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西蜀夜变/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蜀剑派大厅中。

青龙子一身青衣,清瘦的脸庞上带着久违的笑意,放下茶杯道:“小师弟,我可真想不到你竟然会来我们西蜀剑派,要不是掌门师兄和二师兄都在闭关,他们一定很欢迎你的。”

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脸上带了点尴尬,呵呵道:“要是你提前通知一声,哪里会发生刚才的事情。”

云斩风身体不适,虽然已经服用了一颗化劲丹,但内伤却不是那么容易彻底好的。他此时坐在青龙子左边一个座位上,板着脸闷头喝茶,一句话也不想说。

秦若也有些惋惜,呵呵笑道:“真没想到师父和钟师兄也出去了,青龙师兄,你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吗?”

“小师弟,你应该知道师叔的脾气的,他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我哪里会知道。”

青龙子一想起这个不靠谱的师叔和师弟,顿时苦笑连连。

师叔虽然在西蜀剑派的地位至高无上,基本和那几个不出世的老祖宗差不多级别,奈何他老人家,根本在十多年前就宣布脱离西蜀剑派,而前段时间还大摇大摆的回来,简直没将自己多年前的话放在心上。

有谁见过宣布脱离门派还回来的?

除了老不死师叔,没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大的脾气了。

而钟大勇这个被外界称为不死阎王的恐怖杀神,更是西蜀剑派五大剑王中最神秘的幻影剑王。

门中几乎绝大部分的三代弟子,都没有见过幻影剑王的真面目,除了知道门中有五大剑王,几乎没有人知道幻影剑王到底是什么样子。

如此不靠谱的,恐怕只有钟大勇这个身为老不死师叔直系弟子的人了。

秦若点头,也是苦笑:“也是,师父一向喜欢云游四海,无拘无束,要不是他前段时间要说来西蜀剑派,连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逍遥呢。”

虽然很想询问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但秦若猜测,如此隐秘的事情,只怕连青龙子师兄也不知情,看来只有等到老不死师父回来再说了。

青龙子转头,看着秦若身旁的那个大汉,眼中充满了疑虑和忌惮。

他可是亲眼见识了那个大汉的身手,一身恐怖的修为,绝对在他之上。也幸好是跟着秦若来的,要不然……

“小师弟,不知道你这位朋友……”青龙子试探着道。

秦若笑道:“嗯,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朋友暴熊,他的身份稍微有些隐秘,他是来自龙组的。”

“咔擦!”

手中的茶杯直接被捏碎了,一直低头板着脸喝水的云斩风差点没被呛到,根本不顾的流淌了满桌的茶水和指尖的茶叶渣,猛地抬起头死死盯着暴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龙组!

那可是整个华夏最神秘、最强大的官方势力啊!

据说,龙组中的每个正式成员,修为最少都是化劲八重天以上,而且不是根骨好、有天赋的,根本不配加入龙组,可见龙组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强大到了让人仰望的地步。

而眼前这个山一般雄壮的男子,居然是龙组的?

一瞬间,云斩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使出最强大的一招‘斩天灭地’,都没法奈何对方,而自己反被对方强大的真力反弹弄出了内伤,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如果对方存心干掉自己,只怕他已经没命了。

云斩风终于面带尴尬的开口,勉强笑道:“这位暴熊兄居然是来自龙组?的确身手高强,刚才多谢你手下留情。”

内心残留的一丝报复想法,早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报复龙组成员,他绝对不敢!

“真想不到这位暴熊兄,竟然是出自华夏龙组?”青龙子顿时起身,冲着他抱拳道:“实在对不住,我们西蜀剑派不知道你的身份,如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暴熊呵呵笑道:“没什么,你们是秦若的师兄,也算我的朋友,大家不过切磋一下,算什么得罪啊。”

“而且,刚才你那招可真是厉害,弄到我手都流血了。”暴熊大咧咧的看着云斩风道,他露出伤痕累累的手掌,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要不……改天我压制修为,咱们再来一场如何?”

“呃……”

真是从来没有如此尴尬过。

自己被人打伤了,反而要感谢对方手下留情,云斩风作为西蜀剑派的五大高手之一,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但事实摆在眼前,如果不是自己认定了秦若图谋不轨的身份,怎么会闹得如此灰头土脸?现在对方还想要和他切磋,可他是别人对手吗?

“好了暴熊,不要闹了,还有正事呢。”

“哦。”暴熊只得罢休。

见此情景,无论是青龙子还是云斩风,都很是吃惊。出身龙组的超级高手暴熊,竟然这么听秦若的话?这可不是常理啊!

但这样的问题可不好问出口,二人看着秦若的眼神,稍微有了些改变。

想起心中的疑惑,秦若道:“青龙师兄,我感觉整个西蜀剑派好像有些不对劲啊,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要不然怎么会将我们当成闯入者呢?西蜀宫毕竟也是旅游胜地,难免会有游客什么的,无意间闯入吧?”

