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啼笑皆非的真相/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虎有点不明白,却看到了秦若脸色大变,他几乎是反射性的一把就把重剑拉了出来,警惕的看着四周。

周围的人,顿时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眼光齐刷刷的看向了秦若和刘虎。

秦若脸色惊愕,却没注意到旁边的人的反应,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桌子上!

眼前的桌子上,简单的放着几个酒杯,按照一种奇怪的模样摆放,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却给人极其古怪的感觉。不过秦若却看懂了:阵法!

“这是阵法!”秦若看向那两个人,开口说道。

那两人看着秦若,显然对秦若的惊讶很满意,其中一人淡淡说道:“最简单的迷阵罢了。”

秦若看着那个约莫四十来岁模样,却已经须发皆白,穿着一身道袍的人:“请问,不知道您是公输家还是鲁家或者是翟家的人?”

“你知道公输家?”那人却骤然变的激动起来。“这几百年了,居然还有人知道公输家?”

秦若确定了,眼前这个人就算不是,至少也是和公输家渊源匪浅的人。

他突然心中明朗起来,他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人了!

数百年前,华夏曾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的宗门混乱,那次之后,对阵法和占卜最精通的两个宗门,以及一些其他的宗门消失了。不过没有人认为他们都死了,毕竟精通阵法和占卜的这两个宗门,也是传承数千年的大宗门,而且实力强大,绝不会轻易灭亡。而且,也绝不会有人敢于去攻击他们,他们甚至只需要躲入他们的宗门秘地,就已经是万无一失。

但是,他们却就是那样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甚至,根本没有关于他们失踪的任何消息。他们的失踪,也让华夏的阵法和占卜这两个区域变的几乎是空白。

现在整个华夏,只有漓水派还有人懂得一点点阵法,占卜则是各宗门都会一点,但别说精通,就连熟练都算不上。

“你们……你们是几百年前,宋末元初的时候那次的百工殿和阴阳门的人?”秦若看着他,猛然开口道。

那人看着秦若,嘴唇有点哆嗦:“不错,不错,就是我们!居然还有人记得我们!”

秦若更加惊愕:“不可能!那都几百年了!你们是后裔吧?”

那人却没有着急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急急说道:“祖宗之地如何了?”

秦若愕然:难道是传说中的桃花源,只知有汉不论魏晋?这太离谱了!

“你们不会不知道宋以后的历史吧?”秦若感觉这不可能,却忍不住问道。

那人忍不住走上前来,握住秦若的手:“当然知道,只是现在那边如何了?听说不错啊。我们每隔好几年才能得到外界的消息。”

秦若心里松了口气:“也没什么变化,隐门依然是隐门,不过现在大家都在调查隐门秘地渐渐缩小的事情。”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引路的人不耐烦了:“你们先别烦着我们的客人,先去见过门主再说。”

秦若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有点失态,那两个人也是如此。

连忙跟着那个人继续往前,走过一个宽阔的大厅,来到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没错,就是地下洞穴,天然的那种。

这个洞穴,简直可以称得上一个小镇的规模那么大,而且空间似乎往更远的地方还在伸展,看不到头。

“你一定有很多疑问,不过你见到我们门主之后就会清楚你想要知道的东西。”领路的人慢慢的说道。

秦若点点头:“其实,我们来,是有另外的目的。”

那人点点头:“为了麦玉林而来。不过麦玉林我们暂时不交给你。”

“为什么?难道麦玉林和你们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他在国内犯了事情,有很大的嫌疑。”秦若说道。

那人点点头:“麦玉林是九花门的人,本来我们没什么关系,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麦当雄,也就是麦玉林的父亲,在南澳这边进口矿产的时候,给我们帮了个大忙。”

秦若看着那人:“难道你们这事打算庇护他吗?”

那人摇摇头:“到了门主那边,他自然会出来见你,和你对质。”

秦若皱了皱眉头:“他是怎么说的?”

那人一边走一边说道:“他说受到了无端的诽谤。”

秦若哼了一声:“无端诽谤?若是他不走,我就不会追到这里来,或许事情早已说清楚了。”

那人不置可否,往前走去。

在山洞中,一座占地超过数千平米的宫殿式样的建筑物的前面,秦若停了下来,看着这个宫殿,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即便是在海外地下,百工殿居然都能建设如此的东西,真不愧是最精通机关阵法的宗门。

那人带着秦若和刘虎,直接来到最前面的大殿。

看来是早已有人通知过来了,秦若进入大殿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普通人,扫他一眼,秦若就知道,这十有八九就是那个麦玉林了。

麦玉林跪坐在一个蒲团上,脸色有点难看,大殿的正中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却穿着一身短打扮,不知道多久没洗了一样,手里拿着一根木头,正在比划。

看到秦若和刘虎进来,他才放下手里的木头和刻刀,对两人点了点头,指了指前面的蒲团。

秦若和刘虎坐了下来。

那老人直接说道:“这就是麦玉林,你和他说。”

秦若没想到老人这么直接,不过既然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会客气,转头看向了麦玉林:“你就是麦玉林?”

