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唯一的计策/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磨蹭了,这次该换你了!林木小子,以前在地组的时候,你也很猖狂啊!”转过头来,余奎狞笑的看着他

叶城兴奋的双眼通红,嗷嗷直叫:“对,余大哥,干掉他!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站在一块瓦砾上,林木虽然已有必死之心,但也狠狠的瞪了叶城一眼,喝道:“小人!”

可惜今天出来吃饭,惯用的青紫冷刀并没有带出来,让自己的能力减少了几分。不过想要对付叶城,那么足够了。

“破浪三连斩!”无匹的掌风仿佛刀气的波动一般,朝叶城轰去。

“班门弄斧!”余奎嘲笑一声,凌空跃起三丈,居高临下的有利形势中,他对准林木的头颅一爪挥下。

仿佛肉眼能见一般,虽然没有再飞窜出银蛇,但这招攻击依旧不是林木能够抗的。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五道白色气劲朝自己窜来,即使用劲了全部力气,也无法躲开。

整个身体像破麻袋一般坠入碎石砖块中,那股强大的惯性更是让他飞也似的后退,如扫帚一般将地面扫出一道长长的竖痕。

林炎几欲疯狂:“弟弟!”

接连两拳击出,林炎腾身而上,余奎冷笑一声,哪里会在乎他的反击?当下反而像猫戏老鼠一般,带着嘲弄的表情,一招一划的跟他对打起来。可是那动作、那举止,谁人看不出他的意图?

“化劲八重天,果然是碾压你们这些天才的层次啊!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好了!”余奎虽然只比林炎超出一重天,但是七重和八重,也是隔着巨大的鸿沟一般,否则怎么连龙无道这样的绝世天才,也无法达到八重天呢?

“啪啪!”无数块飞溅的石头四处激射,就连远处的秦若也挨了两下。魏索更是不如,不过一个照面,他就被余奎一爪划破了背脊,深可见骨,痛的晕了过去。仅剩林炎和冷流两人,苦苦的支撑着。

毫无希望!

“难道真要死在这里了?我不甘心!”秦若心中呐喊着!

面对秦无缘的偷袭和秦风的狠手,他都挺过来了,难道今天要死在余奎这个手下败将的手中?而且还是如此冤屈的死在一颗丹药的狂暴效力之下?

丹药?

这个词突然冒了出来,秦若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摸入怀中。

果然触及了一个硬物,正是那天秦风给他的那一瓶丹药——加了料的玄元丹!瓷瓶坚硬无比,收藏的又好,竟然没有破损。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秦若精神一振,如果顺利,说不定今天可以反败为胜!

心中虽然有了计划,奈何秦若没法细说,他只能抬高了声音,大声道3A“余奎,难道你就这点本事?你的化劲八重天修为,使出来这么久了,居然连我们一个都没干掉?”

“臭小子,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啊,看你余大爷慢慢收拾你,想死不要太着急!”仿佛察觉出秦若只是在虚张声势,余奎根本不在意,狞笑着一步一步走过来。

面对已经被他打的浑身是伤,满口鲜血的秦若,他如何不想好好折磨一下?

眼看他又要动手,林炎焦急大喊一声3A“余奎,你敢杀秦若?他可是秦家的人,你余家承受的起这个后果吗?”

余奎一愣,随即嘿嘿狂笑出声3A“他现在还不是秦家的人呢!别以为那天我没看出来,秦家家主根本不想认他这个野种,秦二少更是恨他入骨,要是知道我杀了他,只怕还会感谢我吧?”

“秦若,这一次你说我是打断你的腿,还是拆掉你的胳膊呢?这样的滋味是不是很爽?”余奎懒得再多说,眼神中全是看着自己猎物的架势。

毫无还手之力的对手,一点点的折磨,从来也没有这么爽过啊!余奎一步步走来,如同一只嗜血的恶狼,恨不得将秦若一口吞下。他已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明年的今天就会是秦若的祭日。

想到很快就能将恨之入骨的仇人毙于掌下,纵然稍后会变成一个废人,他也甘愿了。

手掌平举,一根根银色闪光的锐利指尖充满了冰冷的杀意,余奎咧嘴一笑,露出浓烈的残忍,一点星芒已经脱手而出。

仿佛流星一般转瞬即达,秦若仰面即倒,喷洒出漫天的血花,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再次栽入瓦砺之中。

林炎惨叫一声3A“秦若!”

冷流的眼睛都红了,咬牙道3A“如果秦若有事,我拼死也要杀了你!”

“聒噪!”

余奎冷眼瞄了他们一眼,根本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些只不过是死人,没必要对他们浪费口舌。

“刚才的一指实在是太痛快了,秦若,你死了没有啊!哈哈哈……”余奎仰天长笑,状若疯狂的看着林炎等人3A“现在轮到你们了,可以去陪他了!”

