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老祖宗的考验/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岗看着龙刚,对他点点头:“让你家里那个小家伙来照顾吧。”

说完,也不管地上还在昏迷的两个人,径自走了。龙无道听到外面的声音,连忙跑出来,看看龙刚,龙刚点点头,他急忙把人抱起来,抱到屋子里。

检查一下,林炎和何锡麟虽然昏迷,身上却没有多少伤,只是被海水的压力压伤,龙无道松了口气。

龙刚慢悠悠的走了进来,看看两个人的情况,随手丢了两颗丹药过来:“这两颗丹药原本就是打算给你的,他们两个伤势没多大问题,修养几个月自然没问题。不过若是吃这丹药,只需三天就能复原如初。”

正在忙碌的龙无道停了动作,慢慢抬头看着龙刚,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老祖宗,您这是考验我吗?”

龙刚不置可否,继续说道:“这两颗丹药,可以三天之内,让你的力量提升一个境界,而且,让你提前拥有属性力量。一旦你拥有属性力量,你的战力就会翻一番是最少的。最重要的是,真丹境就拥有属性力量,将对以后的修炼大有益处,甚至可以没有阻碍的进入金丹境。就是说,这是一个保证你进入金丹境的保证,不管以后如何,你都能成为金丹境高手。”

龙无道的心哆嗦了一下:金丹境!

很多师兄被困在真丹境九重天几十年啊……甚至一辈子被困在真丹境九重天,而无法化真丹为金丹。金丹境,据说只要踏出这一步,就距离传说中的境界只有一步之遥,哪怕只是停留在金丹境,都将是了不得的高手。

龙刚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房间,不见了。

龙无道看着手里的两颗丹药,再看看林炎和何锡麟,心里真的犹豫了。

林炎,何锡麟……

林炎还好说,总是一个观里的兄弟,也曾经一起经历了不少,感情更深一些。但是他的伤不致死,只是需要几个月调养而已,为了减少他几个月的调养,自己就放弃这样一个结果吗?

至于何锡麟,龙无道甚至没怎么想,本来就和他不熟……而且也不致命,修养几个月时间而已。

龙无道的手有些哆嗦,他咬着牙看着两个人,却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只是需要调养几个月而已。”龙无道心里默念。

许久之后,龙无道的手慢慢握起,慢慢的把两颗丹药攥在了手里,然后慢慢的放到了身边的一个瓷瓶里,收了起来。

接着,快速的拿出一些普通的丹药,喂给两个人吃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他才想起,秦若为了出去找人,似乎遇到了烦。他看一眼床上呼吸变的平稳的林炎和何锡麟,忍不住往外走去。

此时的秦若只感觉到“轰”的一声,整个人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

等他再次睁开眼,他只感觉眼皮都有千斤重,费力的撑开眼皮,就看到了熟悉的那个蚌壳屋子,秦池坐在一边,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喝着什么,闻那味道重,有酒的意思。

看到他眼睛睁开,秦池微微一笑:“还活着呢?”

秦若大怒,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只能瞪眼看着他。

秦池撇撇嘴,提着那个蚌壳一样的酒杯过来,也不管秦若愿意不愿意,对他晃一晃:“想不想喝一杯?只要一杯下去,你就可以伤势痊愈。”

秦若看着秦池,依然瞪着眼睛,只是身体实在是伤势太重,甚至他都动不了手指头。

秦池粗鲁的捏开秦若的嘴巴,一杯酒就倒了下去。这个时候的秦若死狗一般,只能任由他施为,一杯酒下去,仿佛是一团火骤然烧着,从口腔,一直到胸腹,丹田,刹那间燃烧起来一般。

甚至,秦若的眼珠子都变红了,似乎烧着了。

“我草!”秦若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放在火上烧烤一般,剧烈的灼痛让他咬牙切齿,脸色苍白,终于忍不住,一声怒骂出声。

他身上的衣服很干,甚至有点飘起的意思,接着,他的衣服就在他的注视中,直接燃烧起来……他的衣服都燃烧了,可想而知他的痛苦。

“老……老不死……的……你要……弄死我……”秦若额头上的汗水如雨,但是刚刚冒出来,立刻就被身体上的火焰蒸发,甚至他感觉自己的皮肤都在燃烧,干枯,碳化,在这么下去,死定了。

不只是皮肤,甚至肌肉,骨骼,最后是五脏六腑,都在燃烧。甚至他每一口呼吸,都感觉灼伤的刺痛反复拉锯一样在他的身体内拉扯。

此刻他想骂人都不可能,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烧焦了。

“小子,跟我道个歉认个错,我就饶了你,不然你就得等着烧死。”秦池手里捏着两颗丹药。“看到没,只要我一松手,就能落在你嘴里,你就能失去这些痛苦。”

“老祖宗,我错了。”秦若立刻张口大喊,他丝毫没考虑,刚才说不出话,现在怎么能这么利索的说话。

秦池惊讶的看着秦若:“这么快就认错?你不是很有骨头的吗?”