麦玉林点点头:“我是!我知道你们找我为了什么。”

“我很好奇,麦当雄的小儿子,怎么进入了九花门。”秦若看着他淡淡的问道。

麦玉林苦笑着摇摇头:“我哪知道九花门是什么样的宗门?我只是加入之后许久才知道,可是已经太晚了。”

“我很奇怪,你既然是九花门的人,怎么会没有修炼?”秦若看着麦玉林,他身上一点修炼的意思都没有。

麦玉林苦笑起来:“你们都是高手,我的资质你应该看到了。我不适合修炼,你们一定很好奇,九花门为什么肯手下我这个外门弟子。其实很简单,九花门名声太臭,在俗世想要找个家族帮他们做事并不容易。毕竟你们其他宗门都盯着。我也只是误打误撞,一次遇到了九花门的人,他们和我也算是一拍即合,就走在了一起。”

秦若脸色难看起来:“多久的事情?”

麦玉林也不隐瞒:“五年了。”

“五年……你们麦家为九花门提供了多少女人?”秦若脸色冷了下来。

麦玉林看着秦若,好奇的说道:“你们宗门内的人敌视九花门,可是九花门到底是做什么的,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我是提供了一些名单,但是这些女人和男人却没有吃亏吧?”

秦若一愣,心里苦笑一下,差点忘记之前和九花门的人的交流,却脑子里只记住了九花门的坏了。

“好,即便如此,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秦若看着麦玉林。

麦玉林痛苦的伸手抱住了脑袋:“这完全是个误会。”

“误会?”秦若不解的看着麦玉林。

麦玉林脸上神色难看,显然心里很不舒服:“我是个纨绔子弟不错,我也有钱,我身边不缺女人,要什么样的都有。那个女人……您认为我会动心?”

秦若没有说话,等着他的下文。

麦玉林呼吸了两下续说道:“我认识她很偶然,不过聊起来的时候,我和她倒是挺投脾气。后来见了面,我不小心让她知道了我的身份,她就跟我要钱。要钱就要钱,我无所谓,可我不会把钱白白给她不是?再说了,我凭什么给她钱?”

“后来,又一次见面,我跟她喝茶,她给我下了药。”麦玉林说道这里,很是痛苦。“然后拿到了我的私密照片。”

秦若有点无语,一个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女人……

“你调查过我,你知道的,我爹家教极严。这还是其次,我两个哥哥都是人中龙凤,管我比我爹都严。我哪敢让这些东西流出去,否则,我们麦家一定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我只好给她钱,给了多次。她拿了钱,就去养别的小白脸。先后我一共给了她至少两百万。可是这一次,她的一个小白脸要买车,要买豪车,要一百万,她没那么多钱,就又找我。”

“我接到她的电话,就去了她家,一听到一百万,我就傻了。我虽然有钱,可是那钱是属于麦家的,我平常一年也就有个百多万的零花钱。如果要买车买房什么的,都得给家里商量才可以。她一下子要一百万,我哪里有那么多。她就威胁我,如果三天内不给,她就把那些照片发到网上去,让我们麦家身败名裂。”

秦若无语,他没料到居然是这样的结局……这个世界上,为富不仁的人多了,但是也有人去敲诈富人,都不是好东西。

“我当时很害怕,也很愤怒!你知道的,我毕竟是九花门的外门弟子,虽然什么修炼都没学到,但是九花门给我一些药物强身健体,也教我一点格斗,我看起来很弱,但是力量还是有的。我动手了,只是我太害怕,她挣扎哀求的时候,我都想放过她。结果我刚放开她,她就要跑出去报警,我就从床上追到门边,勒死了她。”

麦玉林脸色灰白,抬头看着秦若:“你若是觉的我有多大的罪,该怎么处置,我认了。你既然找到这,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我也不能给他们添麻烦。原本我来这里,只希望你们别找到这里来。”

秦若看着他,淡淡的说道:“你可知道,因为你的事情,整个麦氏集团都卷了进去?”

麦玉林惊恐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