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宗门的变迁/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若笑了起来:“我也只是个小人物而已。清心观弟子。”

那人看着秦若,却叹了口气,苦笑摇了摇头:“你若是哪个宗门的大弟子或者少主,说不定还有可能。”

秦若看着他,微微一笑:“我虽然不是,我却有个兄弟,是某个宗门的少主。”

那人顿时眼睛亮了,可是却很快灰暗下去:“千百年的事情了,现在谁知道能不能说得清楚?而且,我也不确定,我们九花门当初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可以原谅。若是真的不可原谅,何必。”

秦若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心里叹了口气,只看这个人的表现,这九花门却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堪。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人的表现罢了,整个九花门的事情可不好说。

“随你。”秦若说着,对刘虎招招手,然后对他说道。“你可以走了,不过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说着,带着刘虎转身就走,那人看着秦若和刘虎要走,却突然开口喊道:“师兄。”

秦若身体停下,回头看着他:“怎么?还有事?”

“若是……若是……若是我想要找您,该怎么找?”那人看着秦若,却有点结巴。

秦若对刘虎点点头,刘虎回转身走过去:“有手机吗?”

那人连忙点头,拿了一部手机出来,刘虎接过去,在上面按了个号码:“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说完,跟着秦若离开,消失在夜色中。剩下那个九花门的人一个人坐在黑夜中的地上,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看手里的手机上的号码,小心的存起来,咬咬牙,爬起来转身而去。

回到刘虎的办公室,时间已经很晚了,刘虎去泡了壶茶拿过来,很是不解的看着秦若:“老大,那九花门是不是势力很大,咱们惹不起?”

秦若接过他递过来的茶,笑了笑:“九花门名声极臭,没什么惹得起惹不起。”

“那你为什么放了那家伙?还是你觉的那家伙说的是真的?就算是真的,臭了名声的这么一个宗门,你要是沾上了可不一定是好事。”刘虎却一连串的说道。

秦若看着刘虎,轻轻的点点头:“没错,这个九花门名声太臭了,臭不可闻,一旦沾上,还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这隐门内的事情,和俗世江湖上的事情也差不多,都是一笔糊涂账罢了。至于臭不臭,还不是看实力看拳头?”

刘虎眼睛却微微亮了起来:“老大,你是打算把它收为己用?”

秦若苦笑着摇了摇头:“你想哪去了?我有那么大本事?别小看隐门的宗门,不是俗世可以想象。更何况,九花门传承千年,可不是一般的小宗门那么简单。我只是觉的,对九花门很好奇。再者,也是有点私心,这个时候若是伸手帮他们一把,将来说不定就有大好处。雪中送炭总是强于锦上添花。”

刘虎很认真的点点头:“那是真的,不过是不是多找点人?既然那九花门也算是老牌宗门,还是小心些,别被反噬。”

秦若摇摇头:“随他吧,能赶上就赶上,赶不上也不强求。”

首都一座不算起眼的四星级酒店里,那个被秦若和刘虎抓了现行的九花门门人悄然返回,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下,洗了个澡,然后走出门,去敲了旁边隔壁房间的门。

门打开,却是一个看起来十分端庄高贵的女子开了门,看到他,皱了皱眉头:“这么晚了,有事吗?”

“师姐,有急事。”那人连忙认真的说道。

女子看看他,点点头让开位置让他进来,然后重新关了门。

到了里面,那人等到女子坐下,才恭敬的站在她的面前:“今天我失手了,遇到了清心观的人。”

女子顿时眉角猛地一挑:“怎么回事?”

“那来人却没为难我,只是问了问咱们九花门的事情。还说若是相信他,他愿意帮我们。”那人小声说道。

女子的手微微握紧了椅子的把手:“仔细说。”

那人连忙把晚上经过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然后小心的看着女子的脸色。

那女子却微微摇了摇头:“你都不知道人家到底是什么人就敢相信他?”

