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心生杀机/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当着老祖的面,你居然如此放肆?”秦无火勃然大怒,心头却恨不得仰天大笑。

这小子真是寿星公上吊——活的不耐烦了,居然当着老祖的面也如此肆无忌惮。

秦若冷冷的扫了秦风一眼,道:“哼,他这种人,简直不配人生父母养。”

“你……”

听着秦若连秦无缘这个家主都不放在眼里,秦无火一时语塞,满脸怒容的指着秦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风因为身上有伤,被一个下人搀扶着坐在凳子上,他一见秦若如此放肆,立即满脸悲愤的喊道:“老祖,你可要、要给我做主啊……你听他说的话,丝毫没有将我这个弟弟放在心上,他真是要杀了我,我……咳咳……”

“风儿,你有伤在身就少说两句。”秦无缘强忍愠怒终于开口了,阴沉的道:“老祖明辨是非,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所有人目光都注视着秦家老祖,等待他的决断。

“秦若,你为何要伤秦风?”半响,秦天殷沉声道。

秦若一脸杀机的直视着秦风,一字一句道:“他三番五次的算计我,如果不是看在同为姓秦的份上,我早将他杀了!”

“爷爷,你说,如果有人意图侮辱你的女人,你是不是应该将他碎尸万段,大卸八块呢!我不过是做了身为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不如死了算了!”

听着秦若霸道放肆的话,秦无缘心中杀机更盛。

“秦若,那个女人不过是你带回来的客人罢了,什么时候成了你女人了?”秦无缘冷笑着负手道:“我们大家都知道,之前你大闹风儿和夏家的婚宴,说夏妃暄是你女人,什么时候你又冒出个女人来了?”

秦风也立即道:“老祖,孙儿根本不知道秦若在胡说八道什么,他就是想杀了我,故意找借口的。我不过是和那女人聊了几句话而已,他就突然冲进来……”

“真是有脸狡辩啊!”

秦若冷笑一声:“你们父子儿子的丑陋嘴脸,我早就清清楚楚了,表面上假仁假义的说一家人,背地里阴谋算计,恨不得我早点死。只可惜,现实不如你们的愿啊!随便你们如何颠倒黑白,反正我告诉你们,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杀了秦风的。”

“住口!”

秦无缘终于按捺不住,抬手对准秦若就是一掌。

秦若早就防着他偷袭,身一侧,一拳真力浑厚的霸拳,毫不示弱的就冲了过去。

纵使面对修为已经达到了化境八重天的秦无缘,他也丝毫不惧。

“轰!”

一股强大的气劲陡然爆开,轰然巨响。

“放肆!”

冷冷的一声响起,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威压陡然降临。

秦天殷低垂的老眼闪现出一道精芒,气势惊人,宛如在刹那间释放出一个超级强者的气势,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不得动弹。

“当着我的面居然动手,你们是不是想要造反了?”

“儿、儿子不敢!”

仿佛身上被整个沉重的苍穹压着,几乎连看开口说话都是如此困难。秦无缘脸色霎时难看的要命,用尽了全力才说出求饶的话。

“老祖息怒……”秦无火和没有动手的秦无影同样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这么多年来,我是不是太放纵你们了?秦家现在表面上风光无限,可是你我心里都知道,它再也不是像以前一样了。”

秦天殷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也没有显露出狂暴震怒的神情,但他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话语,就让所有人感到无比心悸。

这就是真正强者的气势,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影响到一个人的灵魂深处,让人生不出丝毫反抗之心。

秦无缘惊的连忙躬身道:“老祖,儿子为秦家一直尽心尽力,从来没有丝毫倦怠……”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你的尽心尽力。”

冷冰冰的一句话打断了秦无缘想要表忠心的话,秦天殷虽然身为秦家的灵魂人物,但是面对自己的一众儿孙,他终究感到了无比心凉。

刚才收到的小笺上,隐约透露出来的意思,他已经能够确定当年的事情肯定有二儿子秦无缘参与其中。再想到大儿子秦无为失踪至今,唯一的孙子好不容易找回来,居然还被他们视如眼中钉,几次三番的打压。

家族权利,难道真的比不过亲情吗?

手心手背都是肉,秦无缘修为再高,也终究只是一个老人。

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几个显得无比惶恐恭敬的身形,他却感觉到无限的心死。

秦若虽然也被那股威压镇住,但他根本没有多余的负担,更没有觉得这股威压有震怒的感觉。除了体会到老祖的恐怖修为,他没有别的感觉。

“所有人滚都出去,今天的事情到此作罢。这是最后一次,我不想看到这样的家族纷争再发生。”

“老祖……”无法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秦无缘没有想到老祖居然是如此态度。

不但没有帮风儿讨回公道,严惩秦若,反而让他们滚出去?

难道风儿受的伤,断的一只手就白白作罢了不成?

内心中无法抑制的愤怒和不甘,顷刻间吞没了秦无缘,他大喝一声道:“老祖,你真就这么饶恕了秦若这个罪人?风儿可差点死啊!他也是你的孙儿,你怎么能够如此偏心!”

