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高手世界的权力博弈/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没来得及陶醉一下,四个人就被夹着来到了一处坚固的石头房子面前,这里早有看守的人,开了门,把四个人往里一丢,然后……然后人家走了。

“我去,坐牢了,新鲜!”何锡麟恢复了说话的能力,立刻张嘴。

秦若活动一下身体,感觉到身体没有什么异常,甚至体内的力量都没有被封住,松了口气,却锁紧了眉头:人家既然如此放心的把他们丢在这里,怕是就有足够的信心能困住他们。

龙无道扫一眼外面的两个看守,顿时心里微微一沉:“那两个看守都是金丹境。他们这里金丹境的人遍地都是吗?”

林炎却是走到门口的地方,摸了摸门和墙壁,看一眼那个两尺见方,镶嵌了木头窗棂的窗户,抹了一把木头窗棂,摇摇头走了回来:“不确定什么材质,看不出来。但是料想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材料,退一步说,就算是简单的材料,我们的动静也绝瞒不过两个看守。只要他们一声招呼,咱们逃不出这个岛。”

秦若点了点头:“等着吧,等着看他们什么意思。既然抓我们来,肯定就不会轻易的干掉我们。”秦若闭上眼睛,随便选了一张简单的木床坐下,靠在墙壁上。

到了中午时分,居然有人来送饭。

很简单的饭菜,一碗白米饭,每人一碗红烧肉白菜。碗不小,是半个人头大小的大碗。

四人互相看看,都有点不敢动手,秦若却直接过去拿了一份:“要搞我们,人家需要那么麻烦吗?”

说着,大口吃了一口米饭,然后吃了一口白菜红烧肉,点点头:“不错,不错。”

说完,大口大口的开始吃饭。

看到秦若如此,其他三人也不客气,直接开吃。何锡麟更是吃完一碗,直接凑到门口喊道:“喂,能不能添饭啊?没吃饱啊。”

没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真的给添了一碗。

秦若几个人自然也不客气,各自添饭,一直到每个人都吃了三碗,倒是何锡麟这货看似不怎么粗壮,居然吃了五碗才停下。

甚至惹的那两个沉默不语的看守难得的说了句话:“吃货!”

何锡麟不以为意,摸着肚皮满足的躺倒在简单的木床上:“这么久没正儿八经的吃顿饭了,原来能够象人一样吃一顿饱饭,是这么舒服的事情。对了,喂,外面看门的,有水喝没?最好有点茶叶。”

外面的两个看守差不多身高,区别是一个国字脸,脸上有浓浓的络腮胡子,另一个却是长脸,留着五绺长髯,倒是丰神俊朗的很。

两个人互相看一眼,显然都有些无语。不过那个大胡子很快离开,去提了一壶水和几个杯子过来,顺便丢进来一包茶叶。

何锡麟连忙跑过去拿了,在地上就开始忙活泡茶。却瞥一眼门口,看到大胡子开了门松了水过来,居然没关门,就任由门那么开着。

“哎呦,不错啊,上好的茶,还有一股海潮的味道。这是你们这里的特产吧?”何锡麟喝了一口,眼睛就亮了。“这不比碧霄宫的茶差啊。”

大胡子翻了翻白眼:“就是海岛上摘的野茶。”

何锡麟被震了一下:“不会吧,难道我喝茶的水平下降了?”

说完,疑惑的又尝了一口,摇摇头:“不对啊,没错啊。真是好茶。”

那大胡子翻了翻眼,不说话了。

旁边的那个五绺长髯的人,倒是一直风轻云淡的模样,盘腿坐在门边,也不管门开着,似乎和他不相干一般。

何锡麟刚要继续说话,五绺长髯的人却悠悠说道:“不用转你的眼珠子了,门开着,你们要走就走,不过走出这个屋门,我们俩就不负责你们的安全了。”

何锡麟顿时被噎住了:“呃……那个……我暂时还没那么想。”

五绺长髯的人懒得理他,直接闭眼靠在了墙壁上。

络腮胡子的人呵呵一笑,也闭上了眼睛。

秦若四个人凑过去喝茶,茶果然不错,只是看着开着的大门,再看看门两边的看守,却感觉,那个五绺长髯的人的话,恐怕不是随便那么一说。

这里不管如何,都是地下势力的老巢,真的要出去,还真保不准出什么事情。

喝了几杯茶,秦若感觉身体舒畅,干脆的回到自己的木床上,打坐修炼去了。

林炎和龙无道看一眼秦若,也各自回去。何锡麟端着自己最后一杯茶,看看秦若三人,又看看门外,再看看那海岛的入口处,想要说什么,可是却也没说出口。

站起来,拍拍屁股回到自己的木床上,何锡麟也闭上了眼睛。

他刚闭上眼睛,秦若却突然说道:“别想着跑,我们来的时候,经过的田地就是一个迷阵。”

何锡麟顿时身体一个机灵,猛地睁开了眼睛,对于迷阵的厉害,他可是深有体会的:“你怎么知道?”

