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死不休的仇恨/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你承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刘子恒眼中一凌,浑身森寒的杀机爆发,强大的威势直冲秦若袭来。

突然,秦若冷笑两声,不屑的道:“我可真是没想到,堂堂刘家刘二少,竟然是如此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之辈!”

“秦若你住口!”

乔方莹俏脸寒霜,厌恶的喝道:“明明是你暗算刘少,反而还说他斤斤计较,你还有理了!”

“怎么没有理!”

对方那几乎要将他吞下去的恐怖眼神,秦若毫仿佛没看见似得,毫不在意的道:“为了捕捉雪貂,我好像记得刘少之前发了暗器,差点射中了龙兄了吧?可龙兄却不像他这样咄咄逼人,转眼就翻脸?”

龙无道一听,沉着脸看着刘子恒:“不错,刚才如果不是我闪得快,岂不是同样被你伤了?既然都是为了帮你捕捉雪貂,出了意外也是难免的,何必因为一个误会闹得要动手!”

“龙少可是半点事没有,而我……”

刘子恒伸出手腕,露出被雪貂抓伤的几道血痕。此时他手腕已经整个肿胀了起来,几乎就像一根过期变质的猪蹄子,黑血混合着皮开肉绽的伤口,很是渗人。

他厉声道:“我伤成这样,岂是一个误会就了结的?”

秦若淡淡的道:“刘子恒,你不要这么无耻好不好?你偷偷发个暗器,龙少都没有受伤,而我不过是扔了几块石头,目标也不是你本人,谁让你自己身手太差,连站都站不稳呢?”

言语中的嘲讽和不屑,滔滔不绝的从秦若口中说出:“你要泄恨,就找刚才那只雪貂去!伤你的是它,你凭什么将怒气发在我身上?再说,如果不是你自己要捉雪貂,怎么会发生这个事情!”

有龙无道在场,秦若料定刘子恒是绝对不敢真正翻脸的。除非他有非动手不可的理由,否则就意味着挑衅整个秦家!这样的后果,不是他一个人承受的起的。

一如之前威胁王彦林一般,秦若已经料定,这些树大根深的世家子弟,各个心机深沉,腹黑阴暗,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当众下手的。他们自己的每一个行为,稍不注意就会将事情闹大,会将整个上京城的世家都被连累拖下水!

“你……”刘子恒气得浑身发颤,哪里想到秦若竟然将责任甩的一干二净,反而怪他自己本事不济。

“秦若说的有道理。”

龙无道眼中幽深的寒芒一扫而过,沉声道:“既然都是不小心,那刘少就不要介意了,雪貂的爪子有毒,你还是赶紧运功逼毒为好,不要耽误了时间。”

刘子恒沉默着,气氛变得剑拔弩张,空气仿佛变成了火药,一点就着。

浑身的怒意攀升到极点,血液似乎在身体中喷涌,炙热的如同岩浆。满面笼罩着浓浓的寒霜,刘子恒死死盯着秦若。

脑子中仿佛有个声音,不停的在叫他‘动手!动手!’恨意已经充斥了他的全身,眼睛仿佛血一般通红,紧握的拳头随时都能够击出,将眼前的仇人击杀当场。

杀!

杀了这小子!

从来就没有人然如此挑衅自己,他一定要死!

一朵冰凉的雪花落入他颈中,刘子恒蓦地清醒过来。不行,他不能现在动手!

一瞬间,气氛陡然转变。

那张仿佛要择人而噬的阴寒面容,竟然若无其事的淡淡一笑,差点没让人看花眼。“龙少说的是,怪我!”

全身的杀机如潮水般褪去,刘子恒转眼恢复了平静:“的确不关秦少的事,刚才我冲动了。如果我小心一点,根本不会被雪貂抓伤。原本就知道雪貂的厉害,我居然还大意,对秦少口出恶言,实在是抱歉。”

面对刘子恒的道歉,秦若不但没有放松,反而从心底生出一股恶寒。

看他刚才的震怒,如果真的动手,秦若也只会将他视作王彦林一般的货色,不足为惧。而现在,刘子恒明明恨不得将他当场格杀,却偏偏一本正经的跟他道歉,这个人的心机……

太深了!

“好说,我不会介意的。”秦若道。

见二人之间的气氛缓和,龙无道也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应该走了,几位请便。”他看着秦若,道:“秦兄弟,你若是不着急,不妨跟我同行。”

秦若微微一怔,随即道:“好。”

冲刘子恒三人点了点头,秦若和龙无道转身离去,他也好奇,为何龙无道会开口邀请他,难道是为了星晶黑铁矿的事?

