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迷岛求生/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各宗门中,这迷阵是让人痛苦的,因为弄不好,在里面转悠一辈子都是可能的。

“这岛上居然有一条化蛟的巨蟒,真是让人……惊喜啊。”龙无道却苦笑起来。

秦若看着龙无道,不知道他突然说这个什么意思。

龙无道看看其他人,轻声道:“蛟,根据我们家族的记载,曾经出现过一次。蛟喜怒无常,很难摸到脾气,一个不小心就死定了。我们四个人的实力,估计都不是一条蛟的对手,哪怕是一条刚刚化蛟的。”

秦若心里松了口气,他是和那蛇王,现在的蛟打过交道的,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缠。但是他不敢大意,人类和灵兽之间,没多少好好相处的存在。今天人家得了你的恩惠,可能不怎么着你,但是人家也给了蛇蜕,甚至这青蟹也能算是一部分的报答,算是两清了,下一次遇到呢?

“走吧,去把船翻过来,想办法把桅杆绑上,我们试试看能不能离开这里。”秦若也只能叹息一声。

巨大的海船在四个高手的力量下,没有废掉多少力气,就翻了过来,撞击到岩石的一面,秦若惊讶的发现,只有那么一两处破损,而且并不严重,甚至可以算是没有——因为所谓的破损不过是磨破了点皮。

但是桅杆却是直接从空中摔落的时候,直接捅在了海边礁石上,很干脆的一折为二了。

“我靠,这可是从几十米的空中摔下来!”秦若忍不住的惊呼。

何锡麟倒是老神在在的说道:“这算个屁!这船上可是经常要承载金丹境的高手去战斗的,要是一碰就散架,谁还敢用?”

不管如何,这船确实是真的结实。

不过看着从下方四分之一处断裂的桅杆,四个人都有点发愁。

四个人把这根几千斤重的桅杆竖起来是一点没问题,问题是怎么固定?船上有绳子,但不是干这个活的材料。

“有了!”龙无道突然眼睛一亮,回头看着秦若。“那根蛇蜕应该能行吧?”

何锡麟眼睛亮了:“肯定行,那玩意的坚韧可是了不得。退下来之后风干的蛇蜕,可不是普通蛇的蛇蜕,这可是蛇王化蛟的蛇蜕,风干之后,坚韧无比,做个内甲什么的,绝对是极品极品中的极品材料。用来捆桅杆是肯定行的。但是……如果我们出去了,让人看到我们用这个捆桅杆,会不会被群殴至死?这种奢侈,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秦若翻了翻眼睛:“奢侈不奢侈的,先活着才能谈。咱们不能一直被困在这里。”

何锡麟当然也只是开个玩笑,接着取来了蛇蜕,这么长的蛇蜕肯定是没问题的,把桅杆竖起来,用蛇蜕固定住,只是桅杆短了些,帆也就矮了些,速度肯定是不行了。

但总比没有强。

重新把船等到涨潮的时候弄下海中,秦若几个人也不管什么时间,直接扬帆出海,这个蛇岛,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到安全感。

在这里,这四个人,就是四个蚂蚁一样的存在。

站在船尾,看着远去的蛇岛,林炎突然说道:“本来我以为在俗世的时候,我已经很厉害了。到了隐门,我才知道我是坐井观天。到了这里,我才知道,我连坐井观天都算不上。真不知道到底后面还有多少的路要走。”

这句话让几个人都沉默,包括何锡麟也是。他虽然是碧霄宫宫主的儿子,知道的不少,但也他也知道,各个宗门都有很多的秘密。而这些秘密,即便是拥有的宗门,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开蛇岛一千米,船开始打转:不是原地打转,而是看似一直往前,却不管怎么往前走,都是距离蛇岛不过千米的模样。

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思变的沉重起来,对迷阵,大家实在是没有人懂得。

不只是迷阵,甚至任何阵法他们都不懂得。

“何锡麟,你见多识广,说说看,这宗门里,有哪些宗门是擅长阵法的?”秦若无奈的看着海面,突然回头看着何锡麟。

何锡麟晒然一笑:“多少?你应该问,咱们隐门中,还有没有人知道阵法是怎么回事。”

“不会全失传了吧?”秦若哑然。

“不敢说全失传,但是也没什么剩下来。据说工门的人一直在研究,但是我老爸说,他们的所谓成果,也不过是到现在为止,能摆出几个糊弄一般人的阵法罢了。比如我们,他们摆下的阵法都糊弄不住。”何锡麟苦笑道。

