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重铸残剑/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嚓嚓嚓……

一阵诡异的声音响起,整间木屋都在摇晃,仿佛要坍塌了一般。

糟了!

秦若一见不妙,转身冲出屋去,抱起站在门口的肖若琳,顷刻间飞纵出十几米。

“轰!”

转眼间,整座木屋竟然轰然爆炸,强大的气流将无数碎片冲上几十米高,漫天的烟尘和不停坠落的杂物阻碍了视线,眼前一片昏暗。

“咳咳……”

抱着肖若琳站在二十多米远的一棵树上,秦若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妈的,这些老头果然一个比一个疯!

许群山一见面就要杀他,这肖青洪居然激动的拆了自己的房子,幸好他跑得快,要不然被碎片什么的划到身上破了相,岂不是毁了他这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俊脸?

肖若琳也呆滞的说不出话了,好半天才喃喃道:“爷爷……是爷爷弄的吗?他为什么要拆房子?”

“秦若,你不是说没事吗?怎么爷爷气的把房子拆了?”肖若琳怯生生的道。

“呃……”

秦若顿时语塞,嘿嘿的干笑道:“可能……可能是你爷爷嫌这里住的不舒服,想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正说着,一声响如闷雷的沙哑嗓音传来:“你小子居然是老疯子的徒弟!小子,给我出来,你师父到底在哪里?”

两人转头往树下看去,只见肖青洪浑身脏兮兮,脸上白一块黑一块,枯发上挂着几块碎屑,仿佛一个落魄的乞丐般跑了过来。

他眼中闪耀着兴奋的光彩,仿佛一个饿了三天的人,突然见到面前一大堆白馒头一般,望着树上的秦若急切道:“小子,你快说,老疯子在哪里?”

西庐峰顶,一片狼藉。

原本秀美幽静的隐居之所,现在犹如废墟一般,无数散落的物品残骸七零八落,大块小块的木板房梁到处都是。连周围的花草都遭了秧,屋后冒着寒气的烟锁泉,上面也漂浮着好些杂物。

“爷爷也真是太过分了,话都不问清楚就动手,现在好了吧,房子都拆了,我看你住哪里!”

肖若琳撒娇似得看着满脸尴尬的肖青洪。三人坐在一块平整的大石上,气氛缓和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样火爆了。

肖青洪干咳两声哄了哄孙女,又看着秦若嘿嘿道:“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老疯子的徒弟,你小子要早说,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肖老,你好像没有给我机会说吧?”

“这……嘿嘿,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了。”肖青洪讪讪的干笑了两声,连忙转移话题:“你师父现在在哪里,他怎么不跟你一起来?”

秦若道:“我也好一阵子没看到他了,不过前段时间他说去川西省,我正准备忙完手上的事就过去。”

“这老东西……”

肖青洪口中喃喃的咒骂了两句,眼神中却透露出一抹思念,和对往昔岁月的回忆。

秦若看得出来,肖青洪和许群山一样,两人都是老不死的老友,估计交情已经好几十年了。只不过现在各人都年纪一大把,或许也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私,三人才天各一方,十多年没有见上一面。

神色一震,肖青洪终于从回忆中冷静下来,眼神一凌沉声道:“小子,这次你来找老夫,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要说是老疯子让你来找我叙旧的,我可不信!”

“自然不是。”

秦若正色道:“不瞒肖老,的确是许老的推荐我才找上你的,不过不是因为他,而是我自己的事情。”

眉头一皱,肖青洪道:“好,看在你师父和若琳的面子上,我也不因为那老杂毛的事情和你计较了,你说吧。”

秦若立即将需要火龙针来救人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即又说了自己想要重铸黑剑的想法,说完,还将随身的黑剑拿了出来,放在肖青洪面前。

本来,肖青洪听到火龙针三个字,脸色就有些阴沉,但随即听到秦若说起残破的黑剑,再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黑剑,立即呼吸都沉重了。

忍不住颤抖着双手,肖青洪一把飞快的抓起黑剑,哆嗦道:“天啊,这剑……这剑居然是……”

干枯发黄的手紧紧握着黑剑,肖青洪立即瞪大了眼睛,将黑剑翻来覆去的看着,眼睛都不眨一下。整整一分钟,他根本就没有呼吸,完全就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前不久,他曾经听龙家说过什么有可能是灵品的武器,或者是圣品的武器,当时他就无法抑制激动的心情了。哪知道对方居然是哄骗他的,一气之下勃然大怒,将龙啸云赶了下山。

而现在,他居然真的看到一把神器摆在面前,这简直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这……这剑……怎么会……我居然、居然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这样的……”他激动的话都说不完整了,而且根本没有理会旁边的两人,自顾自的叨念着。

