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强强对决/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起刚刚进西蜀宫时无意间说起得戏言,秦若走到一旁让开,淡淡的抄着手道:“暴熊,现在你可以如愿以偿了。你不是说想和五大剑王切磋吗,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

原本还有些顾忌的暴熊,一听此话,顿时双眼放光一捏拳头,浑身的骨骼啪啪爆响,整个人似乎都变高了不少,犹如一尊神佛金刚般矗立在面前。

虽然说西蜀剑派和自己的关系很近,但秦若毕竟是第一次来,不但没有受到殷勤的招呼,反而被当贼般对待,原本就性格嚣张霸道的他,终于还是生出了一丝怒意。

你们不是不让我进吗?那我偏要进去。

你们不是将我当成闯入者吗?那等会就要让你们跌破眼镜!

“暴熊,给我个面子,手下留情点!”秦若道。

“放心,我就是切磋切磋,不会伤了他的。”暴熊兴奋的咧嘴道,双眼直视着云斩风。

他已经是化劲九重天中期修为,而眼前的斩云剑王云斩风,顶多是化劲八重天中期境界,除非拼命或者有什么绝招,否则是绝对不可能胜过他的。

但西蜀剑派流传至今,历史久远、博大精深,怎么也有自己的独门功夫和一些特殊手段。能够和这样的高手斗一斗,也算满足一下暴熊的好战心理。

两人侃侃而谈,毫不在意,云斩风以及周围的西蜀宫门人却怒了。

居然敢和他们西蜀剑派五大高手之一的云斩剑王切磋?还说什么手下留情不会伤人?妈的,有这么样说话的吗,简直是将他们西蜀剑派当成三流门派了!

“好,好!”

云斩风怒极反笑,用剑尖指着暴熊道:“要是你能够胜过我,我云斩风听凭处置!若你输了,今天就给我死在这里!”

暴熊还没有来得及客气几句,云斩风凌厉的剑法已经击出。

一剑刺出,竟然带起狂风大作,仿佛暴雨夜的前夕,空气中陡然生出莫大的威压。一些围观的西蜀剑派门人竟然站都站不稳,满脸苍白的不断后退,似乎想脱离这种恐怖的环境。

白光闪耀,如炫目星辰!

如此极速,眨眼而至!

云斩风脸上露出了冷笑,自己这一剑,可是斩云剑法中的精髓,就算是门中其他几个师兄弟,对上这一招也要小心谨慎。眼前这个闯入者,绝对讨不了好!

暴熊蛮不讲理的直接一拳回答了他。

什么!

云斩风内心一震,不由得色变。

竟然直接用拳对上自己的斩云剑?这人好大的胆子!

“轰!”的一声爆响,暴熊的拳头竟然轰上了斩云剑的剑尖,不但没有被刺伤,反而抵住了云斩风的攻击,让云斩风的剑势直接为之一滞。

拳头仿佛是一柄精钢大锤,蛮横无理的挡在剑尖前。

一招尚且没有施展完毕的云斩风,刹那间感觉到无比别扭,就像一根菜半截吃到喉咙里,还有一半塞在牙齿里的感觉,几欲让他想吐。

连忙变招,云斩风一剑横扫,眼中精光大盛,浑身庞大浑厚的真力运转,毫无保留的注入到云斩剑中。

剑身光华大作,耀眼逼人,一道道白色的剑芒激射而出,化作漫天花雨,却带着无尽的杀机!

“来得好!”暴熊更是欣喜,不但没有害怕,反而一拳拳对准剑芒击出。

秦若在一旁看的暗暗心惊。

云斩风不愧是西蜀剑派五大剑王之一,虽然不知道他这套剑法的名字,但看威力,怎么也应该是一套威力不俗的高端剑法。

这样狂风暴雨般密集的攻击,要是换了自己来,除非直接使用黑剑那霸道凌厉的攻击,秦若能够肯定自己绝对讨不了好了。

而暴熊,不但游刃有余,而且主动肉拳对上云斩风的玄品长剑云斩剑,可见他化劲九重天中期修为的恐怖之处。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而是双方生死拼杀,估计最多二十招,暴熊绝对能够诛杀云斩风。这是境界的差别,无法抵挡!

当然,如果云斩风手中的长剑能够达到圣品,那就有可能是另一番景象了。

此时,双方已经过了二十招,暴熊脸色越发狂热,出拳也越来越猛。而云斩风,基本是对方攻出五拳,他才勉强还手一剑的程度,照此下去,他只有一个‘输’字!

脸色越来越难看,云斩风身为西蜀剑派五大剑王之一,何曾遇到这样的情景?

