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重剑无锋/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道乌黑的闪电在半空中蓦地形成,边缘处不断发出滋滋的电荷爆响声,一道道细小的电芒喷薄而出,映衬着那道闪电,仿佛死神的镰刀一般,如此让人心悸。

奔雷剑法最强杀招——雷腾千里!秦若从来没有用过,但此时他不得不用了。

为了湮灭对方嚣张的气焰,为了得到那五万积分了解黑剑的秘密,更为了自己的强势崛起……

既然你如此小看这把残剑,那就让你看看它的真正威力吧!

霎时,整个大厅中的光亮一暗,随着这道乌黑闪电的出现,似乎连气压都低沉了几分,让人无法用力呼吸。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头顶那道恐怖的闪电,生怕它一不小心就落到自己头上,将自己劈成焦炭。更有人忍不住连连后退,再也不敢看热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天啊,好久没有看到如此惊心动魄的挑战了!

当骇人的乌光亮起时,对面原本面露轻视的王彦林,陡然浑身一震,如同当头一棒,眼睛瞪得滚圆。

竟然凭空形成异像?

是因为秦若本身的修为,还是他手中黑剑的特殊之处?

一瞬间,王彦林竟然愣在当场,强烈的惊讶和骇然让他不由自主的失去了对抗的心思。直到那道乌光闪电快要劈到了面前,那股滋滋的电荷似乎已经波及到身体,生与死的强烈气息才让他清醒过来。

举剑还击!

此时此刻,王彦林竟然还能够做出还击,这不得不说他有无数丰富的实战经验。要是换了一个人,纵使修为和他相差无几,但没有经历过生死的战斗,那是绝对不可能在01秒的时间内反应过来的。

青虹屏障——这是他用手中的青虹弯月剑能够使出的最强一招防御之剑!

对方的攻势如此声势浩大,一如压顶的天幕,眼看就要将他劈死,王彦林下意识的使出了防御的招式,只盼青虹屏障能够扛得住!

一道七彩光华同时亮起,红橙黄绿青蓝紫,一道道彩色光芒交替出现,形成了一道七彩光幕,挡在王彦林身前。

看见这七彩光幕形成,王彦林松了一口气,总算及时,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众人瞪大眼睛,死死的盯住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虽然只是一场挑战,但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半空。没有人再想起自己也参与了积分对赌,此时再也没有人关心那点积分,不约而同,他们只想知道结果——到底是秦若的残剑厉害,还是王彦林的青虹弯月剑厉害!

铛!

带着连绵不绝的回荡声终于响起,一银一黑两把剑终于交锋。与此同时,一声更为强大的爆炸也轰然响起!

爆炸声掩盖了之前那声脆响,只有少数一些迈入了化劲四重天的围观者似乎听到了,但立即响起的爆炸声夺走了他们的注意力,瞬间忘记。

一道滔天的气浪排山倒海的蔓延开来,以擂台为中心,如同前呼后拥的澎湃波涛一般,一层一层的朝四周散开。

无数个身影化为秋风中的落叶被掀飞,无数惨叫响起,围观的众人不约而同的遭到了波及。身手稍微差的一切,全部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口鼻中还冒出了鲜血,现场顿时乱作一团。

林炎等人稍微好一些,但依旧被气浪冲击的头晕眼花,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四人同时心惊肉跳,秦若怎么样了?

擂台上。

一滴滴的鲜血滴落而下,地面上出现了一朵朵血花,秦若佝偻着腰,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艰难的用黑剑拄着,以此为依靠,似乎不这样他就没有再站稳的力气。

地面,原本光滑平整的擂台,竟然出现了一张龟裂的大网,如同蛛丝一般可怖。有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坑坑洼洼的小洞,一些碎石上乌黑一片,如同被高温烤炙一般。

擂台竟然被毁了?

这可是已经使用了上百年的擂台,整个地组中最坚硬的位置,现在竟然被毁了?谁不知道这块擂台的材料石,是一大块乌钢黑岩制成,其价值不可估量!这是目前为止最为坚韧的石材,就算是用火箭筒攻击上去,也不会有半点损伤的玄品石材啊!

可现在乌钢黑岩的擂台竟然被二人毁掉了,那刚才的攻击,威力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抬起头,秦若深深呼吸了几口,才往王彦林看去。

心头一松,看对方的动作和姿势,似乎并不比他好几分。秦若已经恢复过来一些了,握剑的虎口处已经没有再流血,可是王彦林呢?他依旧浑身发抖,腰也直不起来,低垂着头不知道是不是受伤很重。

王彦林的眼睛已经一片血红,死死的盯着手中的青虹弯月剑。

纵使受了一些内伤他也无所谓,纵使右手的指骨几乎断裂,连握剑也是勉强,但这些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眼睛直勾勾看着青虹弯月剑,剑身中间一处,一个米粒大的缺口让他惊骇的浑身发抖。

也气的浑身发抖!

