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给我滚!/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还是这样的速度快,不到两个小时,二人已经出现在西庐峰顶,远远的,一座布满了青藤的木屋出现在眼前。

“爷爷……”肖若琳喃喃的念道,随即欢喜的大喊了一声:“爷爷——”立即朝木屋飞奔而去。

“嗯……”

木屋中的肖青洪正闭目养神,突然仿佛听到一个声音,熟悉的跟他孙女肖若琳很相似。

可是若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要摇摇头闭眼继续休息,哪知那声音更大了:“爷爷,我是若琳啊!”

浑身一震,肖青洪猛的起身,眼睛中陡然射出一道光。

若琳!

飞快的冲出门,肖青洪果然看到了一个完全没有想到的人出现在眼前。

肖若琳!他最疼爱的孙女!

“若琳……你、你怎么突然来了?”肖青洪声音有些哆嗦,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欢迎我啊?爷爷!”肖若琳又是激动又是高兴的在他面前转了个圈。

“欢迎、欢迎……”肖青洪激动的老泪纵横。

虽然分开二十多年没有见面了,但他还是能够经常从手机上收到孙女传来的各种照片和写真。肖若琳的相貌已经深深的篆刻在脑海中,难得见到,一时间肖青洪高兴的话都说不出来。

二十多年,一晃而过,肖青洪真的是第一次真正见到长大成人之后的肖若琳。

祖孙俩说笑了几句,肖若琳想起自己的来意,立即道:“爷爷,这次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陪秦若来见你。”

“秦若?他是谁?”

一听到还有外人在场,肖青洪这才从惊喜中冷静下来,一眼看到了站在木屋十多米远位置的秦若,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秦若有事找你,爷爷,他……”

肖若琳的话还没有说完,肖青洪脸色已经变得如寒冰一般,冷冷的看着秦若:“滚!谁让你擅闯西庐峰的!”

一瞬间,他已经明白秦若的来意的!

这么多年,凡是来西庐峰找他的人,无一不是为了请他出手锻造神兵,结果统统被他拒绝。而眼前这个相貌不凡,带着一丝气的年轻男子,目的只怕也是一样。

但他居然利用自己孙女肖若琳,让她陪着前来拜见自己,其目的,其心思,简直是手段阴险卑鄙!

如果不是他已经彻底迷惑住了自己孙女的心,若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还一副帮他说话的架势?

这个男子,阴险无比,其心可诛!

秦若却一愣,哪里想到肖青洪的脾气如此古怪,居然一见面就让他滚?

“肖老,我真是诚心诚意……”

“给我滚,你没有听到吗?”肖青洪眼中森寒无比,暴怒道:“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但我告诉你,休想!”

肖若琳呆住了,她从来没有见爷爷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在她的印象中,爷爷就是个慈祥可亲的老人。

“爷爷……”

转身一把拉住肖若琳,肖青洪就要进屋,重重的一抚袖,还冷哼了一声。

拼命甩掉被爷爷拉住的手,肖若琳又气又急,大喊了起来:“爷爷,你为什么要骂他?秦若大老远的来见你,你居然一开口就是赶他走,他是我朋友啊!”

“朋友?”

肖青洪眼中寒光闪现,沉声道:“哼,这小子居心不良,手段卑劣,你还说他是你朋友?”说罢,他浑身一股凌厉的气势释放出来,直逼不远处的秦若,喝道:“小子,今天老夫见到孙女,心情不错,就不跟你计较了,快滚!”

强拉着肖若琳,刚走两步,他又转身冷冷的道:“警告你一次,如果十分钟内你还不下山,休怪老夫无情!”

“爷爷,不要……你听我说!”肖若琳几乎急的哭了出来,拉着他的手苦苦求情。

她真的着急了!

“若琳,你还小不懂,这种男人,为了达到目的,根本就不会在乎你的感情,他只是利用你的!”肖青洪苦口婆心的道:“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你可千万不要上当!”

他正要关门,只听身后传来秦若很是不屑的声音。

“传言中肖老可是鼎鼎有名的宗师级人物,没想到我还没有说来意,你竟然就怕了!”

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嘲讽和不屑,仿佛对方对他失望之极,正所谓见面不如闻名!

“小子,你说什么!”

肖青洪一声暴喝,阴沉着脸转了过来。

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人这么对他说话!今天一听,他清养多年的已经变得恬淡的脾气,顿时又爆发了出来。

秦若扯了扯嘴角,看也不看他,眼睛一扫找了块石头坐下,冷冷的道:“没听清楚我就再说一遍。我本来是奉一个长辈的命令,来西庐峰见你,有些当年的往事要和你聊几句。哪知道……哼哼,有人不知道当年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居然连见一面都不敢!”

“胡说八道!”

这一番话听得肖青洪怒发冲冠:“老夫一生顶天立地,什么时候做了亏心事?你小子要是今天说不出个子丑寅卯,老夫一掌毙了你!”

“切你让我说我就说,我岂不是没有面子!”秦若白了他一眼,“现在我不想说了,等休息一会我就下山,回去跟我那位长辈说……”

秦若故意顿了顿,看了看脸色几乎发青的肖青洪,扯着嘴角道:“就说堂堂锻造宗师肖青洪肖老,退隐几十年来已经不成了,就是个只知道发脾气来掩饰自己的糟老头子……让我那长辈老人家大人大量,当年的事就不要跟他一般计较了!”

