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昂贵的诚意/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瞬间,梁石就分清了立场,知晓自己应该帮谁了。

“叶家主,肖老已经知道你们来了,不过他现在的确没空,你们有什么事就跟秦若说吧。”梁石道。

叶溟天面色一沉:“难道秦若能够为肖老的事做主?梁组长,你这么说,是不是如果肖老震怒,你能够负全部的责任?”

“自然!”

“你……”

“家主,既然梁组长都这么说了,那我们还是跟秦少谈谈吧。”一见不妙,大长老叶泽立即缓和气氛。总算他还有些眼色,看出了连梁石都不那么欢迎他们。

他对着叶溟天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终于压抑住脾气,也坐了下来。

“秦少,不知道我们的来意,肖老是否知道了?”斟酌了半天,叶泽主动小心翼翼的开口。

“呵呵,你们真的想肖老知道?”秦若挑了挑眉。

“呃,当然不是!”叶泽满脸尴尬。

叶家三人一听,相互看了一眼,顿时宽心几分。

看来秦若并没有将叶城绑架肖若琳的事情捅给肖老知道,否则的话,他们现在也没法坐下来好好谈了。想到这里,三人同时心中松了一口气,看秦若的眼神终于缓和了几分。

“既然这样,想来秦少也明白我们今天的来意。对于上次那件事情,家主的确是不知情的,后来我们已经狠狠惩罚叶城了,好在事情还没有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今天我们带来了一些礼物,聊表歉意,希望秦少能够看在秦叶两家多年交情的份上,这事到此为止如何?”

叶泽一边说,一边递给秦若一张单子,道:“这些东西算做我们的赔礼,还望秦少帮肖老收下。”

一张素白的礼单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各种物品名称。

上品精魄丹一百颗,洗骨丹一百颗,玄元丹一千颗,醒目丹五百颗……

东海沉香木一千斤,翡翠灵心三十颗,金珀、香珀、水珀、灵珀各一百斤……

三百年陈酿竹叶青一百坛、百年汾酒一百坛……

八仙云雾一百斤,天池茗毫二十斤,阳羡雪芽十斤,黄山绿银丝三两……

这仅仅是写在前面的几十样,礼单的后面,同样珍贵的各类奢侈珍稀,简直让人看花了眼。

礼单上的每一种礼物,都是无比珍贵,价值连城的。就连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一点茶叶,那也绝对是千挑万选中的极品,普通人连见都没有见过,更别说喝过了。

至于那些沉香木,翡翠灵心这些,更是几千万年时间的演变,历经无数岁月才自然形成的宝物,要是拿出一丁点去古武界中拍卖,绝对是打破头的轰动。

不过现在,这些有价无市的东西,仅仅是作为叶家的赔礼,眼巴巴的给肖青洪肖老送来了,而且对方还说,要通过秦若的手代为转送,这表示什么?

秦若知道,叶家也看的清楚明白。

既然绑架事件并没有让肖老知道,那么这件事只需要得到秦若的点头,什么都化解了。反之,如果秦若不答应,在肖老面前添油加醋的说几句,那绝对没有叶家的好果子吃。

叶家的做法很显然,既然礼物到了你秦若手中,你有看得上的尽管拿,剩下的再送给肖老便是。只要你不计较,想来肖老大人大量,也没事了。

几乎一目十行,秦若已经把手中的礼单内容大致看了个遍,但他依旧没有表露出什么,只淡淡的道:“哦?这些东西……就是要送给肖老的?”

“是,是。”

叶泽立即笑道:“我们叶家绝对有诚意,只要肖老愿意收下这些赔礼,那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秦若伸出两根指头,很是嚣张的弹了弹礼单,薄薄的纸片顿时被弹出一个大洞,看的叶家三人脸色一沉。

“就这些东西,居然是送给肖老的?”

秦若抬高了声音,一副很是诧异,很震惊的样子,眼中充满了不屑:“什么乱七八糟的丹药,你们以为肖老稀罕吗?他老人家还缺这个?”

“还有这些酒啊茶啊的,花个千儿八百的老子就给你们买几百斤来,你们居然用这些寻常的东西送给肖老,还让我去送?”

“你们好意思,我可丢不起这个脸!”说完,礼单化为碎片洒落一地。

“秦若你……”叶溟天大怒。

这个秦若,简直是嚣张的打脸啊!还是打的他叶家家主的脸,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叶溟天如何受的?

叶溟天横眉怒眼,眼看就要发作!

“家主,家主!”

