炎他们面前。

冷流嘿嘿一笑3A“那我今天可不会客气了!秦家大少请客吃饭,怎么也要来几只两头鲍,大龙虾什么的才像话啊!”

“没吃过东西似得!”

魏索轻蔑的瞟了他一眼,道3A“我可不像某些吃货,顶多来点红酒鹅肝蜗牛什么的开开胃,也就是了。”

“崇洋媚外是不是?洋鬼子的东西哪有……”

“好了,你们别闹了!”听两人斗嘴,林炎笑骂道3A“再吵?再吵一人一碗蛋炒饭打发了!滚一边去吧!”

闹了一阵,随着漂亮的服务员将一道道香气扑鼻的菜端上来,包厢里才安静下来。

几人一边吃一边聊,很是惬意。

“秦老弟,原来你真是秦家的人啊!隐藏的真深……”林木吃了一筷子菜,一边感慨。

不想他们误会,秦若忙道3A“林哥你可别介意,说实话,如果不是我去找大师兄帮忙,他也不会临时告诉我这个秘密了。我要是知道,怎么会让自己的女人……”

“别解释!别解释!”林木很不好意思。他当然相信秦若3A“好了,我不问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要是有什么不该说的……”

“还是这儿像点样啊!”几人正说着,包厢外突然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

京城饭店的包厢,隔音设备那是一流的,如果不是秦若他们的房门恰好没关严实,而那一群人的声音又够大,也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了。

四人筷子一顿,耳边传来了极其嚣张的声音。

“余大哥,今天小弟做东,只要你高兴,随便怎么都好!”

这声音听起来很耳熟,秦若略一回想,便记得这是叶家二少爷叶城的声音。那他口中的余大哥,想来应该是余奎了。

果然,余奎的声音响起,充满了愤恨和不平3A“妈的,最近真是不顺!那个秦若也就罢了,一个臭女人居然也敢骗我?活该老子弄死她!”

“余少别生气,一个女人算什么,想要好的还怕没有?听说……”估计是一个小弟赶忙讨好他。

“对,是有这么回事。”

叶城也接着说道:“这妞出道这么多年,名气越来越大,架子也越来越会摆。不过余少你要是愿意,我让她过两天来这边一趟,陪陪你如何?”顿了顿,“嗯?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她经纪人打电话……”

原本秦若没闲心去偷听他们的谈话,摇了摇头正打算继续吃饭,可他们说的那个名字让他一皱眉,再也没有心思吃饭了。

放下筷子,秦若道3A“刚才那人说的那个女人,你们听清楚叫什么了吗?”

林炎一愣3A“怎么,你还对他们谈论哪个女人感兴趣?”

“不是!”秦若摇摇头道3A“我只是好像听见他们说我一个朋友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

“我听清了,那女人我也知道,叫肖若琳,是洪港的一个女歌星!”魏索道3A“那个叶城,你别看他是叶家二少爷,听起来多高尚似得,实际上是个花花公子!最喜欢玩什么歌星名模的了,栽在他手上的女人,起码好几十个了。”

魏索滔滔不绝的说着叶城的劣迹,秦若却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注意力全部放在隔壁包厢。

或许是因为秦家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余奎最近越来越觉得不爽。

原来以为不过是个乡下土包子的秦若,能够进入地组,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没想到他竟然摇身一变,成了秦家的人!

秦家在十大古武世家可是排行第二,仅次于龙家,远远的将余家甩在后面。秦若竟然有可能是秦家的大少爷,而且还抢走了原本属于秦风的女人,如此风头大盛,让余奎心中的郁闷如何排解?

见他黑着一张脸,叶城赶紧道3A“余大哥,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我知道你的心思,还不就是那个秦家小子吗?”

哼了一声,叶城道3A“现在事情还没定呢,谁知道他过不过得了关?要是不是,你看秦家老祖不将他毙于掌下才怪,还省的我们动手了。”

听到此处,林炎一笑3A“秦若,看来上次我们还没将他们打怕呢!居然背地里还想算计你!”

