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擅闯者死!/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转头一看,居然是右手边的一条回廊上,出现了两名神情冷漠而警惕的年轻男子。

他们穿着统一的中式长衫,脚踩布鞋,不过二十出头,看起来比秦若还要年轻很多。但一副古朴而严肃的神情,丝毫没有半分友善的态度,顿时让秦若有些不爽。

就算是游客误闯,也用不着一副要打架的模样吧?

哪个旅游胜地没有被游客误闯的情形?就连上京的紫禁城,不是也有游客偷拍刻字的事件发生吗?

秦若耐着性子,笑道:“两位,请问这里是不是西蜀宫的内部区?”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出自己的目的,那两人顿时沉下脸来:“放肆,既然知道是内部区还擅闯,看来是居心叵测!”

“哼,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等会有你好受的。”说完,两人气势汹汹的朝他们走了过来。

一听这话,暴熊顿时傻眼了:“秦若,怎么西蜀剑派的人这个样子?你该不会是他们仇人吗?”本来还想着来来多玩几天,哪知和对方一见面就箭拨弩张的,他有点搞不懂状况了。

秦若也弄不清楚怎么回事,难道西蜀剑派管理的一向都是这么严格吗?

他后退一步摆手道:“两位,我们不是坏人,如果不信把楚狂歌叫出来就知道了,他是我师侄。”

“什么?”

两人一听,倒是顿步不动了,但脸上立即就浮现出狂怒的神情,其中一个肤色黝黑一点的立即喝道:“好啊,我还说是不是游客走错了,没想到果然是你们。”

另一个高瘦个子的也是满脸怒容:“你们是哪个帮派的?居然又来我们西蜀剑派捣乱,真当我们好欺负了?还说是我们狂歌师兄的师叔,你小子简直是想死了!”

“别跟他们废话,抓起来拷问就知道了。”

两人说完,立即直接翻过栏杆冲了过来,浑身爆发出强烈的气机。

一拳直冲过来,秦若侧身一避,出拳的黑脸男子一怔,随即脚扫下盘,妄图绊倒秦若。同时右拳虎虎生风,蕴含着真力的拳头再次冲了过来。

至于暴熊,此时也和那高手男子展开了攻击。

但秦若不用看也知道,暴熊根本没有还手,只是在闪躲罢了。如果不是知道这两人是西蜀剑派的,只怕他不用动手,光是恐怖的威压爆发出来,就足以让两人吓瘫。

“我说,你们再不住手,我可不客气了!”秦若冷冷道,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

“你……”

看着自己出手好几次,对方居然都轻松逼过了,黑脸男子更是大怒,喝道:“果然有两手,难怪敢大白天的就来西蜀剑派捣乱!”

说完,直接一招直取秦若双目,两指间爆发出淡淡的白光。

秦若顿时色变,居然想让废了他双眼?

自己一直没有还手,不过想着误会罢了,对方本来就不认识自己,不让他们进门也正常。但怎么也不应该下这么重手啊?要是真是误闯的游客,这一招岂不是让别人成了瞎子?

“我看直接将你们打趴下好了!”

秦若闪电般抓住冲到自己眼前的两指,略一用力,对方顿时惨叫起来。

“啊——”

那黑脸男子哪里受不了秦若的下手,顿时满脸苍白,冷汗直冒。但他根本没有害怕,反而一咬牙,另一只手直接朝秦若的腰间狠狠击来。

“轰!”

黑脸男子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再掉下来,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

秦若懒得再跟他纠缠,击出的一拳使出了三成功力,让这人小小的受点伤。

与此同时,暴熊也伸手抓住了那高瘦个子的衣襟,直接将他甩了出去,跌倒在回廊后面的天井中,很是狼狈的样子。

“秦若,现在怎么办?”暴熊轻松的拍拍手,问道。

“走,我们自己进去找。”秦若看都没看两人,抬脚就往里走。

“站住!”

一个声音响起,秦若刚回头,就听见两个倒在地上惨叫的男子在求救:“王师兄救命,这两人擅闯我们西蜀剑派,我们打不过他们。”

“哼,你们这些人,胆子越来越大了。”

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看起来二十的样子,依旧是一身中式长衫,略带儒雅古朴的气质。但他满脸怒容的样子,手持长剑,眼中精光闪闪,一看就比之前那两人厉害。

他身后还跟着四五个人,应该也是西蜀剑派的门人。

难道他是西蜀剑派的高手?

秦若转过身来,沉声道:“我知道你也不认识我,不过我不想再引起什么误会,你可以去通知楚狂歌,他是我师侄。”

“哼,真是满嘴的胡言乱语!”

男子冷笑一声:“楚狂歌师弟的名头,在川西也是赫赫有名,你竟然说他是你的师侄,那你岂不是也成了我师叔?”

“呸!我看你是活腻了,你要是我师叔,我岂能不认识,冒充也要找个好点的理由!”男子说完,手中长剑一挥,顿时扬起几朵剑花,充满了杀机。

秦若冷笑一声:“我用得着冒充吗?”

两指一夹,铛的一声脆响,银白色的长剑竟然直接被夹成两截,那男子脸色大变,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整个人重重挨了一脚,仿佛断线的风筝一般,直接倒飞出七八米。

“王师兄!”

