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坑就是二十六亿/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厅中,针对这把玄品中级的银蛇剑,价格正在逐步升温。

“难得一见的玄品长剑,我铁血帮愿意出六亿!”一个身高几乎两米的壮汉双目猛现厉色,浑身结实的肌肉直接迸裂了衣袖,太阳穴高高鼓起。

“居然是铁血帮?这可是吉北省最大的帮会,我还是……”有些知道情形的人窃窃私语,觊觎之心顿时压了下去。

轻蔑的瞄了一眼壮汉,王彦林淡淡道:“七亿!”

“什么?居然敢跟我们铁血帮叫板,小子,你有没有长眼睛?”壮汉冷笑一声,紧握的拳头磨盘一般大,冲着王彦林挥了挥。

“真是无聊!”一个女声响起:“彦林,快点吧,我累了。”

王彦林嗯了一声,冲着拍卖师道:“好了,我出十亿,把银蛇剑给我包起来。”

话音刚落,那壮汉猛的发出一声咆哮:“妈的,你没听见老子的话……”

蓦地,一道闪电突然亮起,出现的是如此突兀,任何人都没有想到。闪电似乎带着惊人的气息,仅仅是一刹那,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冲向了壮汉。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众人定睛一看,壮汉痛苦的捂住脸,鲜血瞬间从指缝中喷涌而出。

只是抬手一招,王彦林已经废掉了他一只眼睛。

“聒噪!”

放下手,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王彦林淡淡的看着拍卖师,道:“没有人再竞价,那就把东西给我包起来吧。”

“这……”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情,那拍卖师也有些吓住了。

“难道还有人出价高过十亿的吗?”

冷峻的眼神扫过全场,一股庞大的威压仿佛示威一般,铺天盖地的释放了出去。纵使知道这家秦韵拍卖行在吉北省有些背景,但作为王家的新兴人物,王彦林怎么可能将拍卖行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肆意出手了。

全场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敢开口。

前来参加拍卖的人,虽然都是古武中人,身负不俗修为,但大多也不过是化劲五重天以下。面对王彦林释放的威压,他们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哪里还敢和他唱对台戏?

淡淡一笑,王彦林道:“既然这样,那这银蛇剑就……”

“我出十五亿!”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宁静。

听到这违和的声音,正得意洋洋的王彦林犹如被人打了一巴掌,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刚才已经杀鸡儆猴了,居然还有不知死活的人敢冲出来?

生怕王彦林不上当,魏索怪笑一声,道:“怎么样,没钱了吧?没钱就闪开,这把银蛇剑是老子的!”说完,他找了角落的位置,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看着眼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面具男人,王彦林的怒火陡然飙升:“十六亿!”

“二十亿!”

“二十二亿!”王彦林已经咬牙切齿了。

看都没看他一眼,魏索直接道:“二十五亿!”

哗!

二十五亿!

一把玄品银蛇剑竟然已经叫到了二十五亿的高价!

虽然知道玄品武器很难得,但是已经达到了二十五亿的天价,再也不是一般势力和个人能够买得起的了。现场气氛如此诡异,那个面具男明知道风衣男子是个杀神,居然还敢和他拼价格,那他又是什么来头?

他难道不怕也落个之前壮汉的下场?

再也忍不住了,王彦林双眼已经通红,抬手对准魏索就是一拳。刚劲霸道的拳风带着浑厚的真气,直冲过去,惊的沿途座位的武者吓的抱头躲到了椅子下,狼狈不堪。

魏索并没有小看这一招,王彦林的身手他是知道的,当即眼神一凌,一股浑厚的真力从双掌中释放出,毫不逊色的推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两道劲风撞击之处,无数的桌椅顿时粉碎,四散激射。如果那些武者不是躲得快,说不定早就受到波及受伤了。

“唔……”魏索似乎吃了点亏,捂住胸口脸色发白。

“哼,不知好歹!”见自己占了上风,王彦林冷笑连连。

看了一眼对方,魏索似乎忍了忍,最终还是没有再出手,看起来像是被王彦林打怕了,狠狠的一甩手坐了下去,垂头一言不发。

狂妄的眼神,凶狠霸道的手段,王彦林此刻的风头已经升到顶点,被他仅仅看了一眼了拍卖师,几乎吓瘫了,战战兢兢的道:“这、这位客人,您……”

“二十六亿,给我包起来!”

一锤定音,当王彦林淡淡说出二十六亿这个数字的时候,再也没有任何人出声了。似乎是怕再起风波,那拍卖师甚至一挥手,一个工作人员立即将装有银蛇剑的盒子,恭恭敬敬的送到了他面前。

“哈哈哈……”

王彦林仰天长笑,浑身一股凌厉的肃杀之气毫无顾忌的释放了出来。面对在场如此众多的武者,他就仿佛群羊中凶狠的豺狼,人人惧怕的心悸。

“王少真是大手笔啊!”一个和悦的声音响起,突然打破了大厅中沉重的气氛。

心中一顿,王彦林抬眼一看,刚刚充斥全身的得意和霸道顿时消失,突然犹如当头一盆冰水浇下,清醒的彻头彻尾。

秦若笑嘻嘻的负手而行,似乎根本不知道刚才王彦林震慑全场的风头,反而笑呵呵道:“买一把长剑竟然花费二十六亿,看来王家不愧是十大世家之一,财大气粗哦!”

