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原来师父是大人物!/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细如毛发的银针,闪烁着森森毫光,在空气中划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秦若瞳孔陡然放大,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眼前的几根银针,为何运行的路线如此熟悉?熟悉的就好像是自己在施展……不,自己还不能释放出如此逼人的气势,仿佛是老不死亲自出手,才能有如此震撼的感觉。

万象针法!

一个熟悉的名字从心底闪过,已经不需要刻意,秦若只是下意识的出手,手指在身前快速的急点,已经封住了对方所有的路线。

同时,一个震惊的想法也冒了出来,为何医王许群山会施展老不死教给他的万象针法呢?

万象针法博大精深,从‘万象’二字就能明白它千变万化的不同作用,以前他也不止用过一次。

其中的一个作用,就是施展银针透魂。

中了此术的人会昏迷过去,神不知鬼不觉的回答问题,就算想要他说出这辈子做了什么坏事,对方也会毫不隐瞒的说出来。

然后就是帮牛德利祛毒,为洛静雅祛寒症所使用的清血针灸,同样也是从万象针法中演变而来的。

而此时,许群山施展的则是万象针法中的刺穴法,一旦被刺中要穴,不但浑身僵硬不能动弹,而且会痒麻难受,无比痛苦。

一旁尴尬的莫如霜,此时更是惊惶,她不但没有想到许群山会大发脾气,更没有想到他会对秦若动手。一见他拿出银针刺向秦若,顿时惊道:“许长老,不可……”

虽然她已经是真丹境的顶级强者,但面对身为龙组客卿长老的许群山,她是丝毫不敢放肆的。只不过出手的一瞬间,心中稍微犹豫了一下,没想到更让她吃惊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秦若竟然挡下了许长老的攻势?

看他手法行云流水,如此飘逸的不带半点生涩,仿佛早就知道许长老要攻击他什么部位一般,只是手腕一抬一拂,如此简单的动作,却封住了许长老的进攻?

简直太让莫如霜震惊了,她急冲的身形硬生生定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同样瞪大了眼睛的许长老。

“你……你竟然会老夫的万象针法?”

许群山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出手不过是想教训一下秦若,发泄心中对某人的怨气,倒不是真和秦若有仇。

但秦若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居然将他进攻的路线彻底封住,刚才的动手,就好像是师父在和一个青出于蓝的徒弟过招一样,斗了旗鼓相当!

银针还捏在指尖,许群山心中的疑惑和震惊,却已经翻江倒海无法抑制。气血上涌的连眼白都布满了血丝,喘气如牛一般的冲秦若喝道:“小子,你说,你为何会老夫的万象针法?究竟是什么人教你的!”

“说,快说!”许群山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胸口极速的起伏着,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晕厥过去一样。

“许长老,不要激动,有话好说。”莫如霜连忙上前扶住了他。

对于许群山的出手,秦若自然心中不悦。

自己恭恭敬敬的来见他,好言好语,这老头果然脾气古怪,一见面就动手。他还没有问他为什么发疯,对方反倒问起他来了,真是好笑!

如果不是想着他是唯一能够救治洛静雅的人,秦若根本就懒得理会这老头,直接掉头就走。

“什么你的,明明是我师父教的。”秦若淡淡的道,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你师父?你师父是谁?他现在在哪里?老夫的万象针法,从不轻易传授外人,为何你师父竟然会?”许群山的疑问连珠炮一般冲口而出。

秦若见对方如此着急,就像是埋藏了心中多年的疑惑,想要在此刻解开谜底一般急不可耐,他反而不着急了。

秦若抄着手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皱纹的老者,转头看了看旁边,也不打招呼,走过去坐在一张小凳上,冷声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还用脚踢了踢脚边一堆干枯的草药,毫不客气的样子显得有些嚣张。

“你……”

许群山颤抖的手指着他,却气结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本预想中顺利和谐的画面,丝毫没有按照剧本进行,莫如霜又是无奈又是着急,却又不能贸然插手。眼前的两个人,她都不愿得罪,也不能得罪。

许群山身为医王,是龙组的客卿长老,依照他的身份地位,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备受尊敬的人物。还是因为他和青龙组组长交情不错,这才常年留在龙组中的。

而秦若因为和肖若琳的关系,是唯一一个能够请动锻造宗师肖青洪出手,打造救治她师兄郑耀阳的火龙针,身份不可谓不特殊。

“许长老,有话好好说,怎么动起手来了。”此时的莫如霜,丝毫没有真丹境高手的恐怖气势,反而成了个劝架的和事老。

她摇摇头看着秦若,苦笑道:“秦若,你也少说两句吧,不要忘了你今天来的目的。”

听到这话,秦若心中的不悦顿时消散。

他是来求许群山救洛静雅的,怎么能跟他闹起来?一开始就听莫如霜说这老头脾气古怪,他还没放在心上,现在一见,果然!