“谁是糟老头子?谁不成了?谁要掩饰?”

肖青洪气的胡子乱翘,眼睛瞪的滚圆,浑身发抖。

一辈子活到现在百多岁,他珍惜了一生的名头岂容一个小子败坏!

尖酸刻薄,满嘴胡说八道,要真让这小子这么回去,还不知道要将他的名声败坏成什么样!

“气死老夫了!老夫要杀了你!”

肖青洪暴跳如雷,根本不顾不停劝阻的肖若琳,一掌将她推开,浑身的真力运转,一股可怕到极点的威压铺天盖地的涌了出来。

“啊……”根本没有想到两人见面会闹到如此僵局,现在竟然要动手,肖若琳几乎吓呆了。

秦若依旧四平八稳的坐着,只是随意扫了一眼满脸杀机的肖青洪,淡淡的道:“哦,想要杀人灭口啊!看来肖老以前经常做这样的事……”

他突然笑呵呵的道:“若琳,要是我真被你爷爷杀了,你可要记得去找我那位长辈,告诉他说你爷爷因为当年的事心怀愧疚,老羞成怒,最后将我杀了,让他给我报仇!”

“秦若……你、你不要说了……”

肖若琳听见他交代遗言,急的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爷爷……爷爷你要是杀了秦若,我、我就不认你了!”

已经涌到手臂中的庞大真力,突然硬生生顿住,这样的感觉难受的肖青洪几欲喷血。胸口仿佛被大锤狠狠的砸了一下,如果不是他修炼多年,真力收发已经如鱼游水,说不定当场就一口鲜血喷出来。

纵然如此,他还是好一会才缓过劲来,脸色已经由黑转白了。

颤抖的手臂指着秦若,肖青洪深吸了一口气,颤声道:“好……好你个小子!老夫今天……今天就给你个机会,让你将事情交代清楚,说清楚到底是哪一位故人让你来的!”

仿佛再也受不了秦若了,他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

只不过这次没有再关门,看来已经不阻止秦若进屋了。

看了看木屋中坐在桌前一言不发的爷爷,肖若琳最终还是朝秦若走了过来,拉着他满怀歉意的道;“秦若,对不起,我没想到今天爷爷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呵呵,没事。”秦若拍拍她的纤手,笑道:“你爷爷不过是担心你罢了,以为我对你居心不良,要不然他也不会这样。”

“可是……”

想着秦若请求自己的事情,肖若琳很是犯难。

爷爷生气成这个样子,几句话就被秦若气的差点要杀了他,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再提出要求,只怕他……估计爷爷再是喜欢自己,也不会答应的吧?

“秦若,等会进去你给爷爷道个歉,好好说话,说不定……说不定还有希望。”

“不用安慰我了,你看你爷爷的样子,是我能够说通的吗?”秦若无奈的摇头。

这个老头,难怪许老这么恨他,看来当年两个都是火爆脾气,否则也不会年纪一大把了还老死不相往来!

想起许群山当时和自己说的话,秦若暗道,如今想要让这老头出手,只怕不来点猛药是不行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

站起身拍了拍肖若琳的香肩,秦若终于走进了木屋。

屋中的一张木桌旁边,肖青洪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将手中的茶一口喝干,然后重重的将青瓷茶杯放在桌上,‘呯’的一声,茶杯底竟然嵌入木桌中一指深。

抓过茶壶也照旧给自己倒了一杯,秦若瞟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一口喝干,放下茶杯,皱眉道:“什么茶,难喝死了!”

“你……”

肖青洪眼看就要发作,屁股才离开凳子一寸,随即又坐了下来。

从他脸上的表情,不停颤抖的皱纹,浑身隐现的强大气劲,秦若知道他已经快要到暴走的边缘了。

放下杯子,秦若淡淡的道:“火龙针,你可记得?”

“什么?”肖青洪脸色大变。

“许群山许老,你可认识?”

轰的一声,肖青洪直接将桌子掀翻了!

双圆几乎鼓出了眼眶,他再次激动的浑身发抖,浑身真力控制不住的乱窜,指着秦若暴喝道:“你是那老杂毛的徒弟?”

“不是!”

眼看一双已经伸到面前的枯手,嗖的一下又缩了回去,肖青洪简直被秦若牵着鼻子走,完全方寸大乱!

“那你为何认识他?”肖青洪厉声道:“这老杂毛虽然野蛮霸道,不可理喻,但也不是随便谁就能够攀上交情的!”

秦若淡淡的道:“很稀罕吗?我师父认识他,他是我的长辈,这有什么不对。”

“你师父是谁?”

眼神一凛,肖青洪呼吸都沉重了,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我师父绰号老疯子,具体名字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啊——你是老疯子的徒弟?”

肖青洪终于忍不住狂叫一声,从表情上看不出他到底是喜是怒,只知道他很激动。激动的无法控制浑身的真力,一股可怕到极点的威压飞快的蔓延,无法想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