“秦若!”

重重的一声带着无比的怨恨,王彦林强忍出手的冲动,低喝道:“你想干什么?”

秦若仿佛有些惊讶,道:“我会干什么?我不过是来看看你王少豪掷万金的潇洒风度啊!真是看不出来啊,原来王少竟然如此大方,将原本价值顶多十亿的银蛇剑,一口气喊出二十六亿的惊人高价!佩服佩服!”

站在秦若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笑道:“王少,鄙人是秦韵拍卖行的负责人李福祥,这位是我们的东家秦若秦少。看王少如此支持我们秦韵拍卖行,真是感激不尽啊!”

“什么……”

这话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将王彦林劈的外焦里嫩,眼冒金星。

这拍卖行竟然是秦若的?秦若是这拍卖行的东家?

他竟然花了二十六亿,买了仇人一把最多值十亿的剑?他是不是疯了!

猛然被这个情况刺激的气血上涌,王彦林差点当场一口老血喷出来,双眼顿时充血煞红,喘气如牛,他颤抖着伸出手指着秦若,怨毒的道:“秦若,你竟然坑我!”

转眼变了脸色,犹如六月的天孩子的脸,秦若冷笑一声道:“王彦林,你说我坑你,我什么地方坑你了?我有逼着你买吗?这银蛇剑难道是假的吗?这拍卖会是我逼着你进来的吗?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叫你王少不过是给你王家面子,说到底,你就是老子的手下败将,还敢在老子地盘上嚣张!”

浑身释放出一股强大可怕的威压,直逼王彦林,秦若一步一步朝他走了过去,毫不退让:“你刚才在我秦韵拍卖行出手,这已经违反了规矩了,我现在怀疑你故意挑起事端,难道是你家长辈指使的?你王家是不是想要和我秦家断交开战,你说,是不是?”

哪里想到秦若会如此咄咄逼人,王彦林懵了。

陡然被秦若释放的威压镇住,一股从心底生出的无力感几乎让他无法反抗,眼看着秦若的手已经握紧了黑剑,随时都有可能出手,上次被秦若当众打败的屈辱和羞耻更是疯狂的翻涌出心底。

他敢继续嚣张,说王家就是要和秦家开战吗?

秦家排名第二,他王家不过是末尾,开战断交这样的话,别说他,就算是他老子也不敢随意说出。

浑身颤抖,耻辱、打脸、绝望、怨恨、不甘……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王彦林几乎要当场崩溃。

“彦林,我、我们走吧……”乔方莹也吓的瑟瑟发抖,拉住他的手哀求道。

突然来了个台阶,王彦林眼中的阴霾浓郁的一万年也无法化开,但终于还是后退一步,转身大步走了。

乔方莹在他身后大叫:“彦林,等等我啊……”

魏索已经脱去面具,只看了秦若一眼,上楼去了。二人并没有当众交谈,避免被人误认为是拍卖行故意找人串通抬价。

狠狠的坑了王彦林一把,秦若满腔愉悦,笑着拍了拍李福祥的肩头:“李经理,刚才说的不错,加油干!对了,去打个条子领五百万,就当是我给你的奖金。”

“多谢秦少。”李福祥连连点头,脸上笑开了花。

在众人高山仰止的眼神中,秦若退出了场外,拍卖继续进行。

在长廊中随意的走着,秦若抬眼扫视着拍卖行的每一个角落,目光不由得转到旁边一家拍卖厅。

脑中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催促着他进去看看。原本秦若并没有在意,不过他的眼神总是控制不住的往那扇关闭的大门看去。

“不过就是普通的古玩拍卖,有什么好看的?”秦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出进去一看的冲动,摇了摇头,终于还是站在了门口,轻轻推开了门。

开门的一瞬间,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耳中:“五千万!”

当看到说话那人的背影时,秦若整个人都呆了。

静雅!

居然是洛静雅!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秦若对于曾经和自己朝夕相处的洛静雅,怎么会认不出来?突然如此意外的相见,完全就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形下见到,秦若心中突然生出满腔柔情,恨不得紧紧将她抱在怀里。

刚迈出一步,秦若就顿住了。

不远处,一个浑身充满着嚣张的年轻男人,正一脸调笑的看着洛静雅,嘿嘿道:“洛小姐,我出八千万,这根极品火参我是要定了。”

洛静雅冷哼一声,毫不犹豫的道:“一亿!”

“两亿,嘿嘿!”

“你……”洛静雅气的语塞,脸上满是无奈和气愤。

年轻男人毫无顾忌的眼光,上下将洛静雅狠狠的看了一遍,不住的发出‘啧啧’的赞叹声,狞笑道:“洛小姐,我一开始都说了,只要你愿意和我交个朋友,这火参我就拍下来送给你,现在我还是这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改变心意呢?”

敢觊觎老子的女人!

蓦地,冲天的怒火铺天盖地的充斥了秦若的脑海,恨不得当场将那男人撕个两半,他站在门口,怒喝一声:“你小子是谁,竟然动老子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