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喝你们的喜酒/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同秦若预料的一样,他在秦家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先来恭喜他,自然是秦无法和秦无冥两位长老,两人一同前来,而且都让下人带来了一大堆价值不菲的贵重物品。各种生活必需品,全部是按最高规格来置办,几乎就赶得上秦天殷的等级了。

丹药、滋补药品,大量的金钱,全部一股脑的送了过来。看着堆满房间的各种物品,秦若才感觉到一丝身为世家子弟的财大气粗。

“你果然是我侄儿啊,我早说嘛,你的纹身不可能作假,你自然就是我们秦家人。”秦无法笑呵呵的说。

“秦若,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要是不够,我让人再送过来。”秦无冥同样很安慰,大哥去的早,他还一直以为大房这一脉已经断绝,没想到居然喜从天降。

看着二人有几分真诚的意思,秦若也表示出适宜的态度,不卑不亢中带着对长辈的尊敬。

至于第二天下午来竹园看他的秦无影等人,他就没什么心思了。

秦无缘走在最前面,一进了竹园就放声大笑,仿佛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同样是非常惊喜突然出现这个侄儿的。不但没有别的心思,反而汇聚了二十多年没见的关怀。

“秦若啊,今天二叔来看你,你不会怪二叔今天才来吧?”秦无缘笑眯眯的,眼神中却闪过一丝寒芒。

“怎么会,二叔你身为家主,自然事物繁忙,我明白的。”秦若淡淡的道,丝毫看不出半点亲热。不过他也跟着改了口称呼二叔。见惯了秦风的虚伪和阴险,他哪里还学不来?

抬手一挥,又是几个下人端上来许多物品,秦无缘呵呵道:“秦若,以前发生的事,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二叔毕竟是家主,在事情不确定之前,肯定是要调查清楚的。要是对你有什么过分之处,你……

“二叔不要这么说,我都理解的,要是换了我,肯定和二叔的做法一样。”

“既然你能够这么想,那我就放心了。”

转头看着儿子,秦无缘道:“以后你和风儿可是真正的兄弟了,可要互相帮助照顾啊。以前的小过节,不要放在心上。”

秦风一脸假笑的凑了上来,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笑道:“秦若,这是我给你的礼物,现金一千万,不要客气。”

“一千万?实在太多了,我不敢要。”秦若仿佛有些忌惮的样子。

“哎,你要是不收,是不是还怪罪我上次和妃暄的事?”秦风就像已经忘记了往事一般,笑着拍拍他的肩头:“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好兄弟了,拿着吧。”

“真的是好兄弟?”秦若认真道。

“绝对好兄弟!”

“以后有人欺负我,你也帮我出头?”秦若越来越打蛇随棍上。

“谁欺负你,我收拾他!”秦风就差没拍胸脯了。

松了一口气,秦若笑嘻嘻的接过了银行卡:“那好,那我就收下了,多谢啊!”

“不客气。”

一群人正尔虞我诈,假惺惺的说着违心的话时,忽然听到屋外有人通报:“家主,老祖让小人前来通传,让大少爷去乌金院一趟,有客人来了。”

等秦若的身影消失不见,竹园中留下秦无缘等人,立即换了另一副脸色。

“妈的,差点恶心死老子了!”秦风一阵猛吐口水,呸个不停,咬牙切齿的咒骂道:“乌金院是谁都能去的吗?他凭什么这么特殊!看来用不了多久他就能爬到我头上来,非要找个机会整整他。”

“二少爷,现在他已经是秦家人的身份了,我们要再下手,怎么也要忌讳一下老祖那边。”秦无影依旧是高深莫测的态度,只是语气有些森冷:“不过,他终究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不足为惧!”

秦无缘抹了抹一寸长的胡须,漠然的道:“风儿,你还是这么急切,成不了大事的。”

秦风不服气的道:“我就是看不惯他的态度!”呸了一声,他继续道;“你看他那个高傲的样子,真当自己是秦家大少爷了!”

“我们和余家已经有约定,就算我们自己不动手,余家也不会放过秦若的。到时候,我们袖手旁观就是,顶多想法应付老祖那边,不用脏手,事情还办了,多简单!”

“就算余家不成,秦若那小子自己也会送死的。刚才老祖叫他过去,肯定会指点他九转灭世诀的修炼心得,只要他听进去了,还怕不加倍努力?”

“我们只需要等着就是了。”

……

乌金院。

一直紧闭的乌黑大门,终于再次打开了。秦若还没有走进去,远远就看到一个熟悉窈窕的身影站在门口。

“秦若!”夏妃暄欢快的叫了一声,双眼放光,飞也似的冲入他的怀抱。

“妃暄?”