“废话,你是我老祖宗,跟老祖宗认错要什么骨头?不认错我就得等死,认个错我就能恢复,才好去救人。”秦若倒是理直气壮。

秦池一愣,随即呵呵一笑:“小兔崽子。”

就在此刻,屋门被人粗鲁的撞开,罗岗肩膀上扛着林炎,手里提着何锡麟,走到屋子里,直接把人丢到地上。

“这俩小子受伤不轻,需要好好修养几个月。”罗岗说完,丢下人就走了。

秦池扫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人,回头看着秦若:“他们估计要修养个几个月,不过这两颗丹药给他们吃下去,他们三天就能复原,还对以后的修炼大有裨益。不过那你就要多受一个月的苦头。”

秦若瞪圆了眼睛:“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这丹药我只有两颗。”秦池看看手里的丹药,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这本来是送给你的。”

秦若看看地上躺着的两个人:“给他们吃下去。”

秦池看看他:“你想清楚了?他们不过是修养几个月就没问题。你这一个月的烈火焚身,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有老祖宗你在,你还能让我死了不成?”秦若咬着牙看一眼秦池。

秦池看一眼秦若,随手把两颗丹药塞进了地上昏迷的两个人嘴里。

接着,他拿起酒杯,又倒了一杯酒,走到秦若面前,就要喂给他喝下去,秦若大惊:“还喝?”

“当然,要连喝七天,挺过去了对你有好处的。”秦池说道。

秦若立刻问道:“挺不过去呢?”

“挺不过去当然就死了。”秦池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秦若大惊:“那你还给我喝?”

“我不是有丹药么?”秦池说道。

“你还有丹药?”秦若大喜。

“没了,给那俩小子吃了。”秦池耸耸肩。

“那我……”秦若惊骇的看着秦池。

“没错,没了丹药,你只能硬抗过去。本来,有丹药的情况下,有十分的把握可以帮你恢复,但是现在,嗯,把握依然是十分,前提是你能扛过去。抗不过去……几分把握也不重要了吧?”秦池看着秦若。

秦若只感觉脑袋都大了:“等等等等……你不怕我抗不过去死了?”

“我为什么要怕?”秦池很是不解。

“我可是您的亲孙子。”秦若大喊。

秦池奇怪的看着秦若:“亲孙子怎么了?我孙子多了,你不过是其中一个,多一个少一个,我是无所谓的。”

秦若还要说话,嘴巴已经被捏开,一杯酒灌了下去,顿时,秦若好像感觉自己被丢尽了炼钢炉一般,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开始融化了……

“后悔了吧?”秦池看着秦若说道。

秦若看着秦池:“后悔什么?”

“那两颗丹药啊。”秦池看着秦若。

秦若咬着牙摇摇头:“不后悔,他们是我的兄弟。”

“哦,不错,那就再喝一杯。”秦池笑了起来。

秦池目呲欲裂:“还喝?”

秦若直接昏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秦若感觉身体仿佛是散架了一样,没有一根手指头愿意动弹,一股股的酸麻还在身体里不断的流淌,让他身上的肌肉都一阵阵的抖动。

秦池走了过来,随手拿过一个雪白的蚌壳,插了一根不知道什么海底植物做的吸管,送到秦若的嘴边,秦若立刻张嘴叼住吸管,喝了一小口,感觉到这东西十分的清爽可口,仿佛甘泉一般流入体内,顿时大口大口的喝起来。

一口气喝光足够一公升的这种不知名的东西,秦若只感觉身体仿佛是干涸的禾苗被春雨浇灌,失去生机的身体快速的恢复了活力。

喝完不到一分钟,他居然能够尝试调动体内的真气流转身体,随着真气调动,体内的那种酸麻无力的感觉,好像是落潮的潮水一般飞速的退去,力量飞速的在体内四肢百骸滋生,身体的骨骼不断的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让秦若浑身舒畅,只想痛快的怒吼一声。

他体内真丹周围的光芒已经变成了微微的绿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