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八千万的赔礼/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那一瞬间,叶城脑海中飘过四五个念头。

要么他和秦若叫板,两人打上一场;要么装作没空理会,赶紧灰溜溜的离开这里;要么让身边人一起上,引开秦若的注意力,他乘机挟持夏妃暄……

胡思乱想这么多干吗,没看秦若的脸色已经越来越差了吗?和秦若硬拼是愚蠢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自己的小命很重要,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啪一声响,叶城冲着自己的脑门重重拍了一下,满脸堆笑道3A“哎哟,我现在才看清原来是秦少啊?看我这眼神!”

“怎么?”秦若越发森冷,仿佛一触即发。

“之前弄死条鲨鱼,本来是无聊找点乐子的,没想到……哎,都是我的错,该罚!该罚!”叶城吓的倒吸一口气,赶紧解释。回想起上次秦若那喋血全场的样子,他就发憷。

“既然你都说该罚了,那就掏钱吧!”秦若淡淡的道,眼中的凌厉消失不见。

没有半点推辞,叶城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道:“好说好说,坏了秦少的心情,用点钱能够让你消气,我怎么会小气?秦少觉得多少能够,一千万?”

虽然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觉得憋屈,他怎么会没看到旁人的眼神?惊讶中带着无比吃惊,还有不敢相信的鄙夷和嘲讽,只怕今天这事迟早张扬出去,他堂堂叶家叶少的威风荡然无存了。

今天他真是太倒霉了!

旁边的管事冯晨也差点吓瘫了,听到秦若愿意息事宁人,他哪里敢让叶少出这个钱?当即赔笑道:“也是我没有做好准备工作才发生这个误会的,干脆我们烟雨会所出这个钱好好了,两千万,希望秦少收下。”

叶城毫不客气的一推冯晨,皱眉喝道:“谁要你多管闲事了?觉得我舍不得出这个钱吗?滚一边去!”

冯晨被他一推搡差点站不稳,叶城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冲着秦若干笑:“我赔三千万好了!只要秦少高兴就好。”

“五千万?你当我要饭的?”秦若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夏妃暄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她看得出秦若又开始摆谱了。不过叶城这个人她也不喜欢,懒得多事。强势如秦若,没有什么搞不定的,这是她的心上人,自己一旁看着就好了。

夏妃暄心中只有甜蜜,不但不觉得秦若霸道无理,反而觉得他充满了男子气概。

叶城叫苦连天,我没说五千万啊!

他说的是三千万,可秦若连五千万都不满意,难道他这次要将自己的一年的零花钱都勒索光吗?

不过花钱买命,再多都愿意!

“八千万!秦少,我诚心诚意给你赔礼啊,你就不要、不要为难……”心都在滴血,叶城想哭了,腿都在打颤。八千万,几乎是他大半年的花销了,他怎么会这么憋屈?

“算了,马马虎虎,没时间和你磨蹭。”

秦若伸手在叶城头顶摸了摸,那态度就像在摸一只小猫小狗似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记住,以后要乖点,要不弄的像余奎那样,可别后悔。”

“是,是。”叶城连忙点头,顺带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

余奎?刚刚放松的心情立即又提了起来,他怎么会忘记余奎的下场?

曾经余家的第三代领袖、第一年轻高手,堂堂化劲五重天的天才,自从和秦若他们拼了一架之后,现在已经再没有出现过了。谣传他已经修为全废,被余家视为耻辱,打发到一个偏僻旁支养老去了。

要是他也遇到这种下场,还不如让他死了的好!

当即,腰板都打不直了,叶城虽然心中恨不得朝秦若那张脸上狂扇掌,但眼前却只能笑容满面的道:“秦少的教诲,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秦若也觉得无趣了,扫了他一眼,一脸厌恶的皱眉:“快去把衣服穿好,就你这身板,别弄污了我女人的眼。”

“是是。”

叶城连解释都没有一句,转头冲着旁边的人喝道:“没听到吗,都成聋子了?还不给我拿衣服来!”

众人早已傻眼了,一个个愣在原地仿佛傻子,哪里听到叶城的话?什么时候威风霸气的叶少,今天居然对这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人这么低三下四?看他那态度,几乎还以为对方是他祖宗呢!

这个秦少究竟有多厉害,值得叶少如此下贱?

玉婉秋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张大嘴膛目结舌,没有半点女明星的高贵仪态。这是叶家大少?这是刚刚干掉一条大白鲨的那个霸气的叶少?她有没有看错,这是那个京城十大世家之一的叶家大少?