眼看着他们走远,刘子恒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二人。眼中的杀机,终于不再掩饰的释放了出来,一字一句的道:“秦若、龙无道,我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们的。”

王彦林心中倒是冷笑不止,眼看刘子恒也同样恨上秦若了,多一个帮手那是正好。集合了两人之力,他就不相信还收拾不了一个秦若。

之前没有干掉他,分明是刘子恒没有尽全力,而现在他同样被秦若所伤,对他恨之入骨,已经成了自己的同路人。

“刘兄,我早跟你说了,这个秦若阴险狡猾,稍不留意就会吃大亏的!”

刘子恒冷笑连连:“王兄,你可不要小看了我刘家的实力。等我的人到了,十个秦若都不放在眼里,刚才如果不是我大意,岂会上了他的当?”

片刻之后,远处出现了一串人影,飞快的朝他们疾奔。刘子恒一见,脸上顿时浮现喜色,随即又阴冷的道:“我的人来了。”

两人转头一看,只见十多个白衣人踏雪而来,手中都提着两个大箱子。

一见到来人,刘子恒冷冰冰的道:“如何?”

为首一个蒙面的白衣人立即躬身道:“禀告二少爷,他们逃走了。我等追及不上,只重伤了林木一人,冷流、魏索和林炎三人负伤,但是应该不会死。”

“啪!”

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白衣人脸上,刘子恒暴怒:“混账,你们二十多个人联手偷袭,不但对付不了他们四个,居然还死了这么多?人都跑丢了,你还有脸回来见我?”

“属下办事不力,请二少爷责罚。”十多个白衣人颤声叩首,连求饶都不敢。

刘子恒飞起一脚,将最前面的白衣人踢飞,恨恨的道:“该死!如果不是留着你们还有用,本少今天非将你们统统斩杀不可!”

“多谢二少爷不杀之恩。”十多个白衣人连忙道。

看着刘子恒对自己手下如此残酷弑杀,乔方莹忍不住打了个寒蝉,俏脸煞白。

王彦林却丝毫没有动容,仿佛面前这些人就是一群蝼蚁,死不死都无妨。

“东西呢!”

被刘子恒踢飞的白衣人,满口鲜血的爬了过来,连忙打开旁边一个箱子,道:“二少爷,东西都在这里,一共一千五百个破甲雷,都准备好了。”

“刘少,破甲雷是什么?炸弹吗?”乔方莹诧异的问道。

“炸弹?你太小看它了!”

一股得意的笑声响起,刘子恒寒意森森,一股杀机笼罩了全场……

……

两天后。

入夜。

巍峨的雪山,高不可及,越是靠近,就越容易产生让人敬畏的感觉。

风雪已停,秦若和龙无道二人已经攀上了雪山的半山腰,找了一处巨石遮挡的背风处休息过夜。两名龙家的武者从包袱取出一些食物,恭敬的递给二人。

一路上,秦若就告诉了龙无道,自己是来这里寻找星晶黑铁矿的,并且直言对方也和他是相同目的。

龙无道惊讶之余,却也没有太在意,虽然这是龙家的秘密,但秦若却是他处心积虑想要交好的人,既然二人目的和秦若的目相同,交情也不错,那多个帮手也是好事。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座山,据说是去年刚刚熄灭的一座小火山,极有可能含有星晶黑铁矿。此山虽然没有了喷发的危险,但地势险要、高耸入云,又被积雪覆盖,我还真不知道应该从何找起。”

“龙兄看这个。”

秦若终于从身上摸出那个探测仪,打开一看,指针朝自己身后来回摆动,而且表盘上亮起点点碧绿的光点,似乎有无数的星晶黑铁矿在附近,等待着他们去发掘。

“这是……”龙无道眼中浮现一抹喜色,他知道秦若肯定不会无的放矢。

“星晶黑铁矿的探测仪,很有效吧?”

秦若刚要说话,陡然心中一股莫名的寒意翻涌。

与此同时,龙无道也发现了什么,蓦的站了起来。

一大群白衣人不知从何钻出,仿佛鬼魅一般浑身弥漫着浓郁的杀机,一见到二人,立即一言不发的冲了上来,势若迅雷。

“好大的胆子!”两名龙家武者脸色一沉,立即冲了上去。

龙无道阴沉着脸,面色难看的犹如抹了墨一样。堂堂龙家大少,上京的天骄,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对他动手!

浑身的真力急转,一股上位者的霸气和无畏气势冲天而起,龙无道扬起双掌,真力充斥其中,一团洁白的光华隐隐闪现。

“当心!”突然,秦若出声示警。

龙无道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冲天而起的红色火光升起十多米高,巨大惊人的爆炸声响起,一股滔天的气浪滚滚冲来。

霎时,整个夜空亮如白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