他越打越心惊,脸色越来越惨白,出招也越来越缓慢,竟然有了弥乱的架势。

对方仅凭拳头,就将他逼到如此程度,而且每一拳都打断了他的剑招,根本没有让他真正使出斩云剑法的威力。他又是愤怒,又是无奈,更是深深的震撼。

无比的羞辱和狂怒充斥了全身,云斩风猛地大喝一声,双目通红,剑身上陡然发出一尺宽的明亮光华,一声龙吟般的剑鸣响彻全场。

秦若一见,暗叫不好,只怕云斩风久战不胜,竟然是要拼命了。

“暴熊,别打了!”他连忙阻止。

暴熊自然也察觉到了什么,他只是想切磋一下,可没想过真要和云斩风拼命,听到秦若的声音,连忙后退三步,大叫道:“别打了,到此为止!”

“受死吧!”云斩风咆哮一声,哪里肯罢休?

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恨意,云斩剑上龙吟不绝,正是他耗费了全部的真力,拼着受伤的后果才施展出的威力最大的一招。如果不真正打败眼前这个壮汉,他云斩剑王的名头都丢尽了!

听到龙吟长鸣的时候,西蜀剑派中的重要人物也被惊动了。

当他匆匆赶到现场,只见处于狂暴状态的云斩风,浑身充斥着浓浓的真力,整个人犹如散发着淡淡荧光的神人腾身在三米高处,高举着斩金断铁的云斩剑,对着一个铁塔般的壮汉猛劈了下去。

“师弟!”青龙剑王一脸大骇,惊叫出声。

“暴熊,当心!”秦若也同时大叫。

与此同时,二人都听到了对方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

秦若?

青龙师兄!

“住手!”刹那间,青龙子已经明白了什么,可是喊什么已经晚了。

云斩风的剑已经劈了下来!

凌厉霸道,声势逼人的一招‘斩天灭地’,对准了暴熊的头顶,带着力劈山岳般的滔天气势,一剑而下!

“轰!”

差之毫厘之间,暴熊举在头顶的双拳,连同整个手臂,竟然发出恐怖之极的浑厚威压。犹如爆发的冲击波一般,狠狠撞上了云斩风的长剑。

耀眼的白光闪现,仿佛巨大的爆炸一般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谁都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一个倒飞出去的身影惨叫一声,洒下一片如雨般的血花。

身形一闪,青龙子已经眨眼间出现在云斩风身边,扶起他一脸震惊的道:“师弟,你怎么样了?”

云斩风满口鲜血,脸色苍白的纸一般,奄奄一息的样子,似乎连剑都握不住了。遭到暴熊全力的反抗,他不过化劲八重天修为,再是使出最大威力的一招,又如何能够奈何的了暴熊?

腹腔内气血翻涌,难受无比,如果不是他庞大的修为,此时绝对昏迷不醒了。纵然暴熊仅仅是抵挡没有还手,也让他受了不小的内伤。

听到青龙子的声音,云斩风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光芒,勉强道:“师兄,他们……”

秦若也冲到了暴熊旁边,看着他低头注视自己的双拳,才发现他的两只手掌皮肤已经绽裂,露出蛛网般的血丝,一滴滴细小的血珠渗透出,密密麻麻的很是恐怖。

“暴熊,你没事吧?”秦若紧张的道。

“没事,小伤。”暴熊浑不在意,咧嘴大笑,满脑子还沉浸在刚才狂暴恐怖的攻击中,浑身斗志昂扬,意犹未尽。

秦若放心的点点头,他是知道暴熊的修为,云斩风虽然爆发了如此厉害的一招,但想要真正让暴熊重伤,那还是不容易。

“青龙师兄,你怎么才来?”秦若大步走了过去,看着他道:“你要是再不来,只怕你就要少一个师弟了。”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居然打起来了?”青龙子很是意外的看着秦若,又看了看半倒在自己怀中的云斩风。

此刻,没有谁比云斩风更震惊的了。

还以为青龙子师兄来了可以给他报仇,教训一下这嚣张的两人,哪知……

为什么青龙子会认识眼前这个年轻人?对方还叫了他一声‘师兄’,而青龙子丝毫没有反对,难道说,他们真的认识?

只听那年轻人很是无奈的道:“我也不想啊。我来西蜀剑派找老不死师父还有钟师兄,谁知一进门就有人说我们擅闯什么的,气势汹汹要打要杀,然后你都看到了……”

“荒唐,真是误会。”青龙子苦笑着摇头。

他如何不明白?前段时间一直有各种宵小来西蜀剑派捣乱,正巧秦若他们来了,双方都不认识,产生误会是很正常的。

扶起云斩风,青龙子从怀中摸出一颗丹药递给他服下,然后指着秦若慎重的道:“云师弟,给你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秦若师弟,老不死师叔的关门弟子。”

什么?

云斩风一听,双目圆瞪,愣在当场!

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人,正是自己的师弟?他还是老不死的关门弟子?

自己刚才都干什么了?

一瞬间,云斩风似乎觉得自己受伤都白费了,胸腹间气血翻腾,顿时压抑不住,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