“怕他个鸟啊!”魏索嘿嘿一笑,道3A“今天咱们四个人都在这里,要不要过去教训他们一顿?”

“我看还是算了。”林木道3A“秦若现在正是关键时候,我们还是忍耐些的好。不遭人妒是庸才,由得他们说去吧。”

事与愿违,往往一方想平息事态,另一方却不停的火上浇油。

只听隔壁传来“砰”的一声,似乎是有人将杯子还是碗什么的杂碎了,只听余奎怒道:“妈的,想起那个秦若,老子就一肚子火。上次地组的擂台还没跟他算账呢!要是再碰到他,看我怎么教训……”

话还没有说完,包厢的门已经被人一脚踹开了,一个声音道:“如你所愿,今天小爷就站在你面前,看你能够如何?”

抬头一看,只见秦若大刺刺的站在面前,抄着双手,吊儿郎当的看着他,眼神中的不屑和轻视,仿佛在看一只狗一样。

而他身后赫然竟是天炎小队的四人,一字排开,直接将出口堵住了。

“你们是谁,竟然如此无礼?知不知道这是……”

一个小弟正嚣张的冲过来,扬起手准备收拾最前面的秦若,身体还没有动,就被秦若一把抓住手腕,略一用力就让他变了脸色,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冒了出来。

“啊——”

拧起这小弟,仿佛沙包一般扔了出去,劈头盖脸的正好撞在叶城身上,顿时一片混乱。

任叶城千猜万想也没有料到,今天不过出来找点乐子,发泄一下郁闷,没想到竟然能够碰到秦若。而且最让他忌惮的还有林炎也在,只怕今天不能善了了。

“秦若,你想怎样?”

哼了一声,秦若冷笑连连:“我想怎样?刚才你们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说想要报仇吗?老子几个兄弟在隔壁吃饭吃的好好的,偏偏你们的污言秽语止不住的往耳朵里钻,我才知道,原来你叶家少爷只是欺软怕硬之辈,打不过我,只能在背后说说狠话罢了。”

林炎皱眉道:“你这种小人,有种的就真刀真枪的和我们干上一场,像个娘们背后说人,有意思吗?”

“老大,他就是个没种的,那有这胆子啊!”魏索挤眉弄眼的怪笑着。

“就是啊,只怕是腿软了不行了吧?”林木嘿嘿道。

“够了!”

叶城大吼一声,猛地一掀饭桌,只听噼里啪啦一连串杯盘碎裂的声音,他喝道:“少废话,老子就不信今天还收拾不了你们了!余哥,我们上!”

一只手臂伸过来拦住了他,叶城大叫:“余大哥,你怎么……”

余奎的脸色已经不知何时变的如浓墨般狰狞,眼中不时闪现出刀锋一样凌冽的光芒,仿佛要将秦若他们千刀万剐,方消心头之恨。

“秦若,我知道你厉害,可是估计你想不到,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沙哑的让人心悸,深幽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余奎的手缓缓伸入怀中,摸出一件事物来,咬牙切齿的道:“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待在秦家不露面呢!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遇到你了!”

“今天,我会让你死的很惨!”

他的手掌中出现了一颗乌黑的丹药,只有龙眼大小,却幽幽的散发着黑芒,仿佛一颗神秘的黑珍珠一般,依稀还能闻到一丝火焰般的味道。

一见这颗药丸,林炎脸色大变:“上品乌金丹!”

似乎猜到了余奎的想法,冷流止不住心中一跳,喝道:“余奎,你想死了不成,上品乌金丹岂是你这个修为能够服用的?”

“哈哈哈……”

暴戾的狂笑一阵,余奎阴测测的看着秦若,道:“只要能够干掉你,老子怕什么,纵然是地组的规矩,老子也不放在心上了!有整个余家给我做后盾,大不了拼着修为掉落的风险,今天也要毙了你!”

说罢,他一口吞下了乌金丹,双手再一晃,一双银白色的指套已经戴在了他手上。

紧接着,五道劲风仿佛冰冷刺骨的利剑,刹那间激射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