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敢跟我叫板?/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洛静雅和戴可妮一边看着手册,一边小声交谈。

似乎看到一个熟人,洛静雅有些意外:“竟然连王文林也来了,他可是滨海市第一首富,原来他也千里迢迢来这里参加拍卖会。”

目光再一扫,又看到一个眼熟之人,不过这人她并没有打过交道,只是听说过而已。南阳省的房地产事业基本都控制在这个人手上,身家几十亿的大老板刘运东,这人的财力可是洛静雅拍马都比不上的。

不止如此,整个大厅中很快坐满了人,随着开拍时间即将到来,进来的富豪越来越多。有的一男一女,有的三五成群,也有的独自一人。

“孙总,你也来了啊,这次看上什么宝贝了?”一个秃顶男子笑道。

“这次的第五号拍卖品听说是宋朝官窑的一件五彩云口仕女瓶,有点兴趣就来瞧瞧。”这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

类似的问候不绝于耳:“钱老板,上次你拍走了我看上的东西,这次可不要再跟我抢了哦。”

“哈哈哈,哪里哪里,多谢周董承让,我岂能不知道你的好意?”

对于这些,洛静雅并不是来做生意的,现在也没有这个心思和这些人攀谈,她只等着拍卖马上开场,买到了那件三百年火参之后她们就立即前往上京。

秦若,你这个没良心的,等我来了有你好看!

正恍惚着,突然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一个拍卖员走上了台,示意拍卖会正式开始。众人的注意力立即放到台上被红布遮盖的物品上,一个个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

“第一件拍卖品,双龙拱月杯一只。此物乃唐朝时期宫廷皇室用品,曾是唐明皇和杨贵妃的心爱之物,通体纯金,镶嵌有一百零八颗各色宝石……起拍价五千万,每次加价不低于五百万,开始!”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谁都没有想到,秦韵拍卖行本次的第一件藏品,竟然是皇帝御用过的一只金杯,简直超乎想象,不虚此行!

“六千万!”立即,一个胖子举牌。

“六千五百万!”马上有人不甘示弱的叫道。

整个大厅中再也无法保持安静,就连洛静雅和戴可妮也是有些吃惊。这样的东西,最后肯定会拍出上亿的价格,那等会那只三百年的火参,她究竟能不能顺利拍到?

此间会场气氛热烈,旁边距离一廊之隔的另一间大厅,同样坐满了人。只不过这件大厅的气氛截然不同,带着一股浓浓的低气压,有种让人心悸的莫名气势,笼罩了全场。

二楼的贵宾包厢中,李福祥小心翼翼的将秦若等人迎了进来,巴结的道:“秦少,你上座,拍卖会马上就开始。”

随手拿起一串晶莹的紫玉葡萄丢到口中,魏索毫不客气的大嚼,含糊不清的道:“李经理,好像旁边也有拍卖会在进行啊?”

“魏先生,旁边的B场拍卖会不过是针对普通人的,就是一些古玩字画,珠宝玉器这些俗物,哪里能够入得了几位的法眼?”李福祥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解释道:“我们这里的拍卖会分为A场和B场。”

B场是针对普通富豪而举行,而A场中的拍卖品,才是针对古武中人推出的。各种丹药,武器,功法,灵草等等,其价格哪里是外边那些人买得起的?就算买得起,他们也不知道怎么用,纯属暴遣天物!

知道了区别,秦若等人也坐了下来,看着下面开始进行的拍卖。

“第一件拍品,上品玄元丹一瓶,共五颗,起价五千万。”

玄元丹对于现在的秦若等人,已经并不是特别稀罕的东西了。但毕竟有些古武中人并不是大势力大家族,特别是一些独自修炼的落魄武者,想要得到还是要付出庞大的代价,有时候还没有门路。

当初在滨海市的时候,秦若也从来不知道能够通过特殊的拍卖行买到丹药,否则的话,他早就打这样的主意了。

大厅中,一个身穿休闲服的男子立即举牌:“六千万!”

秦若随意一扫就没有放在心上了,这男子不过化劲一重天修为,看来是个没有势力的普通武者,不值得注意。

很快,这瓶上品玄元丹最后成交价一亿两千万,被一名化劲一重天后期的女子拍走。

“拍卖这样的东西,我们秦韵能赚多少?”秦若问道。

李福祥道:“我们拍卖的丹药,基本都是我们秦家自己的炼药师炼制,除去成本大约30%和一些其他开支,剩下的一半都是纯利润。上交给家族三成,其余两成是属于秦少您的。”

秦若笑了起来:“哦,那岂不是刚才我就收入了三千万?拍卖这东西果然赚钱啊!”

李福祥笑道:“这不算什么,有时候拍卖出一本功法,或者一件凡品武器,赚个几亿也是正常的。”

一想到自己竟然从秦风手中敲诈到如此庞大到惊人的巨额财富,秦若更是舒心起来,笑呵呵的道:“好好,努力干,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魏索突然冒了出来,冲着秦若嘿嘿道:“秦若,你这么财大气粗,是不是让我们大家也跟着享福享福啊?”