他的青虹弯月剑,师父赐给他的玄品武器,他一向引以为豪的宝贝,竟然缺了?

多么可笑?

如果不是王彦林知道玄品武器的坚硬,堪比金石,他怎么会如此托大?从他得到这把长剑开始,经历了无数次战斗,有一次他甚至用这把青虹弯月剑将某个对手的狼牙棒劈成两段!内心深处,他已经绝对相信手中长剑的锋利无摧。

但是,往往越自信,最后带来的更是毁灭性的打击。

他的玄品武器青虹弯月剑,竟然抵不过对方一把破铜烂铁的攻击,居然裂了个豁口?虽然只是米粒大小的一点豁口,但输了就是输了,毁了就是毁了!

骄傲如他的性子,是绝对承受不起这个结果的!

王彦林内心愤怒的火焰,已经堪比火山爆发般熊熊喷薄,他抬起头,看着秦若一字一句的吐出:“我的青虹弯月剑……你毁了我的青虹弯月剑……”

擂台边约莫还站着二十多个围观者,听闻王彦林的话后,第一时间往他手中的长剑看去。

一看之下,全部同时一愣。他们的眼光如何不锐利,此时还能站着的围观者,身手绝对不低于化劲四重天,难道还看不见长剑上的那个豁口?

顿时,议论声不约而同的响起,言语中充满了震惊。

“看到没有,王彦林的青虹弯月剑真的被砍缺了!”

“那不是玄品的武器吗?竟然也会碎掉,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见啊!”

“秦若的武器就是一把断剑啊,竟然能够砍碎王彦林的玄品长剑,那他那把黑剑岂不是……难道是更厉害的圣品?”说话的人根本不敢相信,话一出口就忙不迭的捂住嘴,生怕自己说出这种话被人耻笑。

玄品武器已经是让他们这些化劲高手可遇不可求的宝贝了,要真是圣品出现,岂不是要发动血腥战争来抢夺?

所有人都默默猜测着,眼睛中除了那把不起眼的黑色残剑,再也装不下其他。有人眼热,有人心中若有所思,有人根本不相信,有人羡慕不已……

秦若听到了王彦林的声音,但是他很平静,一股莫大的自信充斥了全身,握住黑剑的手更加有力。

黑剑安然无恙,剑身上没有丝毫损坏,一如刚刚拿出来那般沉稳厚重。

旁人的话语他也听到了,但秦若不能肯定黑剑的品级是不是就真的比青虹弯月剑要高。能够一剑将玄品长剑砍出个豁口,估计一方面是奔雷剑法最强杀招对上王彦林最强守招的结果,一攻一守,较弱的一方难免会承受伤害,因为王彦林的长剑可是异常锋利的啊!

薄如蝉翼的剑锋,虽然平时能够所向披靡,剑斩一切,但遇到了同级的甚至是有可能比它还要神异的武器,它就抵抗不住了。黑剑无锋的边缘,威力只在于秦若注入其中的真力大小,再加上黑剑本身的特点与之放大,这才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秦若似乎明白这个道理,但围观者不知道,王彦林也不知道,这就难免有些让人不敢相信了。

“长剑被你自己砍烂了,怎么,要怪到我头上吗?”秦若淡淡的道:“毕竟是剑,谁让你像用刀一般劈砍的?自己不会使用,砍烂了一把玄平品长剑,莫非你要让我赔你一把?”

王彦林一听,只觉得脑中一炸,更是暴怒:“你毁了我的剑!我要杀了你!”

说完,他扬起缺了一个口子的青虹弯月剑,再次向秦若冲来,如同一匹发狂暴怒的野马。

一看他的架势和动作,秦若就不禁好笑。此时的王彦林完全没有了半点高手风范,别说他现在毫无章法的冲过来,就算是再给他十分钟时间调息,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青虹弯月剑看来在他心中有很重要的地位啊!砍烂一把武器就能够让他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是差!

别说什么化劲六重天、七重天的修为了,就算是全盛状态的王彦林,此时也不过就是个莽汉。

一掌扫过,王彦林仰面跌倒,后脑重重的磕在地面,咚的一声响。

但他双手依旧在疯狂的劈砍,双腿不停的猛蹬,就像一匹撒欢的小公马:“秦若,我要杀了你!混蛋,竟然毁了我的青虹弯月剑!青虹弯月剑啊……”

看着他的动作,众人大惑不解:“难道王彦林疯了?”

“不会吧,他是王家天骄,这么厉害的,怎么可能突然就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