“你来的时候没发觉他们进来走的时候是按照某种特殊的行进路线的吗?”秦若淡淡的说着,闭上了眼睛。

看到秦若没有再说话的打算,何锡麟只好闭嘴,不过看一眼外面看似平常的田地,还是叹口气,放弃了这个心思。

外面的两个看守听到秦若的话,却是笑笑摇摇头。

第二天一早,秦若四人吃过送来的早饭,正寻思到底下面会是什么的时候,来了一个人,直接带着他们四个前往这个规模约莫只有百多户人家的小村的左侧,一座看起来应该是某个领导者居住的地方:实际上也只是大了一些罢了,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进入一个比关着他们的屋子大了五六倍的石头屋子,屋子里围绕着一个中间的火塘,做着三个人,中间一个应该是主人或者领导者的,约莫四十多岁模样,很像是一个古代的贵族,穿着一身淡色的说不出款式的长袍,很漂亮的一部三绺长髯垂在胸前,气质飘然,这种气质,秦若只在太清他们三位太上长老的身上看到过。

旁边两位,左手的是一个脸色微黑,一部钢针一样的络腮胡子,看起来十分的粗豪,身材也十分高大,虽然是坐着,秦若也能感觉到他至少有两米高的模样。

右手的是一个仿佛是古代文士的模样,斜着身子席地而坐,头发随意的扎了一下,手里一柄折扇,轻轻的敲着另一只手的手心,眯着眼看着秦若四个人走进来。

带着他们四个过来的那个人,只是对三个人拱拱手施礼,就离开了。

秦若看看他们三个,也不说话,只是在铺着草席的地上盘腿坐了下来,看着他们三个围着的火塘,火塘上吊着一个壶,壶里的水正在开着,那个粗豪的大汉把水提下来,拿出一个洁白如玉的茶壶,很熟练的泡茶。

“清心观,碧霄宫。”那为首的人看了他们四个一眼,淡淡的说着,顺手接过大汉递过来的茶,微微吹了吹,闻了闻香气。“老三的手艺又有长进。”

粗豪的汉子呵呵一笑:“一般一般罢了。”

旁边的那文士接过来茶杯,却丝毫不问其他,也不管滚烫,一口倒了下去,然后杯子丢了回去。

“牛嚼牡丹,暴殄天物。”粗豪汉子翻了个白眼。

秦若看着他们三个,却也是忍不住的心中莞尔,除了那个为首者,似乎泡茶这种文雅的事情应该文士来做,牛嚼牡丹的应该是那络腮胡子的粗豪汉子才对。

“你们三个是清心观几代弟子?”为首的那个人没有去管他身边的两个人,看着秦若问道。

秦若也不隐瞒,直接说道:“我们三个只是最近几年进入清心观的,之前在俗世中修炼,若要算几代,顶多是最后一代。”

“碧霄宫的小家伙,你怕是自小在碧霄宫长大吧?何默需你怎么称呼?”为首的人看向了何锡麟。

何锡麟很认真的说道:“不错,我是碧霄宫现任宫主的儿子。何默需是我太爷爷。”

那人点点头:“如此算起来,倒也算是故人之子。不过你们几个弟子,似乎还不至于让那些自诩白道的人能够下了如此大的本钱寻找。”

秦若四人有点糊涂,秦若开口道:“什么本钱?”

“每年供应我们的药材增加一倍的数量。”那人淡淡的说道。

秦若吃了一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更重要的是,他能感觉到白道的人对地下势力明显是制约的,可是居然肯一下子将地下势力的供应提高一倍,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看到秦若吃惊的表情,那人笑了笑:“你也很奇怪,所以我更奇怪,因为至少目前看起来,你们没什么重要。充其量是几个资质不错的弟子罢了。”

秦若四个人都是糊涂,林炎却突然开口道:“也许是碧霄宫的意思?”

那人笑了笑:“碧霄宫还没这么大的本事,能够主导这样的事情。如果我没猜错,怕是太清那个老牛鼻子干的。也只有他,才有这个力量。”

秦若等人都是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太清长老居然有这样的力量!

可是他们也想不通,他们三个虽然是清心观最新的弟子,资质也还不错,但是真的会让白道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寻找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