还是一个叶家下人机灵,飞快的拿起旁边沙滩椅上的一件浴袍,赶紧给叶城披上。

一边栓腰带,叶城一边冲着秦若赔笑脸:“难得今天遇到秦少,我做东,你千万不要跟我客气。哦,还有夏小姐,差点怠慢了,我刚才亲手收拾了一条大白鲨做鱼翅宴,两位贵客可要赏脸啊。”

夏妃暄见他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冲着自己上下打量,顿时浑身不舒服:“秦若,我们走吧,我才不要吃。”

满池的血水还没有打扫,空气中全是恶心的臭味,她哪里会习惯?

秦若淡淡一笑,上前牵着她的手,柔声道:“好,你不喜欢,那我们走就是。”

走了几步,像是记起了什么,秦若头也没回,道:“记得,八千万打我账户,今天之内。”说完走出游泳馆。

一见那可怖的身影消失,叶城像是浑身的力气都没了一样,差点瘫坐在地上。

玉婉秋终于回过神来,跑过去扶住他道:“叶少,你没事吧?”

“啪!”

耳光重重抽在她娇嫩的脸上,一个巴掌印高高肿起。

“看够了是不是?你这个贱人,心里怎么嘲笑我的?”犹如狂暴的野兽一样,叶城终于爆发了。

所有的脾气在压抑之后,更加猛烈的爆发出来,如同火山喷发出滚烫的岩浆。想起刚才当众丢脸,他平素的威风都丢尽了,还被这么多人看到,他简直就想杀人灭口来掩盖。

“叶少,我没有……”

“还说没有?”再也止不住那股憋屈和愤怒,叶城又是一个巴掌将这个自己刚追到的女明星扇倒在地,一脚狠狠的踹去:“贱人,老子让你看,让你看!去死吧!”

不顾女人在地上哀嚎着痛哭求饶,他一扫旁边所有吓楞了的人,浑身狂暴的气息冲天而出。

此时,叶城终于敢将自己化劲修为的恐怖气势放出,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仿佛在对所有人提示,刚才他们看到的只是错觉。

叶城,依旧是那个霸道的叶少。

“今天的事,要是有任何传扬出去的,你们就不用在留在这个世上了。”叶城的声音淡淡的传了出来,却让所有人为之心惊。

那股杀意,森冷阴寒,像一把把钢刀,正将他们的肉一块块割下来。

“不敢,不敢!叶少放心,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不停的磕头发誓。

眼神一凌,叶城接过手下人递过来的电话,拨通一个号码,阴沉的道:“叶叔,给我动用一切家族力量,调查秦若的底细。特别是他的身边人,弱点这些……在我回来的第一刻,我要看到这些资料摆在我面前!”

老子躲不起、惹不起你,你还真当我是病猫了?

……

出了会所,秦若两人上了车,一路飞驰而去。

“早知道不带你来这里了,真是扫兴。”秦若道。

夏妃暄扬起秀眉,轻笑道:“还说扫兴?刚才不知道谁在那儿大发威风,一转眼就是八千万的进账呢!呵呵,这赚钱的速度可真是让我爸都自叹不如。”

“妃暄,你敢笑话我?”

“不敢,不敢!”夏妃暄痒的格格直笑:“真是没有想到,我们秦若大房东从滨海来到上京,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哪敢惹你啊!”

“那我惹你好不好?”秦若忽然放低了语调,一种的语气突然冒出。

“嗯?”

夏妃暄有些没反应过来。

“那我当你同意了,哈哈,待我找个合适的地方……”

秦若大笑一声,一踩油门提高车速,黑色的奔驰车犹如一道闪电,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

眨眼就超过了七八辆车,连前面的黄灯闪烁了,他也没有丝毫刹车的打算。

夏妃暄被他的突然举动惊住了,尖叫起来:“啊——秦若,你要……”一个转弯,打开的车窗灌入一阵冰凉的寒风,刺激的她后半句都没有说出来、眼看着前面就是一排行道树极速靠近,似乎一眨眼就会撞上。

难道要飙车,突然开这么快干嘛?

她虽然相信秦若的车技,但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胆怯的高呼:“秦若,你干什么!你怎么……”

猛的感觉到车身变向,随即车速似乎又提高了,耳旁除了引擎声,似乎越来越安静。

夏妃暄却惊慌的眼睛紧闭,什么也不敢看,身体靠着秦若,似乎这样才能感觉到安全。

这个秦若,怎么在大街上开这么快?要是出了事,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夏妃暄左手死命的抓着秦若的衣摆,只觉得又是刺激又是紧张。

“嘎——”

猛的刹车,车停了下来。

还没有来得及松开手,眼睛也还没有睁开,夏妃暄便听到耳边秦若的声音:“妃暄,我要惹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