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算命的阴阳门/我的极品女房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掩盖你的事情,麦氏集团和地方警察,银行系统联手阻碍办案,已经牵扯进去了。”秦若微微叹了口气。

若是事情早就扯开,不管怎么说麦玉林都是九花门的人,哪怕只是不会修炼的外门记名子弟,这都是涉及到了宗门,而且,也算是情有可原,以秦若的风格,这种女人遇上她,肯定死的更快,让他放一马不是不可能。

但是麦家毕竟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这件事情,也已经惊动了上面的人,要收场……

麦玉林大惊失色,身体都在颤抖,嘴唇不停的哆嗦,仿佛一个人大夏天的打摆子一样,惊恐的表情更是在脸上一览无余。

“不,不可能的。”麦玉林似乎是蒙了,眼睛都失去了焦距。

刘虎看着麦玉林,忍不住有些同情起来:“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若是当初直接报警,哪有这后来的麻烦事情。你小子,别担心你们麦家,还是想想怎么交代自己的事情吧。”

刘虎是好心,麦玉林却根本听不到,只是身体发抖,跌坐在地上,脸上不停的一阵阵的青紫,神色惶恐至极。

“如果,如果我自首,会不会不追究麦家的责任?”麦玉林突然抬头,仿佛是下定了绝大的决心,深情坚定的看着秦若。

他能看得出来,来的两个人中,秦若才是说话算数的人。

秦若看着他,淡淡的摇摇头:“不能,,更何况是勾结起来,漠视法律,没有任何方法能不追究他们的责任。”

麦玉林几乎瘫软在地上,眼泪鼻涕一下子下来了,嚎啕大哭起来。

刘虎有些看不下去,这么大一个人了,居然一下子崩溃掉。

他看看秦若,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秦若却脸色平淡,似乎没有退步的意思。

秦若看向了那个百工殿的掌门:“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麦玉林我就带走了。”

百工殿的掌门看着秦若,眉头微微皱了皱:“好吧,既然你认为我们宗门的人,依然要交给俗世的官方处理,我不知道华夏那边,宗门和官方的关系到底如何,但是我选择相信你。”

秦若看着他淡淡一笑:“宗门和官方,是修炼者的世界和俗世之间的关系,两者看似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实际上,息息相关,没有俗世,就没有宗门,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所以,现在宗门更多的和官方合作,这是双方都得利的事情。”

百工殿掌门看看秦若,微微点点头:“既然华夏那边这么认为,我也赞同。我们百工殿算起来,倒是应该是和俗世交集最深的。只是我们远遁海外数百年……”

说着,他有些失神,过了一会,才慢慢回过神来:“不错,我们有求于你。我们希望可以返回华夏大陆。”

“为什么找我?而且,你们返回华夏大陆的事情,我估计非同小可,这不应该是我一个宗门弟子能决定或者能做到什么的。而且,一直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您的贵姓。”秦若并没有答应的意思。

他很清楚,他现在不过是宗门中一个小蚂蚁一样的存在,蚂蚁,就要有蚂蚁的自觉,否则,那就是自寻死路。

那人看着秦若微微一笑:“老夫公输灵,目前暂时掌管百工殿。百工殿公输,鲁,翟三家轮流掌管,如今是轮到我们公输家掌控的百年期限。目前百工殿尚有子嗣五百余人,公输家人比较多,共计两百八十余人。鲁家其次,计有口众一百四十余人,翟家最次,只有勉强百人。”

他淡淡道来,似乎在说一件很平淡的事情。

秦若却清楚,这种关系到宗门人员的事情,是各个宗门的秘密:比如清心观,五百多人,不管是其他的宗门,还是宗门里的外门弟子,都只知道这个数字。而秦若也是最近才知道,清心观实际上总共有七百余人,接近八百人。那些外人不知道的,才是清心观真正的力量所在。

甚至,秦若认为,这也不是百工殿真正的人数,公输灵的话依然是有埋伏的。但是他又突然有种感觉,公输灵并没有隐瞒什么。

“几百人要回国,不难,可是难的是,你们是一个宗门,而且,曾经是华夏很大的宗门,这是次要的难题,最大的难题是你们曾经和华夏宗门之间的恩怨。尽管几百年过去,但是我不知道这恩怨如今如何。而且,你们还没告诉我,为什么选我。”秦若看着公输灵说道。

公输灵点点头:“不错,其他一切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们和华夏宗门的恩怨。至于为什么选了你,只能说是天意。你应该知道阴阳门,百工殿和阴阳门在海外,互相扶持走到今天,自然也是有着很好的合作的,说是已经骨肉相融都不为过。”

秦若点点头,公输灵的意思很明显,估计十有八九是阴阳门的人做了什么占卜。

他有点好奇起来:“那我能知道具体的原因吗?”