“我没……”那人连忙说道。

女子摆摆手打断他的话:“你若是不相信,就不会这么谨慎。”

那人慢慢的低下了头:“我也是……”

“我知道,门内的人谁不憋屈,可是当初的事情……算了,你先回去休息,我会考虑的。”女子似乎一下子变的极其疲惫,无力的挥了挥手。

那人连忙离开,不过他心里却是很是欣喜,师姐这么做这么说,其实是心里一惊心动了。

也不由得他心动,这恐怕是很久以来,第一次有人明确的表示愿意去帮九花门——之前的时候,就算是利用都没有人。

叶鹤鸣在郊外一处别墅的客厅里,小心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的一个看起来约莫四十来岁,似乎脸色很是慈祥的男人。

不过谁若是真的认为他很慈祥,好说话,那就是傻子了。

已经沉寂了很久,叶鹤鸣背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湿透,可是他一动不敢动,哪怕脸上的汗水留下,像是一条条虫子怕过,他也不敢动。

“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了,自己回去面壁思过十年。”那男人终于开口了。“那个秦若现在在哪?他身边有没有其他清心观的人?”

叶鹤鸣如逢大赦,顾不得擦一把脑门上的汗水,连忙说道:“没有,只是他一个。”

那人点点头:“你先回去休息,过几天这里的任务我安排好,会去你们叶家看一看。”

叶鹤鸣顿时惊喜莫名,如果他去叶家一趟,原本对他不满的叶家,怕是立刻就会安定下来。

连忙退出来,叶鹤鸣到了门外,才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这个时候只感觉浑身的冰凉感觉终于有了,好像是活了过来一般。

旁边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人正在往里走,看到叶鹤鸣,对他笑了笑,低声道:“师弟,什么时候带我出去逛逛?听说那什么天上人间不错,不过听过价值不菲,不过我可没有俗世的钱。”

叶鹤鸣连忙脸上堆满了笑容:“师兄说哪里话,这俗世的钱算什么。不过这两天,师叔这边怕是有事,得等几天。”

那人点点头,拍拍叶鹤鸣的肩膀:“放心吧,若是真有什么事情,师叔那边,我会给你说话的。”

叶鹤鸣连忙道谢,然后告辞离开。

上了车,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屁的帮忙说话,之前他来的时候,听说他惹了事,他就一拍屁股跑了……

不过他能怎么样?

他只是门内一个最普通的内门弟子罢了,而这个人,却是门里副门主的小儿子。身份天差地别,只能是他溜须拍马的份。

回到叶家,叶鹤鸣脸上的阴沉之色更甚:叶家的人,居然不支持自己,反而打算去向秦家投诚,都是一群老不死的。

清心观如何?

清心观虽强,却也不会为了一个刚入门没几年的弟子和擎天门死磕!

而死的那个八重天高手,却是擎天门一位太上长老的孙子!

到时候,只要擎天门肯出面,清心观虽强,会为了一个入门没几年的弟子和擎天门敌对吗?

心里这么想着,他走进了叶家的大门,客厅里,几个家里的长老都在,看到他回来,族长咳嗽一声,刚要说话,叶鹤鸣却冷笑一声,打断他的意思。

“我刚才去见了我的师叔,过几天他忙完手头的事情,会过来一趟。”叶鹤鸣大大咧咧的走到上首的位置上,找了个沙发坐下来,丝毫没在乎其他人的脸色。

看了客厅一圈,叶鹤鸣接着说道:“不只是我这位负责门内俗世事物的师叔,还有我们门内的副门主的儿子也要来。”

随手端起桌子上不知道是谁的茶,慢慢的喝了一口,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在座的叶家的人,他很想看看他们的表情。

果然,随着他的话,叶家的人脸色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两头都得罪不起,叶家如今这夹缝里的日子很难过。

“从现在开始,我们的门内已经决定,叶家,将是以后在俗世的一个点,负责搜集必要的信息和资源。叶家明天安排出一批人手,我要专门使用。”叶鹤鸣说着,站了起来。

也不管其他人的脸色,想法,径直走上楼去。

客厅里剩下的人,都是面面相觑,这是逼着叶家做选择题啊,而且,这个选择题特么只有一个答案,你选不选?

不选?

叶家没那个勇气!

在俗世中,不只是叶家没那个勇气,就算是任何一家,恐怕都没那个勇气。

“都别发愣了,休息吧,明天去准备人手。”叶家族长叹了口气,慢慢的站了起来。“胳臂拧不过大腿,我们就是那条胳臂。至于这许多大腿,那条拧过来,我们就顺着哪条就是了。咱们没资格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