众人大惊,有人连忙冲上前去扶他,也有人直接朝着秦若和暴熊两人冲了过来。

眼都不眨一下,秦若抄着手,一股威压直接放开,顿时在场的人为之一震,脸色陡然煞白。

“啊……”

那些人僵在当场浑身发抖,他们惊恐的看着秦若,一步也不敢动。空气中的威压强大到他们无法承受,仿佛都要凝固一般,让他们无法动弹。

“再说一次,我是来找人的!”

秦若冷眼看了一下全场,没有一个人还敢上前一步,别说动手,那些人想要站稳都是个问题。一个个瑟瑟发抖,仿佛遇到了什么恐怖事情一般。

突然,一声高亢刺耳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倒在地上的男子,竟然摸出一个哨子死命的吹了起来,仿佛在传递有强敌来犯的消息一般。

“也好,我到要看看是不是你们西蜀剑派每个人都不讲理了。”秦若抄着手,静静的等着。

他知道等会来的人肯定会很厉害,但他的目的就是如此。

这些人不相信他,那么就打到他们相信,反正总会有人去通知楚狂歌或者钟大勇的。只要他们有一个人来了,那么这场误会就可以结束了。

片刻,秦若就察觉到了什么。

他转头一看暴熊,后者同样眼神一凌,似乎也发现了。

回廊的那一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缓步走来,看他不慌不忙的样子,似乎根本就不是因为听到了哨声而来,而是本身就在散步一般恬静。

浑身流露的气质,更是充满了高手风范,举手投足之间,隐隐有一种让人仰视的气势。他只是这么淡淡的扫了秦若一眼,后者顿时就像被一个强大的对手盯上一般,心生不安。

高手!

这是秦若看到他的第一反应。

走到不远处,那人淡淡的扫了一眼东倒西歪的众人,眼中一闪而逝的神光,淡淡的道:“你是谁?”

“在下秦若。”面对突然出现的高手,秦若很警惕。

如果这人同样不讲理的话,只怕接下来的就是一场恶战了。他已经观察过了,他根本没法看透这人的修为,那唯一能够说明的是,这人的修为绝对超过了化劲七重天,远在他之上。

“西蜀剑派,擅闯者死!”几个冰冷的字从那人口中吐出,顿时充满了肃杀的意味。

秦若眉头一皱,道:“你是西蜀剑派的什么人?”

那人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长剑,竟然是一把玄品武器,冰冷的剑身上闪烁着森冷的杀机,即使隔得老远,秦若似乎还是察觉到了那种寒意。

“亮出你的武器,等你赢了我,我自然告诉你。”那人淡淡的道,似乎根本没有将秦若放在眼里,而是直接用剑尖对准了他。

暴熊突然道:“斩云剑!你是西蜀剑派五大剑王之一的云斩风?”他的目光落在那人手中的长剑上。

“你居然认得出我这把斩云剑,好眼力!”

云斩风稍微有些动容,沉声道:“敢到西蜀剑派捣乱的,你们算是最厉害的一批,等我将你们擒下,自然让你们好好尝尝我斩云剑的厉害。”

听他也这么说,秦若皱起眉来,猜测估计是有什么内情自己不知道。

难道之前真的有人来西蜀剑派捣乱吗?否则怎么会误会了他们?

秦若忙道:“等等,你既然是西蜀剑派的五大剑王之一,那总应该知道青龙剑王吧?他是我师兄,多年前他曾经见过我一面,知道我是什么人。”

“还敢提青龙剑王的名头?不用这么复杂,等我将你们擒下,什么都清楚了。”

云斩风哪里会相信他的话,如此年轻的毛头小子,竟然跟自己攀交情。他要是青龙剑王的师弟,岂不也是自己的师弟了?

简直是恬不知耻,一派胡言!

蓦地,一道浑厚而恐怖的真力从他的剑身上发出,白色的剑气闪电般朝秦若射了过来。

“嗖!”剑气破空。

秦若眼神一凌,险险的避开,他第一瞬间就感觉道那股可怕的气劲,如果自己躲不开,只怕是洞穿身体的下场。

云斩风脸色一沉:“好嚣张,居然武器都不亮,果然是来找茬的!”

秦若苦笑,他的黑剑早就留在地组让肖青洪帮忙重铸了,哪有别的武器带出来。

说完,一道更加恐怖的攻击袭来。

尖锐的破空声空灵却刺耳,云斩风手中的长剑仿佛已经化成了一条银色的游龙,带着无比骇人的威压,张牙舞爪的朝他冲来。

绝对超过了化劲八重天!

西蜀剑派的五大剑王,果然修为高深。秦若自觉不是对手,除非黑剑在手,还有一拼的可能。而现在,他根本觉得全身僵硬,连出招都有些被影响了。

“轰!”

突然,旁边一拳冲来,直接击在长剑剑身之上,一声恐怖的爆音响起,云斩风脸色大变,竟然连退三步。

暴熊挡在秦若面前,冷冷的道:“如果你不是秦若的师兄,我这一拳直接轰在你脸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