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暗算龙无道/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洞口外的寒风凌冽刺骨,洞内伸手不见五指,秦若摸索着找了一些石块,勉强将缝隙堵住,这才避免了一些寒意。

手掌依旧疼痛无比,体内的真力已经消耗一空,好在身上所受的只是一些皮外伤,只要尽快处理了就别无大碍。

秦若盘膝坐好,闭上眼睛,此刻正好调息修炼一下,乘早恢复殆尽一空的真力。精魄丹的效力无时无刻不在体内流转,如同小溪一般汇聚在丹田处。

三生诀心法的内容在心头闪过,秦若心中默念,丹田内立即汇聚出一些真力,开始缓慢而平稳的通过经脉,沿着每一处穴道运行。

不知是不是真力几乎耗尽的原因,这一次的修炼,秦若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体内由三生诀心法带动运行的能量,似乎比以前变得强劲了一些,还蕴含着一丝丝清凉的感觉,让他修炼起来浑身通泰自如。

秦若没有多想,一呼一吸之间,真力自然运行,就算不用刻意控制,都能够顺利进行。

不过一刻钟,一遍三生诀心法已经运转完毕,比以往的时间要缩短了十分钟左右。秦若也只当此时身体的原因,既然修炼起来异常顺利,那么何妨不试试修炼九转灭世诀?

这是秦家最强大的绝学!

好几次,他都是依靠黑剑配合九转灭世诀,才能够抗衡比自己修为还要强大的对手。如果等他修炼到第三转、第四转,那么这门绝学的威力又会恐怖到什么地步?

心中一动,秦若停止三生诀的运转,而九转灭世诀的内容如水在心头流过,字字清晰如同烙印,他当即按照记录的内容,将真力改变了运行路线。

霎时,体内的真力犹如一条狂躁的野马,在他的经脉中迅猛的奔腾起来。

已经恢复了两成的真力,在冲击每一个穴道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穴道鼓胀发热,经脉中也仿佛有无数的小针在刺着,很是难受。

不过才运转五分钟,当真力流转到头顶的百会穴要穴时,这样的感觉更加强烈。

真力仿佛已经变得暴虐狂躁,有些不听使唤,一次次的不停的冲击着百会穴。每一次冲击,秦若都险些无法控制真力的运行,差点就要运岔了路线,无法控制。

心中警铃大作,但秦若还是不想放弃。

九转灭世诀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否则秦家早就将龙家取而代之,成为整个华夏最强大的了。不过就是一点疼痛而已,只要冲过去了,自然水到渠成。

早已经被动了手脚的九转灭世诀第三重,在此刻,秦若终于修炼到这一步了。

真力逆行,强行冲击,生死要穴……秦无缘埋下的致命隐患,那一项不是足以致命的?为了让秦若相信,为了不让老祖秦天殷察觉,秦无缘的心机,不可谓不深沉!

蓦然,秦若突然发现怀中冰冷异常,仿佛揣了一块不能融化的冰团,让他极不舒服。

冰凉很快变成了森寒,他眉头一皱,这样的状态可不适合继续修炼!

心念停止,他伸手探入怀中,将那森寒之物取出,居然是那块莫如霜赠送的透明圆形玉珏。

怎么回事?

之前不都好好的吗,怎么显然居然成冰块了?

手中的刺骨寒意慢慢降低,秦若很惊奇的发现,刚摸出来的时候如同冰块一样的透明玉珏,才几个呼吸的功夫,温度迅速攀升,现在已经变成冰凉如水了。

好奇异的东西!

心中突然一动,手中玉珏的那股清凉感觉,不就是刚才运行三生诀时,真力中那丝淡淡的清凉吗?细细体会一下,秦若立即就能够肯定,不错,就是一模一样的感觉!

为何修炼三生诀,和修炼九转灭世诀,会有截然不同的反应呢?

难道其中的凉意代表了什么?

不知道修炼其他功法,这块玉珏又会如何?

将玉珏握在手中,秦若立即开始实验。

万象真经,秦若已经修炼到了第四层,他默念第五层的口诀内容,双手缓缓的在空中运行,真力也开始运转。

立即,秦若就感觉到了真力中蕴含着一股清凉之意,如同修炼三生诀一般。只是因为万象真经不是内门心法,而是一门品阶未知的功法,这样的清凉之意更是明显。

当他将第五层口诀修炼一遍之后,秦若这才惊奇的发现,以往真力运行有些困难生涩的地方,在有了这种清凉之意的帮助下,并不是多困难就顺利通过了。

这种惊喜并没有让秦若继续,他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

立即,他又试着修炼了一遍霸雷剑法、霸拳、龙爪功法……最后,秦若终于满脸森寒的停手,心中的怀疑已经能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

除了修炼九转灭世诀,其他任何一种功法和心法,手中的玉珏都只是舒服的清凉之意,丝毫没有让他感受到暴虐的痛苦,真力逆行的危险!

