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秦若在隐门耍威风/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盘松看着那个宗门正在忙碌的几个人,上前去微微一礼:“不知道哪位负责这里的货物,还请帮忙收拾一下。”

盘松的态度很好,可是那边的人只有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模样的人抬了抬眼看看这边的空地,几乎是用鼻子里哼出了一声:“那边还有地方,够你们用了。”

盘松一愣:“你们占据了我们的区域,麻烦清理出来让一下。”

“不是说了吗,那边的空地你们够用。”那人居然不耐烦起来。

盘松的脸色沉了下来:“你们威灵门有点过分了吧,叫你们主事的人来和我说话。”

秦若三人这时候也走了过来,他们没料到,在这种地方,居然也能看到这样的人,看来这世界上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清心观那样和睦的宗门,还真是凤毛麟角。

尤其是看到平日里待他们极好,几乎相当于师傅一样的盘松居然让一个毛头小子给羞辱了,顿时心里火气上窜,秦若当即就往前走去。

盘松一把拉住秦若:“别动,威灵门的人霸道习惯了,我倒是要看看他们今天想做什么。”

那个年轻人看一眼盘松,哼了一声:“一个牛鼻子,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师兄没空。”

说着,居然自顾自的走了!

秦若顿时火气冒了上来:“给脸不要脸!”

不顾盘松的阻拦,直接冲了过去,拦住那个人,冷冷的看着他:“给我师兄道歉!”

那年轻人看一眼秦若,顿时嗤笑一声,轻蔑的说道:“化境六重天?你傻逼了吗?这种修为也敢出来,就不怕不小心摔死。”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

那个年轻人顿时一愣,随即很快明白过来,是自己挨打了,动手的居然就是自己眼前的这个化境六重天的人!

“你敢打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年轻人居然笑了起来。

“你是谁?李刚的儿子都比你有教养!给我师兄道歉!”秦若冷声说道。

那边,一向好脾气的盘松,却没有任何阻拦秦若的意思,反而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对方的主事人员露面,顺便对林炎和龙无道使了个颜色。

龙无道和林炎都是人精,龙无道立刻到了秦若身边,林炎则是快速的离开,去通知几个正在远处搬运货物的师兄。

这边,看热闹的人已经有了十几个。不管什么地方,只要有人,就不缺看热闹的。

而今天是交易的第一天,居然就闹出了这样的事情,许多早就知道交易场上肯定会有纠纷冲突等着看热闹的人,更是幸灾乐祸的跑了过来,甚至还有几个人阴阳怪气的起哄。

那个青年人早已脸色铁青,看着秦若,眼睛微微迷了起来。

“哎呦,这不是威灵门左堂堂主的宝贝儿子吗?啧啧,这一巴掌挨的,那得多爽啊,你老子都没让你这么爽过吧。”一个唯恐那年轻人不上火的声音故意大喊。

喊完之后,却立刻一溜烟的跑走了,明显就是来挑拨的。

对这样的挑拨,秦若根本不在乎,那年轻人看着秦若,咬着牙说道:“给老子跪下!”

秦若看着他,突然一笑,接着猛地喝道:“跪你妈!”

接着猛然抬腿,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可怜这个年轻人没料到秦若居然真的敢出手,没有防备之下,一脚被踹飞几十米,直接撞到他们威灵门的货物上,被一堆皮革直接埋了起来。

皮革堆里,那年轻人猛然飞起,手上已经多了一柄血色长刀,当头一刀对秦若斩了下来:“去死!”

秦若冷笑一声,从他的出手一刀,他已经看到,这就是个温室里养大的菜鸟而已……

不管血色倡导上吞吐的血红色刀芒,秦若左腿扬起,一脚踢在少年的刀身上,直接把血色长刀踢飞,接着一个凌空劈腿,右腿回旋,一腿扫到年轻人的胸膛上,年轻人顿时身体横飞,一阵清脆的骨骼碎裂声音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听到了。

“我靠!清心观的人什么时候这么狠辣了?”一个声音惊呼。

“切,人家清心观不是不能打,是平时不愿意打。你骑到人家头上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不打才怪。”另一个声音说道。

这个时候,一大粗豪的身影猛然飞来,带着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势,凌空一刀猛劈秦若。

秦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一刀的威势牢牢笼罩,居然发现自己躲无可躲,这一刀若是劈下,秦若知道,估计自己十有八九会被劈成两片:来人的力量超过他何止一倍?