公输灵微微一笑:“这有何不可?”

说着,他看向了身边的穿着一个太极图在胸前的人,那人从秦若和刘虎进来,就一直没说话,只是在倾听,此刻才微微笑道:“老夫屈天问。”

秦若连忙施礼:“可是屈原后人?”

“愧对祖宗。”那人淡淡说道。

秦若看着他,有点好奇,毕竟宗门的存在已经够奇异,可是阴阳门的人,对宗门的人来说,却是看不透,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宗门。要说整个宗门中,最神秘,最不为人所知的,恐怕就要以阴阳门为首。

屈天问看着秦若,脸上是温和的笑容:“你一定很好奇,我的占卜结果。”

秦若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不错。现在的华夏,你们如果要回去,肯定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但是大多数人我想还是欢迎的。你们要回去,阻力不会那么大。但是你们为什么单单找上了我?一个不起眼的弟子而已。”

屈天问依然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天机!”

秦若无语:“您又不是大街上算命的,也玩这一套……”

屈天问突然呵呵笑了起来:“真的是天机。”

“好吧好吧!天机!”秦若有点无语,看着屈天问,伸出一只手。“那你给我算一卦?”

“你倒是……有意思。”嘴里这么说着,屈天问却居然没有拒绝,反而身体飘了过来,居然真的来看秦若的手。

秦若只是开个玩笑,他感觉这个屈天问很让他感觉到亲切,没想到他还真的来给他算卦?

看了看秦若的手掌,接着他拿出了六枚铜钱。看到这六枚铜钱,秦若有点无语:还真是和街头算命的一样唉……

不过他还是接过来,看了屈天问一眼:“也是晃一晃丢地上?”

屈天问微笑着点点头,秦若也不客气,随手就丢到了地上,出现了几个正反面。

屈天问看了一眼,就收起了铜钱,刚要说话,秦若突然问道:“还要不要抽个签什么的?”

屈天问呵呵一笑,摇摇头:“不必。”

“那我这手相你看了,铜钱也丢了,怎么样?”秦若连忙问道。

屈天问好奇的看着秦若:“你自己的命运你问我?”

秦若愣住了:“你……你不是……”

“那样你也信?”屈天问却是狭猝的看着秦若。

“意思是没用?”秦若感觉自己脑子不太好使。

“有用的话,大家都等死就好了,何必做事修炼?”屈天问反问道。

“那你还像模像样的给我看手相,丢铜钱?”秦若纳闷的看着屈天问。

屈天问呵呵一笑:“你想我就给你喽。”

看着他那一副狭猝的样子,秦若感觉自己有点被耍了,干脆不说话了。

公输灵看着忍不住对屈天问无语的摇了摇头:“你啊,还不改这乱来的性子。秦若,别理会这个老不休。他以前就经常跑到俗世去给人算命,糊弄人。”

秦若无语,翻了翻眼睛,却依然忍不住的好奇:“那阴阳门可是偌大的名声。”

屈天问脸色正了起来:“阴阳门所学,其实和科学算是异曲同工,科学研究的是可见的,当然,将来可能也可以研究类似修炼之类的事情,不过那得以后等到科技达到一个极高的高度的时候。阴阳门则是通过对周围环境的观察,来进行一些预先的计算等等。”

秦若有点惊诧:原来一直认为是神秘无比的阴阳门,居然是……居然是……修炼界的科学家?!

这尼玛太搞了吧?

“实际上,风水师也是如此,不过他们就肤浅些,依靠对周围环境的把握,来确定哪里是适合的或者是最好的地方,用来做需要的事情。不过如今,大多数沦为骗子了,只看一两本周易之类的书,就自诩神算,那就是自欺欺人。总的来说,天地万物,总有规律可循,比如修炼,不也是一步一步积累起来,如果按照科学的说法,是可以量化的。但是量化的东西,所发挥的效能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境界很高,但是战力很差。这个例子比较明显。”屈天问却接着说道。

秦若慢慢的点了点头,要真的按照他这么说,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科学要解开修炼的最终最根本的道理,怕是还任重道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