眼中全是狂热,火辣辣的注视着黑剑,连断口处一丝小缺口都看的无比仔细,还不停的用手指的触摸着。

此时此刻,肖青洪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个喜好美女的色狼,突然见到七八个不穿衣服的绝色佳人站在面前对他微笑招手一般,简直兴奋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爷爷,这剑到底如何,你倒是说说啊。”

知道秦若的目的之一就是这把剑,肖若琳也有些好奇,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因。

但肖青洪见到这黑剑的反应,秦若是根本没有料到会这个样子的。

虽然当初在地组的时候,那个鉴定黑剑的老头也是一副痴迷震惊的样子,可肖青洪到底是锻造宗师,论身份轮地位都远远超出那鉴定老头,可秦若看到他如今这个样子,简直比地组那老头还要疯癫痴狂,更是料定这黑剑来历非凡!

突然,肖青洪一把紧紧抓住秦若,喝道:“你说,这把断剑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秦若道:“没什么啊,就是在一个拍卖会上得到的,不过五亿华夏币罢了。”

虽然五亿华夏币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笔无法想象的天文数字,但对于稍微有些修为的古武者而言,也不过就是一点点钱罢了。

而秦若现在更是暗自庆幸,当初竟然无意中拍下了这把黑剑,并没有因为它是残缺的而小看。

“什么,拍卖会!才五亿!”

肖青洪惊的膛目结舌,脸上顿时露出那种扼腕到极点的表情,破口大骂道:“妈的,哪个白痴把这么好的东西拿去拍卖,真是暴遣天物了!还居然五亿,他当自己卖的是破烂吗?没长眼睛的东西!”

一边说,他又一边惋惜的抚摸着黑剑的断口处,心疼的像死了孩子一般,嘴唇都哆嗦起来了:“可惜啊……哪个混蛋吧这黑剑弄断的,这么好一把灵品神器,居然……居然硬生生给弄断了,要不然怎么会降到圣品啊……糟蹋啊!”

秦若一听,顿时惊的倒吸一口凉气:“什么,肖老!你说这黑剑……居然是、是灵品?真的是传说中的灵品,你没有弄错?”

灵品啊!

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灵品武器,居然出现在眼前了?

虽然得到这把黑剑已经很久了,也曾经想过它应该来历不凡,但无论如何,秦若都没有想到这把黑剑居然是灵品,传说中的灵品神器!

几千年来,灵品神器也听说过一些,但是仅仅存在于谣传和流言之中,根本没有人真正见到过。或者说,见到过的人已经死了。

现在的人只能从以前的典籍中,寻找到一丝灵品神器的记载,还有曾经关于它们主人的传说和伟大事迹。不过大多数人只是当成传说,怎么会放在心上?

而现在,秦若居然听到肖青洪说这黑剑就是灵品神器的时候,他如何不震惊,如何不激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只听肖青洪无比惋惜的心痛道:“可惜啊,它现在已经不是灵品了,仅仅是圣品而已!我的天啊,到底是哪个混蛋弄断的?老夫要是知道,就算他死了老夫也要将他从坟里挖出来鞭尸!”

最后一句话说的几乎就是咬牙切齿,满脸怨毒,秦若和肖若琳都是浑身一震,深深的感受到了他身上传来的一股杀意和疯狂。

简直是疯了,为了一把断剑就要将一个陌生人鞭尸,这难道是堂堂锻造宗师应该干出来的事吗?

想起自己的目的,秦若终于再次提醒他:“肖老,你……这把黑剑,你看能不能……能不能重新锻造,让它恢复原状呢?”

“什么?”

肖青洪眼睛一瞪:“你居然说想要我给你重新锻造这把黑剑?”

他见秦若点了点头,立即满脸恼怒的道:“妈的,混小子,你真当老夫是神仙了?这可是灵品神器!灵品神器啊!”

一把抓住秦若的衣领,他几乎是咆哮一样的喝道:“你说的倒轻巧,你小子认为锻造神器就像是吃饭一样简单啊?说重铸就重铸?如果有这么简单,世上的灵品神器为何寥寥无几,老夫至今也不过才见得这一柄,而且还是残缺的……”

他用力的几乎将秦若勒的呼吸不过来了,后者急忙干笑道:“肖老,冷静!冷静啊!”

“爷爷,你怎么又激动起来了!”肖若琳也在一旁大声喊起来,又气又急。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爷爷这幅模样,她都弄不清楚到底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慈祥?温和?暴躁?冷血?

“你要是再不冷静下来,老子就不给你看着黑剑了!”说完,秦若一把推开抓住自己衣领的肖青洪,闪电般抢过他手中的黑剑,皱着眉头盯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