眼看秦若就要被一刀劈死,一柄拂尘突然扫来,缠在长刀上微微一颤,长刀顿时被卷飞,倒飞回去,直接砸在来袭之人的面门上。

“嘭”的一声,周围的人顿时都忍不住去捂自己的脸,好像那刀背是砸到了自己脸上一样。

“我去,这一下,脸还是脸吗?”旁边一个看热闹的惊呼。

身影一闪,盘松落在了秦若面前,寒声道:“身为威灵门左堂堂主偷袭一个后生晚辈,无耻!”

那被打飞的人勉强站起来,却是血流满面,脸上明显的是骨头都被打碎的感觉,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指着盘松哆嗦。

这时候,那被秦若一腿扫飞的年轻人终于爬了起来,惊骇的看着满脸鲜血的那个大汉:“爸,你没事吧?”

“这儿子是真傻还是假傻?他老子脸都被人拍碎了,还问有没有事?”旁边一个人嘿嘿直笑。

“盘松,我威灵门和你们清心观无冤无仇,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一个暴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个约莫五十多岁模样的老者身影一闪,落在了脸被拍碎的大汉面前,捏碎一颗药丸,撒在大汉的脸上,对身边厉声喝道,“还不来人医治。”

两个威灵门弟子立刻过来扶着没法说话的大汉到一边去治疗,那老人却一步一步走向盘松:“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盘松看着那老人却微微一笑:“薛长老,让我交代什么?”

“你!好,我就看看,你到底多大本事!”那薛长老气怒攻心,立刻就要出手。

这时候,盘月到了,看到这个场面,往前一步,挡住了盘松:“薛长老,你确定要动手吗?”

薛长老看到盘月,身体顿时停住了:“你们清心观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盘松往前一步:“你们占据了我们的货物摊位,我请你们搬走有错吗?你们却骂我们清心观牛鼻子,不该教训吗?教训了你们的无礼小子,你们的堂堂左堂堂主居然偷袭我们入门不过数月的新弟子,我出手阻拦错了吗?”

薛长老一愣,回头看向那受伤的父子,左堂堂主说不出话来,堂主儿子虽然也受重伤,但是治疗一下,说话还是没问题的:“薛立,你过来。”

那个年轻人显然对这个长老很是忌惮,连忙撑着身体被两个弟子扶着走了过来:“长老。”

“刚才你占了人家地方?”薛长老拧着眉头看向薛立。

若是平时,薛长老哪会这么问,早就该打就动手,打不过就撤退了。可是这交易大会,这么多宗门都在,不说个明白,实在是没法下台。

薛立却眼珠一转:“是,我们是占了一点。可是我说我马上就收拾,他们却直接就上来打我。”

他话音未落,薛长老还没来及做什么表示,旁边却有看热闹的人喊了起来:“哎呦,这小子实力不怎么地,信口雌黄的本事倒是不小。怕是把修炼的本事都用到撒谎上去了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颠倒黑白,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薛长老顿时脸色变的越发难看,看着薛立:“到底怎么回事?”

薛立刚要说话,一个一身白色短打扮的人却走了出来,看着薛长老淡淡的说道:“事情的经过我都看到了,清心观的盘松道友没有撒谎。”

看到那个人,看热闹的人也都没了声音,一个个收声不敢说话。

薛长老顿时面色通红,随便对盘松拱拱手:“盘松道友,对不住了。”

然后恼怒的招呼自己的人收拾货物。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若是换做秦若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龙无道和林炎自然也不会。盘松却是摆摆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今天不是来打架的。”

秦若还有些不满,不过没吃亏,还打伤他们两个人,想想也就算了,回头去帮忙收拾东西。

龙无道却在旁边问道:“师兄,这人是谁啊?居然压的那个薛长老认错。”

盘松脸上没有什么在乎的说道:“他是冰雪宫的人,好像是冰雪宫一个长老,应该是维持这里秩序的。”

秦若却说道:“师兄,那威灵门的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盘松微微一摆拂尘:“放心,在这里他们不敢做什么的。倒是咱们出门离开这里以后,要小心些。威灵门名字很威风,行事却是睚眦必报,小气的很,你们小心些。”

秦若看看盘松,低声道:“师兄,我太冲动了。”

盘松微微一笑:“应该的,你若是不出手,我就要自己出手教训那个小崽子了。”

听到盘松嘴里说出小崽子这个词,秦若忍不住笑了。盘松平日里温文尔雅,别说骂人,脏字都不说,这一次直接说那人是小崽子,看来是真的惹怒了盘松了。

但是接下来的日子,恐怕安宁不了了,秦若看一眼威灵门那边,那边也是恶毒的看着这边的众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