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神秘人的指引/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这悲凉的箫声,秦若甚至感觉到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低声呜咽,连他自己都变的消沉起来。

“这箫声,好悲凉。”秦若神色悲苦,眼泪甚至都流了出来。

龙无道三人却是大惊,因为他们三人实在是没有听到任何的箫声。

“秦若,稳定心神!”何锡麟大喝一声。

秦若被何锡麟一声大喝,吓的猛地一个机灵:这货在他耳朵边上喊的。

一个机灵之后,秦若感觉不对,连忙一屁股坐下,凝聚心神,抵抗这股箫声的那种感染诱惑和侵袭。随着他盘膝而坐,随着海波在船上载沉载浮,秦若慢慢的感觉到心里升起一股力量,抵抗这箫声的侵袭。

当即,他立刻运转清心诀,口中低声念诵清心观特有的太清唯真经,这是秦若进入清心观之后新学习的唯一的一篇经文,对修炼几乎无用,现在,却有了最大的用场。

随着他的太清唯真经念诵,不知不觉之间,口中吟诵出声,随着他的吟诵,林炎和龙无道互相看了一眼,突然盘腿坐下,齐齐念诵太清唯真经。

三人齐声念诵,声音开始还有点微微的混乱不搭调,十几句之后,却已经变的十分的整齐。随着整齐的太清唯真经的声音响起,三人身边仿佛是发出了“啵”的一声,捅破了一个肥皂泡一般,一股肉眼可见的波纹绽放在三人周围,微微的晃动,似乎外面的气流正在冲击这个波纹。

随着三人齐声念诵,波纹越来越稳定,越来越强大,最后慢慢的往外扩散开来,居然是顶住了外面的压力,渐渐把何锡麟包裹进来。

何锡麟被包裹进来,却和秦若三人不同,他被波纹包裹后,却只感觉眼前微微一晃,原本的蛇岛突然消失不见,海面上的景色似乎还是一样,但是他却知道,这绝对不一样了。

尤其是随着他们三人的念诵,波纹不断的扩大,随着波纹覆盖了整条船,继续往外扩散而去,何锡麟突然发现,似乎整个周围的海水一下子变的真实起来。

何锡麟不可思议的揉揉眼睛,感觉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

没错,还是一样的海水,可是此刻给他的感觉就是真实!

而之前的海水,现在想起来,居然是泛着迷雾一般的存在。

只是没有对比之前,是绝对看不出来的,有了对比,却一下子变的清晰无比。

就在此刻,秦若三人念诵太清唯真经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最后已经变成了无意识的高声朗诵,波纹顿时仿佛受到激励,猛然往外扩散开去,直接扩散到海船周围三十米开外的地方。

不过这里,也是秦若三人扩散的极限。

何锡麟此刻却是大喜,因为他在这波纹中,能够看到西天的月光仿佛凝成一束,直接射入进来。

这个时候,何锡麟才恍然法诀,在蛇岛的这一段时间,不管是阴天还是晴天,从来没看到过月光。此刻看到月光,他立刻明白,若是按照月光的方向,一直往前,肯定能离开这里。

他看看地上的三人,知道他们三个是帮不上忙了,只能他自己来。他立刻狂蹿到船帆旁,快速的升起船帆,然后又跳到船舵旁边去操纵船剁,跟着月光而去。

虽然海船并不算大,是一条只有三十多米的海船,只靠他一个人,还是忙的鸡飞狗跳,但是他现在顾不得其他,只是拼命的跳来跳去,不停的升帆降帆,左转右避,小心的追随者月光的光束前进。

然而,这月光的方向却是极其曲折的,根本不是普通的月光一样,只是从月球到地球的那样直线而来。

在这里,月光的方向,几乎每隔几十米,甚至几米,都会发生方向的转折,这个方向的转折,有的时候是斜的,有的时候是直的,还有的时候似乎是在绕圈子一样。

何锡麟跟着月光走了一阵,心里忍不住有些忐忑:跟着月光走只是他下意识的行为,是不是真的有用,并不确定,万一这月光是引着他走向死亡之地呢?

何锡麟的手禁不住突然猛地一哆嗦,接着,他突然嘴角露出微微一丝笑容:与其在原地等死,不论如何,总要搏一搏再说。

手脚不行,他急速的跳来跳去,不断的调整船的方向和速度,慢慢的,行驶了他觉的快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候,那月光在前方,突然洒满了一片海域,前方整个海面上波光粼粼。

看到这一幕,何锡麟突然就压抑不住的想要大声欢呼:曲折的月光不见了,而是这成片的月光,似乎意味着走出来了?