“好,我就告诉你!”

秦若终于站了起来,对许群山道:“我管师父叫老不死,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这套针法是师父在十年前就教给我了的,至于是他本来就会,还是别的什么人教给他的,我也不清楚。”

“你师父……”

许群山眼中的精光越来越亮,似乎也越来越激动,一把大步冲过来,拉着秦若的手问道:“你师父长什么样?”

“呵呵。”秦若淡淡一笑,隐约察觉了什么,索性道:“我师父也七老八十了,人比较懒,头不梳脸不洗,像顶着个鸡窝一样,一年穿一件衣服也不换……”

许群山激动的浑身哆嗦,接口就道:“他是不是贪吃如命,最喜欢偷别人的鸡,自喻为一手厨艺天上地下?他是不是自认为博学多才,什么狗屁武技功法都会几手?还有,他在传授你武技的时候,是不是冷酷严格的就像你的仇人……”

“你认识我师父?”秦若终于说不出话了,这老头,怎么比他这个做徒弟的还熟悉自己师父?难道他们以前认识?

“哈哈哈……老疯子,你果然活着啊!”

许群山心中已经完全肯定,秦若的师父,就是他心中记挂了十多年的老友。这个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不死、老东西、老疯子!

当年将他骗到龙组来,说什么一身医术不要浪费了,多看几个疑难杂症,才不枉他医王的名头。可他自己呢,丢下整个青龙组的组员,一年到头都不容易看到人影,到后来更是直接销声匿迹,不知道躲到哪里逍遥去了。

整整十年,许群山丝毫没有老友的消息,纵然是出动精通情报的玄武组,也没有探听到他的半点消息。如果不是没有见到他尸体,也没有别的消息传来,许群山早就以为老友已经被仇家追杀,不在人世了。

“哈哈哈,你小子……你小子竟然是那老不死的徒弟,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许群山内心郁闷一扫而空,毫不顾忌的仰天狂笑起来。

“小莫,听到没有……哈哈哈,那老东西果然没死!那万象针法,还是当初我教给他的,现在他又教给秦若……”

“真的?青龙组长他……”终于明白许群山意思的莫如霜,此时也震惊的无以复加。

她虽然是龙组第九组的组长,但许长老口中的那人,地位却是凌驾于其他五组之上。整个龙组中无论是地位、修为和权利,最为顶级的青龙组组长,人称老疯子。

几个月前,她曾经听到一个谣传,说地组招收一个成员的时候,是老疯子亲自打了招呼,才让那人破例直接加入的。

事关老疯子的消息,莫如霜怎么能够不上心?

但详细询问过地组组长林道一后,对方表示只是收到了一个落款是老疯子标示的信笺,并没有真正见到过对方。莫如霜自然不会说青龙组长老疯子已经失踪十年的事情,此事也不了了之。

但现在,身为老疯子的传人秦若竟然出现了,莫如霜如何还猜不到老疯子肯定还活在人世?不但没死,而且还有闲工夫教徒,看来是过的逍遥自在、无忧无虑啊!

莫如霜激动的脸色绯红,急道:“秦若,真想不到你……你竟然是青龙组长的徒弟。早知道这点,我早就……”

秦若也被二人的话听的懵了。

几曾何时,在初入地组的时候,他也怀疑过老不死是龙组的重要人物,但现在听到自己师父真的是龙组的青龙组组长,还认识医王许群山,他也有些不敢相信了。

原来师父真是大人物啊!

好半天,许群山才冷静了下来,拉着秦若席地而坐,将老疯子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统统问了一遍。

“这老不死的真是太不像话了,青龙组那么多成员天天巴望着他回来,他倒好,几乎十年都没个人影,原来是教徒弟去了。”

许群山又是咒骂又是感慨,看秦若的眼神也柔和了很多,突然想起什么,皱眉道:“秦小子,你怎么突然就成那老东西的孙女婿了?”

老东西?

秦若一愣,这个老东西又是谁?看许群山眼中流露出的恨意,似乎和这人有很大的过节啊!

孙女婿?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