林炎眼中满是笑意,直接拍拍秦若的肩头,毫不客气的道:“就是,我看这次任务所需的丹药,你全都包了好了。”

“嗯,也吃不了多少,玄元丹,化劲丹,狂暴丹什么的,一人来一瓶就够了。”林炎大笑起来。

秦若哪里会在乎这点,当即道:“听见了吗李经理,赶紧将东西拿来,可不要耽误了我们的事情。”

“是是!”李福祥立即点头,赶紧让人准备去了。

他不过是个负责人而已,虽然在秦韵拍卖行拥有无上的权威,但对于秦家来说,也就是个出力的下人罢了。秦若这个大少需要点丹药,他敢有半点犹豫吗?

见他离去,林炎有些吃惊:“秦若,我们就是开开玩笑,这些东西这么贵,算了。”

眉头一皱,秦若扬起拳头,假装恶狠狠地道:“怎么,还要跟我客气吗?以前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你们那么无私的帮助我,现在我有点身外之物,你们有什么不能用的?再说废话,当心老子收拾你一顿。”

“那好,我们就不客气了。”林炎笑着坐下。对于秦若这个人,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更是明白了兄弟之情几个字的真正含义。

大厅中的拍卖已经进行到中场,台上的一只长方形盒子被打开,顿时引起全场人的瞩目,吸引了秦若几人的眼光。

什么东西?秦若朝下看去。

一把两尺八寸的长剑躺在盒中,仿佛银蛇一把弯曲的剑身,才一出鞘就发出璀璨的光芒,嗡一声剑鸣蓦地响起,仿佛一条弑人的恐怖长蛇。

仅仅是外表,就让人禁不住红了眼,止不住的喘着粗气,想要据为己有。

拍卖师很满意现场众人的反应,淡淡一笑,道:“诸位,这是本次拍卖的第七件拍品,银蛇剑,玄品中级,由锻造大师钟无期所铸。”

“天啊,居然是玄品中级的武器,我没有听错吧?”有人震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原来是钟无期大师所铸,这可是难得一件的宝贝啊!”

“玄品武器难得一见,只怕这次老夫要空手而回了,早知道就将门派所有钱都带上啊!真是失策失策。”一个显然是钱不够的武者,只能眼热的看着,惋惜的捶胸顿足。

还没有等拍卖师说出起拍价,立即就有一个声音响遍了全场:“我出三亿!”

三亿?居然一开始就有人喊出如此高价,众人连忙循声望去。

一个穿着白黑色风衣的年轻男子站了起来,脸上流露出桀骜霸气的表情,嘴角不屑的扬起,似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被他看在眼里,那种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傲气,显而易见。

特别是他眼中那一丝阴狠的神色,只是随意一扫,就让与他对视眼神的人心惊胆寒,连忙低头不敢看他。

而他旁边坐着一个娇媚的红衣女子,虽然她只是静静的坐着,但脸上那种对众人不屑一顾的高傲,更是一眼就让秦若认出了她——乔方莹。

秦若很是意外:“嗯,居然是他们?”

林炎也同时道:“没想到王彦林居然也来参加拍卖会了,他可是王家的人,怎么会缺少武器?”

林木呵呵笑了起来:“秦若你还记得不,上次你不是将他的青虹弯月剑砍缺了吗?想来他没脸再用一柄烂掉的武器,这阵子正到处寻找称手的武器呢!”

“也对,他用的是剑法,想要找到一把上好的剑的确不容易。”秦若点头,若有所思。

沉吟了片刻,林炎道:“秦若,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小看王彦林,他上次被你打败,肯定不会轻易罢休。这次他出现在这里,我很怀疑他就是这次王家派出的人。”

“你说他要和我们争夺星晶黑铁矿?”

“王彦林的性格一向是瑕疵必报,阴狠毒辣,他同样是地组中人,怎么会不知道那个A级任务是我们接下的?我们一定不能大意!”

想起上次王彦林的无端挑衅,秦若眼中闪过一丝傲气,唇边的冷笑绽放无疑,他看着场中的桀骜跋扈的王彦林,淡淡的道:“好!既然来到我的地盘,我就要让他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

“要不要玩玩他?”

魏索一听眼睛放光,连忙道:“秦若,你说怎么玩?让我来如何!”

凑到他耳边,秦若小声的嘱咐几句,听得魏索连连点头:“秦若你可真狡猾,嗯……这个主意我喜欢,哈哈……不错不错!”

很快,魏索从怀中摸出一个薄薄的橡胶面具戴在脸上,兴奋的走了出去。

抄着手,秦若冷笑:“王彦林,敢跟我叫板?老子今天就要让你千金进来,乞丐出去!就算你最后得到了银蛇剑,难道老子就不能再砍断一次?”

手掌抚摸着衣服下遮盖着的黑色残剑,一种逼人的气势在秦若身上流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