猛然抬头去看天上,果然,天上一轮圆月高高悬挂,天幕上,稀疏的挂着几颗星。

“出来了!”何锡麟再也忍不住了。

“是,我们出来了。”龙无道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虚弱的响起。

何锡麟猛地回头,却看到龙无道面色苍白,身体摇摇晃晃,已经坐不住,接着身体一歪,直接歪倒在甲板上。

林炎却早已倒在甲板上了。

秦若此刻靠在桅杆上,微笑着看着何锡麟:“没想到,你一个纨绔公子,居然能一个人开动一条帆船。真是了不起,换做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何锡麟却没了微笑,连忙走过去:“你们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对抗那箫声耗费了力量罢了。”秦若费力的摸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帮忙给他们恢复一下,弄不好他们俩怕是受到创伤了。”

何锡麟轻轻点点头,走到林炎和龙无道身边,快速的拿出丹药,给他们喂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他们看起来并不远的海面上,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一个人身着一身长衫,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双手背在背后,手中,赫然是一根玉箫。

只是他背对月光,在夜晚却看不到他的容貌。

船上三个人在恢复,何锡麟此刻松了口气,也感觉到极其疲惫,靠在一盘揽胜上,脑袋不断的点着,几乎要睡着:一个人忙碌架势一条帆船,换做普通人绝不可能的,也只有他这样的修炼者,才能靠着自己的实力,勉强做到,即便如此,他也累的厉害。

那个吹箫的人,只是看了一阵,就轻轻转身,悄然踏波而去,倒是很有点世外高人的模样。

只是秦若四人都不知道他的出现。

太阳从东面的海上浮出海面,好像是挣脱了大地的束缚一般,顿时散发出万道霞光,整个大海上都蒙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秦若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金光一片的大海,深深的呼吸一口带着海的味道的气息,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骼顿时一阵“噼噼啪啪”的作响。

何锡麟睡了一夜,听到声音,顿时睁开眼睛,看到是秦若想来,身体立刻放松下去,软绵绵的好像是没骨头一样靠在揽胜上打了个哈欠:“我继续睡一会。”

秦若懒得理他,回头看向林炎和龙无道。他们俩依然在沉睡,不过看得出来,呼吸很平稳,脸色也很好,应该是没问题了,只是太过劳累罢了。

只是想到昨夜的箫声,秦若面色沉了下来。

昨夜的箫声,秦若三人以太清唯真经对抗,实际上……人家似乎没有欺负他们三个的意思,只是维持在一个水平上。秦若能够感觉到,对方并没有尽全力压制他们,否则,以他们三个的道行,估计分分钟就被人灭了。这个人的箫声给秦若的感觉,就仿佛是面对那蛇王时候的感觉一样。

何锡麟终究是没有再睡,只是闭了闭眼,接着就爬了起来:“昨天到底怎么回事?”

秦若轻轻的说道:“很奇怪,昨天晚上,那个人似乎是为了考验我们的力量一般,箫声只是停留在一个固定的水平上,我们尽全力抵抗,也不过是那样罢了。你这边是怎么出来的?”

何锡麟当即把自己看到月光,立刻单独驾船冲出来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他突然加了一句:“会不会这箫声就是故意引你们配合,给我们指出这出去的道路的?”

秦若心里微微一震,轻轻点点头:“也许是,我搞不清楚。”

这个时候,林炎和龙无道先后醒了过来,听到他们对话的后半截,又过来问了前半截。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感觉秦若念诵太清唯真经的时候,我体内的真气在动荡,就随着念了。”林炎摊手说道。

龙无道看到大家的眼光都看向了他:“不用看我,我和林炎一样的情况。我也没听到什么箫声。”

秦若纳闷的看着他们三个:“那就奇怪了,我明明是听到了。”

几个人都有点沉默,他们都知道,在这个事情上,秦若不会说谎的。他说听到了,那就是一定有。可是那箫声来自哪里?

海船在海面上载浮载沉,随着微风慢慢的开始加速,四个人驾驶这条海船,没有回头,而是背对着太阳,向着西方,也是昨天月光的方向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