叶泽心中大急,急忙拉住暴怒的叶溟天,冲着他不停的使眼色,眼皮都要抽筋了。

这可是叶家的关键时候,成败就在秦若身上。要是不能让他满意,叶家的结局……整个叶家只怕就要在上京城消失啊!

别说秦若挑刺这些东西,就算明知道他是在找茬,叶泽也不愿意横生枝节误了大事。叶溟天暴怒那是家主面子问题,可现在……

现在是讲究面子的时候吗?

“家主冷静啊……”叶泽老脸都纠结到一团了,死死拉着叶溟天,叶波见势不妙,也不停的冲着他摇头摆手,示意冷静。

叶溟天自然知道轻重,好一会儿他才按捺住怒意,恨恨的坐下。秦若却仿佛没有看见一样,依旧大咧咧的坐在位置上,端着一杯茶有滋有味的喝着。

一旁沉默的梁石更是看得心惊。

这个秦若,果然胆子大,叶家都上门赔罪了,他还拿着捏着不当回事。这样的嚣张,估计自己一辈子也学不会的。

“不知秦少,如何才能满意呢?”叶泽小心翼翼的道。

别说叶溟天,就是他也一肚子鬼火。不过现在的确是无奈,明知道肖老就在地组中,纵使秦若再嚣张一百倍,他们也只得受了。

秦若扫了一眼他,道:“满意?我看你们叶家一点诚意都没有啊。”

“这些破,要是用来糊弄我也就罢了,居然想用来糊弄肖老,我们你们真是以为叶家面子大过天,随便拿点破铜烂铁就能打发人了?”

“不不不!”叶泽心中一痛,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立即飞快的道:“既然秦少不嫌弃,那礼单上的东西就请秦少笑纳好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秦若贪你们点东西了?”秦若脸色一沉。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啊!”叶泽几乎都想哭了。

秦若你小子百般挑剔,还不就是想让叶家给你点赔偿吗?我们既然都将送给肖老的礼物给你了,你还假装什么正经?

纵使心中已经将秦若恨得咬牙切齿,三人都不愿意此时表露出来,强忍的恨意和怒气几乎都要将他们焚烧了。

终于,就连叶溟天也无奈开口了,只是声音仿佛勺子刮瓷盘那么难听:“关于上次的事,我们叶家实在抱歉,这点小小心意就是我们的歉意,希望你收下。”

几十年没有如此低头了,这几句话说的无比别扭,叶溟天只觉得满脸发烫,脖子上一根根血管仿佛都要爆炸。

“秦少,我们真的诚心诚意了,求您收下吧。”叶波也挤出一脸难看到极点的笑容。

“咳咳!”

梁石也有些看不过去了,难得开口道:“秦若,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叶家主如此诚意,你就收下吧。”

“唉……”

半响,秦若终于道:“既然梁组长都这么说,那我就收下好了。”

不过看样子他还是不怎么满意,摇头道:“哎……想当初本少为了救回若琳,和隐杀组织的阴阳双煞动手,血都流了不知道多少,可是差点死的。如今这么些点东西,顶多值个几千万吧……算了算了,找个时间卖掉买几只鸡来补补身体,真是亏大了!”

“好吧,我秦若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这事到此作罢。”他挥了挥手,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叶家三人听得几乎吐血。

几千万?你还亏大了?你还卖了换鸡汤?秦若你要不要脸?

礼单里好些东西根本就是有价无市,你居然还说只值几千万,你眼睛是瞎的还是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我叶家几乎拿出了最好最适合肖老的珍藏,你居然还一副看不上眼的样子,要不是担心你在肖老面前从中作梗,我们会将这些送给你?

“呵呵……呵呵……”

三人除了一脸言不由心的皮笑肉不笑,简直不愿意开口了。生怕一开口就是忍不住当场爆发,不管三七二十打杀了再说。

“那好,我这边是没事了。”

秦若站了起来,淡淡的扫了三人一眼:“至于肖老那边,你们随便再准备点什么吧。记住,别再送这些不值钱的东西了,要不然肖老以为你们将他当乞丐打发,我可是也帮不了你们的。”

说完,他扬长而去,也不看已经脸色铁青的叶家三人。

还要送礼?

叶溟天三人已经快要晕了……

梁石很是不忍的摇了摇头,冲着三人抱拳一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们,摇了摇头叹气一声也走了。

叶家这次只怕是要大出血了!拿出如此之多的珍藏,只怕叶家的财富要缩水一大半。

不过,谁让他们不长眼睛呢?

梁石快步跟上秦若,正要和他再去锻造室见肖老,却见一个行色匆匆的地组成员正巧看见了他,忙冲过来汇报:“梁组长,外面又有人来了,求见肖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