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撕心裂骨般的审问/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中。

南阳省九州会会长林涛以及滨海市分会会长刘安正坐在监护室中,脸色铁青的抄着手,他们前面,张洛和孟刚同样一脸怒容,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咳咳……你们不要妄想了,我都快要死了,你们以为我还会招什么吗?”浑身都连接着各种导管仪器的梁冬,早已经不能动弹了,但他眼中却闪烁着浓浓的阴狠和怨毒。

“你……”张洛恨不得一掌杀了他,但举起的手最终还是放下。

和他们一起出任务的同伴姚振书,此时还身负重伤在接受治疗,如果不是知道梁冬这个杀手现在是唯一的线索,他们早就将他一巴掌拍死了。

“怎么办,林会长,他什么都不肯说?”孟刚无奈道。

“哼,我听到了!”林涛怒喝道。

他更是气愤的发狂!

想他派出了大量的九州会高手,原想不过是顺手帮助南阳省官方势力破案,这也是九州会一贯的宗旨。可没想到这次却大大失手了,不但案子到现在都没有破,而且会中的高手死的死伤的伤,实在是让他这个会长颜面大失。

现在该怎么办?林涛的目光朝病床上扫去,心中却没有丝毫办法。

难道他还能严刑逼供吗?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真是冥顽不化!”正在几人束手无策,焦急万分的情况下,秦若含笑进入了监护室。

“秦大人。”林涛一见,和刘安等人立即神色一变,恭敬的站了起来。

“林会长不用客气。”秦若淡淡的道:“我来看看他的。”

林涛哪里还顾得上自己九州会南阳会长的名头,连忙尴尬而又小心的道:“秦大人,这个梁冬怎么都不肯招认,还大言不惭的说了些放肆的话,我们……我们也不能下重手,弄的现在……”

“哼哼哼……”这是,病床上的梁冬似乎也发现了秦若的到来,看他的样子,竟然丝毫不畏惧的显露出桀骜的眼神,冷森森的道:“死心吧,反正我都是一死,我是绝对不会说的。隐杀的杀手,怎么可能被你们九州会的小杂碎威胁?”

九州会的名气和势力也算不错,但是比较起隐杀这种顶级杀手组织,那就相差太远了。

林涛和刘安等人的脸色霎时难看到了极点!

人是秦若抓住的,现在让他们弄点口供出来都做不到,简直是……

一时间,林涛觉得自己的面子完全都丢尽了!恼怒、羞愧、无奈……可是他根本没有办法。

“你真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秦若回头,看着面若死灰的梁冬道。

梁冬桀桀一笑,他浑身的骨头都已经断掉了,连脏腑也是大出血,所有器官几乎都停止了作用,就算有再好的丹药抱住性命,这辈子也顶多是个废人。这样的后半辈子,他是绝对不想要的。

“老子死都不怕了,你还能如何?”

“死?你以为死就那么容易?”秦若淡淡一笑。

梁冬脑子中嗡的炸响!

看着秦若那平静而淡然的笑容,他竟然感觉到了滔天的杀意,而且这种杀意竟然让想死的他都浑身不自在,仿佛自己真的会受到什么酷刑一样。

“你……你想做什么?”梁冬眼中露出一丝恐惧。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过?”秦若道。

说完,他一指朝梁冬身上点去,一根真力针透指而出,嗖的一声刺入体内消失不见。如法炮制,秦若几指急点,不过一眨眼功夫,梁冬的脸色就开始变了。

“啊——”

虽然已经是尽量克制,但是梁冬脸色却出现了无比痛苦的表情。他感觉到体内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血管中,肌肉中,皮肤下,千万只小虫子不断的爬来爬去,将他整个人都要啃噬干净。

这种感觉,根本无法压抑,到最后仿佛连骨头都被咬掉了。那种一点点的钻心似得痛,梁冬从来没有感受过。纵使他杀人无数,手段歹毒,但也没有一个人可以痛苦成这个样子。

更何况,他根本不能动弹,只能硬生生的承受这种非人的痛苦,脸都扭曲了。

“啊……饶了我吧!”梁冬惨叫。

除了嘴,他根本连头都没法扭动一下。

旁边看着的林涛等人,简直是看傻了,他们可没有这样的手段。梁冬此时受到的痛苦,不过是他罪有应得,如果林涛他们有这本事,能够让他痛苦而不死去,只怕他们早就下手了。

原来秦大人还有这样的手法,真是……

看着秦若淡然的表情,几人浑身一寒。

“怎么样,味道如何?”秦若冷冷的道。

“我说……我说……杀了我吧。”梁冬嘶声竭力的哀求道。

秦若森冷的扫了他一眼:“不过是给你小惩大诫罢了,就算你不招认,我也有法子让你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说完,他指尖再次射出几根真力针,却是对准了梁冬的头部。

梁冬浑身一震,眼中仿佛闪现出一抹光华,随即暗淡下去恢复正常。

让他尝尝刺穴法的痛苦,不过是秦若憎恨他残杀无辜的行为,特别是他差点伤到林嫣儿,更是让秦若恨他入骨。而现在,只要使用银针透魂,就能让他将所有知道的都说出来,没有丝毫隐瞒。

走到一边,秦若坐了下来,淡淡的道:“说吧,你从上京来到滨海,究竟是什么原因。”

林涛等人一愣,他们可没有想到秦若这么简单就开始发问了,难道就不担心梁冬使诈说谎吗?