秦无缘亲手交给他的九转灭世诀,有问题!

一股强烈到极点的心有余悸充斥了秦若全身,不管这个猜测是不是真的,在没有弄清楚真相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继续修炼了。

一定是秦无缘弄了什么手脚,否则为何秦家其他人能够修炼,偏偏自己修炼起来就有问题?

庆幸的紧握着手中的透明玉珏,秦若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强烈的不亚于他之前从冰崖上掉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秦若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件事的时候,等他回去之后再说。如果真是秦无缘捣鬼,那他绝对会更加疯狂的报复回去!

一夜匆匆而过。

洞内依旧昏暗,但秦若已经能够根据洞穴缝隙上飘落堆积的雪花,上面透出隐隐的光线来判断,天色已经大亮了。

精神一震,秦若将真力运行到耳部,细细探听是否会有林炎等人的声音出现。

他知道黑夜中,林炎他们要翻越千丈高的冰崖,还要应付有可能出现的敌人,那是相当危险的。而现在已经是白天,如果他们摆脱了危险,一定会下到冰崖下寻找他。

不管是搜寻他的尸体,还是前往那座有可能蕴含星晶黑铁矿的雪山,他们一定会下来!

静静等了七八个小时,一丝若有若无的声响终于传来。

嗖嗖嗖!

如同有人吊着绳索上,快速下降时发出的摩擦声音,秦若立即就能判断,这样的声音一定是高速而产生的摩擦声音,绝对不是一般的游客或者登山人员敢这么做的。

唯一可能,就是身手超绝的古武者!

是不是林炎他们来了?心中一喜,秦若几乎就想推开石头钻出去看个究竟。

手掌已经触及到了石块上,但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顿时让他打消了出去的念头。

“啊……真是太高了!”乔方莹的声音中透着淡淡的惊慌不安,还有一丝娇怯,只怕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几乎忍不住生出一种保护的念头。

乔方莹抬头看了看高不可及的冰崖,轻轻拍了拍胸口,道:“彦林,还好有你在,要不然这么高的悬崖,我可不敢一个人下来呢!”

刘子恒依旧是那么淡然的神色,他拍拍手站在一块落满积雪的石头上,注视着乔方莹身边的王彦林。

后者依旧神情冷漠,眼中带着浓浓的恨意,挥之不去。他手中的剑身反射着日光,发出夺目的光华。

“该死!”王彦林恨恨的道:“竟然没能亲手干掉秦若,便宜他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掉到哪里去了,要是找到了,非将他挫骨扬灰不可!”

刘子恒淡淡的道:“王兄不用介意,秦若从千丈冰崖上掉落,此时只怕已经成了一堆肉泥,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这难道还不算报了你的仇吗?”

“纵使将他碎尸万段,也消除不了我心中的愤怒。如此摔死,真算他好运!”

王彦林突然一甩手中的银蛇剑,一团白色的剑气嗖的冲击出去,远处一块高耸的雪堆顿时发出轰然爆炸。被积雪掩盖下的岩石被这强大的威力击中,顿时化为粉碎四散。

乔方莹假意安慰:“既然秦若已死,你又何必再心怀仇恨?那样对身体和修炼都没有好处的。”

王彦林重重的一哼:“便宜了这小子,只可惜天炎小队那几个,竟然被他们逃了!”

“放心。”

刘子恒深幽的眼神中带着无法看透的深意,冷笑道:“为了这次的大事,我们刘家出动了一位化劲八重天的长老,三个化劲七重天的长老,以及三十多名族中高手。别说林炎那小子,其余几个也别想逃脱我们的手心!”

“如此最好!”王彦林终于放下心来。

“按照手下探听到的动向,只怕龙无道很快就要来了,他可不是秦若那小子这般好对付的,如果没有万全之计,我们绝对不能轻举妄动。”刘子恒平静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杀意。

洞中的秦若已经将呼吸放到最缓,全身气血乃至心跳都细不可闻。唯有真力运行到耳部,静静的偷听着三人交谈。

龙无道?他们竟然想要对龙家的人下手?

“这次龙无道竟然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要是我们能够探听到那就最好,如果不能,也要想办法杀了他,让龙家损失了一个最重要的三代人物!”

刘子恒阴测测的道:“只怕龙家会因此而一蹶不振吧!”

“你我联手,出其不意,我就不相信龙无道他再厉害,还会是我们的对手!”

王彦林看着手中绝世无双的银蛇剑,桀桀的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