“这事也是巧合了。”

说到这里,连青龙子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凝重,半响才道:“大约一个月前,我们西蜀剑派开始遇到一些不知名的宵小来捣乱。虽然也抓到了几个,但经过拷问之后都查不出什么。而到了最近,那些人更是在半夜出没,胆大嚣张至极,纵然是我们杀掉了一些也无济于事。”

“这是怎么回事?”秦若皱起眉头:“西蜀剑派可是川西的大势力,哪些不要命的竟然敢来这里捣乱?青龙师兄可有过怀疑的对象?”

论势力,整个川西省只有真正的六大势力,能够和西蜀剑派相提并论的,不过五个。

玄青谷位于川西省西部,距离西蜀剑派有些距离,而且双方几百年来也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如果是他们的话,可能性不大。

而青城派,更是历史悠久,一向以古武中的正派自居,行事高调正大,想来不至于做这些半夜潜入的勾当。

剩下的就是八卦魔门、烈阳派和青帮三个势力。

“如果是青帮背地里下手,我想你们就要小心了。”突然,暴熊冒出了一句话。

“怎么?”秦若和青龙子同时看着他。

暴熊道:“根据我之前的调查,青帮似乎和某个超级势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这仅仅是我们龙组内部才知道的消息,而且并没有被证实,但……”

“超级势力?”秦若一怔,随即惊道:“你是说,隐……”后面那个字,他几乎不敢说出来了。

隐门?难道青帮居然和隐门有关系?

如果是这样,那绝对是西蜀剑派惹不起的。

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青龙子也面带忧色的道:“嗯,无风不起浪,或许还真有这个可能。”

思索了好半天,他终于犹豫着道:“不过……青帮一向和我们西蜀剑派没有半点仇恨,而且他们一直对敛财很感兴趣,除了发展各种生意,以及寻求某些国外势力开展业务,很少有人知道青帮在古武方面的内幕。”

“那么说,最大的可能就是八卦魔门和烈阳派了?”

秦若沉思起来,如果和青帮没有关系,那就最好。

现在看来,不管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西蜀剑派,恐怕都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八卦魔门了。至于烈阳派,暂时作为第二号目标。

“报告师叔,大事不好,发现了入侵者!”突然,一个慌慌张张的西蜀剑派门人冲了进来。

“哼,又来了!”青龙子脸色一变,手中的茶杯重重的落下。

门人一脸惶恐,连忙道:“是的,而且师叔,旬阳殿发生了大火,很可能就是他们放的火。”

“什么,还放了火?”一听到这话,在场没有人坐得住了,青龙子更是怒的直接站了起来。

旬阳殿虽然只是一座大殿,可是西蜀剑派流传一千多年的历史,一座大殿被烧毁,简直是直接在西蜀剑派脸上打了一巴掌。要是查出是哪方势力干的,这绝对是不死不休的挑衅举动!

如果仅仅是闯入者,那么派人过去料理就是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但现在,显然对方发现了什么,或者决定了什么,否则也用不着放火这么大的阵仗。

青龙子满脸怒容,一句话也没有多说,沉着脸大步走了出去,云斩风紧随其后。

“秦若,我们不跟去看看吗?”暴熊看秦若还坐着,纳闷的道。

“当然要去看,”秦若脑中一转,道:“不过,我们不去青龙师兄那边,而是暗中查探一下。说不定,旬阳殿的大火只是对方调虎离山的诡计。”

有些听不懂秦若的话,不过暴熊知道自己的任务,只要护住秦若安全,其余的什么都不用管。秦若说什么,他自然招办就是了。

出了会客的大厅,外面已经是深夜,但秦若依旧能够隐隐约约听到噼噼啪啪的爆裂声,以及空气中飘来的淡淡硝烟味道。

“嗯?居然还浇了汽油?”似乎闻到了一些味道,秦若更是能够笃定,对方的目的绝对不是想要烧掉西蜀剑派的产业,而是另有目的。

身形闪动,秦若脚尖一点,整个人遁入夜色中,暴熊紧跟其后,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夜间的西蜀剑派,本应该寂静无声,但远远的一片火光冲天,四下里都是喧闹的惊呼声、救火声、泼水声、打斗声。

秦若和暴熊的身份已经明了,凡是见了他们的西蜀门人,不会再误会他们的身份,而是恭敬的冲着他们点头,然后再赶去救火。秦若也没有多理会,四下搜寻心中的怀疑之处。

不远处,一座耸立的黑色高塔犹如一根笔直的巨大铁钉,在黑暗中显得沉稳肃穆,隐隐带着一丝庄严和神秘的味道。

这是西蜀剑派的藏珍楼,不但存放着门派中各种珍贵的武学典籍,还有历代掌门人的灵位和生前使用过的武器。

这里一向是西蜀剑派的禁地,纵然是秦若的身份,如果没有得到掌门的同意,也不能随意闯入。

不过今夜显然是例外,原本守在藏珍楼门口的四名弟子,此时已经倒在地上,不知生死。也不知道潜入者究竟是已经进去了,还是已经离开了。

静静的的潜伏在旁边茂密的草丛中,等待了十多分钟,秦若终于听到藏珍楼附近传来了轻微的人声。

“查清楚了吗?”一个细微的声音,明显压低了嗓音。

“嗯,应该就在里面,进去搜一搜。”

两个黑色的身影闪动,消失在藏珍楼的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