一道如电般的目光射了过来,秦天殷一挥手,一股无可抵抗的强大威势从他手中冲击出来。秦无缘顿时站立不稳,踉跄的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你心里清楚,是他咎由自取!”秦天殷冷冷道,语气中再没有一丝温度:“我问你,你可知道万殇宫?”

“老祖……”

心中的惊骇犹如惊涛般汹涌,秦无缘已经沉到谷底的心,在听到‘万殇宫’三个字后,陡然剧烈的跳动起来,死死的盯着地面不敢有稍微显露。

万殇宫?

为何老祖会提到这个名字?他……莫非他知道了什么?

这个已经尘封在内心深处二十多年的名字,蓦然出现在眼前,仿佛之前那些事情都发生在昨天。

“呵呵,回答不出来吗?”秦天殷淡淡的道。

秦无缘低头,声音有些沙哑:“回老祖,孩儿未曾听说过。”

“没听说过就算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没有……”

刚刚生出的一点嫉恨和狂怒,只在秦天殷一句问话中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秦无缘低头,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恭恭敬敬的道:“是,儿子明白了,儿子保证,绝对没有下次!”

“出去吧。”

“是。”

没有再多余的话,秦无缘告退离开,秦无火等人带着秦风,灰溜溜的逃也出来,再也不敢多留一刻。谁都看的出来,这一次老祖是真的怒了。

谁都没有看出来,转身退走的秦无缘,心中已经做好了一个决定。

老祖,原来你一直在调查当年的事,原来你已经知道万殇宫了……

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今日你既然提起,自然不会无的放矢。

有你在的一天,我就不能彻底掌握秦家所有的权势,你既然当初已经选了儿子做家主,那么你也不应再插手家族事宜了。

你,还是安安静静待在乌金院的好,从此以后不要再出来了!

紧握的双手,凸显的一根根青茎仿佛要爆炸,秦无缘依旧面沉如水……

乌金院中。

当秦若正要出去的时候,被秦天殷叫住了。

“秦若,你留下。”

秦若站定转身,冷冷道:“怎么,爷爷又想让我放宽心,不要跟他们计较?”

“是非对错,你真当我不知道吗?”秦天殷推动轮椅,缓缓的走到他面前。端详着秦若那张酷似儿子秦无为的脸庞,他似乎看到了以前那个顶天立地的秦家猛虎。

他的希望,秦家的未来。

只可惜……

“你比你父亲倔强多了。”秦天殷淡淡的道。

提到‘父亲’两个字,秦若的目光柔和了一些。

他明白,自从自己回到秦家,眼前这个称为爷爷的老人,算是对他最好的。除了师父之外,他就是对他最好的长辈了。

虽然并没有像老不死那样直接,整天朝夕相处,但秦天殷为他做的一切,秦若都是看在眼里的。如果不是他的一次次维护,自己早就被秦无缘等人害死了。

只是早知今日,这个秦家还不如不回!

“坐下吧,秦若,自从你回到秦家来,我们爷孙俩似乎就没有好好说过一次话。”秦天殷抬头静静的看着他,面上浮现出一丝慈爱和无奈的笑容:“秦若,你想知道你父亲的事吗?”

秦若心中一突:“爷爷,你想说什么?”

一刹那,脑海中转过无数个念头。

今时今日,难道爷爷要告诉自己父亲的事情了吗?难道他早就知道?为何要今天才告诉自己?父亲到底怎么了,现在是生是死?

这些问题时时刻刻的盘旋在秦若心中,一刻都没有消失过。当秦天殷问出这句话的事情,秦若终于忍不住了。

“我父亲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秦若急切的道。

秦天殷无奈的摇头,缓缓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无为是生是死已经不重要。他如果活着,总有一天会回来,他如果死了,你又待如何……”

“父亲如果是被人害死的,不管是谁,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报仇!”

毫不犹豫,秦若已经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秦天殷长叹一声,第一次感觉到棘手,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难道他能够告诉秦若,当年他父亲失踪,的确是他二叔秦无缘策划吗?如果他说了,只怕秦若当场就会不顾一切,去找秦无缘报仇,结果可想而知。

难道要为了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的大儿子,自己再将二儿子杀死吗?整个秦家还要不要?难道眼睁睁看着秦家处于内乱,一蹶不振吗?

失去的已经回不来,但如果就这么罢休,对眼前的人何尝不是亏欠?

无法决定,秦天殷只能将主动权交给秦若,毕竟他是无为的儿子,不管是原谅还是报仇,等彻底证实了当年事情再决定吧。

“秦若,我也没有想到当年的事情牵扯如此大,大到连我都不敢轻言的地步。纵然我现在知晓了那么一星半点,却更加为难该不该对你说。如果你再遭遇什么不测,岂不是要我后悔?”

看着秦天殷充满痛苦而无奈的神色,秦若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爷爷,真的这么复杂?秦家已经是上京十大古武世家,难道还解决不了这件事?”他有些不大相信!

秦天殷苦笑一声:“你想的太简单了。别说秦家,就算是龙组,也是秦家惹不起的强大势力,更何况,当年的事情错综复杂,牵涉到了一些难以想象的强大之极的门派。你可知道,这些门派随便哪一个,要是派出三五个人,就能够彻底摧毁我们秦家?”

“什么?”秦若不可置信的瞪大的双眼,根本无法想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