“我要给秦若报仇!”林炎一咬牙,冲了上去。在场只有他是化劲七重天后期,唯一有希望抗衡余奎的。只不过他也明白这是奢望,到底胜算有多少,他心知肚明。

谁都没有发现,已经倒在地上,几乎没有了气息的秦若,嘴角却闪过一丝笑意。

刚才他知道自己无法躲开余奎的攻击,也就没有想着闪避了,全部的内力运转体表,希望尽可能的抗住那一击。

他的全部精神,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余奎发出那一招上,细细的体会和之前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差别,就像头发丝那么细微,可在生死关头,秦若的感觉已经发挥到极致,终究还是发现了。

果然,余奎的内力比最开始要弱一些了。不知道是丹药的缘故,还是他自身的原因,总之比起最开始,他体内的真气应该是消耗了不少,导致内力的减弱。

虽然躺在地上,但是秦若的脑海却高速运转起来,如何才能顺利实施计划。

幸好,他果然找到了,或许他能乘着这个机会,打乱余奎的心里防线,从而实施自己的计划。

用尽全力的抬起头,秦若从怀里摸出一颗治疗内伤的丹药服下,然后发出了微弱的声音3A“坚持,他……他要不行了!”

“秦若,你还没死?”林炎惊喜的叫出声。

余奎一眼看见了从瓦砾中爬起来的秦若,身形摇摇欲坠,根本就站不稳。

而他的左肩已经扭曲变形,完全废了,这还不止,胸口明显凹陷进去,只怕肋骨断了一半,能够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

轻松的笑了笑,余奎道:“怎么,想亲眼看到你队友是怎么死的吗?还是你有什么遗言想说?”

没有理会他的冷嘲热讽,秦若艰难的道:“林炎,坚持住,他……他的真气消耗了不少,只、只要我们坚持住,他……很快就会成为、成为废人!”

他一边说,一边举起手中的瓷瓶,艰难的道:“林炎,我这里……还有一瓶玄元丹,给、给你服下,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坚持住!”

“什么,玄元丹?”余奎一皱眉,果然看见秦若手中拿着一个小瓷瓶。

林炎眼中一喜,为了抵挡余奎疯狂的攻击,他的真气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如果此时能够有玄元丹补充,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再坚持一阵!

一股信心油然而生,秦若已经伤成这样依旧不放弃,他这个做大哥的为什么要放弃?只要一个小时!只要能够扛过一个小时,他们就胜利了!

“秦若,给我!”林炎希翼的喊了一句。

秦若艰难的举起了手,手中抓着代表最后希望的玄元丹。看他的样子,浑身都流着血,脸色苍白的仿佛死人一样,只怕一丝多余的力气也没有了。

终于站直了身体,秦若警惕的看了余奎一眼,仿佛担心他来抢夺一般,焦急的道:“给你,接住!”说完用力一抛,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形成,直飞林炎。

同时,一个身形高高跃起,林炎看准目标,伸出手朝半空中的瓷瓶抓去。

“妄想!”狂暴的一声大吼,余奎眼神一凌,手掌虚抓,一股磅礴的内力透过手掌传了出去。

就在林炎眼看就要抓住瓷瓶的那一瞬间,一只无形的手掌出现,瓷瓶竟然在半空中改变了既定方向,转折出九十度的方向,朝余奎飞去。

手一抄,余奎已经将瓷瓶抓在了手中!

“妙啊!虚空抓物,不愧是余大哥!”这一幕看的叶城猛拍大腿,狂喜的表情不言而喻。

已经胜券在握了,余奎仰天长笑:“哈哈哈哈……没想到你最后还给我送一瓶玄元丹来,正好给我补充一下消耗的真气!”横眉一扫,他冷笑而亢奋的看着林炎,啧啧的咂嘴,不住摇头。

“你……”林炎又惊又怒,心中却恨自己为什么动作不快一点。最后的希望,竟然眼睁睁从指缝中溜走。

从瓷瓶中倒出一颗丹药,余奎放在鼻子底下一嗅,一副满足的表情狂笑起来:“果然是玄元丹,还是最好的上品玄元丹!拿走了你们最后的希望,这下应该可以彻底死心了吧?”

洁白的玄元丹散发着幽幽的香气,光是闻一闻,已经让他精神一振。平日里要耗费大量的积分才能够兑换到,要不然就是使用余家的库存,纵然是余奎,一般也仅仅是服用普通的玄元丹。

而现在他居然得到了一瓶,整整六颗,纵然是他修为陨落直气劲层次,他也有希望再次恢复。

“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捏起一颗玄元丹,看着林炎和秦若状若死灰的表情,余奎仰头服下。

此时,秦若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杀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