可是梁冬连愣都没有愣一下,立即道:“我接到任务,让我来滨海市杀几个九州会的高手。”

“什么人给你下的任务,雇主是谁?”秦若问道。

“七煞帮的帮主袁锋!”

“什么?”听到这里,林涛哪里还坐得住,顿时站了起来,惊道:“怎么可能是七煞帮?七煞帮不过是滨海市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帮派了,他们怎么能够有这么大的胆子?”

“林会长镇定,不用着急。”

秦若看了他一眼,后者立即想起自己的身份,讪讪的坐了下来,脸色却依旧不平静。

亲耳听到梁冬说出七煞帮的名字,秦若就知道这事肯定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了,而且,只怕七煞帮背后的八卦魔门也跑不掉!

“袁锋有没有说,为什么要让你杀九州会的古武者?”秦若再次发问,这些都是他心中的疑问。

“袁锋没有多说,我们出任务只管结果,不管雇主目的,只要雇主出钱让我们干什么,我们招办就是了。”梁冬平静的道。

林涛看了一眼秦若,试探着道:“秦大人,我猜测多半都是因为这次案件,因为我们九州会参与其中,破坏了他们的计划,所以……”

秦若又问了几句,梁冬也没有再说出有价值的情报,秦若只能罢休。

“现在已经清楚了,一切都是七煞帮在背后搞鬼,林会长,这个梁冬就交给你们处理了,我去前面病房看一下张局长,跟他说几句话。”

“是,秦大人尽管放心。”林涛恭敬的道。他自然明白秦若的意思,这个梁冬已经该死了。

出了重症监护室,秦若询问了一个护士,找到了张铁军的病房。

推门一看,张铁军正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林嫣儿在和他说着什么,一见秦若来了,林嫣儿眼睛一亮:“秦若,你问出什么没有?”

“我正要和你们说这个。”秦若坐了下来,看了一眼二人,正色道:“张局长,这个案子有些眉目了,不过我希望我说了之后,警方要有尽快结案的准备。”

张铁军顿时大喜:“怎么,要抓到凶手了?”

林嫣儿也是急不可耐的道:“这么快就可以结案了?秦若,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你说出来,我带人去将他们统统抓起来。”

秦若点头,道:“依照我的分析,这个失踪案很有可能是一个帮派所为,的确就是昨天暴熊查到的那个七煞帮。”后半句话他是对林嫣儿说的。

“这个七煞帮应该不难对付,只要警方派出警力,加上九州会的一些古武者协助就可以拿下了。”

秦若沉声道:“不过这个七煞帮背后只怕还牵连到川西省一个最大势力,这个势力的可怕之处,甚至是我都可能很难应付的。所以,我希望警方将这个案件控制在滨海市,将七煞帮铲除之后就结案,不要再扩大到川西省去了。”

张铁军面带忧色,沉思了半响道:“秦若,难道这个真正的势力,我们就不管了吗?”

林嫣儿面孔一板,沉声道:“秦若,绝对不行,如果这个势力真的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作为一个人民警察,我是绝对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的。”

她看了一眼张铁军,坚定的道:“张局长,我绝对不会同意秦若的建议。”

秦若眼神一凌:“嫣儿,你难道忘记了昨天的危险?这个势力可不是你一个普通人能够对付的,其中全是数之不尽的高手古武者,只怕你用上机枪手榴弹都不会有用!”

响起昨天那恐怖的场面,林嫣儿心中一寒,表情讪讪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让她放弃,这又不是她的性格。

拍了拍林嫣儿的肩头,秦若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放心好了,毕竟这个势力是在川西,你们滨海市警方也不能跨省插手,交给我是最好的。如果有可能,我会尽量帮你了结这个案件的。”

“秦若,你……”林嫣儿愣住了,满心都是意外。

秦若无奈的道:“唉,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想法呢,既然叫了我回来帮忙,要是真的没有彻底解决这个案子,只怕你一辈子都会惦记了。”

张铁军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勉强坐了起来,正色道:“秦若你放心,只要能够剿灭七煞帮这个势力,我们就能够对广大市民有个交代了。到时候我自然会跟邱厅长禀明案情,将功劳都算到林警司头上的。”

林嫣儿正想要说什么,秦若却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和嫣儿出去准备一下关于七煞帮的行动,张局长你好好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