接着,他居然叹了口气:“不过听说,西方人倒是还有一些人会一些他们的阵法。百年前打过一场,不过咱们人手多,他们的阵法最后也没顶住,就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秦若几个人都是沉默。

问题的难度就在于,现在四个人一条船,似乎被困在了蛇岛,想要出去,完全只能靠蒙。当然,更大的可能,就是他们再也出不去了,一直在这里转悠到死……

“我相信有人说的,不是没人找到蛇岛,而是见到的人都死了这个说法了。也许,这也是蛇群和青蟹只在这个岛上的原因。”林炎突然说道。

林炎的想法其实不错,这个岛,就是当初某个老祖宗囚禁这青蟹和蛇群的地方。只是老祖宗绝对会想不到,这不肖子孙们,居然把阵法都给失传了。

不说他们四个在那里转悠,几个师叔祖早已和黑道的人交涉过了,回到约定的地方去寻找秦若几个人的时候,却发现,没了……不只是秦若他们,包括那个小岛都没了。

“他们会不会遇上迷岛了?”看着空荡荡的海面,一个师叔祖突然开口说道。

另一个师叔祖看着海面,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胡须,听到迷岛两个字,差点把胡子拽下来,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不会运气那么差吧?”

这四个人,三个人都是清心观拜托他们,要多加保护和历练的。可是现在倒好,刚来没几天,把人给玩没了……

至于碧霄宫宫主的儿子,是个自己找来的添头。

但是即便是这个添头也是让他们头疼的很,毕竟是碧霄宫宫主的儿子,这丢了,可怎么解释?

“找,发动人手去找。”打头的师叔祖咬着牙说道。“要是找不到,我亲自到清心观和老祖宗请罪。”

他们立刻回去,毕竟这里不是可以久留的地方,然后发动几乎全部的人手撒开搜索。但是被困在迷阵中央蛇岛,怎么可能找得到?

“我们三个也就罢了,你非得要来凑这个热闹,怎么样,把自己个也搭上了不是?”秦若看着何锡麟,笑道。

何锡麟翻了翻白眼珠子,躺在甲板上晒太阳,一边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真是贱啊,居然把自己玩进来了。谁知道跟着走这么一趟明摆着没事的闲差,会出现这么倒霉的事情。这迷岛可是几十年不遇,怎么就让我们碰上了呢?”

幸亏有那个巨大的青蟹的尸体,直接搬上了船,靠着那青蟹的尸体上挖出来的肉,也够四个人一段时间的生活。船上原本准备了不少的水,也算是解决了他们的喝水问题,不然这几天下来,估计四个人都要完蛋了。

林炎坐在桅杆最顶端的横桅上,单手托着腮,无聊的看着远方,希望能够看到点什么。但是他很失望,什么都看不到。

龙无道在后面操舵,但是实在是没什么可操的,往哪走走是一样的,永远距离海岸一千米左右的模样——哪怕掉头往海岛的方向跑,也是一样。

“这也不是个办法啊!”龙无道干脆丢了船舵,管他船去哪个方向,走到了前面甲板上。

秦若看看天色,干脆的落了帆,顺便对上面的林炎招呼一声下来吃饭。

这所谓的吃饭,就是轮流吃一点青蟹的肉罢了。

“九天了。”林炎看看已经快吃完的青蟹,叹了口气。

平时总是比较冷静的林炎,也已经无法保持冷静,有点唉声叹气。

几个人都没话说,只是把自己分到的一点肉丢到嘴里吃下去。

秦若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空中的星星,却感觉命运真的很神奇:他一个社会底层的家伙,生死血火滚爬的雇佣军生涯,然后是回国,然后是回到秦家,然后是龙组,最后是隐门,接着是这里,这一辈子算一算,真的是挺多姿多彩的。

但是,就这么在这里饿死……还真是不甘心啊。

“他娘的,没想到老子也算英雄一世,居然最后的结局是饿死?”何锡麟一如既往的口气大的会吃下天。

听到他的话,几个人都是嘴角苦笑。继续这么下去的话,这是最终的结局,几乎没可能改变。

就在这个时候,秦若突然听到似乎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箫声从远处传来。很明显,这不是从蛇岛的方向传来的。

“你们听到了吗?”秦若猛地坐了起来。“箫声。”

旁边的何锡麟摇摇头,他实力最高,居然没听到!

再看向龙无道和林炎,两个人也是同样摇头。

“不可能吧?!虽然声音不大,但是绝对是箫声!那个方向!”秦若站了起来。

深夜中,苍凉的箫声让人感觉有点低沉,甚至,似乎整个大海都变的呜咽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