根本没想到是夏妃暄来找自己,秦若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感觉到怀中的人儿,他不禁紧了紧双臂,用力的抱着她。

鼻尖传来一股沁人的香气,淡淡的带着无比的温馨,他正想要说些什么,怀中的人儿突然抗拒起来,挣扎着离开了他的怀抱。

“妃暄,你怎么了?”秦若看着满脸通红的夏妃暄。

夏妃暄反倒是一跺脚,低声埋怨道:“有人啊,真是!我怎么会……”她捂着红的发烫的双颊,看都不敢看秦若一眼,转身冲回了乌金院里。

秦若这才注意到,自己身边不但有秦家的下人,而且这里是乌金院,老祖和六长老秦无念都在里面的。想来是刚才夏妃暄思念他太厉害,猛然见到他才控制不住扑过来的。

“哈哈,秦若,快进来,老祖等着你呢!”秦无念的声音响起。

“知道了,六叔。”

跟在秦无念身后,秦若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秦天殷。

一身中式长衫,下摆将瘫痪的双腿盖住,一张柔软珍贵的银狐皮毯盖在膝盖上。看的出秦天殷的心情很好,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很多,一双眼睛微笑着看着他,无限的慈爱。

脑中瞬间闪过往常的一些事,虽然是昨天才确定了身份,但是秦若记得很清楚,秦天殷是整个秦家对他最关心的人。每次秦无念送来修炼的丹药,又或者是秦无法来看望他,口中总是要说,‘老祖让我如何如何……’这类的话。

可见他们对自己的关心,还是秦天殷吩咐的。

如果不是因为顾及秦家的规矩,只怕秦天殷在看到自己身上那个纹身的时候,就已经将他当做自己的孙儿了吧?

这样好的一个老人,竟然因为当年父亲和自己的事情,激动的走火入魔,导致现在依旧要坐在轮椅上度日。对上秦天殷的目光,在那恍惚之间,秦若似乎……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秦天殷的神态,又或者说是他浑身散发出的气势……

这种莫名的感觉只一瞬间就消失,愣在原地想了想,秦若却发现刚才那种感觉有点像幻觉,他怎么会觉得秦天殷的双腿已经完好,随时都有可能站起来呢?

刚才那种感觉,很莫名,很奇异,似乎仅从外表他能感受到秦天殷内心的自信,这种强大的自信和神韵,绝对不是一个残废老人身上应该有的。

可是定神再看,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坐在轮椅上的依旧是那个头发花白、年岁已高的老人,和往常一样毫无分别。秦家老祖秦天殷,已经残废二十多年了,怎么可能站的起来呢?

“秦若,怎么楞在那里了?”秦天殷呵呵的笑了起来,心情大好,居然忍不住开起了他的玩笑:“难不成是见到妃暄来了,不好意思了?”

摇摇头,将这种莫名的感觉甩开,秦若满脸含笑的上前:“老祖,我……”

“还叫老祖?”

“哦,爷爷!”秦若马上改口。

对于和秦无缘等人虚以为蛇,他满口二叔、七叔的叫的很自然,可是放下了这种虚伪和应付,一时间称呼秦天殷为爷爷,他竟然感觉有些别扭。

“唉……”

秦天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之前还神采飞扬的脸色又暗淡了下来:“秦若,我知道你对我们秦家,心里一定很多怨恨吧?责怪我们没有早点找到你,让你流落在外吃了那么多苦……”

他伸手拉住了秦若的手,声音有些颤抖起来:“我都知道了,这些年来,你一直跟着你师父,后来到了滨海市,那个时候你才气劲修为。可是你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如果不是靠你自己……”

“爷爷,我并没有为自己的过去感到遗憾。”

秦若打断了他的话,眼神充满了自信和傲然:“爷爷,你用不着为我的过去而愧疚,虽然我从小并没有在秦家长大,失去了一些物质条件,但是我现在丝毫不比别人差!”

“我有教我本事的师父,有几个性命之谊的朋友,还有像妃暄这么好的女人,你说,我哪点比别人差了?”

“我秦若不靠别人,全靠自己一双手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能够用自己的努力得到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秦天殷的眼神越来越亮,脸色越来越好,他没有想到他这个曾经失去了二十多年的孙子,竟然是如此的优秀。如果磨砺能够让人成长到这个地步,他心中应该会好受很多吧?

虽然很艰难,但秦若他……总算是坚持过来了,而且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好,不愧是无为的儿子!

“你和你父亲一样啊!”秦天殷感慨一句,精神振奋,欣慰的眼神中透着无比骄傲。

秦无念见状,小声的提醒道:“老祖,当心你的身体,秦若已经回来了,你也应该安心了。”

看着他似乎使了个眼色,秦天殷这次想起旁边还站在客人,顿时笑了起来:“哈哈,是啊,是啊!我只顾着和你说话,差点忘记妃暄呢。”

“妃暄,上次的事就是个笑话,过了就算了,不要放在心上。”

上下打量,秦天殷对于夏妃暄倒是很满意:“当年我和你爷爷指婚,就是说的你和秦若。现在正好,既然你们两情相悦,那我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